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电视连续剧《抗美援朝》母本小说

2015-11-17作者:张笑天编辑:bookask 书问

15年前,为纪念抗美援朝五十周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拍摄大型电视连续剧《抗美援朝》,并于2000年9月15日,在大连开机拍摄,预定于2001年元旦期间,作为中央电视台的新年开篇剧目,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播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此剧至今未播。


今天,我们首次为大家推送就是这部未播电视剧的精彩开头——一条“三八线”,牵动了无数历史人物的神经。



第一章 (1)

东京的夏夜潮湿而闷热,但比起麦克阿瑟梦绕情牵的菲律宾来说,仍然称得上凉爽。


这是1950年6月24日晚饭后的悠闲时光。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叼着他那特制的玉米棒心烟斗,在美国驻东京大使馆官邸的长廊散步。这条长廊有一百多米长,足够他机械地迈开他那军人的大步。院子里四只古老的带绿漆铁斗的玻璃角灯幽幽地照射在“田”字形花圃的花丛中,那些白天在马蹄莲、百合和郁金香花间嘤嘤飞舞的蜜蜂都不见了,只有那沁人心脾的一缕缕幽香四处飘散。



麦克阿瑟已经七十岁了,他依然坐在美国驻远东部队总司令的位置上。这位五星上将看上去完全不像他的实际年龄那般衰老,他腰板直挺,高高的个子,清瘦而漂亮,他的助手和密友惠特尼少将说他的脊柱仿佛是一根旗杆。他头发乌黑,只在鬓角染了些许白霜,他的眼睛甚至也是黑的,颇像东方人,可从他的脸形和气质来看,那确是典型的西方血统了。他十二岁的儿子阿瑟从餐厅里走出来,问:“爸爸,我们今天看什么片子?”


麦克阿瑟一见儿子,眼睛立刻放出温和慈爱的光来。这是他唯一的儿子,从出生后就没有回过美国,而是随着父亲在太平洋沿岸和岛屿上漂泊。


麦克阿瑟从1945年把日本使馆这栋房子选做他的官邸以后,就养成了一种习惯,除了周日,每天晚上要在大餐厅里放一部好莱坞电影。不但自家人,还有中国保姆阿珠、事实上成为大管家的哈佛上校,也一起观看,连警卫人员、厨师他也请来一起看,这成了他的一个“保留节目”了。麦克阿瑟停下脚步,笑眯眯地对小阿瑟说:“你妈妈挑了一部《哈姆雷特》。”


“不看,不看。”小阿瑟叫道,“我喜欢看打仗的片子!”


麦克阿瑟说:“你才十二岁,就跟我打了十二年仗,从菲律宾的巴丹半岛到澳大利亚,再打回菲律宾,在塔克洛班的雷德海滩登陆,你还没有听够枪声吗?”


小阿瑟说:“你不是说,麦克阿瑟的儿子必须成为将军吗?”


麦克阿瑟欣慰地说:“是的。你的祖父是将军,你的伯父是将军,我们是将军世家嘛。”


小阿瑟说:“妈妈说,自从不打仗了,你就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了。”


“是吗?”麦克阿瑟哈哈大笑起来,“那我不是‘战争狂人’了吗?”


这时麦克阿瑟的妻子珍妮•玛丽•费尔克洛斯笑盈盈地接话说:“大家都叫你‘军中恺撒’,这和‘战争狂人’也没有多大区别吧?”


麦克阿瑟也笑了。


珍妮今年五十二岁,可看上去只像三十多岁,她是当年麦克阿瑟第三次去菲律宾任职时在船上认识的。那时他俩搭乘同一条船,想到中国上海去旅游,费尔克洛斯小姐时年三十七岁,尚待字闺中。这个娇弱而端庄秀丽的女子先是得到了麦克阿瑟妈妈的喜欢,随后与麦克阿瑟共坠爱河。这个田纳西州面粉厂主的女儿,天生有着叛逆的性格,矜持而勇敢。结果是她到底没有去成上海,倒是在神父的祝福声中成了麦克阿瑟的妻子。


珍妮问:“你们在说什么?”


麦克阿瑟说:“我们的儿子不想看言情片、复仇片,要看战争片。”


珍妮说:“那就再看一遍《乱世佳人》吧!”


麦克阿瑟说:“那不还是言情片吗?”


珍妮说:“是南北战争时代呀!”


麦克阿瑟笑了:“我明白了,你和影片里大庄园主的女儿郝思嘉是同样出身,因此同病相怜!”


这倒让他说对了。珍妮的祖父就当过南部联邦陆军上尉,她从小就是听着南北战争的故事长大的。也许因为《乱世佳人》的作者就是带着同情南方的观点和韵味写这部书的,这令珍妮感到亲切。而此前麦克阿瑟却告诉过他的夫人,不幸的是麦克阿瑟的父亲作为北方勇士,代表着正义一方,曾在传教士山和石河同珍妮的祖父真刀真枪地对垒过。


麦克阿瑟这时妥协地说:“那好吧,让我们的郝思嘉小姐借机重温一回庄园主子的好梦吧,就重看《乱世佳人》!”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小阿瑟却说:“《乱世佳人》也没意思,我要看《西线无战事》。”


麦克阿瑟耸耸肩,说:“那就要叫哈佛叔叔去调片子了,今晚怕来不及。”


小阿瑟说:“别的不看。”


麦克阿瑟只好大声呼唤哈佛去借片子,同时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五年,已经五年没有战事了!没有战争,将军是无可建树的,想起太平洋战争那炮火连天、一夕数惊的生活来,那才有味。按照美国的法规,他六十四岁就该卸下戎装去过养老生活了,可日本离不开他。日本人从上到下,无论裕仁天皇、吉田茂总理大臣,还是平民百姓,都把麦克阿瑟当成了崇拜的偶像和救世主。也许正因为此,他拖到了七十岁尚未退役。而这五年,恰恰是他感到手心发痒的五年。军人和安宁是格格不入的,这话是哪个统帅说过的,麦克阿瑟忘记了,可他却把这话记得牢牢的。


(2)

就在麦克阿瑟在他东京官邸的小放映厅里看《西线无战事》的时候,位于日本海西面的朝鲜“三八线”上,却爆发了意想不到的战事。


此时远在汉城的军官俱乐部是听不到炮声的,达官贵人和军官们照例在这灯红酒绿的销金窟跳舞、玩乐,度他们的周末。美国驻大韩民国大使约翰•穆乔正在舞池里搂着韩国少女跳得起劲。穆乔是个五十岁的快乐单身汉,平时总是穿着整洁的礼服,白胖的圆脸上永远挂着绅士派头的笑容。他是个有学问的人,出生于意大利,在拉丁美洲做过事,精通英、意、法和西班牙文,是个干练的外交官。他不结婚不等于精神生活空虚,他是舞厅的常客,而且舞伴常常变为情侣。他喜欢哼西班牙情歌,每天都无忧无虑的样子,反正在这里可干的事并不很多。李承晚1948年才建国,不过两年的历史。穆乔觉得,杜鲁门政府对待李承晚政府比对待日本差远了,不可同日而语,似乎李承晚政府在美国的政治链轨上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环节。


汗流浃背的穆乔被美国顾问团的豪斯曼上尉拉出舞厅时,他晃晃大脑袋,不耐烦地问:“怎么了?”


“‘三八线’上炮声隆隆,战争爆发了。”豪斯曼上尉郑重地说。


穆乔并不怎么惊讶。他认为,朝鲜半岛的战火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哪一天点燃而已。李承晚决不把北纬三十八度线当成“国界”,金日成又何尝不想用武力统一朝鲜呢?


“可笑的‘三八线’。”穆乔在灯光昏暗的门厅里轻声笑笑,说,“‘三八线’本来是个地理学的名词嘛。”


当然是这样。


1945年,因为日本突然宣布无条件投降而造成朝鲜的真空,为划分在朝鲜对日寇受降范围,美国五角大楼陆军上校查尔斯•博尼斯蒂尔武断地在《朝鲜地图》上拦腰画了一条线,它就是地理学概念的北纬三十八度线。人们也许从未曾想过,围绕这条纬度线,五年后竟然展开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生死搏斗。


穆乔已经不可能回到舞厅翩翩起舞了,他对豪斯曼说:“走吧,我们去看看究竟,是大打还是边境的小摩擦。”


(3)

“三八线”上榴弹炮、自行火炮的轰鸣同样惊扰了李承晚总统的梦。他倒没有周末狂欢的嗜好,处理了一些公务后,10点钟就休息了,他毕竟是七十五岁的人了。



凌晨3点,陆军参谋长蔡秉德少将再也不能等到天亮了,他叫醒了梦中的李承晚。李承晚知道出了大事,他打开床头灯,不理会妻子的埋怨,摸索着穿衣服。在年轻时代领导反抗日本占领者斗争的年月里,他坐过牢受过非刑,左手的手指头落下了残疾,不能弯曲,所以穿衣服的动作很慢。


蔡秉德体重超过150公斤,特制的军服被他那身肥肉撑得圆圆滚滚的,大脑袋架在肩上,看不到脖子。他向总统报告,他的第七师遭到了朝鲜人民军的突然袭击,防线已被突破,他们正长驱直入,形势很危急。


“为什么不反击?”李承晚那清癯干瘦的脸上现出怒色。


蔡胖子说:“我已下令全线抗击。可是,可是……总统知道的……”他下边要说什么,李承晚当然意会。无论从军队的数量、装备还是素质来说,韩国军队都远远比不上对方。


现在怎么办?他只有一条路:向美国求援。美国当初撤兵时有过承诺。


李承晚听到了雷声,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他打发走了蔡胖子,叫他命令部队全线反击,拖住敌人,他亲自给驻美大使约翰•张打电话,他也必须直接找麦克阿瑟。同麦克阿瑟打了几年交道,他强烈地感到,麦克阿瑟是个仗义的军人,一切事情在他那里都十分简单,而求得华盛顿的援助却要走好多程序。他最先打通了麦克阿瑟的东京官邸,他看看表,凌晨3点半。电话铃响了好一阵,才有人接。


李承晚是用英语呼叫的。


对方答:“远东美军司令部值班室。”连通常礼貌的“你好”也省略了。


李承晚说:“我是李承晚!李承晚啊!十万火急,请麦克阿瑟司令官讲话!”


值班上校哈佛打着哈欠,喝了一口凉咖啡,说:“总统先生,我提醒您,现在是凌晨3点半,您该知道什么时候打来电话才合适。”


李承晚脑门沁汗,气愤地捶桌子大叫:“你听着,混蛋!美国公民在韩国将一个个地死去,而你却让你的将军睡大觉!”


不知什么时候,李承晚夫人穿着睡袍走出来,惊慌地用手去捂话筒。


李承晚甩开她。


哈佛妥协了:“好,我试试看……”他知道麦克阿瑟与李承晚的私交不错,没有紧急大事,李承晚这个在美国拿了博士学位的人,不会不懂起码的礼貌。他小心翼翼地把电话开关扳到了麦克阿瑟的卧室里去。


铃声使麦克阿瑟惊醒地坐了起来,他打开了床头地灯,看看表。


麦克阿瑟抓起听筒说:“李总统,我想你不会是失眠,想找个人聊天吧?”


李承晚的叫嚷声震耳欲聋:“战争爆发了!我们顶不住了!”


“战争?”麦克阿瑟一下子坐直了。


一直懒洋洋躺在被子里不动的夫人珍妮也警觉地坐了起来。


麦克阿瑟咕噜了一句:“昨天晚上还在看《西线无战事》,西线现在开火了?”


李承晚大声问:“你说‘西线无战事’?打得很凶啊!你的国家稍稍关心一下,我们也不会落到这地步,我多次警告过你们,现在你必须救我们!”


李承晚所以发牢骚,麦克阿瑟认为事出有因。1945年12月,美国和苏联正式同意对朝鲜实行五年托管,但不久,美国就把驻朝鲜美军霍奇部队撤走了。杜鲁门说:“美国不能这样不能自拔地卷入朝鲜局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公开说“朝鲜的战略价值不大”,因而认为对朝鲜承担义务是“不明智、不切实际的”。只有麦克阿瑟对朝鲜战略地位的估价与众不同。1948年8月15日,当李承晚举行总统就职典礼时,麦克阿瑟飞到汉城光临盛典,这是他在日本五年中的两次出访之一,也正因为有这层缘分,李承晚第一个向他告急。


麦克阿瑟决不想敷衍李承晚,他意识到美国在朝鲜半岛的战略利益受到了挑战。


麦克阿瑟说了一句:“好像大韩民国总统是我的雇员!”他从床头拿起特制的玉米棒心烟斗,摁了烟丝,点燃,说:“别慌,我的博士朋友,还没到世界末日。”他看看表,“天亮后,我先派出十架野马式战斗机飞过去,再给你拨去几十门大口径的榴弹炮。”


李承晚焦急地说:“将军是在敷衍我吗?我要的不仅仅是飞机、大炮。我的军队正在向后溃退,你们美国人不出兵,我看是扭转不了局面的。”


麦克阿瑟说:“出兵,事关重大呀……”


李承晚打断他:“你们有过诺言,要帮助我们统一,你们究竟做了什么?”


麦克阿瑟说:“朋友,如果我是总统,我现在就发令,让第八集团军在朝鲜登陆。可现在,我得请示,请你耐心地等待。”他放下电话,弹跳一般从床上挺起身迅速地穿衣服。


珍妮说:“难怪人家叫你‘军中恺撒’,一听见打仗,就变成了顽童,你已经七十岁了!”


麦克阿瑟正在打领带,他说:“没听说有‘百岁顽童’吗?何况七十岁?”他挂上手枪,在穿衣镜里欣赏自己依旧不减当年的英姿。他自我欣赏地说:“是的,我已经七十岁了,没想到我有可能第四次被卷入战争。你忘了吗?九年前我在马尼拉,也是在睡梦中被叫醒,投入了战争漩涡。”


珍妮拥衾而坐:“亲爱的,一定要打,让别人去吧。我可不愿在大炮的催眠曲里做噩梦,我可不想再闷在潜艇里逃生了。”


她说的是1942年2月20日的可怕撤退,她同麦克阿瑟、小阿瑟、保姆阿珠,还有菲律宾总统奎松一家人,挤在“旗鱼号”潜水艇里,从科雷吉乌多尔岛沉入海底,在幽深得怕人的棺材一样的铁盒子里逃往澳大利亚。她事后多少年都像在噩梦中,她总是觉得日本人的水下鱼雷正像大鲨鱼一样向他们的潜艇射来……


麦克阿瑟吐了一口浓烟,说:“我呢,听不见炮声倒是睡不好觉。”他怪笑了几声,就大步走到外面的军官值班室,副官哈佛上校正在听电话,一见麦克阿瑟出来,就送过话筒:“阿尔蒙德参谋长电话。”


麦克阿瑟接过听筒:“是我,当然是炮声把我吵醒的。什么?你已经接到了朝鲜事件的六个报告?你问我吗?我们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软弱招致了共产党人采取行动。”


阿尔蒙德说:“李承晚这个新生的共和国,是我们操持建立的,我们似有道义上的责任。”


麦克阿瑟嗤之以鼻:“可参谋长联席会议把我皮抽筋剥,远东只剩了四个师,我怎么帮助人家?”他不等阿尔蒙德再说什么,简短地说,“马上过来吧,当面谈。”


放下电话,麦克阿瑟对哈佛上校说:“去叫人,惠特尼将军、斯特拉特迈耶将军、沃克将军,还有威洛比将军。”


哈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似有难色。


麦克阿瑟拉开厚重的窗帷,看着护城河和河对岸的日本皇宫仍沉浸在夜色中。他说:“难道他们有权利比我多睡懒觉吗?”


哈佛“是”了一声,悄然退出。


(4)

世界上每一根政治神经都是敏感的。毛泽东最早感应到了“三八线”上那根神经的律动。田家英秘书已经奉命找来了一幅《朝鲜半岛全图》,挂在了颐年堂里。毛泽东走近地图,神情专注地看着。



周恩来进来,毛泽东并未听见脚步声。他也过来看地图。


毛泽东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都没有说什么。


毛泽东坐在沙发上,点烟,慢慢摇了摇火柴,火柴扔到了烟缸外,这种“失误”在毛泽东来说并不多见。周恩来拾起火柴杆,吹灭,放进烟缸。过了许久,毛泽东像自言自语地说:“我们不想看到的事情到底发生了。”


周恩来目视着他未表态。


“是祸是福呢?”毛泽东像在自问自答。


周恩来说:“如果美国干涉,就会出现很棘手的事情。南北朝鲜的统一,是人家自己的事嘛。”


毛泽东仍按他的思路说下去:“‘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既来了,就正视它吧。”


周恩来说:“让外交部同金日成联系一下吧,情况尚不明了。”他给毛泽东带来了一份美国出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上面有一幅远东地图,图上有几个红色箭头,分别由朝鲜、日本两国和中国台湾指向中国大陆。他认为这是他们蓄谋已久的,不然不会连飞行距离都标识得清清楚楚。


毛泽东看了看,说:“艾奇逊之流,对于中国的认识水平,不如我们的一个普通战士。”


周恩来懂得,毛泽东认为艾奇逊、杜鲁门低估了新中国。


毛泽东用自嘲的口气说:“我们倒是想铸剑为犁呀,其奈烽火又起何?”


周恩来理解他为什么这样说。就在两天前,毛泽东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闭幕会上还说,中国人民将经受两种艰巨考验:战争和土地改革。他说,战争这一关,已经过去了,话音没落,战争的阴云又刮到头上来了。周恩来说:“这就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呀。”


毛泽东说:“‘使乌获疾引牛尾,尾绝力尽而牛不可行,逆也。’这是《吕氏春秋》上的话。这个叫乌获的人是大力士,扯着牛尾巴想使牛倒着走,结果牛尾巴拽断了也没用。我看杜鲁门就是这个异想天开的乌获。”


周恩来说:“我们也得看到,国内外好多人都被这个拽牛尾巴的大力士吓住了,迷信他呢。”


毛泽东说:“‘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他引用的是汉代刘向的话。


周恩来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们还是要以不变应万变。”


毛泽东在屋子里沉思着踱了几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为谋于未然,方能免灾。也许,我们不得不修正全力以赴恢复经济的计划了。”此前,毛泽东已着手精简、复员部队。以攻打万心群岛和木船解放海南岛的战例来看,尽管我们的海军尚在襁褓中,但最终把蒋介石赶下大海,当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朝鲜半岛局势恶化,那就另当别论了。他并没有把朝鲜战事当成一般的外事对待,他急于想知道苏联的态度。


(5)

斯大林也不平静。“三八线”交火后两小时,苏联驻韩国大使史蒂科夫就发来了急电。他也是从梦中惊醒的,他来到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天还没亮透。他沉静地在宽大得如同教堂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烟斗一丝烟也不冒。



莫洛托夫走了进来。


斯大林看也不看他:“证实了吗?”


莫洛托夫说:“是的,斯大林同志。金日成打得很顺利,已经越过了‘三八线’,北南双方都指责是对方先开的第一枪。”


斯大林轻轻摇着烟斗:“这并不重要。也许,战后刚刚获得的和平,会因为局部战争而被破坏,你想过后果吗?”


莫洛托夫说:“高兴的是美国,他们在欧洲占不到便宜,就想在亚洲放把火。”


斯大林说:“密切注意事态发展,指示使馆要每天报告。”


莫洛托夫说:“我会安排。”


斯大林问:“马立克那边怎么样?”


“尚无消息!”莫洛托夫说,“美国方面还没有做出反应。我们九个月前爆炸了第一个核装置,我想,无论如何对他们都是一个要皱眉头的事,山姆大叔不是独家经营了。”


斯大林持重地淡淡一笑。过了一会儿,他说:“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啊。”


莫洛托夫没有回答,这是不言而喻的。但他明白,这并不等于说杜鲁门不会在远东冒险。


斯大林并不担心金日成的实力,相信他会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李承晚打个落花流水,但前提是美国袖手旁观。倘若杜鲁门发了疯呢?那问题可就复杂、严重了。他知道那后果是什么,不过他现在还不想过早地说什么,只想静观其变。


这场战争究竟是怎样从两国对弈发展成多国参与的,更多精彩请看小说《抗美援朝》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抗美援朝
作者张笑天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8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新形势下创新型大型零售商业地产开发管理实务

范宜昌、李永奎、乐云、何清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4

SAP ERP系统在电网建设中的应用——探索大型项目的信息化管理技术

国网甘肃省电力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5

大型工程项目财务管理的理论与实践

苏自力,沈琛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2] ¥28

大型互联电网在线运行可靠性的基础理论

孙元章、周家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35

大型互联电网分布式计算理论与方法

沈沉、李亚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29

大型互联电网在线运行可靠性评估、预警和决策支持系统

白晓民、张伯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5

大型赛事服务平台即时构造方法研究

马龙龙、杨大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5

爱伦坡小说全集

(美) 爱伦·坡,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9

来自东方的视角:莫言小说研究文集

蒋林,金骆彬 主编;蒋林,李艳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