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拉黑,除了淘宝帐号

2015-12-21作者:顾曲编辑:管志慧

有这么一群年轻人,他们将一个地方住成了传说,那个地方叫作拉萨。


我对拉萨其实没什么好感,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差点没死在突然压至的暴风雪中,好不容易从雪山中撤退出来,当晚就头疼欲裂,凌晨三点挣扎着从床上滚落,一步三喘地挨到大门边,用最后的力气一层层地推开大门,清冽的空气救下我一条命,可紧接着就感冒了,至此留下病根,一上海拔三千米,必定凌晨醒来,而且一定是头疼到想要转世投胎。


我就是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寂静世界里碰到川北,我裹一件大棉妖,虚弱地拉开大门,蹲在客栈院子的角落里,低头大口喘气, 喘了十几分钟后猛然醒觉有人在唱歌。单调的吉他声,配着轻而断续的沙哑嗓音,在黎明前最幽暗的天空下,在冰冷刺骨的拉萨某破落的院子里,轻轻吟唱。


就这样认识川北,就像所有在拉萨飘荡的年轻人一样,川北也是一人身兼数职,他是高山探险领队、酒吧驻场歌手以及客栈合伙人。我入住的这家客栈就是他和党羽、阿莱一起开的,他们三个人 那时候在拉萨开着两家客栈、一家酒吧,忙得脚不沾地,客栈里通常只剩下房客们自给自足,所以一般我晃悠的时候他们都在睡觉,而等我睡觉的时候,他们两眼湛湛发光,四处游荡。


这一天我夜半爬去院子里吸氧,正好碰到川北夜半失恋吟唱。


就像所有浪迹天涯的年轻人,川北是个穷光蛋,虽然又是开客栈又是开酒吧,但都是入不敷出,客栈的位置有些偏僻,抬头就见一堆堆的雪山包,远离市中心,生意并不好。他每晚在酒吧唱歌,赚的钱就是第二天的饭钱酒钱,他带队上雪山,所得刚好支付日常生活用度,他的生活容纳不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


娇滴滴的女人偶尔背起个小包旅行到某天涯海角,以为开个客栈就是推门格桑花,清风拂长发,不晓得有了上顿没下顿,连客人的床单都需要用手洗,垃圾需要一趟趟倒,不倒就发臭的窘迫。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还赚不到钱。这个女人还是个画家,十指尖尖若春笋,从小到大她的世界就和柴米油盐无关,而现在连柴米油盐那个过渡层次都没有,跟着川北,等于是直接从阳春白雪一步跨入挣扎。


所有的恋情一开始都是极好的,他带她去大昭寺磕头,去小昭寺熬酥油,去拉萨医院的对面吃大盘鸡,去光明港喝甜茶,拉萨是日光之城,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晒得一身暖洋洋,打打牌吹吹牛,一天的时光如白驹过隙,川北幸福得一塌糊涂,走到哪里,都牵着女人的手,他们的爱情在拉萨所有的街头小巷,在恢宏的布达拉宫前闪亮。


姑娘第一次跟着川北回客栈的时候,小手一挥喜滋滋地说:“我要在这儿、那儿种满格桑花,我要在花丛里画画!” 一副要到海枯石烂的架势。然后就到了拉萨的淡季。游客锐减,滞留的只剩下穷背包客,以卖唱卖手工艺卖体力为生,他们通常住二十五元床铺的疯人院,吃十元的盒饭,到哪里去都是跷着大拇指搭车,这拨人的算盘打得比川北之流的老拉萨客都要精。 


女画家的格桑花之梦如水飘零。虽然格桑花是一种耐低温高海拔的花朵,但也是在春夏季盛开,冬季极少,况且拉萨也是个大都市,即使是春夏季,格桑花也并不是随处可见,要铺满整个客栈,只能去买,小客栈风雨飘摇,哪里可能再去干这等费钱费力的事情, 女人变得一日比一日沉默。


然后就没了踪影。


我不能说女画家是个虚荣的姑娘,只是妞们,你们既要流浪又要安逸,既要格桑花又要LV,真的可能性不大好不好。


川北一直追到四川,伊人行踪渺渺。


总是有人说真的有心,天涯海角都找得到,可若真是狠心斩断一切爱,保证住你隔壁都找不到。女画家拉黑了川北,QQ删了, 微博清空,传说中的家乡空无一人,走的那天还同时买了去往三个不同城市的飞机票,除了淘宝账号,整个人从川北的世界中销声匿迹,就好像从出现过一样。


我一直以为“全线拉黑,除了淘宝账号”,这句话是在搞笑,原来还真有人这么做,想咧嘴笑,看了看川北的脸色,硬生生吞回去。


川北从四川回来的那天喝得酩酊大醉。我是姑娘,一直坚定地站在姑娘们的立场,私底下,我认定男人是可以轻易被美色浇晕头的生物,因此他们的天长地久不过如此而已,喝喝酒,骂骂人就过去啦,我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一个男人会在短短几日内消瘦成一把骨头,一周后他走路都开始打晃,脸色青灰,又不说话,吉他声呜咽着响彻整个夜晚。


我本就睡得辗转反侧,这下更是不要睡了,然后在某个夜晚, 听到了川北的哭声。压抑,断续,犹如被抛弃后无家可归的小兽。


每个好男孩都会遇见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夺取他所有的爱,然后转身消失不见,留下小男孩一个人在原地慢慢变成灰,灰飞烟灭,等他涅槃重生,就变成了坏男人,所以很多好男人在年少青涩时早就已经毁在女神手上。


我不知道川北要多久才会变成坏男人,我只知道他哭得好伤心,听得人难过。原来男人也是会哭的啊。


党羽没空二十四小时看着发疯的兄弟,组织房客们陪着川北,上午一个,傍晚一个,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我被分配到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到七点,理由是反正这个时间段我本来就需要在户外吸氧。


这也许就是拉萨吸引人的地方,这个地方有情有义,这个地方的年轻人不管不顾地将它住成了一个传说,传说里的价值观自成一系,谁都没觉得凌晨时分我一个大姑娘陪一个大老爷们游荡在拉萨街头有任何不妥。


我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我不喜欢一个地方老是赐我以病痛,但是我喜欢因为这个理由得以陪着川北在街头游荡。恋爱,失恋,为了朋友两肋插刀,这些事情,我都喜欢,这让我想起江湖,想起相互依假扶持,相望守护,热血和激情四射的年代。


虽然其实我们并没有游荡,每个凌晨,从三点到七点,我是川北的帮凶,陪他一起在拉萨河边偷格桑花。


一开始是去藏民家里偷,川北手一撑,“嗖”地就越墙而入,我在外面呈呆滞状,既不能叫又没有他这样的身手,除了呆滞,无计可施。


隐隐地听到院子里有翻动声,有呼吸声,还有——那是狗吠吗?


我后背上的汗毛都齐齐竖立了起来。


川北慢条斯理地出来了,以拎青菜的姿势拎着格桑花,然后是第二家,第三家。


这个晚上我知道了两件事:一,并不是所有藏民家都养狗;二, 原来男人失恋后的杀伤力这么大。


等偷到第四家的时候’我说:“川北,川北’我们去劫富济贫吧, 你简直是草上飞转世投胎啊。”


他一口拒绝,不,他只想要格桑花,铺满他那小小的家,然后他的姑娘就会回家,坐在开满格桑花的院子里,与他相亲相爱,吟诗作画。


终于还是被狗追了,不得不转移阵地去了拉萨河边,真是冷得厉害啊!正在枯水期的河,在月光下泛着幽幽的光,风呜呜地吹上来,一股无定河边骨的凄凉感甚嚣尘上,我低着头,努力地配合川北寻找格桑花,一边在心底茫然,搞不清楚为何命运会如此莫测, 明明我只是蹲在院子里吸氧而已。一夜沧桑。


我离开拉萨那天,格桑花已经铺满大半个院子,我伸手拥抱川北:“等到春天,格桑花盛开的时候,也许她就会回来了哦。”


我写出这个故事,是想要帮川北寻找他的姑娘,那个院子已经铺满格桑花,你的爱人在等你,只是不晓得你还会不会回来?


川北,希望终有一天你能找回你的姑娘,祝福你们白首相依,永不分离。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顾曲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淘宝·易趣·拍拍网上开店从入门到精通 (第2版)

冯雷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4

淘宝·易趣·拍拍开店一本通

科教工作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网上开店三合一(淘宝·易趣·拍拍)

柯洪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淘宝·易趣·拍拍·有啊网上开店从入门到精通

刘贵国、李小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5

我来当侦探:谁是黑妖怪?

任小霞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

最小孩系列 长颈鹿拉拉

冰波
万卷出版公司[2015] ¥6

查拉图斯特拉如此说+善恶彼岸

(德)尼采(Nietzsche,F.)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8

岩体锚固与岩土工程新进展

王树仁(Shuren Wang)、[澳]保罗.黑根(Paul C. Hagan)、[澳]曹晨(Chen Cao)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