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文章主演,但是剧情有看点哦!

2016-01-15作者:江奇涛 著 子洋 改编编辑:谢爽

同名电视剧正在北京卫视黄金档热播,原著更精彩,不容错过!


清末民初,时局动荡,风云际会,军阀、政客、侵略者、爱国志士……你方唱罢我登场,演绎了一段精彩绝伦的时代大戏。


引    子


二零零一年,美国夏威夷檀香山的海边。午后的阳光斜斜地洒下来,本该有些热,却被徐徐的海风吹散了热度,变得温暖而舒适;白色的海浪轻柔地拍打在金黄色的沙滩上,与不时飞过的海鸥交织出美丽的和声,静逸而安宁的海滩。一位年近百岁的老者坐在那里,戴着黑色的丝绒软帽和银色的细框眼镜,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他双膝上摆着的一本《圣经》上。他似乎已经在这里坐了许久,身下轮椅的轮子已经被沙子掩埋了少许,已完全融入这片祥和之中。



老人抬起头,试图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的样子——那个身着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军服,英俊挺拔,风流倜傥的年轻人,仿佛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带着迷人的微笑。老人竭力想看清楚这陌生又熟悉的自己,却徒劳了;他摇摇头,低头继续阅读。他手中的那本《圣经》,折页在诗第九十篇上,那是摩西向耶和华的祈祷,其中第九小节写道:“我们度尽的岁月像一个讲着的故事。”这位老人就是张学良。他那段轰轰烈烈岁月的故事,始于一九一三年的冬天……



第一章  少年丧母入张府(一)


一九一三年冬,中国东北,也是一个午后。漫长的严冬即将过去,乍暖还寒,广阔的平原上已有了依稀的绿色,几朵早开的野花在风中微微摇曳。午后温暖的阳光融化了冰冻的黑土地,车马踏出的小路上满是翻浆的黑色泥泞。


有一个庄户人赶着一匹马拉着的大车,在这泥泞中缓慢而艰难地前行。远处传来了车马行进的轰鸣声,那人回头一看,忙将马车赶向一旁让出路来。不一会儿,两匹并排行进的军马踏着泥泞驰骋而来,马上是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兵。紧随前卫骑兵,一辆七匹马拉着的大车轰哗辗过,车上载满了家用行李。驾车的依然是名军人,似是着急赶路,一路将手中的马鞭甩得山响。



行李中的一只大皮箱上坐着姐弟三人,身上都戴了重孝,小脸冻得通红,沉默地依偎在一起。最大的姐姐梳着一条麻花辫子,生得眉目清秀,水灵灵的大眼睛此刻还红肿着,却掩不住她眼神中透出的坚毅。大一点的男孩还梳着清末的“猪尾巴辫儿”,与姐姐长得很像,眉宇间已经有些男孩的英气,眼神有些愤恨地看向远方。最小的弟弟脸上还挂着风干了的鼻涕,怀里抱了一条小狗。


这三个孩子,便是张作霖与原配夫人赵桂春所生的三个孩子。早年张作霖四处征战,赵氏与他是患难夫妻。如今苦尽甘来,张作霖成功在东北打出一片天下,成为盘跟一方的大军阀,便定居奉天,娶进多房妾室,却对留在家乡的原配夫人甚少过问。三个孩子原本跟随母亲生活,母亲却因病早逝,让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孩子们伤心不已。赵氏的丧事刚料理完,张作霖便派人将三个孩子接到位于奉天的张府。那年学良十三岁,姐姐首芳十五岁,弟弟学铭五岁。



在荒郊原野上一路颠簸,一行人终于在当天晚上赶到了奉天城。军人的乘马和载了孩子的马车穿越城墙门洞,忽地就融进了城中一片灯火街市之中。马匹轻轻地打着响鼻,马蹄有节奏地踏着石板,车轮辚辚地碾过街面,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又陌生。也许是还未能适应这城里的光亮,街灯红红绿绿地照过来,映衬出一个个显得不知所措的孩子的脸。


马车继续在城里辗转行进,渐渐的绕进了一处较为僻静的街道,孩子们正在纳闷,一扇灯火通明的大宅院门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这才明白,这宅院竟是占了整条街。马车停下,几位随行的军官纷纷下马卸车。三个孩子面面相觑——原来这就是张府。几个孩子跳下马车,无言地打量着这巨大的院门,似乎愈加紧张了。



院内的建筑早已是灯火通明,一条通体雪白长毛的名犬萨摩捕捉到门外的动静,仰首狂吠起来。管家闻讯赶来,忙吩咐将府邸的大门打开。府内下人们纷纷迎出门去,帮军官们将车马上的行李卸下车来,一时间府内府外一片人欢马叫,好不热闹。三个孩子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仍旧不发一言。


管家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头发油光锃亮地梳向一边,穿着缎子制成的长袍,手里拿着一盏灯笼。他笑眯眯地迎上来,对着愣怔在一旁的三姐弟:“几位想必是首芳小姐,学良少爷和学铭少爷吧?”首芳有些迟疑地打量了他一下,随即默默地点点头。得到肯定的答复,管家一欠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请随我来吧,这府里上下都盼了你们一天了,可把你们盼来了……”边说着边自顾向府内走去。姐弟仨愣了片刻,随即也只得沿着管家声音的方向追了过去。



提着灯笼的管家领姐弟三人穿廊过院。卫兵提着大小行李跟在后面。管家一路还在喋喋不休:“老爷去北京见谒袁大总统去了,临走他交代了,让你们随二妈妈一块儿住,吃饭可随五妈妈,读书由三妈妈安排……”


内院那厢,似是听见了门外的声响,几位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夫人同时从各自的院房门内探出头来。年纪最长的是二姨太卢夫人,招呼着后面搬行李的卫兵:“是六子他们到了吗?”搬行李的卫兵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边行礼边道:“回二太太,是他们。”说罢在前引路,带着众人朝着姐弟仨所在的院子走去。



三姨太戴氏似是有些自言自语,悠悠地问道:“怎么才到?”心知她是这几位姨太太中脾气最为古怪的,卫兵赶紧回道:“回三太太,赶上翻浆化冻,一路支棱八翘的,就耽搁了。”见三姨太没反应,四姨太许氏对他有些不屑,“咂”了一声接过话:“路上也得吃了饭啊?”卫兵也忙回道:“回四太太,他们都吃过了。”


在几位姨太太中,五姨太寿懿最为得宠,人长得年轻漂亮,言行举止也颇有大家风范。她看苗头不对,忙拉着几位姨太太边走边念叨:“这可算是到了,到了就好,姐姐们咱快些走,我还真期待着看这六子长得啥样。”这才算是化解了一时间有些紧张的气氛。



五姨太口中的“六子”便是张学良的乳名,这说起来还有一段典故。原本张作霖给他起了个乳名叫“双喜”,因生他的时候打了大胜仗,取个“双喜临门”的好彩头。谁知学良生下来后便体弱多病,向来迷信的张作霖便请算命的先生来看。这人一看便说学良命硬,会克父母。张作霖忙按着算命先生的化解之法,找了个寺庙让学良剃发,算是“出了家”,再用草扎了个草人扔过院墙,算是代替张学良去死。出了寺院们,要用听到的第一个名字当成学良的乳名。学良走出门,恰逢有人在喊“小六子”,便有了学良现在的乳名。


那厢,管家已将姐弟三人安置在早已为他们布置好的房间里。三个孩子开始安置行李,默默地四下打量着,各怀心事。还是首芳先打破沉默,抱怨道:“我为什么不能有一间自己的房间?我在家里从来都有自己的房间,怎么这儿就没有呢?”学良心中早已对父亲多有不满,此时更是心生些许怨恨,他冷笑一声道:“姐,咱还有家吗?”此言一出,几个孩子都怔住了,心里难受了起来。



在这个当口,几位珠光宝气的姨太太恰好走进门,你一言我一语的,对几个孩子嘘寒问暖,好不热闹。三个孩子本就穿戴着一身重孝,看着这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妈妈”,心里更是多了些许恨意,冷言冷语地将这几位姨太太打发了出去。


这是三个孩子在张府的第一天,却连父亲的面都没见着,这让学良与首芳辗转难眠。相依为命的姐弟俩互相倾诉着对父亲的诸多不满,直至天亮才沉沉睡去。小学铭和他们带来的那只叫“小白”的小狗倒是一夜好眠。天刚亮,几个孩子还在沉睡,小白就已经醒来自己蹿了出去,似是迫不及待要看看他的新家。



五姨太那只英国血统的高大萨摩犬叫“虎子”,五姨太对它甚是宠爱。加上五姨太本就是这府里最受宠的姨太太,这狗自然是被宠得上了天。许是不容陌生的狗侵占它的地盘,小白刚出门,闻见味道的虎子就挣脱了丫环的手,发了狂地冲着小白奔了去。可怜的小白,还没过上好日子,就被它一口咬住毙了命。


刚刚失去了母亲,如今连母亲留下的唯一的念想也没了,小白的死让姐弟三人悲痛欲绝,学良止不住红了眼眶,最小的学铭更是哭闹不止。性子刚烈的首芳心里怨恨,又不肯让弟弟在这些个姨太太面前示弱,忙喝住学铭:“哭啥呀你?有啥可哭的?不就死了一条狗吗?你以为是你家呐,你妈死了,你爸不管你,你哭给谁看呢?”小学铭忙忍住了哭声,三个孩子的眼眶都红红的,眼里满是恨意。



几个姨太太面面相觑,这才明白这事不只是死了一只狗这么简单——这几个孩子对张作霖,对这张府的上上下下都心有怨恨。五姨太忙赔着笑脸:“我说首芳呀,真别这么说,咱是一家,你娘不在了,咱一大家谁心里好受呀,都不好受。这家不光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所有孩子里,你爸最爱护的还是你们仨嘛。”


首芳怎么也不肯善罢甘休,对着五姨太冷嘲热讽。其他几个姨太太忙打圆场,一齐商定再买只更好的小狗给学铭,并保证让五姨太好好管教虎子。



五姨太被首芳骂得灰头土脸出了门,心里正堵得慌,看见虎子还在一边摇头摆尾地撒欢,气得就手折了根枝条就骂上了自家的宠物:“你说你配做只狗吗?尽给你妈找骂?咱家本来就够乱的了,你非但不能替你妈分忧,反倒添乱。谁都咬?连弟弟也咬?有你这么六亲不认的?真是气死我了。你平时的礼貌斯文都哪儿去了?我问问你?你可是英国领馆那边送过来的,你祖宗可都是英国皇家贵族,你那贵族血统都哪儿去啦?都就饭吃啦,你呀你跟谁过不去不好,非得跟条草狗过不去。”这话被正好路过的学良听见了,心里刚压下去的火又冒上来了,打定主意要让这“血统高贵”的狗好看,猫着腰在花园的树丛里躲着。


突然围墙那边传来了响动,学良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瘦小的少年像只狸猫似的顺墙爬过来,手上还抓了两根不知从哪儿偷来的腊肠。学良吓了一跳,却还故作镇定地走上前问他:“你谁呀?”那孩子也故作老成:“你是汉卿吧,我是学成,你二叔的儿子。”学良这才想起,自己的二叔张作孚早年间剿匪阵亡,他留下的孩子就一直由张作霖抚养,想必就是眼前这个堂弟。



虽初人张府,学良也已经从老管家那里得知张府里的规矩颇多,看着学成手里的腊肠,他有些不解地问道:“这怎么回事?”事情败露,学成也丝毫不慌,嘿嘿笑着将腊肠顺手揣进怀里:“张作相家弄来的,顺手牵羊,解解馋,灶上的饭菜老难吃了。”学成口中的张作相,是张作霖的拜把兄弟,两家的府邸虽隔得不远,却也应该难以自由进出。看学成的样子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不由得让学良对他刮目相看。


这时五姨太已经回到屋里,只留下白色的萨摩犬趴在原地晒太阳。学良心里一亮,想到了一个报仇的绝妙之法,便问学成愿不愿意帮忙,学成也是个好事顽劣的主儿,一口就应承下来。学成当即用手里的半根肉肠将虎子引了过来,用麻绳套着拖了就走,按学良交代的将虎子送去狗肉铺子宰了,这一切都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进行。



经此一役,学成被学良的胆识所折服,已然变成学良忠实的小跟班。次日,在学成的引荐下,学良又在街头认识了两个小伙伴,张作相家的公子张廷枢和鲍贵卿家的公子鲍毓麟。廷枢和毓麟像大人似的向学良同时抱拳,以他的字“汉卿”相称。学良未表态,学成却先不乐意了,他是学良的堂弟,廷枢和毓麟又与自己同龄,呵斥二人应同他一起叫学良“大哥'


学良假意瞪了学成一眼,冲他努嘴道:“蛮横了啊,学成。”说完看了看廷枢道:“想当年,剿灭陶克陶胡后,你爹我爹拜了把兄弟的,没错吧?”


廷枢回答说:“那没错,你爹排老七,我爹排老八。”



原来,张作霖当年在奉天巡防营做管带时,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几人感情甚好,便聚在关帝庙中,烧香许愿,正式结拜为义兄。按着年龄,几人的排位为老大马龙谭、老二吴俊升、老三冯德麟、老四汤玉麟、老五张景惠、老六孙烈臣、老七张作霖、老八张作相。现今几人都成了东北的人尖子,但论见识气度,张作霖虽排第七,已俨然为众人之首。


提起这些事,几个孩子也是热血上涌,嚷嚷着也要按父辈一样来 个歃血盟誓,义结金兰。正议事之时,学成一眼瞄见寿夫人挽着一件裘 皮大衣沿街走进了路旁的一家皮草铺,脸色骤变,心中暗暗叫苦。



原来,在将虎子卖给狗肉店时,学成将狗皮转卖给了这家皮草铺,本来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万万没想到,寿夫人却是这家皮草铺的常客,这下麻烦了,虎子的事情就要败露。果不其然,寿夫人很快就发现了挂在皮草铺的自家萨摩犬的狗皮,这才知道虎子已经遭了毒手。她心中一痛,竟就这样在皮草店里晕了过去,好半天后,才被人送回张府。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少帅
作者江奇涛
出版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文章学通论

任遂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2

美国大学入学申请文章写作及例文欣赏

陈方、任爱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2

哇哦,钱是这样来的

纸飞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一“是”到底论

王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夢想成真_人生是否有Take 2

桃默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0] ¥23

有图有真相:一看就会的Excel图表书

张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5

读书是件好玩的事套装(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2

100万信用卡/信用额度大咖是怎样炼成的

卡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2

花样姑娘——养孩子是一场修行

季美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2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