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我们都是财富的孩子”

2016-01-06作者:王大骐编辑:管志慧

巨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在三亚设宴庆祝自己28岁的生日,150位嫩模到场助兴,娱乐圈众明星亦微博公开送去祝福,相关图文一再成为新闻焦点。



当“富二代”这个身份成为一个群体,当他们的一切都令人侧目,他们也正承受着“特别”的痛苦。说他们痛苦,显得很矫情,因为他们似乎比谁都缺乏痛苦的理由;说他们特别,不如说因为他们正置身于一个特别的时代,一个初尝财富滋味的时代。



通过本书,也许能让同在这个时代的你我更好地理解“富二代”这个带着艳羡、鄙夷、怀疑等复杂意味的词眼。本文摘自《财富的孩子》。


马三是个工作生活已经被安排到了45岁的男孩,鼻梁高挺,平时常穿黑灰色调的衣服,他曾调侃说这反映了他一直以来的心情。最近他刚跟相处了5年的女朋友分手,事情起源于母亲的坚决反对,随后家族里的长辈们也轮流开始做工作,而他如果一意孤行,结果只有一个:被家族所驱逐。



我第一次见马三是在去美国的航班候机楼里,那时我跟着一群老板去海外上课,同批的年轻人不多,由于父辈的友谊,马三的父亲主动介绍了我给他认识。飞机进人平飞后,坐在商务舱的马三主动走了过来,跟身处经济舱的我身边的人换了位置。接下来的10天里,他还主动跟同组的学员换了房间,我们两个搬到了一起,以至于最后在草地上上课的时候,我们两个人也待在同一个角落里,有时甚至泡在泳池里,远离听课人群。



曾经在加拿大留学的马三从小在酒精里泡大,他所在的城市酒文化相当强势,饭桌上必备筛盅,一顿晚饭可以吃5个小时,主要是喝酒,用当地话说是“屁股沉”,马三还在上小学时,放学后背着书包就跟同学们拿着零花钱进了酒馆,一晚上毎人可以干掉三瓶啤酒。



长大之后的马三还是常常以酒精为伴,自从两年前回国后,他失眠愈发严重,酒精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这种痛苦。在加拿大的时候,马三一开始还能找到几个人喝,到最后一年,就只剩下了自己的一个老乡,他们两人经常一晚上就着六斤装的洋酒玩筛盅,对饮,这样棋逢对手的感觉不是在每个人身上都能找到。



小型飞机在拉斯维加斯上空盘旋了五个来回,每次钻入气流都会引起机身巨大的震荡,我紧闭双眼,感觉这架飞机还没降落也许就会在空中解体,耳边回响起了中国老板们的鼾声,他们占据了这架飞机超过一半的机位,任由飞机如何左右上下晃荡,他们还是睡得很香甜,能从日常生意中抽身而出,对于他们已经是最大的享受。



最终,飞机降在了跑道上,美国乘客鼓掌庆祝这次成功的着陆,惊醒了睡梦中的中国老板们。窗外的沙尘暴开始肆虐,遮蔽了大半个天空,在这个距离龙年还有一天的日子里,正是这座赌城一年里最为萧条的时期,不过即使是繁忙的夏季,它的光彩也早被紧挨大陆的澳门夺去。可是这么一群中国老板(人数达130人之多,分两班飞机),却偏偏在除夕夜来临之前,抛下家人,飞越半个太平洋,来到了他们第一次踏足的美国。



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里,马三拿起纸和笔,玩起了轮盘赌,十把下来,他的筹码已经翻了一番,这是他在加拿大赌场里,交了很多学费后掌握的规律技巧。半夜两点,我们从冷清的赌场里走了出来,找了间越南河粉店坐下,这是每个加拿大留学生的共同回忆,因为在那个寒冷的国家,越南河粉总是最暖心的食物。



这次同行的还有马三的父母,但我很少看到他们之间交流,就算是说话,也是安排工作和讨论行程,按马三的话说,“就是上下级的关系”。马三的父亲早年在南方一带闯荡了数十年,完成了原始积累,因此他的成长中几乎没有父亲的身影,一直到现在,

他还是一个陌生的存在。两代男人之间的沟通从来都是天底下最微妙和困难的事情。



木船行驶在平缓的科罗拉多河上,两面是六百万年的陡峭红褐色岩壁,老板们拿出相机一张张地拍合影,几乎没停过,安静的峡谷里回荡着一阵阵“Yeah”的声音,印第安人船长最后也成了摄影师。一天的峡谷观光下来,一个穿着西装、带着浓重方言口音的老板嘟囔着:“啥破山啊,还没我们河南的山好!”



有的老板觉得一下飞机眼睛突然变明亮了,因为从没见过蓝得那么透彻的天空,还有的老板走在街上看到美国小孩毫无拘束地打招呼就很感叹,这种绽放是在中国小孩子身上看不到的。最令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是美国的车子竟然会主动停下来,让行人先走,这足足让他们兴奋了一路。可这一切对于有着留学背景的马三,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洛杉矶的中国导游直接告诉游客们买干细胞保健品和名表,先是以自己举例,说自己站一天都不累,就是因为吃了补钙的药,从中国来的老板们几乎人手一大袋。在名表店里销售小姐拼命地推销:“这个配得起你的身份,一块10万的平时戴,一块20万的重要场合戴。”一个老板在买了一块30万的百达翡丽之后立刻戴上,他说奋斗了那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有时间买东西给自己。



在旧金山,导游介绍情况像演二人转,但也不忘间接地介绍这里的髙科技结晶——干细胞胶囊,最后大巴停在了九曲花街,紧挨着一家保健品店,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着,人们似乎对吭昧吭哧地爬上景点不感兴趣,他们更热衷于在保健品店里消费,每人平均都消费了2000美元以上,带回去的是肝药、肾药、性药、干细胞药。



马三的父母也买了几大袋干细胞胶囊,这起初遭到了马三的强烈反对,因为他知道这东西的药效并没导游说的那么神奇,他更是对导游总是让大巴停在景点旁中国人开设的商场前颇有微词,这种走马观花加半强制性购物的旅游方式,令他感觉非常低级。



一个大巴车的老板身家加起来怎么也超过50个亿了,可走的却是北美老年人旅游团的路线和待遇。马三跟后座的三个同龄人试图发起一场政变,可惜无人响应,其他人似乎非常满足。就是每天的行程稍微满了一点,四点起床,八点回到酒店,起早贪黑,最后一天更是提前四个小时就被送到了机场。



三天的旅程里每顿饭吃的都是中式自助餐,马三曾要求自费吃些当地的正规西餐,但被导游拒绝了。之后在思科总部的餐厅里,由大中华区的一个经理讲解思科的发展历程和理念。屏幕上都是最基本的商业概念,讲到企业的使命和理念,无非也是帮助顾客成功,为顾客、员工和商业伙伴创造前所未有的价值和机会。130个企业家听得津津有味,并称这是几天以来最有收获的两个小时,他们最后还在思科的标志前合影留念,有些人甚至围着经理要签名。



马三实在看不下去,中途走到了停车场里,因为只要在国外上过商科的人都知道,刚才的演讲内容实在是人门级的商业常识,他说自己更愿意去思科内部参观,跟他们的员工交流,这比空谈企业文化靠谱多了,毕竟远赴重洋并不是为了来看几个幻灯片的。二代的眼界和见识决定了他们的作为会跟父辈有很大的不同。



还有一次,父亲的36洞高尔夫球场项目请了一家景观设计公司来操作,因为有某位国外大牌设计师的参与,设计费达到了千万的级别,可当马三用英语跟设计师亲自核实过后,才发现原来大牌拿到手的只是挂名费而已,可中介收取的却是具体的设计费,这中间的差价有10倍之多,于是这场骗局此时才被揭穿。



之后在夏威夷的海边,伴随着一轮明月,我们每天晚上喝到半夜两三点。马三是一个很有服务意识的人,除了总抢着买单之外,当身边的人提出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例如每天晚上的酒水,都是他从度假村的小卖部里拎过来,还有好几包零食和几根小雪茄。这点来自于父亲的言传身教,老马总从第一次做生意就跟人合作,有钱大家赚,哪怕自己亏了也不能占人便宜,这种人生哲学多年来从未变过。现在他是一个资产百亿合资集团的董事长,里面的股东有资产实力比他大的,但都认他为大哥,冲的就是他的为人。



马三平时跟不熟的人话不多,回公司两年,干的基本上都是些杂活,还远远达不到李斌独自操盘的自由度,更别说分派部下干活,常常受到抵触和漠视,他的想法也很难在集团内部推行,这是二代通常会遇到的问题,尤其是当老一代还在持续影响着这个企业的时候。



马三有一辆2011款的奔驰G55,闲时他会把这个方盒子开进旁边的沙漠里,同时按下车内的前中后三差速锁的控制开关(这样一来马力会在四个轮胎之间,根据抓地能力自动转换,以防陷胎),在起伏不定的沙丘间“冲浪”。按他的说法,如果只是在城市里开这辆将近200万的野兽纯属浪费,车对于他来说就是男人的玩具,应该拿来揉捏。



以前对豪车的狂热,在回国的三年里被工作慢慢磨淡了。有一次他借朋友的兰博基尼开了一个星期,才发现超跑会给生活带来如此多的不便,到哪里都被人围观,在城市拥堵的路面上驾驶起来非常不舒服,还要因为无法提速而使得发动机积碳,之后他对超跑丧失了兴趣。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大骐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财富号历险记富二代变成穷光蛋

张帆,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6

财富号历险记财富号勇士大集结

张帆,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6

一年级的小豆豆2.我们都是木头人(修订版)

狐狸姐姐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