小说:《4天后,我爱了16年的姑娘就要结婚了》(连载2)

2015-11-16作者:我的前任是极品编辑:我的前任是极品

《4天后,我爱了16年的姑娘就要结婚了》第一卷请在过往文字中查找


第二卷 暗恋拉长了思念 (上半部分)

Level 4 她的初恋

我决定收拾房间,抹掉陈阳留下的痕迹。


所有物什一一装箱,这些带着美好回忆的东西总是不经意戳中我的泪点。尤其是翻出老狼那盒《同桌的你》磁带的时候,我瞬间泪流满面。


上学时候,《同桌的你》这首歌非常流行。年幼的我们迷恋着老狼沧桑磁性的嗓音,一遍又一遍没心没肺地唱着:“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陈阳格外喜欢这歌,经常边听边唱。她有个淡绿色带锁的笔记本,偶尔抄抄歌词,写写日记。她从不介意给我看,对我而言,她是没有秘密的。


那是初一时候。学校将小学直升的学生分到最好的四个班,因此我们还是同班,更幸运的是,我们再度成了同桌。


有天午休,陈阳枕着手臂趴在桌上,一面与我共享一副耳机听歌,一面在笔记本上信手涂鸦。她画了维尼熊,画了凯蒂猫,画了小兔子,画了云和花朵,然后又百无聊赖地写我的名字。小小的字向上倾斜着,秀气而整齐。



灿烂的阳光透过拂动的树叶落在陈阳的脸上。她眉眼间洋溢着青春明媚的气息,圆润的脸,头发有些乱,却更显娇憨。我望着她,心情惬意,微起波澜。


“你为什么老写我的名字?”我抢过她的笔记本,指着上面的字,好奇地问她。不知何时起,写我的名字成了陈阳的喜好。这暧昧的举动对年幼的我而言却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我甚至觉得还不如画些猫狗好玩。


陈阳抿嘴一笑,眼带狡黠:“我听说经常写一个人名字的话,他就会长高。”


很长时间,我比陈阳矮一点,这成了她炫耀的资本。其实想想,她不过是为了掩盖本意,瞎胡扯而已。


她的本意是什么?细想一下我有点心酸。但当时的我龃龉于表象,不服气地说:“你才需要长高!”


她反问我:“难道你不需要吗?”


我被问住了,无言以对。我正寻思着该怎么反驳,却见她突然停下笔,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杨杰。”


“嗯?”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好奇地支起耳朵,向她又靠近了一些。


陈阳脸颊泛起了羞涩的红晕:“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女生就是比男生早熟。父母老师的警告让我对早恋的人充满鄙夷,但内心深处又有一丝期待。为了掩饰这份期待,我特意用讥讽的语气说:“你喜欢上谁了?咱们班就数我最帅了,难不成你这兔子要吃窝边草了?”


她把脸深深地埋在手臂的夹缝里,半天才抬起头,一脸幸福的样子:“我喜欢上初二三班的梁博学长了。”


我呼吸一窒,忽然有点喘不过气。


内心深处,我对这个名唤梁博的男生产生出深深的排斥感。都说女生一旦有了喜欢的人,就会有自己的小秘密,我觉得梁博就是破坏我跟陈阳关系的三八线,他的存在一定会让她偷偷地远离我。


后来我才明白这种感觉叫嫉妒。


陈阳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她的梁博学长,把他夸得天花乱坠,天上有地下无。她说他们是在校电视台认识的,梁博是主持人,长得比柏原崇还要帅,声线也很动听,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

梁博很温柔,给她端水递纸巾;梁博很幽默,把她逗得很开心;梁博,梁博……


我实在很佩服我自己,明明讨厌得很,却还是挤出一丝笑来,但我可以肯定这笑比哭还难看:“那你就去追啊!”


她再一次把脸埋在了手臂的夹缝里,叹了口气:“我不敢啊!”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的气,忍不住揪起了她的小辫子,骂道:“你个小废物。”


因为痛,陈阳“啊”地叫了一声,并顺势狠狠地打了我一下:“你干吗?”


上学的时候,每个老师都是武林高手,使得一手弹指神通。一截粉笔头猝然不及地砸在我的脑门上,吓得我心中一凛,赶紧坐好。余光瞥见陈阳,那丫头正在幸灾乐祸地抿着嘴憋笑!


数学老师用黑板擦擦着黑板,眼镜片上折射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泽:“都上课了,你们两个还趴在桌子上就算了,居然还闹了起来——都给我出去罚站!”


陈阳与我面面相觑了一阵,最终也只得无奈地吐了吐舌头,灰头土脸地一起走出了教室。


我们两个并排靠着墙在门口站着。站了不到两分钟,陈阳又冒出了鬼点子,突然捅了捅我的胳膊,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地说:“走,我带你去见见梁博,让你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好奇心战胜了排斥感,我跟着陈阳来到了梁博班级门口。


我们学校每个班级后门上都有很大的玻璃窗,透过玻璃窗,我看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梁博。


梁博个子很高,当时虽然还只是初中,但目测至少已有一米七五。他跟陈阳平时看的言情小说中描述的男主角差不多,白衬衫牛仔裤,眉目很清爽。



“衣冠禽兽。”我脑中下意识地冒出了这个词。


梁博忽然偏过头看到了我们,准确地说,是看到了陈阳。


他冲陈阳笑了一下,露出白而齐的牙齿。我以为陈阳会回之以微笑,但并没有,她一手捂着嘴一手拉着我,狂风一样飞快地跑回了我们的教室门口。


我的心怦怦跳着,而她亦是满脸通红。我顺了顺气,才问她:“怎么?你怕被班主任发现我们不在吗?”


她放下手,露出花痴的笑容,两眼放光:“不不不,我是看到他的笑……整个人都快要融化了。”顿了顿,她又说:“我猜他一定是阿波罗在人间的化身,不然怎么可能露出这么爽朗灿烂迷人的笑呢?!”


这真的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说出来的话吗?


我搓了搓手臂,都起鸡皮疙瘩了。为了将她的恋情扼杀在摇篮里,我说了句特别的话:“你要是敢早恋,我就告诉你妈!”


陈阳最终没有和梁博在一起。


她是好孩子,或者说她对梁博的感情只是流于表面,浅尝辄止。


梁博亦不是专情的人,外表的优势加上成绩的优异,让他像现实中的贾宝玉一样招蜂引蝶,光初中就谈了很多次恋爱,换了好几个女朋友了。加上他比我们大一届,上高中以后便没再和陈阳联系了。


不过,我总有点耿耿于怀。过了很久,我问陈阳还记得梁博吗?她说早忘记了——但为什么我看她后来交的每一任男朋友,都有梁博的影子呢?


直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其实他们像的人不是梁博,而是我,她的每一任男友都有我的影子,甚至连梁博,也只是长得像我罢了。


然而,当我发现这点的时候,我们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Level 5 中考趣谈

初一初二稍纵即逝,转眼到了初三。


不知不觉,陈阳已经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长成曼妙的少女了。


虽然她仍像从前那般活泼阳光,却也矜持稳重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在男生面前肆无忌惮地玩闹,知道害羞了,懂得矜持了。但我是个例外,在我面前,她还是那副无所顾忌的模样,丝毫没有改变。这让我,莫名地生起了几分优越感。


这个年纪的不少人开始情窦初开,有些甚至懂了男女之事。我也不例外,爱情的种子在我的心中悄然萌芽。但我身处重点学校的重点班,又是中考关头,繁重的课业和接二连三的测试,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根本没时间胡思乱想。


老师说中考和高考都是按比例录取的。也就是说,名额是一定的,学习差的会被优秀的人挤下去。


各方压力下,学生们开始有了竞争意识。每天吃饭不再是慢悠悠而是狼吞虎咽,有的人走路都在看书或背单词,教室中的问答声此起彼伏,做错题的悔悟声也时常响起。很多人热心肠地“关心”着别人的成绩。除了极个别的,那些上课偷看小说的人也开始收敛,将剥了皮的课本重新归位。


李叔同那首《送别》也成了每日必备。每天不是我们班就是别的班开课前总要唱上一遍。那种五音不全、节奏散乱的大合唱回想起来真是可笑又令人怀念。


那段时间是我和陈阳相处最多的一段时间。除了洗澡上厕所以及晚上睡觉,我们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一起。我们像其他人那样讨论试题,交流学习经验,说些鼓励彼此的话。


初中三年,我已经从成绩中流跨入了学霸行列。因为成绩比她的好,我常辅导她功课。我很喜欢做这事。


即将到来的分别使得眼前的每一次交集都弥足珍贵,每一次对我而言都像庄严的仪式。


看陈阳做功课是很有趣的事。若题简单,她便会惬意地哼歌,转笔,玩头发,转椅子。若题难了,她通常会冥思苦想一阵,解出来便笑逐颜开,解不出则抓耳挠腮,鼓着腮帮抠桌子抠橡皮,像只暴躁的猫。


但凡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热心肠”地凑过去,调侃她:“来,哥告诉你怎么做。”


通常她会不服输地拒绝我:“一边儿去,你以为就你行啊?”然后独自一人冲锋陷阵。


有时候,题真被她破解了,她就会得意地向我炫耀:“杨杰,我聪明吧?”有时实在做不出来,她便会纠结一阵,最后如战败的将军一般蔫蔫地对我说:“杨杰,这题我做不出来。”


我瞬间有种智商上的优越感,笑话她:“你不是说你很聪明吗?”见她耷拉着脑袋不搭理我,我这才像钓到鱼的姜太公似的,开心又故作镇定地问她:“哪道?”


她拿笔在纸上一指,我心情愉悦地凑过去为她解惑释疑。


她困惑,她好奇,她纠结,她开心,她的一颦一笑都被我尽收眼底。心中的悸动在一沓沓课题的遮掩下游走前行,我就像贪婪的饕餮,恨不得将她的一切塞进脑中。


忽然想起件趣事。


陈阳数学不好,但语文比我优秀。有次摸底考试,我和她打赌,如果我的语文分数比她的高,她就要为我做件事,反之,我为她做事。


我计划着要是赢过了她,就向她提议一起考一高,只要考上一高就试着交往。为了说出这句话,我比以前更加努力。


为了提高语文成绩又不落下其他课程,我开始缩短睡眠时间。每晚起早贪黑,连上厕所都在看作文书琢磨写作技巧。


好不容易熬到了考试当日。因为摸底考是学校自发举行的,我们连位置都没变,只是将桌椅拉开点距离。


第一场正好考语文。我坐在她右边,等卷子一传过来便低下头认真地开始答题。我写得正入神,忽然听到她“咳、咳”地咳起来。那时候老师正好从外面回来,咳嗽没两声便消停下来,我以为她嗓子不舒服就没理会。


过了十多分钟,老师前脚出了教室,她后脚又咳嗽起来。出于对她的关心,我扭脸去看她。她不咳了,冲我眯眼一笑,一边捏起卷子一角指着其中一题,一边冲我做口型:“求解。”我朝她翻了个白眼,不打算搭理她。


她装可怜,死乞白赖:“告诉我嘛。”


我分明记得和她的赌约,再次翻白眼:“想得美。”我低头继续做题,她不依不饶地低声唤我:“杨杰,杨杰。”


没有声带的震颤,她的声音极其弱小,但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我故意装没听到,但因为她喊我的关系,注意力根本不能集中。我无奈地瞅了她一眼。


她扁着嘴巴巴地看着我,眼神跟我家猫要饭时一个样儿。我几乎要心软,但还是摇了头:“你还是老老实实凭实力考吧。”


若在平时,我早就把卷子双手奉上递给她抄了。但现在的我太想跟她告白,我不想因为她的赖皮导致赌约作废。我一定要赢。


“哼。”她冲我做了个鬼脸,头缩回去重新做题。


没多久,我感受到她眼睛瞥来的余光。我对这光芒实在太熟悉了,熟悉到不用看都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射过来的。


一抬头,果然见她探着脖子往我试卷上瞄。我鄙视地盯了她两秒,果断地左手支头挡住卷子。

陈阳一脸做贼心虚的表情,但见抄卷子无望,忍不住低声骂道:“小气。”


我不禁好笑,但就是忍着不给她抄。试卷做完,我开始检查卷子。安静的教室里,她用气流发出的微弱声隐隐传来:“BDBBC……ACDDB……”


我本能地被吸引过去,折过卷子,跟她对着答案。发现有个常识性的问题她居然做错了,有点强迫症的我仿佛受到精神污染。我想一道题不算抄,纠结来纠结去,干脆敲桌子引来她的注意,然后脱口而出:“C啊!笨!”


“你才笨呢!”陈阳瞪了我一眼,忙低头检查,发现确实做错了,朝我咧了咧嘴,“三克油。”


傻样儿!虽然我鄙视她的狗腿,但不可否认,我的心底此时此刻是甜滋滋的。



成绩出来后,我比她低了两分。


本来我是有机会赢的,但因为那道题,我输了。当陈阳说她赢了我,要我做一件事的时候,我十分不服气:“不行,你作弊!”


陈阳趴在卷子上,一脸无赖地转着笔:“你自愿的,我又没逼你。”


我叫嚣:“不公平!”


她朝我吐舌头:“这世界不公平的事多了去了,当初你跟我打赌的时候可没说不准作弊。”我反驳:“我也没说可以作弊。”


她强调:“愿赌服输,做人不可以这么耍赖。”


我说:“明明是你在耍赖好吗?”


“我就是耍赖能怎么样?难道你要学我?”她得意地笑了起来,那笑容混合着洒落的阳光,顽皮又灿烂。看得我恨不得把全世界双手捧到她的面前——就算赢的人是我也没关系。


我就像任她宰割的小羊羔,大义凛然地说:“有什么要求就提吧!我这人比你有节操多了。”

“这可是你说的,千万别后悔。”


陈阳盯着我一个劲地嘿嘿笑,笑得我忍不住吐槽:“真猥琐。”


纯净明朗的是她,狡黠厚脸皮的也是她。这就是我喜欢的陈阳,多面多彩,跟她在一起生活永远不枯燥。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陈阳满不在乎地冲我做鬼脸。基于对她的了解,说真的,我还真有点担心。


陈阳提出三个选择。第一,扮鬼吓唬巡夜的校长;第二,跟父母说我是女生并录下来;第三,向迎面走来的第十一个人告白,无论男女老幼是美是丑。


我想了想,选择了吓唬校长,虽然校长是个不苟言笑的严肃主儿。当时的我真是死脑筋,想不起学贞子戴假发,更想不起戴面具的把戏,竟然把床单剪了两个洞拿到学校。后来还是经陈阳的提醒才反应了过来。


晚自习后,我带着陈阳,披着床单躲在了办公楼后门旁种着的冬青树后。第一次做坏事,我有点心虚,但又觉得青春该留点刺激的回忆才不算枉费,因此又有点跃跃欲试。


陈阳一直怂恿我放弃,说吓唬校长不是闹着玩的,还不如去跟父母说我是女生。这就像在火坑和油锅之间做选择,我果断拒绝:“我爸会打死我。”


“那去跟人告白。”


“那么重要的话,我只会跟喜欢的人说。”


“杨杰你有喜欢的人吗?”陈阳一脸好奇地看着我,那双眼睛又大又亮,眼瞳中映出小小的一个我。


昏暗环境中,我的五感敏锐了起来。陈阳身上的香气盖过了草木的味道扑鼻而来,感受到她的呼吸和体温,我心莫名慌乱起来,矢口否认:“没有。”


“绝对有,你骗不了我。”陈阳追根问底,“快告诉我是谁?”


我没有吭声,只觉脸颊燥热:“你好八卦!”


“我这是在关心你。”


“谢谢你关心,我不需要。”


陈阳晃着我胳膊,撒娇道:“欧巴,不要这样嘛!快告诉我嘛!”


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


我嘴上拒绝着,但心里却犹豫着要不要当即告诉她我的想法。大概是老天并不想遂了我的愿,我的话刚到嘴边,陈阳突然叫着跳了起来:“老鼠!”


陈阳怕老鼠,似乎所有女生都怕三次元的老鼠。不过迎着暗淡的灯光,我分明看到是只癞蛤蟆在爬:“明明是癞蛤蟆。”


“吓死我了。”陈阳抚着胸口,惊魂未定。


我嘲笑她是胆小鬼,一抬头却见校长隔着树站在我们面前。我的心差点被吓停了,拉起陈阳就跑。


“你们在干什么?”


校长在后面追,我们在前面跑。最终我们翻墙离开了学校,一路狂笑。不过第二天还是被校长逮住了,“请”进了他的办公室。


无论校长如何软硬兼施,我们就是不承认,加上成绩好,校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们蒙混过去了。


倒是我妈,有天无意间发现了那个被我剪坏的床单,气得河东狮吼,并整整扣了我一个星期的零花钱。


(待续未完)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陈沐溪
出版书问
定价36.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ANSYS Workbench 16.0 有限元分析从入门到精通

CAD/CAM/CAE技术联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2

早教——就要这么教

(美)Sara Wilford 著 刘静 王雪峰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4

PowerDesigner 16 从入门到精通

李波、孙宪丽、关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PowerDesigner 16 系统分析与建模实战

李波、孙宪丽、关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1

花样姑娘——养孩子是一场修行

季美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27

拇指姑娘(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丹麦]安徒生 著 王勋、纪飞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0

珍妮姑娘(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 德莱赛 (Dreiser,T.)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8

营销科学学报(2009年 第5卷第2辑 总第16辑)

《营销科学学报》编委会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2

ASP.NET从基础到实践(适用于3.5、4.0、4.5版本)

闫睿、陈作聪、王坚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3

我爱压轴题 中考数学压轴题全解析

郑德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