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家书 故纸温情】

2016-01-14作者: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 编编辑:谢爽

家书里的抗战史,另一种抗战记忆


抗日名将吉鸿昌在牺牲前以手指为笔,在刑场上写下浩然正气的绝命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而在走上刑场前的几个小时,吉鸿昌将军还写下了一封革命遗书和三封给亲友的家书,三封家书现存天津博物馆。



红霞吾妻鉴:


夫今死矣!是为时代而牺牲。人终有死,我死您也不必过伤悲,因还有儿女得您照应。家中余产不可分给别人,留作教养子女等用。我笔嘱矣,小儿还是在天津托俞先生照料上学,以成有用之才也。家中继母已托二、三、四弟照应,教[孝]敬,你不必回家可也。



国昌、永昌、加昌诸弟鉴:


兄已死矣,家中事俱已分清,唯兄所恨者,先父去世,嘱托奉养继母之责,吾弟宜竭力孝敬,不负父兄之托也。


欣农、仰心、遐福、慈情诸先生鉴:


吾先父所办学校校款,欣农、遐福均悉,并先父在日已交地方正绅办理。所虑者,吾死后恐吾弟等不明白之处,还要强行分产,诸君证明已有其父遗嘱,属吕潭地方学校,为教育地方贫穷子弟而设,款项皆由先父捐助,非先父之私产也,学校款,诸弟不必过问。


【背景链接】


吉鸿昌(1895—1934),原名恒立,字世五,河南扶沟人,著名抗日将领。不到18岁即加入冯玉祥的队伍,开始戎马生涯。他有胆有谋,作战勇敢,在北伐战争中,其所率部队被称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的“铁军”。1931年,吉鸿昌因不愿替蒋介石打内战,被蒋解职并勒令出国“考察”,在欧美期间多次发表抗日演说,号召海外侨胞“用热血拥护祖国”。



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进攻上海,吉鸿昌闻讯毅然回国。8月,赴湖北宋埠策动旧部30 师起义,失败后经上海至天津,从事抗日反蒋活动,因此遭到国民党通缉。9月由沪至津途中,潜赴山东联络冯玉祥出山组织武装抗日,毁家纾难,变卖家产6万元购置枪弹。



1933年5月,与冯玉祥、方振武在张家口建立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第二军军长、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兼察哈尔省警备司令。从6月开始,吉鸿昌率部北征, 所向披靡,三战三捷,收复察东失地。22日,收复康保城。7月,收复宝昌和沽源县。随即又开始了扫清多伦外围的战斗。多伦地势易守难攻,为察东重镇,日本视之为攻掠察绥两省的战略据点,派重兵把守。根据敌情、地形,吉鸿昌采取强攻为主、先发制人、内外结合的战斗方案。7日晚,同盟军分路向多伦发动进攻,日伪军凭借工事与火力,拼命顽抗。攻城部队奋勇冲击,经过两天三夜激战,至10 日晚,仍久攻不下。吉鸿昌乃亲率敢死队,赤膊匍匐前进,连续三次指挥登城。


与此同时,暗派副官率士兵40余人,化装成伪军潜入城内。12日凌晨,吉鸿昌再次组织猛攻,里应外合,终于打败了日伪军,收复了多伦,察东四县全归同盟军之手,成为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军队首次从日伪军手中收复失地之举,对全国抗日力量产生极大鼓舞。



然而,此时蒋介石却派重兵进攻同盟军,同盟军终因腹背受敌、寡不敌众而失败。此后,吉鸿昌到平津等地继续从事抗日活动。1934年1 月,吉鸿昌由著名共产党人宣侠父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吉鸿昌同宣侠父、南汉宸及任应岐将军,联络各派抗日人士在天津成立了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吉任党组领导成员。为宣传抗日爱国,大同盟编辑出版了机关刊物《民族战旗》,吉鸿昌自己出资购置印刷工具,并在家中设立了秘密印刷厂,他的家成了党在天津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主要联络站,被大家称为“红楼”。吉鸿昌还广泛联络各界爱国人士,继续准备武装抗日活动,他的夫人胡红霞非常支持丈夫的革命活动,不惜变卖财产衣物,为抗日前线筹集军火。



1934 年11 月9 日,吉鸿昌在天津法租界被特务刺伤后逮捕。14日,被“引渡”给国民党政府,关进天津陆军监狱。22日,被秘密押解至北平军分会军法处。当晚对吉进行审讯,吉鸿昌慷慨陈词,历数蒋介石的卖国罪行,并将上衣解开,袒露出察北抗日作战中所负的累累伤痕。11月24 日,吉鸿昌被枪杀于北平陆军监狱。


殉难前几个小时,吉鸿昌将军向敌人要了笔墨和信纸,写了一封正气凛然的遗书和三封短札,致夫人胡红霞的短信便是其中之一。信中的殷殷嘱托,充满了他对妻子、儿女深深的爱护。他鼓励妻子为了儿女的成长、为了革命,坚强地活下去。



吉鸿昌被捕后,夫人胡红霞百般营救。由于中国报纸肆意歪曲真相,胡红霞便找到英文《京津泰晤士报》,及时报道了国民党企图暗杀吉鸿昌将军的消息。胡红霞还专程跑到泰安,上泰山向冯玉祥将军求助。在吉将军被法租界工部局“引渡”给国民党政府之前,胡红霞甚至打算卖掉位于法租界的房子,聘请法国律师用诉讼的方式阻止这次“引渡”。吉将军知道这些事情后,便嘱咐夫人营救是徒劳的,他在给夫人的遗信中写道:“家中余产不可分给别人,留作教养子女等用”,表明了吉将军对国民党反动本质的清醒认识和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



写完信后,吉鸿昌从容走上刑场,在刑场上写下浩然正气的就义诗,并慷慨陈词:“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给我拿个椅子来,我得坐着死。”坐在椅子上又向敌人说:“我为抗日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在背后挨枪。你在我眼前开枪,我要亲眼看到敌人的子弹是怎样打死我的。”当刽子手在他面前举起枪时,他凛然高呼:“抗日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壮烈牺牲,时年39岁。


(陶武亮)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
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定价2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辽宁抗战往事

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 共青团辽宁省委员会, 东北新闻网, 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1

百姓家书:王睿。一个优秀青年的励志旅程

王昌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兄弟家书(第二版)

戴次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本溪县抗战史

李兴濂, 编著
辽宁民族出版社[2015]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