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高能剧透《长安三怪探》同名小说连载3抢先看!

2015-12-07作者:独孤门下编辑:bookask 书问

巨资改编同名古装悬疑剧《长安三怪探》震撼来袭,陈浩民 秋瓷炫 袁文康 林子聪 莫小棋  联袂主演,2015年12月5日,江苏卫视、湖北卫视开启探案之旅。



奢靡晚唐,浮华长安,生死之场,三人成行,生亦苦多,不如探案


接连载2


方驼子还不死心。“喂,你真不考虑下?千面佛埋身的地方换你帮老熟人个忙?”


独孤仲平略微沉吟,然后道:“这个嘛……”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狱卒急匆匆地跑过来,道:“独孤先生,有部里的司官来巡查,马上就到二道门了!”


独孤仲平闻言有些错愕,问道:“来的是哪个司的?”


“比部司呗,还能是哪个?”比部司是刑部所属四司之一,主管各部门的审计工作,经常会到各处巡查稽核,虽说不是大牢的直接管理,但其影响极大,随便一两句话,都会叫相关人员吃不了兜着走。



狱卒口气十分焦急,对独孤仲平的态度却还颇为尊敬。“您快把我这身替换的衣裳穿上吧!”狱卒边说边拿出一套叠得很整齐的狱卒衣服,“要是让上头发现我私自放您进来和犯人见面可不得了!”


独孤仲平低头看了一眼那狱卒的行头,这行头洗得干干净净,叠得很整齐,又看了看一脸焦急的狱卒,但见这狱卒身上的衣服却是又皱又脏。


独孤仲平道:“他们是常往这牢里走动的,我的脸生,穿上这个,人家见了一样会怀疑。”


狱卒一脸苦相,焦虑不堪。“那怎么办?您快想个法子啊!”


独孤仲平眼珠一转,反而从容地在凳子上又坐了下来,冲栅栏后的方驼子一努嘴:“把手给我。”


方驼子看了独孤仲平一眼,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伸出手的同时,低头弯腰,作腹痛状,并哼哼起来。独孤仲平按住他的脉,作诊脉状。



方驼子凑近栅栏一些,兴奋地说:“嘿!这是个机会,一会儿我就装作病得很厉害,你说需要让我躺下才能给我诊脉,他们会进来把这些讨厌的玩意儿打开,你跟进来,假装给我查病,然后我就一把抓住你,吓唬他们说要杀了你,我们就可以直接从这大牢里走出去了。”


独孤仲平微微讪笑。“这样你只能走到二道门,二道门外的广场,四面都是弓箭手,他们会射死你的。”


“我早想过了,二道门边有个拐弯,我们躲在那儿,刑部的傻瓜被我们当面跑了,一定脱不了干系,会追过来,我们就在那拐弯处再来他一下,两个司官在手,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我们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独孤仲平问道:“你真想这么干?”


方驼子使劲地点点头。就在这时,狱卒已经引着两位刑部司官沿走廊而来,身后还有另两位狱卒相陪。独孤仲平冲方驼子眨了下眼睛,方驼子开始夸张地呻吟起来。


众人来到独孤仲平跟前。为首的刑部司官见方驼子一脸痛苦状,板着脸打起官腔:“方驼子病了?”



狱卒急忙应着:“是啊,一早上起来就喊肚子疼,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们就请了位郎中来看看。”


“这位郎中我怎么没见过?”


“这位独孤先生是新近才来长安行医的。”


独孤仲平冲两位司官点点头。方驼子急忙呻吟得更高声些。独孤仲平脸色骤变,说道:“不好,脉弦暴起暴落,定是脏腑出血,必须马上平躺,用针法止血,不然……”独孤仲平说着摇摇头。


刑部司官见状,脸色也变了。“那—— 那赶快,方驼子是要犯,绝不能死。”


狱卒惊慌地摸钥匙开牢门,众人冲进去。狱卒又替方驼子打开拴住四肢的铁索,将他放平。方驼子边继续呻吟,边摸下了发簪,脸上划过一丝得意。只待独孤仲平俯下身来,就可实施他刚才设计好的双簧戏。谁知独孤仲平顽皮地冲他眨一下眼,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哎哟,不好,定是早晨吃的那三个羊肉大包子不干净,我—— 我得方便一下。狱官,茅厕在哪儿?快领我去。”


独孤仲平说着拉起狱卒的手就朝外走。方驼子又惊又怒,却说不出什么,只得狠狠地瞪了独孤仲平几眼,独孤仲平只当没看见。


独孤仲平对司官及另两个狱卒道:“你们先按住他,我马上回来给他施针法,他要是痛得厉害,你们就照他肚子上狠狠地踢。”


刑部司官一脸惊讶。“什么?”


“没关系,紧急情况,这样止血是最好的办法。”


独孤仲平说着,又冲方驼子眨了下眼睛,偷偷坏笑着拉着狱卒跑开。直到过了走廊拐角,独孤仲平才放慢了脚步,嘿嘿笑起来。与此同时,方驼子的惨叫声也传了过来。


“哎哟!哎哟!别踢了,我肚子不疼了。哎哟!”


独孤仲平和狱卒相视一笑。狱卒谄媚地凑近些,正待要再说些甜乎话,独孤仲平突然把脸一绷,说:“你想加钱?”



狱卒一愣,赶紧一脸堆笑,摇头道:“独孤先生这说的哪里话,小的哪有这个意思?”


“是吗?”独孤仲平一脸漫不经心的神情,“想加钱就直说,何必故意挑一个司官们来巡查的日子?终究是担风险的事,也不怕把你这小心肝吓破了?”


狱卒顿时一脸窘色,嘴上还兀自辩解道:“这司官老爷们说来就来,我怎么会知道……”


“你当然知道司官们会今天来!”独孤仲平注视着狱卒,神色严厉,“你看,你自己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皱,给我准备的却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而且他们刚到二道门你就捧着出

来,你对我可真是不错啊!


狱卒一时语塞,想了想,急忙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 独孤先生,不瞒您说,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家老娘病了,急等钱用,我只好这样……”


狱卒边说边可怜巴巴看着独孤仲平,没想到对方这时突然笑了。


“急等钱用的确实是你家女人,不过不是你的老娘,而是你的两房美眷都在等着你拿钱出来把事情摆平吧?”



“啊?”狱卒手里的钥匙串一下子掉在地上,惊讶得声调都变了,“您怎么知道的?”


“你看看你自己,不都写在你脸上了吗?眼角被抓破了,一看就是指甲划的!”


正弯腰捡钥匙的狱卒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脸,独孤仲平看在眼中,却不动声色。


“男人打架肯定就动拳头了,所以抓你的是女人。什么女人敢这么放肆?当然是你的大老婆了。为什么事呢?就是为了这个……”独孤仲平指了指狱卒的脖子,“这可是一张樱桃小口留下的痕迹,颜色那么深,显然是刚刚亲热过,这不是你大老婆留下的,她不可能刚亲热完了就抓你,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看到了这个,确定了你在外面又养了一房,所以才……”


独孤仲平故意不再往下说,狱卒已经尴尬地低下头,喃喃道:“独孤先生,我……”


独孤仲平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摸出一串铜钱放进狱卒手里,道:“其实你何必多此一举?只要稍微琢磨一下我是什么人,你完全可以直接朝我张口。”




狱卒赶忙朝独孤仲平作揖。“谢谢独孤先生,您真厉害,别人想什么您都能猜到。”


一直一副好整以暇模样的独孤仲平听了这话却不禁露出有些茫然若失之色,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什么有用的本事,麻烦太多了!”见狱卒一脸不解地看着他,独孤仲平再次叹了口气,“方驼子在牢里吃了不少苦头,今天过年,你替我好好照顾照顾他。”


狱卒连忙点头,道:“您放心吧,保管好酒好菜伺候着。”


独孤仲平轻轻拍了下狱卒的肩膀,突然一种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剧烈头痛从后脑直冲上来,他几乎站立不住,急忙一把拉住了狱卒。


狱卒连忙扶住他,关切地问道:“怎么了?独孤先生?”独孤仲平嘲讽地笑笑,他不想和狱卒解释什么,这个普通的狱卒怎么能懂得自己头疼病的来由和奥秘呢?多年来,他既为这头疼烦恼痛苦,又不得不依仗这个特殊的本事。每当他正着手的案子没有头绪的时候,他就不得不怀着不安,期待这个头疼时刻的到来,因为只要头剧烈地痛起来,他就能豁然间对凶犯作恶的思路有十分清晰的洞见,就好像能看到对手的心一样。这个特异的本事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拥有的,也许就是从那仿若死去之后从头再活的时刻?他为什么对罪恶有这么优秀的直觉?这直觉的来临又为什么会让他头痛欲裂?答案只能是—— 他对罪恶太熟悉了,甚至根本就曾身陷罪恶之中!



就如现在,在大年三十,手头没有案子的时刻,他却会突然头痛起来。这只能是和方驼子,和他们刚才提到的千面佛的坟以及他和方驼子无限丰富的过去有关。又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他脸色惨白。狱卒手足无措地看着,刚才还镇定自若揭穿自己小把戏的独孤仲平,此刻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痛苦。


“没事,我去吃点药就好了。”独孤仲平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狱卒说。


独孤仲平匆匆出了刑部大狱,直奔最近的一处小酒馆,那里,有治他头痛的特效药。他不是把酗酒作为一种潇洒外套穿在身上的人,他对杯中物并无感情,也不靠那玩意寻找灵感,恰恰相反,他不得不靠酒来缓解灵感太多所带来的痛苦。在头不疼的时候他从不乱吃药,因为他怕药失灵。


这是他的宿命,酒就是他的药。他永不会喝醉,也就没有了借酒浇愁的权力。


未完待续……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高能粒子与原子核相互作用的核效应

宋丽华 段春贵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1

中日神鬼志怪套装(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5

国外神鬼志怪必读套装《惊奇与怪异》《夜窗鬼谈》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45

大象学校:注音全彩美绘. 怪怪国奇遇

迟慧,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树怪巴克夏(国内大奖书系)

郑允钦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8

新兴电子商务——安全体系与电子认证技术

荆继武,王平建,高能,向继,林璟锵, 刘宗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47

小屁孩日记. 三年级搞怪多

黄宇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6

小屁孩日记·三年级怪事多

黄宇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2]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