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的路上也有“三乱”

2015-11-24作者:编辑:卫志华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东这一方水土养了什么人?


子金山经研究有了个惊人的发现,山东人竟然集中了国人的所有的优缺点:儒学圣地,民风尚武;礼仪之乡,强盗巢穴;遵纪守法,打家劫舍;耐劳直爽,懒散爱吹;善于冒险,保守顽固;历代英雄辈出,汉奸奴才不断,既忠君爱国,又偏爱造反,养育过万世师表,产生过一代妖后。


曹操来就任的济南国,就位于现在山东省的中部。


当时的济南国下辖十县,整个侯国的官场情况大概是这种情况:如果把大小官员全部推出去砍头,兴许有个把冤鬼;要是隔一个杀一个的话,那肯定漏网一大批。尤其是十个县的县令、县长(东汉时万户大县为令,小县为长),无一不是捞钱大师,并且个个与中央权贵、宫内宦官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


在对待东汉朝廷的态度上,济南人充分体现了山东人的上述特点,黎民“拥汉安刘”;百姓造反踊跃。


西汉时的城阳景王刘章对汉朝有功,济南人就建祀纪念,一个小济南国竟达六百多处,百姓借祀前阔地成集设会,祀内常年香火不断,人民对大汉朝的忠心可见一斑;黄巾军举事,济南人积极响应,踊跃参加,而且作战剽悍异常,对大贤良师张角的忠诚度像对大汉功臣磕头一样虔诚。


尤其是在张角举事前济南还出了个“方”级首领唐周,活跃非常,竟潜入了京师洛阳,联络上了宦官封谞、徐奉,准备给东汉政府一个心窝开花,一举宰了皇帝,占领京城。


张角的另一个大方领导马元义无比信任这个济南人唐周,随他一起潜入洛阳指挥起义,这唐周忽然唤醒了内心深处对汉朝的忠诚,勇敢地向政府投诚,并反戈一击带领政府特工逮住了马元义,车裂了这个现行反革命,宦官封谞、徐奉当然也被及时镇压。


曹操上任前对这个即将由自己治理的侯国调査研究了一番,对官风民俗已了解了八分,剩下的两分他要靠自己的眼睛实地观察,做到十分有数。


一天,他轻骑简从,进入了济南国境。


前方正逢庙会,城阳景王祠内香烟缭绕,祠外人头涌动热闹非凡。曹操作为一方国相,当然想去亲身体验一番百姓苦乐。尤其现在黄巾起义之大火虽灭,余烬未断,人群聚集之处,最是反政府分子活跃的地方,不可不防。


到庙会需经过一座小桥,曹操把马交给两名亲随牵在后面,走上了小桥。


“站住!”


两杆长矛十字交叉,拦住了下桥的路。


曹操举目看去,两个差役模样的小伙子表情严肃认真,大声喝问:“干什么的?有暂住证吗?”

曹操暗暗点头,看来此县的县令还不错,尚尽职守,阶级斗争这根弦绷得还算紧。


“过路的,去庙会逛逛,请二位给个方便。”曹操态度甚为谦和,二亲随牵马跟在曹操身后,因早有吩咐,只是静看着差役对主人盘查。


“赶庙会?交过路费,毎人五个铜子。”这差役并不盘査什么,是设卡收费的。


什么暂住证不暂住证的,也就是随口问问而已,目的是要钱。


“哦?这过路也要交钱?可有收费凭据?”


两个差役对望了一眼,那神情好似遇上了火星人,心想,还没碰上过有敢问收费依据的。于是其中一个大声骂道:眼长到腚上去了?没看见旁边的官文吗?


曹操顺着一个差役的手指看去,桥边果然竖着一方木牌,上写几个大字:自觉交费,闯关可耻。下面还有历城县令的手署落款。


曹操自然心里清楚,这济南国唯有济南王有权收一切费税,不用问,这是乱收费行为。而且还打着政府招牌,可恶!


“这收费令不是明明写着每人两文么?怎么二位念出来就成了每人五文?”


曹操也不生气,仍然和颜悦色。


“让俺这帮弟兄白忙呀?谁是喝西北风活着的?”


差役的解释的确有理,曹操一时无话可答。


“如此这庙会我就不赶也罢走,我们回去。”曹操示意自己的随从往回走。


“回去?你们三马三人已经上了这桥,就是往回走也要交压桥费,每人两文,马每匹三文,交了钱再走,还没见过有能逃费的。”差役心里暗气:真是个小气鬼,要钱不要脸啊。


曹操明白了:前行后退都免不了这十五文铜钱,这两个差役也不愧挤钱的好手。本来就没打算往回走,不过想看看对方的反应而已,于是示意亲随交钱。


谁知两个收费员看见过路的犹豫,自己先沉不住气了:


“看你们这个小气样,一辈子也发不了财,不要凭据的话让你们三个五文,交十个铜子滚吧,再出门别骑着马充大爷,想省钱在自家炕头上趴着去,别出来丢人现眼!”


曹操却不省那五文钱,规规矩矩地让亲随交了十五个铜钱,并索要了收钱的凭据:十五根竹筹。


一路转悠到国都东平陵(今章丘龙山镇城子崖东)的国相府衙,竟然积攒了半马褡竹筹,这山东公路上的“三乱”名不虚传,收费站平均不到二十里一家,逢庙会两头都有,来去双交。


曹操现在已经确定自己新上任的三把火该先点哪一把了,就从这六百座城阳景王祠烧起!

十九官大一级屈死人


由于对曹操仗杀宦官蹇硕叔父的英雄事迹早有耳闻,十位县太爷人人都胸有成竹,各自有一套对付这新来上司的手段。


准备攀上一起吃过糠的有之;设计扯上一起同过窗的有之;编好一起扛过枪的有之;打算尽快一起嫖娼的有之。还有两位在朝里的根子硬点,根本就瞧不起这位战壕里爬出来的丘八,不就是杀了几个老农民吗?这祖上缺男根的老兄还能有几把刷子?先给他个下马威再说,掐瘪了你再塞点铜钱撑圆你,不信小羊不吃麦苗!


首次国相召集的联席办公会就在这种各怀鬼胎的气氛中开幕。


必不可少的官场寒暄已毕,十位县太爷静等国相发表就职演说。


曹操面色凝重,双手捧过国相大印,供在公案正中,趋步案前,正冠舒袖,跪了下来。


不用人教,十县令忙不迭地跟随着跪在曹操身后,个个心中暗骂:啥年代了?还捣鼓这一套,等破四旧时先破你曹操!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子金山
出版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定价2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汉代军事诏策奏疏研究

王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4

汉代武氏墓群石刻研究(修订本)

蒋英炬 吴文祺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29

死在路上也不錯

周榕榕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1] ¥25

教育路上的思与行

王一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在路上

张霖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歌写在路上

麦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6

《青春,在路上——首届全国大学生征文赛获奖作品选》

谭帆、杨建波、陈鑫、吴满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

菠萝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1

無糖也甜美

張海洋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3] ¥3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