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海滩——爱意缠绵、悬念重重

2016-01-12作者:(美) 罗伯茨, 著编辑:谢爽

三百多年来,布拉夫府一直矗立在威士忌海滩上,守护着这片海岸和这里所有的秘密。


伊莱•兰登在这里长大,如今是一位波士顿的律师。一年前一次猝至的谋杀案,令他被控为杀死妻子的凶嫌。经过一年的苦苦挣扎,他免于被捕,但也名声扫地,不得不意志消沉地回到这里。



仿佛有黑影紧紧跟随,危险才刚刚开始。他抵家前,他挚爱的奶奶离奇坠楼。年轻的女管家阿布拉•沃尔什,受托照料布拉夫府。在她无微不至的关爱下,伊莱逐渐走出受害者阴影。然而在一个风雨之夜,阿布拉惊险遇袭,侥幸逃脱。受雇调查伊莱的一名私家侦探,随即遭遇不测。


布拉夫府众多神秘的过往,如海妖之歌般吸引着那个誓要毁掉伊莱、夺回一切的幕后黑手。一张虚实难辨、已铺开几个世纪的大网,伴随着威士忌海滩咆哮的怒涛,将伊莱和阿布拉都卷了进去……



(一)


当天晚上九点,刚上完家庭瑜伽课的阿布拉趁学生们收拾垫子之际,抓过了一瓶水。


“抱歉我来晚了点儿,今天事情太多,我忙得都忘了时间。”希瑟又用了同样的借口。


“没关系。”


“我讨厌错过热身的呼吸练习。它一直都对我很管用。”希瑟叹了口气,做了个双手下压的动作。阿布拉不由露出一个微笑。



任何事都无法打垮希瑟。她觉得,这个女人说梦话的样子,估计跟她接受一小时按摩时,喋喋不休的样子差不多。


“我像个疯子一样冲出屋子,”希瑟继续说道,“噢,但我发现,伊莱的车没在布拉夫府。别告诉我,他已经回波士顿了。”


“没有。”


不甘心就这样结束话题,希瑟一边拉上外套拉链,一边说:“我就是好奇,多大的一幢房子啊!只跟赫斯特……呃,她肯定永远都在那里的……你懂我的意思吧?但我想,伊莱肯定很熟悉房子里一切。所以,他就成天在那里头游荡。”


“这点……我倒没注意。”



“我知道,你过去照料房子时,会遇见他。所以,这也算得上些许陪伴。但我就是觉得,其他那些独处时光,他会不知道该干吗吧?那可不太健康哪。”


“希瑟,他在写小说。”


“我知道,他是这么说的。或者,人们都说他是这么说的。但他是个律师啊,律师懂什么写作?”


“哦,我不知道,去问约翰•格里沙姆吧。”


希瑟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呃,那多半是真的吧。不过——”


“希瑟,好像要下雨了。”格蕾塔•帕里什走上前来,“你方便送我回家吗?我好像要感冒了。”



“哦,当然没问题。等我把垫子收好就走。”


“你欠我个人情哦。”格蕾塔趁希瑟冲向一边,悄声低语道。


“嗯,大大的人情!”她感激地紧握了下这位老太太的手,便匆匆离开,忙着收拾垫子去了。


待屋里终于再无旁人时,她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她喜欢在家上课,喜欢上课前后那些亲切、随意的交谈。但也有些时候……


收拾好日光浴室后,她上楼换了件粉色绒毛睡衣,才又走回楼下。这件带白羊嬉戏图案的睡衣,是她最喜欢的一件。



她打算倒点红酒,生上火,然后拿本书,舒舒服服地读。雨点敲在天台上的声音,让她不禁莞尔。雨夜、炉火、红酒——雨。该死,布拉夫府的窗子,她全都关上了吗?


当然。她怎么会忘了关……


真的关了吗?每一扇都关了?赫斯特家庭健身房里的那扇关了吗?


她紧闭双眼,努力回忆,试图想起自己走过房间,关上窗户的画面。


可她就是想不起来,就是无法确定。


“该死,该死,该死!”



要是不检查一下,她是没法放松下来了。好在去看看,也不过几分钟的事。反正她已经做好一锅炖火鸡。于是,她带上了为伊莱精心挑选的食盒。


她从冰箱里拿出火鸡,脱掉舒适的袜子,一脚踩进自己那双旧UGG雪地靴。她直接在睡衣外裹了件大衣,抓过帽子往头上一套,就朝车子跑去。


“五分钟,顶多十分钟。我就能回来,继续喝那杯红酒。”


她蜿蜒而下,朝布拉夫府驶去。隆隆的雷声并未让她感到丝毫意外。在气象部门看来,三月末的天气跟疯子没什么两样。今晚还雷声隆隆、雨雪交加,第二天就可能阳光普照。谁知道呢?


她一手攥着钥匙,一手端着火鸡,一头扎进雨里,径直冲向前门。


她用屁股关上门,伸手去够电灯开关,好输入警报器密码。



“很好,好极了。”看着依然黑漆漆的门厅,她不由嘟囔道。风暴来临时,布拉夫府,或整片威士忌海滩的供电有多么靠不住,她再清楚不过。她“咯哒”一声按亮钥匙环上的小手电筒,循着那束细小的光,朝厨房走去。


她先检查了窗户,然后报告了停电的事。事实上,备用发电机也不起作用。那东西又坏了。她真希望赫斯特能修好那台老怪物。虽然赫斯特说自己经历过很多次停电,早就知道如何应对,但她还是担心,赫斯特如何才能挺过一场严重的停电事故。


她从厨房抽屉里找出一支大手电筒。或许,她应该去地下室看看那台发电机。她当然不知道该查看哪儿,但没准儿有用呢?


她朝门口走去,接着又停住了脚步。那里又黑又冷,可能很潮湿,或许还有蜘蛛。


也可能没有。



她要给伊莱留张便条。如果他半夜回到这个没电、没暖气又没有亮光的家,可以到她的沙发上凑合一晚。不过,她得先去查看一下窗户。


匆匆赶到楼上一看,她担心的那扇窗户自然是关好的。而此时此刻,她也毫不费力地想起了自己关上它,并扣好闩锁的情景。


她回到楼下,转身走向厨房。虽然不会轻易被吓住,她还是想回家了,想离开这幢又大又黑、空空荡荡的房子,回到自己那间舒服的小屋里。


又是一声炸雷。被吓了一跳的她,不由笑话起自己来。



电筒突然脱手而出,有人从身后扼住了她!一瞬间,也仅仅是那一瞬间,她完全慌了神,无助地挣扎,死命地抓挠她脖子上那条越扼越紧的手臂。


她以为会有一把刀抵住她的喉咙,刀锋掠过肋骨,一路划开她的皮肉。恐惧让她尖叫,叫声却被那条胳膊勒成了哽咽的喘息。


空气被阻断。她拼命挣扎,想吸入一口气,直到眼前开始天旋地转。



然后,她得救了!


手肘往后,直击心窝;脚下用力,猛踩脚背;趁对方松手之际立刻转身,凭借本能,一巴掌扇向后方的脸;最后,迅速提膝,重重地往对方腿间一顶。


然后,她撒腿就跑,依旧凭借本能,盲目地冲向大门。虽然手臂因用力过猛传来阵阵刺痛,脚下却一刻也不敢停。她拉开大门,冲向自己的车,颤抖着一只手,从包里掏出钥匙。


“快走,快走,快走。”


……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罗伯茨
出版漓江出版社
定价4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