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带着比你漂亮的姐妹去相亲

2015-12-23作者:祺四编辑:管志慧

这篇八卦是一出人间悲喜剧:故事是关于一朵一生不可自决的人间富贵花。 很多人一定看出了,女主角就是茜茜公主。她是奧匈帝国在位最长的皇后,也是她老公痴爱一生的女人。她出身富贵,教育良好,体态优雅,相貌倾城。她在家做女公爵,出嫁做皇后,嫁给了自己的皇帝表哥。可以说,老天爷把能给她的都给她了。你问,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匈牙利王后伊丽莎白,1867年                 


有人也许会想,她都拥有那么多,还矫情个什么?我知道,你们一定一个个顿时华妃附身。但悲剧这个东西,从不分贫贱富责。屌丝和白富美们有同样的概率获得幸福和不幸。这是命运,无从抵抗。看完这篇八卦后,你会知道一个什么都有的人,到底人生能有多悲剧。可以说,她的幸福,永远停留在了15岁。 #这期八卦也叫作:#贵人们的烦恼#


伊丽莎白(Elisabeth of Austria ),昵称茜茜(Sisi),生在一个规矩宽松的贵族家庭里,亲爹就是一个天天不按规矩办事的公爵。可以说,她坐拥白富美的人生,却不必去遵守财富地位所带来的规矩和责任。简单来说,那就是个幸福得像花儿一般的生活。这也养成了她想干嘛就干嘛、不受拘束的性子。她就是俗称的,风一样的女纸。


可惜,好日子从来不长久。她命运的转折点就在15岁那年。她有位做了皇太后的姨妈要给自己的儿子弗朗茨•约瑟夫皇帝(Franz Joseph I of Austria)选 一位皇后。而秉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皇太后想要自己的外甥女做儿媳妇。心想,娶个娘家人进来,肯定不会跟她唱反调。她看了一圈自家的姐妹,觉得小妹家的大女儿,乖巧懂事,最合她意。


皇太后也没问自己儿子同意不同意,就直接下旨召妹妹和她的女儿们来行宫见驾,然后又跟儿子下令说,到时候见面你就求婚。#满满都是霸气#她这个做皇帝的儿子是她一手带起来的,长这么大就没怎么反驳过自己的老妈,所以刚开始也就同意了。毕竟,娶谁不是娶,反正女人对他来说都一样。就这样,他也跟着去了行宫。#那些总是抱怨自己嫁不出是因为丑的姑娘,明白了吗? 丑不是你们嫁不出的原因,而是因为没钱##有钱有地位,再丑也不愁嫁#


本来,规定是茜茜一行人先到行宫,梳洗打扮穿戴好后,好好歇个几天, 皇帝才会来。但因为茜茜的老妈一路上总是生病,就拖累了行程。等她们到时, 皇帝一行人也到了。更倒霉的是,她们装礼服的马车还丟了。当时茜茜她们正在为了某个亲戚服丧,所以穿戴都是黑礼服。可没办法,皇帝已经到了,再做礼服也来不及了,一群人只能裹着一身黑去见驾了。


(图为不穿黑色衣装的姐姐奈奈。个人觉得挺漂亮的。而且霸气的感觉更像皇后,怪只怪老天老装满礼服的车子丢了吧......#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中国有句俗语,女要俏一身孝,男要俏一身皂。而在西方,一身孝就是一身皂。 不过这黑色也是挑人的。姐姐奈奈(N6n6, Duchess Helene in Bavaria ),眉毛高挑,五官略硬,性格较古板,皮肤相比茜茜更是黑了一些。也就是说这一身黑让她看起来不像来相亲,倒像来讨债的。反观茜茜,一头金发,五官柔美,细细的腰肢,弯弯的眉,怎么看怎么俏。


还是那句话,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本来姐姐也是个美人,虽不柔媚, 却也自有其英挺的风味。可黑色都快把她衬托成李逵了,这也就不能怪皇帝表哥一眼就看上妹妹了。总之,这次相亲之旅,姐姐奈奈一下从主角变成了衬托红花的绿叶,此中心情,也挺让人难堪的。没办法,男人就是这么的肤浅。# 温馨小课堂:永远不要带着比你漂亮的姐妹去相亲。除非你是想甩掉那个男人##别对自己的容貌那么自信,美这东西都是比出来的#


不说姐姐了,反正在皇帝表哥的眼里,她早已沦落成了路人甲。总之,皇帝表哥看见表妹茜茜眼珠子都不动窝了。那是怎么看怎么美。茜茜还老爱谈什么诗歌啊理想啊自由啊抱负啊什么的。尽管她诗写得很一般,但情人眼里只需要美女,才华什么的都是浮云。皇帝表哥当场就被勾得魂都没了。#智商在美貌面前,永远是多余的#


(伊丽莎白皇后和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


在皇帝表哥的心里,茜茜简直就是九天玄女下凡尘来解救他逃离这枯燥无聊的人生的。所以,为了她,皇帝弗朗茨第一次和老妈叫板。而皇太后就像所有婆婆一样,觉得自己一向乖巧的儿子突然变得不听话,一定是那妖孽惹的祸,虽说最后老妈还是拧不过儿子,但茜茜在她心里已瞬间被归类成妖孽。

 

一个人倘若总是发号施令坐等服从的话,那她就会难以接受别人对她说 “不”。皇太后就是这样。她讳名为索菲(Princess Sophie of Bavaria ),年轻时与双胞胎妹妹便是贵族圈里远近闻名的姐妹花,在闺中时就性格强硬,嫁入哈布斯堡王室后,性格依然如故。她有着高度的政治敏感,果断的头脑,刚硬的手腕,被当时欧洲人称为“哈布斯堡中唯一的汉子”。


说起皇太后索菲,那可是妥妥的女汉子。她老公的哥哥斐迪南皇帝(Ferdinand I of Austria)被逼退位后,她就劝阻她老公不要继承皇位,把这个继承权让给大儿子弗朗茨。你问为什么呀?原因很简单,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老公是个白痴。 但她相信,一手带大的儿子则会是个明君。所以她果断放弃了登上皇后宝座的机会,把一切留给了弗朗茨。#是条汉子#


我相信在座的诸位一定知道女汉子最讨厌的是什么。没错,就是相貌娇弱爱吟诗作对的绿茶妹。嗯,是的,茜茜在皇太后的心里估摸着就是这么一个绿茶妹形象。#我不是女汉子我没这么觉得!求诸位别喷#


就这样,茜茜嫁了进去。新婚夫妻嘛,总是要如胶似漆一阵子。但只要婆婆看你不顺眼,再恩爱的夫妻迟早也会被拆散。更何况,茜茜也没那么爱弗朗茨。


皇太后索菲


茜茜嫁进哈布斯堡家族后很明显不适应。一个15岁的少女,一直散漫无虑。 突然,你叫她嫁人后立马一秒钟变贤良淑德无私奉献识大体的皇后,那比登天还难。而哈布斯堡宫廷中所遵循的传统西班牙礼仪,也让她很快就觉得处处受限制,活得很压抑。更叫她无措的是,皇太后婆婆在她刚产下大女儿的时候就 把孩子抱走抚养,不允许她接近孩子,并到处讽刺她太年轻,且声称“茜茜自己就是孩子,带不了孩子的”,这让茜茜很长一段时间患上了抑郁症。


可以说,茜茜在被她婆婆统治的哈布斯堡后宫里,四面楚歌,腹背受敌。而一个男人再爱你,也无法弥补全世界射向你的恶意。#哄婆婆远比哄老公重要#当然,她的致命伤还有她都结婚好几年了,还没生出儿子。总之在哈布斯堡贵族们的眼里,没生下皇储的她估摸着是个母鸡都不如的皇后。#可怜女人的命运不分中西,古今皆同#


没生出儿子前,茜茜到底承受了多大敌意呢?跟你们举个小例子吧:有天 她在自己书桌上发现了一个小册子,上面写的是“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皇后”。 而放册子的人怕她get不到point,居然还把中心思想给她用横线标了出来:“如果一个皇后一直生不出皇储的话,那对她夫家来说,她就是一个陌生人,一个外人,一个随时有可能被送回娘家的人。” #宇宇如刀,句句戳肺##真是, 满纸刀和剑,一摊心头血啊#


不过很快,茜茜又怀孕了。让哈布斯堡宫廷失望的是,这次怀的还是个女儿, 而且像前一个一样,被皇太后索菲给抱走了。但没办法,再抑郁,这日子也还得过。 作为一位皇后,她必须随着丈夫四处游访欧洲,这是她的职责。但在一次游访途中,她的大女儿生病了,然后很快就殁了。这对她的打击非常大,她开始生病, 一会儿咳嗽,一会儿发烧,总之全身上下都是毛病。


医生说她需要休养,所以借着这次生病,茜茜逃离了哈布斯堡宫廷。她开始了到处疗养、四处旅行的日子。也就是这时候,欧洲诸国开始追捧她的美貌。 各种关于这位皇后的八卦开始风传。其中包括了她与法国第一美人一欧也妮皇后(Eugenie de Montijo )王不见王的传说。怎么说呢,茜茜公主虽说生来很美, 但不是所有美人都像她这么勤劳。她爱自己的美貌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不管在哪里,她每天都要坚持骑马散步,遵循着一份相当严密的饮食清单。据宫廷记载,她的体重一生严格控制在50kg。


伊丽莎白骑马像,1853年


只要体重超过50kg,她就会开启“节食模式”。你问什么叫“节食模式”?就 是在体重回归到50kg之前一直不吃饭的模式。#这绝对是用生命来告诉你,何为“好女不过百”#还有她的腰围,到死都控制在一尺三到一尺五之内。至于肌肤,茜茜 每晚必定会用各种不同的蒸馏水、护肤乳和一些秘方来敷全身,以保证皮肤的紧致。 而为了保留“永世美貌”的形象,过了32岁她就不让任何人拍照片了。#现在明白了吧,觉得敷着面膜都不舒服的你,不配成为美人#


更让世人津津乐道的是她一头秀丽绵厚的头发。她少女时期的金发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变成淡淡的棕栗色。秀发长可拖地的她,每天光是伺候她的头发就要俩小时。而留过长发的同学都很清楚,头发多了,自然就会很重。再加上 梳理造型时所用的各种发卡,简直重得可以砸死人丨#作为美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温馨小课堂:懒鬼是当不了美女的#


伊丽莎白,1865年


总之,她在国外玩得很嗨,压根就不想回奧地利。可惜作为皇后,有些责任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过了几年后,在她老公无数次的催促下,她回来了。两人又开始四处到访,这次来到了匈牙利。匈牙利一直和奧地利关系紧张,天天闹着要独立,要自由,而本来皇帝这次到访,有点施威的意思。


但没想到的是,这个老爱和他唱反调的亲亲皇后,又开始跟他对着干。不管出于什么心理,茜茜觉得匈牙利人好可怜,好无辜,好倒霉。总之在她眼里, 匈牙利人可爱死了。相反看自己老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更有意思的是,为 了帮助匈牙利人,她居然拿和老公同床这件事作为筹码。声称,只要他同意匈牙利自治,她就同意和他上床。


伊丽莎白皇后,1865年


茜茜为匈牙利谋取福利和明显与奧地利对着干的态度激起了很多哈布斯堡官员的不满和敌意。可以说,他们不明白自己的皇后怎能如此吃里扒外。也正因如此,许多她与匈牙利领头人安德拉希伯爵(Count Gyula Andr紅sy )有染的传言开始四散,并且反对皇帝与匈牙利谈判。但没办法,淮让她老公想和她上床呢。最后,声称权衡过各方面因素的弗朗茨,终于点头了。经过谈判,双方同意建立一个二元君主制的共主联邦。#哎,弗朗茨真的好想和她上床吧## 论男人肯为上床让步多少#


忘记一提,茜茜自打生下皇储鲁道夫(Rudolf, Crown Prince of Austria )后, 就开始以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拒绝与她老公同床。#做皇帝做到这份上也够可怜的#


墨西哥皇帝马克西米连诺一世,1864年


有人问她婆婆哪去了。怎么说呢,人都会老。而且生完儿子后的茜茜腰板儿也挺直了不少。而且,皇太后索菲也迎来了自己的不幸。她最宠爱的二儿子墨西哥皇帝马克西米连诺(Emperor Maximilian I of Mexico )被墨西哥要求自主自立的人民给枪决了。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因为是在她的支持甚至怂恿下,马克西米连诺才决定登上墨西哥皇位的。


她婆婆在二儿子死后就不再干政了。这时的茜茜也成熟了,待人接物不再像以前那样不知所措。这次,她在同意与弗朗茨同房后,没过多久就生下了最后一个女儿玛丽•瓦菜瑞(Archduchess Marie Valerie of Austria )。胆子大了起来的茜茜,最终保留了抚养这个女儿的权利。对她来说,这个女儿是让她来散发她积压多年的母爱的。她对这个唯一在身边长大的女儿百依百顺,溺爱无比。 这一切,都让没怎么与母亲亲近过的哥哥姐姐二人妒恨交加。


奥地利女大公玛丽.瓦莱瑞,1890年


她已经溺爱到了什么程度呢?所有皇室嫁娶都要按照身份,像英国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 , Duke of Cambridge )和凯特王妃(Catherine, Duchess of Cambridge)那样身份不对等的婚姻在以前根本不能存在。就算存在,凯特也不能得到王妃的称号,一辈子只能做没名分的庶妻。但茜茜宣称,她的小女儿就算想嫁马车夫她都同意,只要女儿开心。而这种宣告更让那两个对婚姻毫无选择权的哥哥姐姐分分钟有弄死小妹的心。


她唯一的儿子、奧匈帝国的皇储鲁道夫的婚姻尤其不幸福。所有儿女中, 就这个儿子长得像茜茜。但他不仅继承了茜茜的敏感和美貌,也继承了他老爹的痴心。他30岁时,与一个地位低下的小贵族恋爱了。那位姑娘年方十七,正是娇艳动人的年龄。很快,她就成了鲁道夫的情妇。不过更快的是,两人没在一起多久就让弗朗茨皇帝发现了。


鲁道夫.科瓦内科克和他的情人玛丽.维兹拉女男爵


本来皇室嘛,有几个情妇很正常的。但鲁道夫这痴情种子居然动了休妻再娶的心。这样一来,严重影响到了奧匈帝国皇室传承的问题,弗朗茨对他儿子的举动异常愤怒,父子争吵不断。终于,1889年冬天,鲁道夫在自己的梅耶林行宫(Mayerlmg)里与情妇一起饮弹自尽了。但二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迄今还是个谜。


就这样,茜茜和弗朗茨又一次迎来了儿女早逝的打击。不像她婆婆,死了一个儿子还有好几个能指望,茜茜这辈子只生下了这么一位。可以说,整个奧匈帝国都一直视鲁道夫为未来的皇帝。这次的打击比大女儿的早殇更剧烈。以至于,最爱惜头发的茜茜,从此再也不允许人帮她修理白发,放任它们随着悲痛生长,并一直服丧,余生着黑。


故事到这里也快结束了。为了逃避痛苦,茜茜又开始了旅行。毕竟不能死就只能活。她开始放任甚至鼓励她老公去找情妇,常年不在宫廷。但不管她走多远,她仍然是奧匈帝国的皇后。而这个可以说让她一生不幸的身份,最终杀死了她。在一次瑞士旅行时,她被一个意大利无政府主义分子盯上了。

伊丽莎白皇后,1861年

  

那个意大利狂热分子本是想刺杀奧尔良公爵(Prince Philippe, Duke of Orl&ns ),但不知怎么奧尔良公爵提前离开了瑞士。可这位意大利刺客相当执着,觉得怎么也得砍一个王室中人才算得上不虚此行。于是,他就瞄上了来此地旅行的茜茜。也是茜茜倒霉催的,本来有大拨的人来保护她,但她非要搞什么微服私访,把人给轰走了。因此被刺杀时,身边只有一位女官。


说实话,她死得有点冤。但淮让她非得弄什么微服私访呢。而弗朗茨皇帝听到噩耗后非常震惊,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刺杀她。茜茜的死,比儿子的死,对他的打击更大。这是一个他一生都没越过去的坎儿。据说,听到噩耗后的他, 一直喃喃自语道“她永远无法知道我到底有多爱她”。


伊丽莎白皇后,1864年


这幅画中,茜茜依然年轻美好,是那旧时模样。她秀发飘飘,直视着画框外。此画是以描绘美人出名的温德尔哈尔特为皇帝弗朗茨私人绘制的。它是弗朗茨的宝贝,从画好后就一直挂在了私人书房。一直到他死才被摘下。我想, 他以他的方式爱了她一辈子吧。尽管现实中他们貌合神离,但她仍然是他一生最美的梦。可惜,这也是茜茜一生悲剧的来源。她虽富有四海,但嫁不由人,生不由人,死亦不由人,可怜一生不可自决。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祺四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勃朗特姐妹

郭征难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5

漂亮妹妹

华文出版社[2014] ¥18

旅游风光这样拍最漂亮

蒋振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不能这样说,不要这么做---给父母的108个忠告

杨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永远成长的苹果树-———走出抑郁,寻找真我

金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0

環保趣童話‧我們不要麻煩鬼

馬翠蘿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2] ¥23

永远不认输

范英杰编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11

带着儿子去旅行

高铭远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