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反犹的真正原因

2015-12-08作者:贺雄飞,编辑:carol

关于希特勒反犹的真正原因,几十年来一直是历史学家们争论的话题。


有的人认为,希特勒的祖父可能是犹太人,希特勒的父亲是他的祖父和其女仆的私生子,因而希特勒有四分之一的犹太血统。希特勒由于仇视自己的出身,因而也就仇视犹太人。


有的人说,希特勒曾爱上一个金发女子,但后来被一个犹太青年抢走,因而希特勒仇视犹太人。还有人说,希特勒曾同一个犹太妓女鬼混而染上性病,造成了希特勒终生再不能过性生活,因而希特勒憎恨犹太人。


有的人认为希特勒反犹的根源在于其“变态心理”,这种心理有一种说不清的虐待和屠杀欲望。


还有人认为,希特勒反犹可能是出于一种“性嫉妒”。因为《我的奋斗》里说“成百上千个姑娘被可恶的罗圈腿犹太杂种引诱的梦魇感觉”,这正说明了希特勒有一种“性嫉妒”的心理。


说法还不止这些,但大多不能自圆其说,有捕风捉影之嫌。倘若我们仔细研究一下希特勒,不难窥出希特勒反犹的真正原因:

其一,宗教倾向和种族主义是希特勒反犹的思想根源。

在希特勒流浪维也纳的时候,希特勒曾阅读过大量的宗教著作,他相信张伯伦所说的:耶稣不是犹太人,犹太人就是出卖耶稣的那个犹大的后裔,因而犹太人是一个罪恶的民族。世界性的反犹原因大多缘于此。


在《我的奋斗》里,希特勒大肆宣扬其种族优劣论。“所有的文明都起源于白种人”,在各个人种中“白种人最高贵”,而“雅利安人又是白种人当中最高贵的人种”。“犹太人始终只是其他民族身上的寄生虫……像一种有害的芽孢杆菌那样扩散着……他在哪儿出现,被寄居的民族或迟或早就会死去”,因而,犹太人“必须从地球上消失”。


“一切有机生命的自由竞争,优胜劣汰,弱肉强食,是大自然的原则和铁的规律”,而犹太民族是“劣等民族”。总之,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大肆渲染可怕的“生存空间论”和“种族优劣论”;发泄对犹太人、民主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刻骨仇恨。正是在该书的思想指导下,德国走上了穷兵黩武和滥杀无辜(主要是犹太人)的道路。


纳粹分子的宣传布告

在1936年纽伦堡出版的画书上,纳粹分子的宣传引起了人们对犹太人的普遍敌意


据历史学家统计,《我的奋斗》一书从1933年至二战结束,一直主宰着纳粹德国的政治。经统计,其书中的每一个字意味着125人丧失生命;每一章,意味着120万人死亡。


其二,反马克思主义是希特勒反犹的政治原因。

由于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对种族主义的彻底否认,希特勒把马克思主义视为洪水猛兽。在《我的奋斗》里,希特勒认为犹太人利用马克思主义学说“毒害德意志民族的灵魂”,把民族划分为阶级,控制马克思主义政党和工会搞阶级斗争,“破坏民族经济”,“又掌握共济会、知识界、新闻报刊,宣传国际主义、和平主义、人道主义”。因此,若不“肃清马克思主义”,德国就不能重新崛起。此外,希特勒还大肆宣扬“共产主义的威胁”。他说,“犹太人利用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世界,现在又利用工人反对资产阶级”,指望在工人的生存斗争中找到“一条建立犹太人自己统治的道路”,世界面临着“马克思主义征服浪潮的胜利进军”。封建君主抵抗不了,威廉二世就成了“第一个跟马克思主义的领袖们握手言和的德国皇帝”,结果社会民主党搞了十一月革命,“在德国背上捅了一匕首”,导致德国的崩溃。


“犹太人斗争的最终目的不仅力图在经济上奴役世界,而且力图在政治上奴役世界。当犹太人借助他的马克思理论战胜世界各国人民的时候,犹太人的王冠便是人类死亡的十字架……”


有趣的是,希特勒痛恨的两种东西,“犹太人”和“马克思主义”现在奇妙地结合在一起了。因为不仅马克思本人是犹太人,而且许多革命家也是犹太人,海涅、拉萨尔、伯恩斯坦、卢森堡等,这些人都是革命的急先锋;而十月革命后,苏联的布尔什维克党建立了革命政权,其中的大部分领导人也都是犹太人:托洛茨基、斯维尔德洛夫、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拉狄克、明仁斯基等,苏共政治局常委24人中,一度有16人是犹太人。犹太人在俄国的政治地位震动了欧洲的资产阶级,希特勒称之为“犹太—布尔什维克主义”。此外,德国十一月革命后成立的人民代表委员会的6名委员中有2名是犹太人;巴伐利亚革命的主要领导人埃斯奈尔、列威纳、托勒尔等都是犹太人;德国历史上有名的《魏玛宪法》也是由犹太人普鲁斯和拉铁诺起草的;匈牙利家喻户晓的革命领袖贝拉·库恩也是犹太人,在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的32 名委员中,犹太人占25 名。这样,犹太人便成了马克思主义的代名词,要想铲除马克思主义,首先必须消灭犹太人。



其三,经济“雅利安化”和军事化是希特勒反犹的经济原因。

19世纪以来,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迅速发展,犹太商人成了资本主义的代表。犹太人几乎垄断了欧洲的新闻、医疗、金融、法律和教育等行业,这使当时支持纳粹党的垄断资产阶级对犹太商人非常痛恨,千方百计想取而代之。希特勒为了迎合这些为自己上台立过汗马功劳的中产阶级的利益,自然也会采取排犹政策,同时又可以大量掠夺犹太人的资产,为自己称霸全球的战争野心打好经济基础。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列举了犹太人的罪状:犹太人掌握着“国际金融资本”,是“嗜血犹太人”和“交易所强盗”,“犹太人是彻底摧毁德意志帝国的最大煽动者。世界上对德国的攻击,其炮制者都是犹太人”。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犹太人开展“反对德意志重工业的持久战争”,“使德国经济国际化”,同时又“使英法犹太化”,煽动英法同德国打仗。总之,犹太人是德国“外部的敌人”。


纳粹党核心权力集团中的长幼尊卑可以由勋章来标明。


基于上述原因,希特勒掀起了经济“雅利安”运动,大量掠夺犹太人的财产,即使为德国兴旺作过重大贡献的罗斯柴尔德和温曼斯财团,也没能逃脱被掠夺财产的“雅利安化”的命运。仅1938年11月的“水晶之夜”,犹太人就被掠夺了10亿马克,这个数字相当于1938-1939年德国预算年度国民收入的1/82。


此外,希特勒为了控制德国周围的西班牙、匈牙利、奥地利、波兰和罗马尼亚等国家,还建立起了欧洲的统一反犹阵线,这是希特勒反犹的国际原因。因为只有犹太人是日耳曼人的竞争对手,要想称霸欧洲、称霸世界,只有将犹太人彻底消灭。于是他导演了整个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一场大悲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贺雄飞
出版世界知识出版社
定价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