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4天后,我爱了16年的姑娘就要结婚了》连载3

2015-11-17作者:我的前任是极品编辑:我的前任是极品

《4天后,我爱了16年的姑娘就要结婚了》第一卷请在过往文字中查找


第二卷 暗恋拉长了思念(下半部分)


Level 6 无力的哭泣

未完的表白如浮光掠影,平平淡淡地过去了。我和陈阳更加努力地学习着。

像小学选择初中那样,又到了面临选择的时候。当时我们的附属高中在全市排名第二,第一是一高。虽然陈阳成绩一直在进步,但平时的贪玩让她的努力多少有点临时抱佛脚的意味。直升附高是没有问题的,但考一高就有点危险了。而我作为连续两年考试均是年级第一的尖子生,报考一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最后一次摸底成绩出来后开始填志愿。学生们分析着各所高中的情况,计划着上哪所高中,可以考上哪所高中。


当时中考填报志愿需要回家填一张模拟表格,第二天再到学校填正式的报考表格。模拟表格发下来的时候,陈阳咬着嘴唇,有点忧愁地问我:“杨杰你会不会丢下我去一高?”


一次中考就要割断我们九年的感情,想想真是残酷。可能长大了点,懂得了分别的意义,我比三年前更加排斥分别的感觉。


我咬了咬牙,暗暗下定了决心:“绝不,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陈阳开心地笑了,一双眼睛流光溢彩,可说出的话却是口不对心:“其实你去一高我是不介意的,真的。我希望你将来能考个好大学,前程似锦。只要你别忘记我,还愿意跟我一起玩就行。”


语毕,她又趴在桌子上,神情有些沮丧:“哎,为什么我以前上课总偷懒呢?要是我的成绩好,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了。”


听着她的话,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摸着她的头发,希望能给予她安慰:“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而且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了,想要保持联系并不是一件难事啊。”


她甩开了我的手,不满地哼哼了一声。我抿了抿唇,故作轻松地继续道:“况且,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我虽然成绩优秀,但到了一高就不再是第一了,老师肯定把精力放在比我优秀的人身上——我这么聪明的人,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有时候我觉得我口才蛮好的,陈阳就这么被我说服了。她终于抬起头,轻轻捶了我的胸口一下,傲娇地撇了撇嘴:“你不就想让我夸你聪明吗?我今天就破例夸你一次好了。”她微微别过脸,“到了附高我一定努力学习,才不会拖你的后腿呢。”


她大约是有些害羞了,脸颊浮着一抹淡淡的红。


陈阳痛快地填了附高。我以“跟父母商量”为名,没有填。快到家的时候,我在志愿上填上了一高,第二天到学校又改成了和她一样的志愿,以达到瞒天过海的目的。


中考过后,陈阳以全市第一百三十二名的成绩直升本校高中,我则以全市第十九名的成绩成了她的校友。按理来说,这样的成绩,我们两个都是能够被一高录取的,但因为志愿填错,只能失之交臂。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爸拎起扫把打得我抱头鼠窜,整个暑假我都躲在外公外婆家不敢见他。


这是我为了陈阳第二次挨我爸的打。值不值得我说不清楚,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又能和她在一起真好。



Level 7 不再同桌

到了高中,她学文我学理。不是我不想偷改成学文,实在是我爸妈已经对我失去信任了,他们决定亲自到教务处去。


教务处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大伯。我们学校初高中分部不分校,因此我和陈阳常在校园里见到他,打过几次招呼。


大概看出我报考附高的原因,主任调侃我:“小伙眼光不错。”不过主任也觉得我更适合学理,对我学文这事紧咬着不松口,所以我和陈阳没能再次分到一个班级。


“不能同班,同校也不错啊。”陈阳眯眼笑着,神采奕奕,“杨杰,大学我们还要在一起。”

“好。”我伸出小指,意气风发,“我们拉钩。”


那时的我们都还很单纯,总觉得人生尽在掌握之中,只要一直往前走就可以轻松到达目标。我安慰自己,不能同班没关系,将来还是可以上同一所大学,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

现在想来,真是单纯得可笑。


和很多人一样,上了高中后,我们都觉得自己已经变成大人了。青春期的躁动就像跃动的音符,或低沉迷茫,或狂烈喜悦。无论思想是否成熟,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特立独行,与众不同。

人们开始意识到性别的差别,在异性面前常变得束手束脚,拘谨不安;也有人有意无意地打扮着自己,如孔雀开屏一般意图吸引对方。


陈阳打了耳洞戴了耳钉,头发拉直染成了褐色,指甲涂上了指甲油,嘴巴涂上了唇彩,框架眼镜也换上隐形的了。她经常不穿校服裤子,取而代之的是紧身牛仔裤,凸显出好看的曲线。

她本身就是个漂亮姑娘,小学初中就有不少男生追求过她。到了高中,她的风头更甚,很多人一开学就注意到了她,学校那些无聊男生评选的高一年级十大级花里就有她。


经过打扮的陈阳越发惹眼,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友谊,我们还是经常待在一块。


不时有本班或外班的男生找到我打听我和她的关系,得知是普通朋友,便一脸笑地拜托我帮忙送花送情书。


每逢这种时候,我面上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心中别提多郁闷。我知道自己这醋吃得有些离谱,也知道,无法将陈阳像珍宝一样收藏起来不给别人看,但我就是不甘心。然而最可恨的是,我竟然还没有勇气拒绝他们!


我不情愿地帮了忙,虚伪又做作。


第一次送的是折成“心”形的情书,陈阳抿着嘴一言不发地装进裤兜里。


第二次送的是巧克力,陈阳说杨杰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巧克力你还送过来,给我退回去。


第三次,面对送来的玫瑰,陈阳索性懒得接了,一脸嫌弃地说:“杨杰,你是跑腿的吗?我是不会喜欢上连直接告白都不敢的男生的!”


当时的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被人打了一记耳光。我很想吼她一句:“陈阳你能不能别打扮得这么花哨?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你。”但话到了唇边,却化作了无声的叹息。


良久,待我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我才说道:“陈阳,咱别打扮得那么花哨了,好吗?”


现在回想往事,连我都忍不住唾弃自己,如果我能够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哎……


我们学校的人行道两边种着白杨树,枝繁叶茂的时候,整个天空都是绿的。但现在是秋天,树叶已经开始飘落,铅白的天空渐渐像谢了顶的中年大叔。


陈阳在路上习惯性地背着手倒退,抿着嘴眯着眼看着我,得意地仰着脖子:“你觉得我漂亮吗?”何其自信,又何其明艳的姑娘啊!


我的脸突然热了起来,目光移向路边,不敢看她,支支吾吾:“漂……漂亮。”


“那为什么我不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呢?”陈阳转过身蹦蹦跳跳,满不在乎,“女为悦己者容,我才懒得理你,我就喜欢自己漂漂亮亮的。”


这丫头……


我被她反驳得哑口无言,索性自暴自弃了:“反正你就是爱臭美!”


“你才臭美呢,你个睁眼瞎!”发现有被我还口的可能,陈阳急忙改口,“不对,你是嗅觉失灵外加有偏见。我浑身香喷喷的,怎么叫臭美?!”


陈阳炸毛的小模样十分有趣,看着她腮帮鼓鼓的,我心中的郁结也减轻了许多,下意识地吐槽她:“自恋。”


我陪着她在校园里漫步。校园很大,但毕竟有尽头,我们转了一圈又一圈。


起风了,风将残叶再度吹落,有片飘到陈阳面前,她伸手捉住了它,回头问我:“你说叶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因为没经历过坎坷,陈阳无法用伤感的语气说出伤感的话,听上去只是个简单的疑问句。我跟她瞎扯:“是天气变冷了。”


陈阳没有理会我,半晌,像是想起了什么,郑重其事地叫了我一声:“对了,杨杰。”


“嗯?”


她咬了咬嘴唇:“以后你别再帮人送东西给我了,我现在想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咬嘴唇是陈阳内心焦虑不适的一种表现。看得出被很多人追求并没有让她感到快乐,反而造成了困扰。不要说我阴暗,任何人看到喜欢的人没有喜欢上别人,内心都是快乐的。但为什么我又有一丝悲凉?是无形中她把我也变相拒绝了吗?


我怅怅然地应道:“好。”



Level 8 爱的光芒

高一对我而言,是印象深刻的一年。


从不与陈阳同桌的种种不习惯到习惯,略过不提。那年陈阳学会了溜冰,学会了织围巾,她送了我一条黑色的,我围着它和她一起熬夜看流星雨,虽然什么也没看到。


我学会了用口琴吹《卡农》,学了几个简单的魔术逗她开心,骑着自行车载着她逛遍城市的大街小巷玩好玩的吃好吃的,我还每天折一颗心放进玻璃罐,计划着等她做我的女朋友时送给她。


那年我和她先后有了自己的手机。我的是诺基亚,她的是摩托罗拉。以前的手机上通常有个孔,方便挂绳子或手机链。有了手机后,陈阳送了我个串着我的名字的手机链,正好和串着她的名字的凑成对。


当她快乐地哼着歌,歪着头要将手机链挂在我手机上的时候,我就像傻小子郭靖见到黄蓉那样,“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感觉像情侣。”我心里默默地想。


同样的款式,同样的颜色,写着各自的名字,一想到和她凑成对,我就忍不住想偷笑。


她推了我一下,笑话我:“一副傻样。”


“你才傻。”我几乎要说出口,不懂我的心,你不傻谁傻?其实我也傻,不懂得表达自己的心,直到后来才明白了她的心。


有了手机,我和陈阳联系起来就方便多了,想起什么便发短信或是打电话。


我们更多的是聊QQ。那时的手机QQ功能还很简单,连传个图片都传不了,更别提语音视频传文件等功能,但对我们而言已经是很高科技的东西。


我们天南海北地聊,分享着书籍、音乐、课题、美食、趣事和烦恼,点点滴滴。虽然不能同班,但因为手机的关系,反而觉得联系更紧密了。


不得不说,陈阳是个爱使坏的丫头。经常聊着聊着突然发个冷笑话给我,害我在课堂上拼命憋笑。有时候实在忍不住就会大笑起来,惹得周围同学像看神经病人一样看我,而老师则在讲台上半开玩笑:“不要笑傻了啊,再笑就送你去三院了啊。”


我只好一脸不好意思地跟老师道歉:“对不起,老师。”


因为不在一个班,我又有了新同桌。


新同桌是个矮个儿圆脸的女生,齐耳蘑菇头,戴着一副小圆片眼镜,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名字也很温柔,叫李柔。


刚跟她同桌时,我还不太习惯,经常叫错她的名字,有时上课余光瞥到她,也会忍不住情绪低落一会儿。


女孩子的心思大多是细腻的,李柔很快察觉到了端倪。有天陈阳到教室找我,离开后李柔问我:“你是不是喜欢她?”


李柔轻而易举地道出了我的秘密,我只觉得心跳一窒,迟迟不知该如何回应,她抿唇笑了笑,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我担心她到处乱说,影响我和陈阳的关系,于是硬着头皮诡辩道:“我和她认识了九年,要是不喜欢早绝交了。”


李柔挑了挑眉没作声,仍旧是一副了然的表情。


我的脸忍不住热了起来,浑身不自在,只得弱弱地抗议:“你别乱说。”


李柔仿佛发现了破案关键的侦探,用犀利又得意的眼神盯着我:“我从不乱说话的,你看她的时候眼里有光,你骗不了我。”


“光?”我满腹疑惑。


“是,眼睛里有光。”李柔单手支头,这是陈阳跟我说话时常有的动作,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我听见李柔说:“那种光是恋人之间特有的,看到喜欢的人,眼睛里就会泛起光芒,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视线一直被喜欢的人吸引着,挪也挪不开。嘴角也会条件反射地扬起,仿佛拥有全世界所有的快乐。”


虽然这话过分文艺,很有几分装范儿的味道,但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你这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李柔嘻嘻一笑:“韩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啊!”


我晕。


转念一想,李柔能看出我喜欢陈阳,那陈阳呢?同是韩剧拥趸的她,难道就看不出我喜欢她吗?哦,对了,我已经快比陈阳高出一头了,她不抬头我不低头的话,她根本看不到我的反应的。


想让陈阳知道我喜欢她的心情强烈地涌动着,我无法安心,夜不能寐。我犹豫了好几天,最终决定付诸行动。


无论如何我都要试试,不管她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我不敢跟她明说,有些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哪怕最终失败了,没有捅破那张窗户纸,起码给自己留了后路,我还是能和她继续做朋友的。


投其所好,我特意模仿韩星剪了个发型,还跟我妈撒娇让她给我买了件白衬衫。认真捯饬一番后,我找到了陈阳,满怀期待地问她:“你觉得我今天怎么样?”


陈阳打量了我一番,笑逐颜开:“吆西!帅小伙大大的!”


听她这么讲,我乐开了花,乘胜追击:“还有吗?”


“嗯……”陈阳盯着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杨杰,你脸上要长青春痘了。”她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激动地伸出手指,戳了戳我的脸,“来,我帮你挤!”


“不要谈青春痘。”我打掉她那只手,大概是语气不大好,有些凶巴巴的样子,陈阳看着我的眼神分外无辜。我顿时有点丧气了,却还是继续耐着性子继续引导,“你认真看,看我的眼睛。”


陈阳凑近了看我。她褐色的瞳孔就像干净的宝石,又像磁铁,我被深深地吸引着,不禁有些看呆了。


后来我才明白过来,自己忽略了一件事。人们经常无意识地忽略掉身边的很多细节,比如楼梯有几阶,玫瑰花有几瓣。和陈阳在一起近十年的我,眼神所表现出的爱意早和友谊混作一团,难以分辨。


“你眼角有屎。”她出其不意地说。


其实那时候,我应该注意到的。她的眼睛不自在地躲开了,语气也有点不自在。可我沉浸在自己情绪中,没有注意。当时的我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人射了一剑,不是爱神丘比特而是大将李广。有点闷,有点疼,却说不出口。


我安慰自己,失败乃成功之母,第一次失败,第二次总能成功了吧?


我们上学那会,非常流行用数学题表达爱意的方式。最出名的两个是:[(x+52.8)×5-3.9343]÷0.5-10x和。


到了愚人节那天,我特意将“[(x+52.8)×5-3.9343]÷0.5-10x”发给陈阳,让她随意选个数,算出结果。虽然手机避免了面对面的尴尬,愚人节可以在告白失败后告诉对方这只是个玩笑话,但我还是忐忑不安。


少年情怀也是诗。因为暗恋,我觉得自己特别有当诗人的天赋,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将来没准会成为一个诗人。


我写过很多如今回想起来都会发窘的句子,比如:“我深爱着的姑娘/你可愿听我诉说衷肠/茉莉花比不过你的香/我对你朝思暮想/我澎湃的心就像海浪/你可愿浪花溅在你身上/随我一同天涯闯荡?”


再比如:“漫漫的等待/我的心就像在煮火锅/放料/点火/熬成一锅/这无限期待的时刻/这最接近幸福的时刻/姑娘啊,你要是答应了我/我就请你吃火锅。”


真是傻得冒泡,傻得可爱。


在焦急的等待中,陈阳很快回我了:“520.1314。”


我立马回她:“答对了。”


过了会儿,她又回:“我爱你一生一世?”


我不知道她的心情如何,但我激动得脸颊发热,手一直在抖。一个简单的“嗯”字,半天才点对,又犹豫了半天才回过去。


陈阳很久没回我。


常言道做贼心虚,但告白的人的心往往比做贼的还要虚。当时的我纯粹是个白痴,确切地说,我实在是太懦弱了,我根本没想过陈阳可能会像我一样激动得不知所措,反而觉得她是想拒绝却不好意思。


我有点失落,故作轻松地又回:“哈哈,你被我骗到了吧?愚人节快乐。”


编辑短信的过程中我收到一条短信,但我没有看而是继续回复。回完了,我才发现那条短信是陈阳的。


“我也喜欢你。”陈阳说。


我的短信已经发送出去了,想撤回却撤不了。就在我懊丧地想该怎么挽回的时候,陈阳的另一条短信紧跟着发过来:“我也是骗你的,愚人节快乐。”


那一瞬,我的心情失落到了谷底。我的脑中有两个小人在不停地斗争着,小人A说:“她会不会同样喜欢我?”但小人B很快做出了否决:“她和我一样是在开玩笑。”


两个小人大战了三百回合,最终小人B战胜了小人A。


是的,她在跟我开玩笑。


人们总喜欢在愚人节里说真话,情人节里说假话。后来我才知道她和我一开始都没开玩笑,她是真的喜欢我,只是我们都用谎言掩盖了真心,骗了对方也伤了自己。


后来我常常会想,如果我后面回的是“晚上我们一起吃火锅吧”,而不是“哈哈,你被我骗到了吧?”或许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吧。


事实上那天我确实请她吃了火锅,可惜我是以朋友的名义而不是情侣。



Level 9 我的报复

学生时代的我是那种在熟人面前有点贫、在生人面前却拘谨平和的类型,所以不太熟的人通常会认为我是包子性格,好欺负。但好在人缘不错,也没什么人欺负我。而陈阳却越发活泼开朗,有时甚至有点神经大条,大大咧咧的,跟男生相处时也不太避嫌。


这也导致闹出来许多乌龙。就像这天,一个出名的太妹被喜欢的男生拒绝了,那男生说他喜欢的人是陈阳。太妹不服气,大概是横行霸道惯了,不允许自己在爱情面前受挫,就联合她的狐朋狗友对陈阳进行人身攻击。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太妹的朋友自然是太妹。陈阳虽然自诩战斗能力不错,但遇到这种胡搅蛮缠的,根本吵不过。


但就算吵过了又如何呢?泼妇总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太妹恼羞成怒,便扇了陈阳一巴掌。


事后陈阳忍不住发牢骚:“那男生长什么样叫什么我都不清楚,居然说我勾引他,说我是骚货。天底下有除了你连别人的手都没拉过的骚货吗?像我这种学习好长得漂亮的女生应该叫梦中情人!喜欢我叫有追求懂不懂?自甘堕落好意思怪别人有追求?!居然往我身上泼脏水!”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陈阳飙脏话。虽然她气得眼都红了,但我心疼之余又觉好笑。我举着冰袋给她敷脸,她坐在沙发上乖巧得像只猫。


“下次遇到她赶紧跑,然后跟我说。”我手指触着她的脸颊,触着她的三千情丝,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一定要保护她,拼了命地保护她。


从那天起,我开始充当陈阳的护花使者,每天接送她上下学到家门口,一下课就去找她直到上课铃响了才离开。


我很喜欢这种被她需要的感觉。每当与她相处,看到她对我露出的灿烂笑容,我胸腔中总会冉冉升出一股幸福感。


“要是可以一直愉快相处下去,一辈子,她一辈子都属于我该多好。”我天真地想。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们学校附近有条商业街。我和陈阳放学后总爱到街上闲逛,喝喝奶茶吃个汉堡抓抓娃娃打打游戏机,再到礼品店里看看有什么新鲜玩意儿。都说男生不喜欢逛街,但没人会拒绝快乐。和陈阳在一起的我很快乐,所以任何事都乐意奉陪。


那天,我和陈阳正打算前往常去的一家奶茶店,途中却遇到了那个太妹。那太妹一脸敌意地盯着陈阳恶狠狠地咒骂道:“骚货,到处勾搭男人,也不知道要勾搭几个才算够。”


我之前设想过遇到太妹时该怎么办,温柔点绕道走,霸气点推开她继续走。我天性温和,缺乏戾气,打架斗殴哪怕争吵对我而言都是不可思议的。


可是当真看到太妹本人对陈阳进行侮辱的时候,我的火气立马嗖嗖地往上蹿,只觉得必须跟她死磕到底。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冲过去狠狠打了太妹一个耳光。别对我说男人不该打女人,以前我觉得太妹是被环境带坏了,还对她有点同情,如今我只觉得她这种人天生惹人嫌,怎么对待都不为过。


大概没料到我会打她吧,太妹被我扇倒在地,捂着脸愤怒地抛出多数人挨打后都会说的金句:“我妈都没打过我,你居然敢打我!”


“我不是你妈,我要是你妈一定打死你!”很快有人来围观,有几个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还有太妹的狐朋狗友。她们和太妹一样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看起来非常杀马特。


看到太妹脸上的指印比陈阳先前的还要红还要肿,且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我瞬间有种报复成功的快感。


我蹲下来指着太妹的鼻子,咬牙切齿低声恐吓:“你去告诉你周围的那些人,以后谁敢骂她一句,我见一个打一个。”说完,我拉着站在一旁吓傻了的陈阳离开了。


太妹的朋友没有一个敢上前帮忙或阻拦,就这么任由我和陈阳扬长而去了。


回过神的陈阳数落我:“你怎么打人呢?你一打人不就和她一样了?”这就是陈阳。善良无害,所以才会被人欺负,所以我才更要保护她。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其实浑身都在抖:“她活该!”毕竟第一次打人,而且我听说太妹在外面认识了很多小混混,有点担心她会报复。


还好,可能是真的被震慑住了吧,太妹并没有报复我们。她本身名声不太好,年级的大多数人又是站在我这边的,所以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


只不过学校里的人之前一直在传我跟她的绯闻,此事后更加确信了我和她在谈恋爱。本来我想,就这么一直误会下去也好。悠悠之口,没准成真。


可是事情并不如我所想的那般顺利,因为有一天吃午饭的时候,陈阳领来了一个女生。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陈沐溪
出版书问
定价36.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ANSYS Workbench 16.0 有限元分析从入门到精通

CAD/CAM/CAE技术联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2

早教——就要这么教

(美)Sara Wilford 著 刘静 王雪峰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4

ASP.NET从基础到实践(适用于3.5、4.0、4.5版本)

闫睿、陈作聪、王坚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3

PowerDesigner 16 从入门到精通

李波、孙宪丽、关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PowerDesigner 16 系统分析与建模实战

李波、孙宪丽、关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1

花样姑娘——养孩子是一场修行

季美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27

拇指姑娘(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丹麦]安徒生 著 王勋、纪飞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0

珍妮姑娘(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 德莱赛 (Dreiser,T.)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8

我爱压轴题 中考数学压轴题全解析

郑德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5

我爱颜色I OVE COOR

艾敬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10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