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女人在北美的职场生涯《桑妮的职场》(小说)

2015-12-01作者:桑妮编辑:bookask 书问

20世纪90年代,北美IT业篷勃兴起,广招人马。桑妮,一个怀着孕的中国女人,拋弃了原来的专业,加入半路出家的改行大军,混入IT职场。她从一问三不知的初学者开始,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做到中层技术管理,其中遭遇过排跻与恐吓,经历过苛刻的客户与棘手的技术难题,更遇到精英的指教和伯乐的提拔。文中不但生动的介绍了一些技术问题的巧妙解决,更细致的描写了与上司、同事、部下以及客户的人际关系。


一 面试

我对着镜子拉了拉衣服,还不错,这身蓝白格的套装看着挺正式,穿着很舒服,而且上衣的下摆比较长,刚好遮掩住微微隆起的肚子。


这次面试来得很突然,我来不及准备,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所以根本不指望有什么结果,去看看热闹也好。


接待我的是个满脸微笑的中年女人,验明正身,她第一个问题我就没听懂:“VB还是C++ ?”

“啊?”这是我的反应。


她解释:“噢,我以为你知道。我们这有两个部门在招人,都要先通过考试才做下一步面试,要进开发部就考C++,要进服务部就考VB。你申请的是哪个部门?”


我愣了愣,实话实说:“我哪个部门都没申请,我以前的同事瑞克在这儿工作,他要了我的履历,又告诉我来面试,VB和C++我都不会。”


那个女人直挠头:“那,你会什么?”


“FORTRAN。”


“好,我去问问有没有FORTRAN考题,你等一下。”她跑了出去。


我知道不会有,她大概不懂,IT不用这玩意,我以前做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加工的软件,跟IT根本不搭边。


果然那女人很快跑了回来,笑眯眯地说:“我们没有FORTRAN考题,你的推荐特别好,不用考了,直接面试。跟我来。”


我知道,这一定是瑞克的功劳。我和瑞克一起工作了好几年,我是开发部经理,他是销售部经理,合作得很好。瑞克能说会道,以前卖过车,也做过房地产,推销软件业绩不错,听说IT业热门,就换了这么个工作,干了没几天就游说让我加盟,看来他已经把我成功地推销给这家公司了。后来我才知道,帮公司招来合适的雇员会有奖金鼓励。


我被介绍给服务部经理——精明强干的白人小伙子大卫,在他办公桌前坐下,我注意到桌上的大镜框里他和一位东方女子的合影。大卫介绍说:“我们这个部门很重要,每个客户买了我们的软件,我们都要去上门服务。我们公司的软件是Integration tool(集成工具),不能独立使用,一定要和客户的现有软件配套,每个客户拥有的软件不同,使用方式及要求也不同,所以没有我们这个部门,我们的产品等于零,可见我们有多重要。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问:“我刚知道进你这部门需要VB的经验,我没有,是不是要先学了VB才行?”


他倒好说话:“不用,我们的软件有自己的语言,不管是谁来了都要从头学起,我们会做培训。VB考试的目的是要把不懂编程的人筛选掉,你有多年的编程经验,而且是我不懂的语言,听起来挺难的,学我们的语言应该不成问题。”


这倒不错,我心说。


沉默片刻,大卫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孩子气地一笑:“我应该和你谈半小时,可你以前做的东西我不懂,我们现在做的东西你大概也不懂,我们还谈什么?”看我不知如何回答,他做了个鬼脸:“就算通过了吧。我带你去见我老板。”


刚出大卫办公室的门,远远看见楼道里一个秃顶、大肚子的胖男人走过来,大卫低说:“好,他在。”


“大肚子”看到我们便高声打招呼嘿,大卫,那是你太太吧?”


大卫一下子红了脸,尴尬地连连摆手:“不不不,她是来面试的,我们刚谈完,该你了。”


“大肚子”毫不在意地哈哈一笑:“哈,认错了。那就跟我来吧,我叫J。”


我坐在大肚子J的办公桌前,他自己歪着身子坐在桌子上,直觉告诉我,这是个不拘小节的人。

大肚子5开问:“知道你以前有不错的工作经验,我只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以前工作中最让你开心的是什么?”


嗯,这好答。我不假思索:“两条,一是工作效率,如果我能用很短的时间解决一个复杂问题,我会很开心;另一个是使客户满意,听客户反馈说我做的软件他们喜欢,那是我最高兴的事。”


“好!下一个问题:什么是你最不喜欢的事?”


我张嘴便答:“同事间不合作,钩心斗角,这是我最痛恨的。”


大肚子J击掌叫好:“好,太好了,你是我的同类,跟我去人事部。


我一下转不过弯来,跟着大肚子J来到人事部,听见他说:“给她开offer吧。”我才明白,我的面试已经通过了。


人事部有两个人,一个痩痩的黑男人,一个胖胖的白女人。那个黑男人显然是头头,用公事公办的口气说:“你的履历上有高学历、高职位,我们知道你很出色,面试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们愿意录用你。但是,你的学历和工作经历与IT无关,我们只能拿你当初学者对待。”然后他报了个起薪。


我稍稍愣了一下,没想到IT业的起薪这么低,但我很快说:“0K。”


这回轮到黑男人惊讶了:“你这就答应了?这可比你原来的薪水低多了。”


我突然醒悟,他等着我讨价还价。我向他解释:“我原来的薪水并不是一开始就那么高,随着我的经验不断增长才慢慢涨上来的。可那个行业在美国没有发展前途,我的职位和薪水已经到头了,不可能再涨。IT业前景很好,我不在意从头开始,但我希望你们能允许我发展得快点。”


黑男人似乎赞许地点点头,又问:“你现在就不想申请一个高些的职位吗?”


我说:“现在我什么都不会,要从头学起,而且我怀着孕,不久要休产假,还要延误一些时间……”


胖女人打断我的话:“你怀孕啦?什么时候预产期?”我意识到这是个关键问题,忙报上预产期,并小心地问:“我现在申请工作,是不是不合适?


胖女人笑道:“太好了,又添一个新婴儿。我数了,咱们公司要在八个月内生十个婴儿,刚才给你面试的J的儿子还不到三个月,还有你的老板大卫,他太太也怀孕了,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了,我三个星期前刚生了个女儿,正休产假,今天回来看看有什么事,刚好赶上给你做录用手续。你排第十一,销售部的咪咪预产期比你早一个星期。欢迎你加入我们。”


这番话说得我目瞪口呆,我知道这个公司只有五十几个雇员,八个月里十一个雇员添孩子,哇,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黑男人也向我伸出手来:“欢迎你加入,什么时候能开始上班?明天?


我一面和他们握手,一面问:“星期一开始好不好?我得去买几件衣服,以前上班的衣服都穿不了了。”


他俩都笑。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混进了IT业,开始了职场生涯的新篇章。




二 印度同事

工作的第一个星期参加培训,刚开始很不习惯,所有人满嘴 语,ODBC,SQL,WinHLLAPI,TCP/IP……好像没人讲英语,都像对暗号似的念字母,弄得我云山雾罩,觉得他们都很酷。一个星期的培训后,我也能对上几个暗号了,向老板大卫报到。


大卫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我们公司发展太快,办公室坐不下了,你先在楼道凑合一下,等有办公室了再换地方。”


楼道拐角被两块挡板隔出一个小格子间,里面满满当当塞进两张办公桌,一张是我的,另一张桌前坐了个身材小巧的印度女孩。大卫把我介绍给那女孩,就离开了。


女孩叫玛妮莎,一脸灿烂的笑,我刚坐稳她就开始滔滔不绝:“新来的?我来一个多月了,还在学。这是我第一次工作,还挺喜欢的,我先生是学计算机的,我在印度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然后随着先生来到这里。我跟我先生学会了VB,正好这招人。我先生计算机学得很棒,我不懂就问他……”


显然这是个性格开朗、待人热情的女孩子,我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在美国读书工作的经历告诉了她,包括想利用怀孕生孩子的时间为学些新知识而进入这家公司的打算,玛妮莎听了很惊讶:“你怀孕了呀?我也想要孩子,可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怀上,你看我脸上这么多痘痘,是不是有什么失调?”


以前的同事瑞克从楼道经过,来看过我几次,每次都听玛妮莎在和我说悄悄话,便开玩笑地说:“玛妮莎一个人坐在这憋了一个多月,现在有人做伴,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桑妮小心,你的耳朵别让她说掉了。”


玛妮莎毕竟比我早来一个多月,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已经掌握了,在她的帮助下,我开始一点点熟悉业务。因为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产品还在开发期,没有什么客户,我们服务部的雇员只是帮助质检部做些简单测试,同时尽量熟悉软件功能,为将来的客户服务做好准备。


虽说我以前也做软件,可隔行如隔山,几乎每一个新功能到我手里都不工作,要把所有能犯的错误都犯一遍才找到门路。好在当时没有什么具体要求,更没有期限,给了我大量时间把软件功能包括各种出错的信息都琢磨透。


我每天上班一边熟悉软件功能,一边和玛妮莎说说笑笑,日子过得简单愉快。


玛妮莎成了和我形影不离的好朋友,那时公司提供免费早餐,各种面包、甜点应有尽有,摆在厨房的台子上,一天吃到晚还是吃不完。我的胃口特别好,除了早晨去厨房拿一两样当早餐,有事没事也会去找点儿点心吃,每次玛妮莎都会和我一起去。时间长了,我的体重一天天增加,肚子渐渐隆起,玛妮莎小巧的身材也变得圆滚滚的。同事们见了我俩都笑:“桑妮一人吃两人的饭,肚子里的孩子眼看着长,玛妮莎你是不是也怀孕了?”


玛妮莎嘻嘻地笑:“没有,我是被桑妮传染了,和她一起变胖。”


因为坐在楼道里,来来往往的同事上下电梯,互相打招呼,各种声音都会传到我们的小格子间。这天电梯门一响,楼道里马上有人招呼道:“阿妞扎回来啦?你好吗?”听口音就知道,这是销售部经理,一个很有女人缘的希腊人。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答:“我好累啊。”


销售经理的声音:“你是为公司作贡献,我们大家都知道。”娇滴滴的声音:“我尽力了。”


玛妮莎回过头对我做了个鬼脸:“假惺惺。”


阿妞扎也是印度人,硕士一毕业就进了我们公司。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高挑的身材,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一头浓密的黑发瀑布一样一直垂到腰下。她本来在开发部,不知为什 么不满意那里的工作安排,最近调到了我们服务部,一下成了大明星,每次有重要客户要求上门服务,她都是第一人选,每次回来像英雄凯旋,头头们都非常喜欢她,可服务部的同事们并不服气。我倒觉得有她是件好事,这时的我已是大腹便便,行动迟缓,有人争着出差,我求之不得。


大卫领着阿妞扎来到我们的小格子间,问我:“桑妮,你有时间吗?阿妞扎今天一大早赶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她带回来的客户数据你帮着处理一下,好吗?”


“好啊。”我马上答应。


不一会儿,阿妞扎的E-mail到了,我试着用我们的软件去读那个文件,可总是出错,试了几次都不行。没办法,我向玛妮莎求救,可玛妮莎也读不出来。阿妞扎不在她的办公室,我只好找大卫想办法,大卫领着我来到销售经理的办公室,阿妞扎果然在,正兴致勃勃地讲她在飞机上的奇遇。


听说我读不出她带回的文件,阿妞扎一下瞪起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我跑那么远收集的数据,你怎么给弄坏了?”


我愣住了,真的是我给弄坏了?是不是我哪步有误操作? 还是大卫及时地解了我的围:“你E-mail给桑妮,原件应该还在你机器上,打开看看。”


阿妞扎很不情愿地回到她的办公桌,一边轻轻地摇着头,一边打开那个文件,那神色分明说:真笨,这点小事都做不成。可她的机器上也出现了那条我已经看过多次的错误信息:文件打不开!


阿妞扎也愣住了。


跟过来的销售经理问:“你在客户那儿读过这个文件吗?”


没有,我实在来不及……”阿妞扎一脸委屈。


“没事,没事。”销售经理忙安慰她,“打电话给那个客户,让他们重做一份,寄过来就是。”


这次事件后没多久,我的小儿子毛毛出生了。产假中,玛妮莎和她先生带着许多礼物来我家看望:“看,这些礼物是同事们凑钱给你买的,都是给毛毛的。还有这个玩具,是我和我先生买给豆豆的,他当哥哥了,应该奖励。”


我的许多朋友来探望时,都送来了给毛毛的礼物,豆豆难免有些失落。玛妮莎来看毛毛,还想到豆豆,这让我深深感动。


玛妮莎还带来了公司的最新消息:大卫不喜欢当官,已经回到开发部做产品设计师,阿妞扎被提拔为服务部经理。




三 遭受排挤

产假过后,我雇了住家保姆照顾孩子,打算全力以赴努力工作。回到公司向阿妞扎报到,她坐在大卫原来的办公室,很有点当官的派头:“你回来了,这很好,这段时间公司变化很大,产品功能也有很多改动,现在大家都很忙,有许多事情要做,你好几个星期没上班,赶快抓紧时间把落下的知识补上。”


补课,这是应该的,我没意见,阿妞扎居然给我时间补课,我很是感激。


很快,我掌握了最新版产品的使用,同时也对公司概况有了基本了解。软件的第一版本已经上市,虽然购买的客户不多,但感兴趣的客户多得排大队,而且都要求我们上门做产品演示,服务部的同事们走马灯似的轮着出差,玛妮莎也被派到附近的一家大学做POC,很少见面。


几天后我找到阿妞扎,告诉她我已经补好课,可以开始工作了,她答应有合适的课题就会找我,可等了两天才等来一个很简单的杂事,我两个小时就做好了。再问,又是几天后才被分配一个很小的课题。那段时间,我大部分时间无所事事,无聊透顶,看着同事们忙进忙出,不免心生羡慕,也为自己的处境不安。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找到阿妞扎,问她什么时候会给我安排真正的工作,她大眼睛一瞪:“你没看见我在忙吗?我哪有时间照顾你?”


这话说得好奇怪,我要求照顾了吗?我仅仅是要求像其他同事那样工作,难道不对吗?


瑞克悄悄告诉我:“知道吗?阿妞扎很怕你,你产假还没休完,她就找我打探过你,知道你学历经验都超过她,她是怕头头们知道你比她强,抢了她经理的位置。”


啊,还有这等事?!我该怎么办?看来,我不能对阿妞扎抱什么希望了,思来想去,我决定硬着头皮直接找CEO。


那天按照约定时间,我拿着自己的履历来到CEO办公室,CEO是个中年男人,据说以前开过软件公司,做得很成功,那个公司卖掉后又开了这个公司。他似乎很忙,耐着心听我讲了过去的工作经历,以及因为怀孩子申请了初学者职位的原因。我告诉他现在我已经基本掌握了产品知识,孩子也请了人照顾,我有精力也有能力接受更有挑战性的工作。CEO听完,问我:“那么你想做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公司有什么需求,我想请你根据我的经历为我安排更合适的工作。”


CEO说:“这样吧,我和阿妞扎商量一下,过两天再答复你。”


这话让我很失望,我知道他如果和阿妞扎商量,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果然几天后,CEO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现在有个新课题,有家很著名的医院系统买了我们的软件,并要我们做全部售后服务,阿妞扎将安排服务部的主要雇员参加这个课题,你是其中之一。这个课题很复杂,可能要做几个月,应该很有挑战性,希望你满意。”既然这样,我只好认可。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大客户,大肚子J这段时间全力以赴跑销售,终于赢得了这家医院系统的订单,最可喜的是,医院将与我们合作,为我们提供所有信息,课题做完,我们可以卖给其他医院系统。


为了鼓舞士气,CEO开着他那辆崭新的Jaguar车,分批带参加课题的同事们到市中心一家豪华餐厅吃午餐,并允诺课题结束后每人都会有大笔奖金。我和玛妮莎都在这个课题组,能在一起工作,我俩都很开心。


课题的第一步是根据客户的数据与要求做课题设计。我在以前的公司常做这类工作,一般来说要分析客户要求的普遍性与特殊性,使软件尽可能满足大多数客户的要求。可我们这次却对客户要求不加分析,直接把数据写进程序,我不得不指出这样做的弊端:这会给将来软件的使用留下后患。阿妞扎很生气,告诉我因为时间紧,只有Hardcode (硬编码)客户要求才能按时完成任务。我俩争执不下。


这时刚好赶上雇员评定,阿妞扎在我的评定上写:对产品学习不够,技术能力有待提高。我问她能不能给出实例,到底哪部分学得不够。阿妞扎说了个产品功能的名称,我果然没听说过,只好在评定书上签了字。


想不到评定后,阿妞扎告诉我,她和CEO商量决定,我不适合参加这个课题组,把我调到她手下的Tech Support(技术支持)组,成为二线队员。玛妮莎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因为那个功能她也不知道,而且她悄悄问了课题组其他同事,竟没有人知道。后来她从开发部一个印度小伙子那里打听到实情:那个功能是阿妞扎在开发部时负责的课题,因为做得不好被停用。正是这个原因,阿妞扎非常恼火,找到头头们诉苦,这才被调到服务部。想不到她竟用这个被枪毙了的功能给我做鉴定。


我本想再找CEO谈谈,但我查了有关CEO的网上介绍,发现他以前做的软件产品竟是计算机下棋,原来他做IT和我一样是外行,而做工业软件,说不定他还不如我。也许这个公司不适合我,我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VB和C++,打算重新找工作。




四 被卖

公司里的同事们议论纷纷:听说了吗?咱们公司在找买主,有大公司对咱们感兴趣呢。高层的头头们常常关起门来,神秘兮兮地开着开不完的会议,听到雇员的议论也未置可否。我想:这CEO以前就卖过公司,也许他做的就是开公司、卖公司的生意。


这时我在技术支持组工作,负责解答技术问题,接接电话,答答E-mail,没有指标,没有期限。提问题的有些是我们自己的同事,上门服务遇到了问题需要解答,还有几个客户在试用我们的软件,课题做不出来会向我们请教。原来组里只有两名雇员, 一个是我的老同事瑞克,另一个是个很聪明的白人小伙子W。


到这个组的第一天,我把他们以前回答过的问题读了一遍, W似乎很在行,好像客户的问题他都懂,包括许多我不懂的问题,可他给出的答案大部分是引经据典,告诉人家为什么我们的软件不可能工作。


瑞克本是个能说会道的销售能手,可干技术工作脑子一团糨糊,他悄悄地把W的答案编辑成文件,如果有类似问题,他就照搬,文件中没有的答案他就到网上去找,不管找到什么,他都抄给人家,很多时候答非所问,他竟浑然不知。


W对我很通融,让我自己选能答的问题去答,答不出来的留给他,瑞克也悄悄把他抄来的答案给了我一份。还好,日常问题有一多半属于用户使用不当而出错,这样的问题我能对付,但我还是把答案copy给W和瑞克,万一答错了他们也好改正。慢慢地我有了几个固定的用户,有了问题会直接找我。有个用户特地问我:“你好像对这些错误信息很熟悉,怎么一下就知道我哪步做错了呢?”


我毫不隐瞒地告诉他老实说,你犯的这些错误我全犯过,我比你犯过的错误多多了,呵呵。”


那个用户告诉我:“知道我为什么有了问题就找你吗?你帮我解决了问题,还让我觉得挺舒服。以前他们给我的答案,要么答非所问,要么讲些我不懂的高深道理,又不好意思再问,让我觉得自己特别傻。”


那天突然接到通知,对我们感兴趣的那家大公司的老总来了,要和大家见面。还不到预定时间我跟着瑞克来到会场,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我们只好站在最后。不一会儿,那位老总来了,是位个头不高的中年人。我以为他会说些很高兴见到大家这类的场面话,没想到他一张嘴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如果你不知道我是谁,你就麻烦了。”


这话让我们一振,整个会场鸦雀无声。那老总讲了他的公司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同时指出我们的产品花里胡哨的东西很多,关键功能却做得不扎实。


我们都觉得很扫兴,大肚子J出来打圆场:“其实我们都很努力,对产品质量也做了检测把关,应该还不错……”


“狗屁!”老总一声吼,大肚子J立刻吓得闭了嘴,我们也都面面相觑。老总训斥道:“你说不错有什么用!要客户说好才算数。你们应该成立个SWAT(特警队激死队)团队,找几个重要客户,哪怕软件白送,去帮他们把课题做好,遇到问题赶快解决,这几家客户把你们的产品放到生产中去用,没问题了,才能证明你们的产品质量过关。”老总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我心里为那老总叫好:有气魄!工业软件就该这样做。


这次会后,公司马上成立了个SWAT,大肚子J任队长,销售部的老F和市场部的小A是队员,负责联系客户,所有技术人员都被要求配合他们行动。他们第一步要联系重点客户,大肚子J一马当先。后来公司会议上,大肚子J给我们讲了他走访客户的经历,有一次他和客户约好登门拜访,可到了机场才知道,客户所在城市气候恶劣,飞机不能起飞降落,航空公司让所有乘客耐心等待。大肚子J不愿等,便改换航班飞到离客户两小时外的另一个城市,然后租了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一路上收音机里一再传来警报,龙卷风正在这个地区横行,让大家找地方躲避。这时气候极其恶劣,风雨交加,电闪雷鸣,高速公路上看不到一辆车。大肚子J硬是咬着牙一路狂奔,按时到达会场。客户见到他很是惊讶,深为他这种不要命的做法所感动,很快答应配合我们测试修改软件。


听到大肚子J的讲述,我也惊讶得目瞪口呆,以前我也接触过敬业的同事,但敬业到不要命的地步还是第一次听说,龙卷风啊,真碰上就没命了。当初听到公司老总用SWAT这个词,我还觉得挺奇怪,软件公司,又不用冲锋陷阵。这时才知道!T业也可以有敢死队,而且大肚子J这个敢死队队长真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我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第一批重点客户订下来了,大肚子J—次次往我们组跑,催着我们解答那些客户的问题。开始我们三个谁有空他就抓谁,后来W和瑞克都想办法躲他,他的问题慢慢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我感到大肚子J的确是在为客户着想,他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让我非常佩服,当有些问题我无从下手时,他的一个提示会给我很大启发,尽管他不懂产品细节。我尽自己的最大努力配合他,有些问题找不到直接解决办法,我也会想办法帮客户绕过去,当然这也意味着我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常常加班加点。大肚子J对我的努力十分赞赏,我也趁机提出要求:“把我调到你的组里吧,跟你干活很痛快。”后半句话我没说#跟阿妞扎干活真憋气。


大肚子J听了我的请求很高兴:“你愿意给我干?那太好了。我也觉得和你做事很痛快,你知道我们的共性是什么?我们都是“问题解决者”,当初给你面试我就知道我们是同类。我现在没有名额,你耐心点,我会努力找机会要个名额,把你调过来。”


尽管还没有任何用户把我们的软件投入生产,但我们的努力使那家大公司看到了希望,他们终于决定买下我们这个小公司。随之而来的却是各种评定,大公司派来了不少头头脑脑接管各部门,并对每个雇员品头论足,凡是不符合大公司要求的雇员全被裁员,几乎每个部门都有几个。我们组被裁的是W,这让我觉得很奇怪,他是组里懂得最多的,为什么裁他?后来问了大肚子J,才知道W散布了过多负面言论,头头们嫌他污染空气。最让我惊讶的是CEO也被裁,他卖公司得了几百万美元的报酬,想要的职位却没有得到。服务部那个医院系统的课题没有通过评估,需要推翻重做,阿妞扎被降职为项目经理。而大肚子J因为帮助客户有功,成为公司技术总监R的直接下属,可谓一步登天。R是当年公司四个发起人之一,现在是公司的大脑,所有技术人员包括CTO(首席技术官)都归他管。


一个个消息让我们震惊,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已经有人宣布我们正式成为大公司的雇员,被邀请参加公司年会。我和同事们一样激动不已,大家在公司会齐,热热闹闹登上大巴去机场。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桑妮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桑妮的职场

桑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职场竞争力-一位企业中层管理人员的职场感悟

李发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3

赢在挫折后——职场精英应对困境之道

杜慕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7

海漂——一个“青椒”的追梦之旅

王善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8

一个梦一个家

中共沈阳市和平区委员会, 组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5

无颜的女人

朴一, 著
辽宁民族出版社[2016] ¥11

驼背上的阿拉伯女人

华文出版社[2015] ¥22

很灵很灵的老偏方:112个女人健康美丽小编方

张新成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3] ¥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