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巷新街——巅峰作文竞赛一等奖文章

2015-12-10作者:楚才竞赛委员会写编辑:灯塔之光


老巷,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对于曾经生活在其中的人来说,那里一定埋藏着许多弥足珍贵的东西。而如今随着城市建设速度的不断加快,许多从前的老房区都已不复存在。本文作者讲述了自己与一位开“麻木”的师傅在老巷变迁前后的接触经历,在怀念老巷,慨叹世事变迁的同时,也描绘出了在底层生存的普通人的无奈与凄凉。文章描写细腻,在平凡之中打动人心,耐人寻味……

      

九十年代的时候,这条小巷还是记忆中颓废的样子:红里泛青的旧砖稀稀落落,遮掩不住各家小院晒出的大花被子,爬在沿角两边乱七八糟的土气野花,偶尔冒出几株睡眼惺忪的草也是完全不着调的,就连本是晴朗浅蓝的天盖子也被不断伸出的瘦骨嶙峋的树杈分割得七零八落。

【描写细腻生动。这是记忆中颓废的小巷。】


 

我儿时的记忆大概全都寄托在那不满十米的小径上,总宽度只容得下两辆自行车掠过,走得急了也有可能迎面撞上邻居家熟悉的面孔。而年少的我每天都会叼着油条迎着第一束阳光从巷子跑过,身后可能飘荡着祖母急切的叫喊:“莫摔了!要你起早你非要紧睡是么搞的哟!”声音顺着狭窄的老巷散发开来。

【动词频频出彩。这是记忆中狭窄的老巷。】


 

如果赶不上班车,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搭“麻木”去。那是一种比较古老的运输工具,是用老式的摩托改装而成,现在大抵都用电瓶车了。

通常总有几辆麻木守在巷口,来来往往都是些熟客,有时候搭车是该给个一块两块的,只是认识了,熟了,还递上钱,他们倒不耐烦了:“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去买些糖吃!”他们的手总是有些厚厚的茧,不过拍在头顶的温度和弧度总是令人安心。


 

那些麻木们总爱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他们穿着墨绿色的外褂,有的左手还勾着根快没火星的烟头,时不时吸上一口,亮闪闪的火星子好像向上跑个几步就会烧到嘴皮子上。他们说话总带着些笑意,虽然有时候也骂几句,但大多数情况都是侃侃大山。

【这几段为麻木群体画像。麻木聚在巷口,是老巷的一大特色。】

他们中总有一个汉子沉默着不太接话,只是时不时点点头应付几下。他的左手总是缩在一个棕色的手套里,背佝倭着,远看像一块深色的石头。


 

我通常不会去乘他的麻木,沉默寡言的人在我看来总有些阴翳,这当然是不好的。我也好奇地去问过其他的麻木们,得到的回答大抵都是:“他啊,乡镇上来的,听说是送儿子读书,生活太苦了,出来找活干,喏”我顺着别人的目光看过去,是他深蓝的车盖子和刮花了的防风玻璃,“连家伙都是借的人家的。”

我没作声,如果我张开嘴也是徒劳。

【这几段为麻木个体画像,集中表现一个沉默寡言的汉子。】


 

2000年的时候,小巷被划进了拆迁的范围,乒乒乓乓搬走了好多人。小巷斑驳的墙壁旁边再也看不到俗气的被套和枯黄的树杈了,它们都被搬走的邻居们带往了远方。巷子口也很难再发现麻木们凑在一起的身影,他们相继离去,只留下那个沉默的汉子固执地驻扎着。

老巷的砖瓦在某个雨夜里突然分崩离析,第二日我踏上那些碎砖的时候也没能再嗅到熟悉的、令人厌恶的、烦闷的、带有我童年时光的气味,围起来的路豁然开朗,我才发现老巷原来是这么大的一块地方。

而我没能看到那“棕手套”的身影。

【老巷以及沉默汉子的消失,字里行间透露着复杂的情感。】


 

新街在短短的几年里迅速崛起,我再去看老巷的时候,它已不复存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拔地而起,踩着五寸高跟的摩登女郎和西装革履的公务员川流不息地涌过,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把湛蓝的天空染得不成样子。

【转写新街,寥寥几笔就表现出新街的繁华与时尚。】


 

我意外地发现了那汉子,他蹲在拐角的消防箱旁,嘴唇抿成一条线。我犹豫着要不要上前与他攀谈,他却兀自向我招手了。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

“没有做麻木了,在这里等工作呢,小姑娘。”

“你的儿子呢?”

“他啊,在很远的地方。”

“没有读书了吗?”

“哈……谁跟你说他读书了?我们这些乡下来的当然是来打工的。”


 

“他以前是做什么的?”

“泥工呗……喏,这新街可是他一块一块砖砌出来的。”他的眼神有些自豪。

“好厉害!”我感叹了一句,“那他为什么不留在这里呢,不是很好吗?”

那汉子沉默了,没有再说一句话,我以为他不愿说话,正看向他时,他却把左手伸了过来。

那只手再普通不过,手背上血管突起,骨节有些粗,皮肤黝黑,关节处有些擦伤。

【描写手背,写出这个人物的遭遇和艰辛。】

当他把手套全部褪下的时候,我愣住了。

那只手,没有手指。

“你看,如果我在那个雨夜拉住了他的话,他现在就能好好地站在你的面前了。”

他提到他的儿子了吗?我想说什么,喉咙却发痛出不了声。

【以人物对话和动作描写为主,表现当年开麻木的汉子的命运和痛苦。】


 

我从新街出来的时候,天空亮得有些泛青。我向两边望,看见忙碌的人群。新街繁华忙碌得像是另一个地方,而我的老巷呢?

回家我说起这件事,祖母抚摸着我的脸颊说:“你长大就懂了,有的事情是无法说出为什么的,也无能为力去面对的。”

可我并不想懂。


 

不过十几年的光景,当我再次回到“小巷”的时候,它已成为了摩天大楼,电梯的机械声和空旷的石板路成为唯一的风景。

人群密集又再次散开,那些有关老巷的故事,都随着风一起,回到了过去。我伸手想抓住什么都是徒劳,我张了嘴却无法发出声音,想要做点什么也觉得多余。



风,请你温柔地拥抱我吧!


【结尾部分既有眷恋,又有期待,语言富有诗意,给人以回味遐想的无限空间。】

作者系武汉市第十七中学高三学生

辅导老师:王凤

 


1. 精彩的场景描写:面对这样的命题,文章总要有一些场景的描写,而且要力求出彩,作者笔下的“老巷”“麻木”“新街”等场景描写都令人难忘。

2. 有深度的人物刻画:作者着力表现了一个人物——“棕手套”,对这个人物,既有外貌描写,又有心灵刻画,让我们看到在物质世界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的思想和命运。

3. 形象贴切的动词运用:在作者笔下,自行车的“掠过”,吃油条的“叼着”,霓虹灯把湛蓝的天空“染”得不成样子,这些动词准确生动,恰到好处。


要想写出好作文,就必须关注现实,感悟生活,不仅有写作材料的储备,而且还有写作情感的储备,要能够通过生动优美的语言来描述生活中的故事和人物,抒写自己内心的情感,表达对现实人生独特的认识与感受。 (佘天泽)

 

 

策划:武汉新天地人图书有限公司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楚才竞赛委员会
出版武汉大学出版社
定价2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文章学通论

任遂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2

美国大学入学申请文章写作及例文欣赏

陈方、任爱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2

转折---眺望IT巅峰

谢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5

转折——眺望IT巅峰

谢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7

大学数学竞赛指导

国防科技大学大学数学竞赛指导组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3

新思维作文55课——会说话就会写作文

刘殿学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8

算法竞赛入门经典—习题与解答

陈锋,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8

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辅导指南(第2版)

张天德、窦慧、崔玉泉、王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8

C语言程序设计——零基础ACM/ICPC竞赛实战指南

王建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