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嵩父子贪腐集团

2015-11-19作者:李国文编辑:bookask 书问

严嵩(1480—1567)明朝权臣,江西新余分宜人。他擅专国政达20年之久,列“明代六大奸臣”之一,其奸臣形象已深入民间。他书法造诣深,擅写青词。



东堂新成

无端世路绕羊肠,偶以疏慵得自藏。

种竹旋添驯鹤径,买山聊起读书堂。

开窗古木萧萧籁,隐几寒花寂寂香。

莫笑野人生计少,濯缨随处有沧浪。


这首诗倘若不标明为严嵩作,短短八句,将归隐之心、山林之念、安贫之道、遁世之想形容出来,也还具有一点意近旨远、趣雅情真的境界,很难与1536年以后的那个权奸巨贪的丑恶形象吻合在一起。由于严嵩是个被历史唾弃的人,他的著作也就随之湮没。如今,即使国图、首图,找他这部诗集,也是蛮费事的。


公元1536年(嘉靖十五年)冬十二月以前,在南京任吏部尚书的严嵩,说他是个文人,是个诗人,或者加上“著名”,都是可以的。那时,他纱帽翅上的“缨”,还用不着“濯”。因为明代开国定都南京,永乐迁都北京后,仍在南京立了一个稍小的,与北京却是同样设置的中央政府机构。但派到那里去做官的,通常都属于非主流的“二线人物”,所以,在南京时的严嵩,很有时间游山玩水,吟诗作文,以风雅著称。


《列朝诗集》载,严嵩“少师初入词垣,负才名,谒告返里,居钤山之东堂,读书屏居者七年。而又倾心折节,交结胜流,名满天下”。那时,他的人望和文声,很说得过去。这大概如荀子所言:“忍性然后起伪,积伪然后君子。”凡极善于遮掩自己者,通常都会以伪善骗得大家的良好印象。当时的京都人士,“以公辅望归之”,可见对其期望值之高。


次年到了北京,严嵩来给皇帝祝寿,留在了翰林院修《宋史》,随之入阁,纱帽翅上的“缨”,开始抖了起来,按捺不住的本性便逐渐暴露了。权力这东西,落在品质不佳的人手里,便是一种恶的催化剂。于是,“凭藉主眷,骄子用事,诛夷忠臣,溃败纲纪,遂为近代权奸之首”。 这时候,连“濯缨随处有沧浪”那种假姿态、假清高,也没有了。


若是就诗论诗、以文谈文的话,对于严嵩此前的作品,应该说,即使不是太好,至少也不是太坏,这评价大抵是相当的。《明史》称他,“为诗古文辞,颇著清誉”,也是当时和以后的公论。他的诗集《钤山堂集》,其实也有一些可圈可点的佳作。但清代修《四库全书》,就因人而否定其书。“迹其所为,究非他文士有才无行可以节取者比,故吟咏虽工,仅存其目。”这是中国历史上“以人废文”的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甚至王世贞,尽管其父王忬是被严嵩镇压的,但他对严嵩的诗文,并不因父仇而持否定态度。“孔雀虽然毒,不能掩文章”,这位文坛领袖的公允评价,比之时下小肚鸡肠的人,要有气量得多。


一直在南京坐冷板凳的严嵩,发迹太晚,等到为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其年已56岁。等到官拜武英殿大学士,入值文渊阁,受到明世宗朱厚熜重用,则是嘉靖二十一年的事,老先生已年过花甲,高寿62岁了。那时,虽无到点退休一说,但他不能不考虑到上帝留给他贪污的年头,无论怎样抓捞,为时已不是太多。于是趁早赶快,将他实在不成样子的“短项肥体,眇一目”的儿子,提拔起来,作为膀臂。这样,“独眼龙”得以“由父任入仕。以筑京师外城(功)劳,由太常卿进工部左侍郎,仍掌尚宝司事。剽悍阴贼,席父宠,招权利无厌”(《明史》)。


严嵩没想到,他竟活到89岁,与其子联手作恶的“贪龄”,打破中国贪官之最。这就是李慈铭在《越缦堂日记》里论他的“名德不昌,而有期颐之寿”,“老而不死谓之贼”了。数十年间,钱财捞得太多,坏事做得太绝,这两父子,便成为中国历史上的顶级权奸巨贪。《明史》描画这两个人,形象颇有点滑稽:一个肥粗,一个细瘦;一个矮矬,一个高挑;一个是独眼龙,一个是疏眉目。怎么看,都不是一家人。后读谈迁的《谈氏笔乘》,引赵时春作《王与龄行状》,方知“严世蕃,分宜相嵩之螟蛉子”。所以,严东楼为严嵩无血缘关系的养子,然而,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人DNA不同,品种上迥异,但聚财弄权,腐败淫乱,为非作歹,戕害忍毒,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坏,逐臭趋腥,竞利争权,鱼肉良善,巧夺豪取,有着天生同好的心灵感应。


一位朋友对我说,岂止如此,这爷儿俩写的字,也有类通相似之处。不信你去看看,那肥硕饱满的笔锋,非一介寒士能写得出来的。 现在,“六必居”酱菜店、菜市口的路北朝南的“鹤年堂”中药铺,那金字牌匾,仍是这两位遗留下来的“墨宝”。据民国蒋芷侪《都门识小录》:“都中名人所书市招匾对,庚子拳乱,毁于兵燹,而严嵩所书之‘六必居’三字,严世蕃所书之‘鹤年堂’三字,巍然独存。分宜父子,淫贪误国,罪通于天,与桧贼齐名。至今三尺童子皆羞之,乃其恶札亦几经沧桑而不毁,倘所谓贻臭非耶?”



这或许就是历史的玩笑了,近五百年北京城里不知有多少老字号,能保存住原先那块匾额者,简直少之又少,独独严世蕃与他老爹的这几个字,甚至波澜壮阔的“文革”,也未做“四旧”砸掉。于是,你不能不悟到,东晋一位大军阀兼野心家桓温所说过的那句名言:“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 对某些人而言,有其一定的可操作性。此语见《世说新语•尤悔》:“桓公卧语曰:‘作此寂寂,将为文、景所笑,’既而屈起坐曰:‘既不能流芳后世,亦不足复遗臭万载邪!’”看来,王八蛋“王”到极点,臭大粪“臭”到极致,也是一种求“不朽”之捷径。这也难怪有些人,追名逐利,无所不用其极,只要到手,是绝不怕下作无耻的。


文章摘自《中国人的教训(下册)》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李国文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50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清廉·贪腐全解码——中国古代清官贪官故事镜鉴

杨同柱,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漫说文化男女、父子套装(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5

父父子子

钱理群 编 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梁实秋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父子对话话财经

冯伟主编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7

民族企业品牌之路——李锦记集团发展历程分析

邹广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MBA、MPA、MPAcc、MEM管理类、经济类联考写作高分突破

社科赛斯教育集团 主编、张乃心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1

考研英语二

社科赛斯教育集团,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8

MBA、MPA、MPAcc、MEM管理类联考数学真题精讲

社科赛斯教育集团,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7

MBA、MPA、MPAcc、MEM管理类联考数学高分突破

社科赛斯教育集团,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管理类联考英语

社科赛斯教育集团,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