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精心策划的连环杀人案——七宗罪

2016-01-06作者:编辑:管志慧


窗外响起了汽车防盗铃,尖锐的鸣叫打破了寂静,久未平息。沙摩塞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数字闹钟。时间接近凌晨两点。上床已经一个多小时,他却依然毫无睡意。他心事重重。



他试图忽略这刺耳的噪音,把注意力集中到床头柜放着的节拍器上。在床头灯昏暗的光线中,他看着摆锤来回运动,哒……哒……哒……哒……


买下那个小小的木质金字塔,是他有生以来最明智的一笔投资,他心想。他当了二十三年警察,步入过婚姻殿堂,也尝试过同居生活,求助过心理医生,也投奔过传教士,酒精、药物、冥想、瑜伽……这些都曾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到头来,只有这个小东西才能给他一丝平静,帮助他入睡。一个小小的机械设备,仅此而已。只要设置好节奏——比如说,巴赫大提琴组曲,然后看着摆锤来回运动,哒……哒……哒……哒……直到他的心跳渐渐放缓,进入摆锤的节奏。



他是如此依赖这该死的小玩意儿,它的耐用程度都让他感到意外。它夜复一夜地为他清除一整天的积垢,让他得以睡上几小时。当了二十三年警察,十七年在重案组,他见过太多罪恶,能睡着已经是个奇迹了。只有在重案组呆过,你才算见识过人性最恶劣的一面。残杀、殴打、施虐、诋毁、凌辱……罪行司空见惯,手段层出不穷。夫妻反目成仇,子女弑杀双亲,父母打死幼孩,朋友刀枪相向,陌生人兵戎相见。所有一切的发生平白无故,让人无解。冲动犯下的激情之罪,无谓的、心血来潮的暴力。看不惯某个人的眼光就一枪毙了他,因为停车位起争执就捅对方一刀,面对朋友打牌作弊需要取命来泄愤,十岁孩子为一双球鞋置人于死地,瘾君子在药物的作用下大开杀戒……这座城市让他看到未来世界的面貌:堕落、腐坏。社会陷入倒退和衰败。人类开始回归最初的蛮荒。


沙摩塞闭上眼,用修长的手指盖住脸颊。他已经看够了,不想再看了。在黑暗中,他专注地听着规律的节奏声,汽车防盗铃渐渐褪为白噪音。他坚持了二十三年,这真是个奇迹。但是,他可能就快挺不住了。二十三年的积垢是可以把一个人毁掉的。不过今晚,他庆幸自己还有清污的能力。至少是清除一部分的污垢。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将一切彻底清空,永远忘掉他见过的罪恶,彻底抹去所有的记忆。他知道实现的机会几乎渺茫,但他绝对要试一把。一退休就开始。还剩七天了。再过七天,他就将成为这个城市的历史。再过七天,就是甜蜜的解脱。



他放下双手,睁开眼望着卧室空荡荡的墙壁。照片都收好了,立式书柜里一半的书都已经打了包。前些天他试图挑出一些书送人,但发现哪本都舍不得扔。衣柜里还挂着一套西服、一件运动外套、两条裤子、两条领带和七件干净的衬衫,其它的衣服都已经收了起来。他扫视着眼前空荡荡的墙壁。想到这些墙壁曾见证了自己的两段婚姻,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从经济角度上讲,在这样一个城市里,娶个好老婆,不如租间公寓。赡养费要比房价便宜,而两次离婚他都算走运。两任妻子都开始了新的生活,这也让他感到高兴。至于孩子的抚养,那从来就不成问题,因为他从来没想要过孩子。



事实上,他也不是从没动过要孩子的念头,但城市不是适合生儿育女的地方。他知道在城里长大对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过那些年,在他内心深处,他总是盼着妻子哪天能给他一个惊喜,说自己怀孕了。如果那样的话,他就会被迫做出一些改变,也许还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然而,他的第一任妻子米歇尔虽然也想要个孩子,却不能生育,而第二任妻子艾拉则不想要孩子,他也便没有强求。他让自己不去想孩子的事,说服自己接受没有子女的人生。膝下无子的夫妇在城里并不少见,那很正常。而在内心最深处他却知道,这是种自欺欺人的想法。


不过,四十五岁再要孩子并不算太晚,他心想。他这个年纪的人,还是能学学换尿布的。不算太晚。他还能找到另一半,也许吧。他对这个想法不算心心念念,但那确实是种可能性。只要离开这该死的鬼地方,什么都有可能。



他忽然感到胃里一紧,下巴发硬。对于自己先前的那个决定,他还是心怀反复。会不会是个大错?他在城市生活了大半辈子,会不会讨厌乡村?那里的生活会不会乏味至极?他会不会觉得无所适从?也许,只有城市的乌烟瘴气才能让他呼吸,让他活下去。


他把目光转向摆锤,集中注意力去听节拍声,强迫自己抛开杂念,放松下来。这能行得通,他对自己说。只要他放轻松,顺其自然,一切都能行得通。只剩下最后这七天了。过了这七天,他的生活将重新开始。好日子就要来了,他这么告诉自己。



节拍器周围的桌面上散落着他平时放在口袋里的物品:钥匙扣、破旧的棕色皮夹、破旧的黑色警徽皮夹,还有一把珍珠母手柄的弹簧刀。床头柜的边缘放着一本精装版的《丧钟为谁鸣》,是海明威的作品。他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找到了这本书,决定再把它读一遍。他伸手拿起书,翻到第一次读时折角的一页,那几乎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一行被已经褪了色的铅笔划出的句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世界很美好,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沙摩塞不自觉地笑了。二十年前,当他刚刚加入重案组时,这句话对他来说很有分量。那时候,这个世界的确很美好,的确值得人们为之奋斗,但是海明威去世以后,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老爸” 生前一定想象不到,这个世界会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接着翻了几页,发现了下午自己塞进书里的一小片墙纸。这片肮脏的正方形纸片上印有一朵红玫瑰。那天下午,他赶在看房时间结束前进了那栋房子。走进起居室时,他看到一块带金丝边的墙纸耷拉在外,其中一部分看似快要脱离主体。他上前撕下一块墙纸,搓去红玫瑰背面干了的黄色胶水,然后用他那把弹簧刀割出了这个正方形。


这让一边的房产经纪人托德顿时紧张了起来,生怕沙摩塞会改变主意。


“沙摩塞先生,有什么问题吗?”身穿房屋中介公司藏蓝色制服的托德摆弄起了领口,企图掩饰自己的焦虑。


他没有回答。他凝视着那朵雕琢精细的玫瑰,观察那微微泛着橙色的深红色阴影,赞叹起这位艺术家巧夺天工的手法。这片旧墙纸上所体现的细节让他非常惊讶。将如此细腻精湛的工艺运用于墙纸设计,似乎是很久以前的做法。他敢打赌,现在已经没有人会这么做了。


“沙摩塞先生,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托德再次重复了他的问题。



他把玫瑰塞进口袋,穿过门厅,走到门廊。那是一个巨大的包围式门廊,走在破旧的木板上,他觉得自己的脚步声好像葬礼上的鼓点。他的目光扫过四周无人打理的农田,和街对面邻居家悉心照料的菜园。在他的左手边,远处是山和森林。空中没有一丝云,他几乎能听见阳光照射在身上的声音。不远处的“出售中”告示牌在微风中左右晃动。


纱门打开的声音吱嘎响起,托德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沙摩塞先生?”


他走下台阶,转过身,抬头望着房子的锡屋顶,和它的修补处被阳光晒白的、呈细曲线状的沥青。



“沙摩塞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吗?这房子的锅炉和主要电器都有一年保修,所以如果您担心……”


“不不,我不担心那些。我知道这房子有年头了,这不是问题。只是……只是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觉很……奇怪。”


“奇怪?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我是说,我倒是不觉得这地方有什么‘奇怪’的,当然它得要拾掇拾掇,但是——”


“不不,我喜欢这房子,对这地方我很满意。我喜欢在这儿住的想法。”


托德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我正准备说,这地方再正常不过了。”



他把目光投向远处的森林。“所以我才想要住这儿。我想要正常的生活。”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策划重庆,策划四川——构筑中国经济第四增长极

刘斌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1

黑马王子操盘手记(七)

黑马王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9

中国近代建筑研究与保护(七)

张复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3

多尺度级联场增强金属纳米结构的构筑和性能研究

朱振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面向集成电路电阻电容提取的高级场求解器技术

Wenjian Yu、Xiren Wang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1

认罪悔罪教育

司法部监狱管理局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 ¥4

巴蜀场镇——地理 景观 街区

刘森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9

夏七酱的水彩小世界

夏七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1

鼠小七历险记. 看守迷宫的猫

沈习武,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