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总统、新发型

2016-01-18作者:(德)艾尔林格编辑:管志慧



“我希望您能听我说,我要再说一遍,我和这位女士,莱温斯基小姐,没有性关系。” 1998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一字一句地对有关他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有染这一绯闻进行回应。当时他的妻子希拉里就站在他身边,他制造了这句在他担任总统时最出名的话,同时也成为20世纪最有名的官方谎言之一。不到7个月后,他就不得不在大陪审团以及全国人民面前承认他与莱温斯基可能有—不正当的身体关系。



不过在众多显示并揭露政治家行为真相的故事中,这仅仅是其中之一。当然故事有不同的程度也有不同的目的:鲍威尔在2003年2月5日对世界安全委员会讲的有关伊拉克的著名目论,他以此请求对伊战争,并展示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但事后这一言论被证明是错误的;瓦尔特.乌布利希(德国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活动家)的“没有人故意去建起一堵墙”,科尔的 “繁荣景象”,乌韦•巴舍尔的“誓言”,弗朗茨.明特费林以竞选诺言衡量一个党派是“不公平的暗示”,以及匈牙利总统费 伦茨.久尔恰尼不情愿地承认了竞选时说的谎。



但克林顿的谎言有些特别之处,这导致了美国历史上第二次总统弹劾程序(最后被议院拒绝)。克林顿对说谎指责的辩护很特别,因为他的一部分供述是在宣誓后进行的,他没有办法证明谎言不是谎言。在弹劾审理中有一项指控是“伪证”,这一指责直接与到底是否说谎相关。最后克林顿退回到一点上:他与莱温斯基进行的虽有证据,但在字面上不算法庭给他定义的“性关系,这么说可不简单,是需要一些技巧的,最富传奇性的是他在这种情况下说的话:“这取决于‘是(is)’这个词的意思。”



性,却不是性,“是”也不再表示“是”,这听上去不可能是真相。实际上克林顿做的是我们所有人在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的事情:与令人不快的真相打交道。当克林顿这么做之后,由于他对真相独特的处理方式,使自己陷入了越来越大的窘境一还要为自己辩护。他的这些做法很有意思,并且令人吃惊的是他以这种方式跻身于那些“犯错的名流”之中。无论是否有意,他掌握 了谎话史上最诡计多端的精华。



回到说谎上来。原则上讲,人们对待谎言可以有三种基本态度:第—种,人们可以将谎言看作谎言并且视每个谎话都是不道德的,因此谎言是错误的,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能破例;第二种,人们可以只关注结果,中性地看待谎言,事后再进行判断,谎言是有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第三种,人们可以自己思考谎言到底有哪些坏处,然后做出判断。我认为第三种是最有意义的处理方式。


你不应说谎


人们在一开始可以以传统的角度看待不能说谎这—想法,并联系到十诫中的“你不应说谎”。这种表述够了吗?如果不够, 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这句话不存在,当然在德语中是有这种 话的,但不是像很多人认为自己知道的那样,它是圣经中的第八条戒律。在圣经中有两处表述了十诫,但第八条和“你不应说谎” 不一样。在1984年路得圣经的翻译是:“勿妄证。”而在统—翻译中,这句话是:“不可做假证陷害人。”完全没有出现“你不应说谎”。


上面的两种表达和“你不应说谎”有区别吗?当然有。人们从句子本身就能看出,一种是用在法庭上,一种是在日常生活中。“不可做假证,,这是为了防止出现错误的判断,而“你不应说谎”是为了防止什么呢?是防止被欺骗吗?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说出太有用的内容,人们又陷入了死循环。如果人们打算了解谎言,打算知晓为何不应说谎或什么时候可以说谎,那就必须找到一种解释说明谎言到底有哪些害处。



人们为什么不愿意说谎


与十诫基本一样有名的是道德哲学中康德的“绝对命令”,其基本表述是:“你应当这样行动,即你行动的准则仿佛通过你的意志成为一个普遍的自然法则。”如果把这句话用在谎言上,人们很快就会发现,谎言与之相矛盾。因为人们可不愿把“我可以说谎” 这种原则作为通用的法则。为什么呢?人们不愿意就是必须拒绝谎言的第一个原因:如果普遍地允许人们说谎,那人们也就没法再说谎,这听上去很矛盾,但却十分有逻辑,因为如果谎言要能起作用,它需要讲真话这一义务。说谎的人希望对方相信他,否则谎言也就成了笑话、讽刺、诗歌、童话等。只有通常上假设的内容是坦诚的,对方才会相信说谎者的言辞,所以为了这一假设需要禁止谎言。


谎言的受害者不仅是说谎者



“谁说过一次谎话,人们就不再相信他了,即使他以后讲的是真话。”孩子们从很小就学习了说谎的负面后果,而且这经常与 “狼来了”的寓言联系起来。一个牧童为了好玩儿,两次用“狼来了”的呼喊把人们从梦中叫醒,到了第三次,狼真的来了,人们不再相信牧童的话,不去帮忙,结果狼吃光了羊群。人们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有些犹豫,思考着是否实际上有个现实中相应的故事, 现在肯定有一些人在耍聪明避开讲真话,一次或两次被人们逮个正着,然后就不再为人所信。这是说谎者应得的损失,从表面上看似乎除了说谎者之外这对其他人几乎没有坏处,但这种不信任不仅针对说谎者本身,也会损害其他人。有一个例子可以证明: 很多人愿意帮助处于困境中的人,但在城内出现专业的乞丐团伙假装身体残疾,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相信乞丐,基本上也不再 施舍任何东西。这种被说谎者破坏掉的信任不仅对说谎者本身有坏处,实际上对一无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也有害处。


谎言就像不健康的空气


严格地说,谎言甚至会导致语言上的损失。这听上去可能有点夸张,尤其是当人们读到康德严厉地写道:“……但是,通过有意地使用与说话人此时所想的相反的语言,把自己的思想达给 某人,是与他传达其思想的目的性截然相反的,因此是对其人格的放弃,是一个纯粹欺骗的现象,而不是人本身。”



说到说谎者是:

“谎言就是抛弃,仿佛就是毁掉说谎者的尊严。一个人自己都不相信他对另一个人所说的话,他的价值,甚至比他是物品所具有的价值还小。”


因为说谎时语言和思想不再关联’所以康德将说谎者仅仅视为“语言机器”。


这一点人们肯定可以反驳,因为谎言的想法也是说谎者的思想,就是其想要公开说出的内容,但一种更简单并且我认为也确实更令人信服的观点是:语言作为思想和信息交流的工具,谎言 夺去了其一部分功能。



我这是什么意思呢?让我们回到“我的新发型如何”这个问题上。如果人们对这个问题可以随时说谎,那么换了新发型的人永远不可能得知别人对自己发型的看法,也许他就成了一位野心 过大的发型师或完全没有能力的理发师的牺牲品,而且当事人永远不会知道。所有被问到的朋友、同事、亲戚,甚至是自己的伴侣都说:“非常好看。”这个最可怜的人将在他有生之年丑陋地到处晃悠,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他的发型看上去很可怕。作家卡勒德.胡赛尼在他的小说《追风筝的人》中借叙事者阿米尔的父亲之口说:如果你讲了谎话,就是偷走了他人翻真相的权利。” 谎言不仅偷走了人们得到真相的权利,更糟糕的是甚至偷走了人们得到真相的可能性。人们必须想象—下新发型好看的情況: 终于剪掉了无法忍受的蓬乱长发,新的发型是—种展示,但提问自己发型如何的人如果允许他人说谎并且他本身能够进行逻辑思考,就无法知道发型是否真的好看,因为说看上去很好的回答,可以表示真的很好,但相反也可能是个谎言,那么这一回答就不再有价值,严格地说这个回答像不健康的空气,可能会损害呼吸。



谎言阻碍了人们对这个话题的真正沟通,夺去了语言的功能。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德]艾尔林格
出版中信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总统来信:美国总统书信精选

王瑞泽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4

哈儿的世界 第一部:谎言制造者

唐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2

总统们:法兰西第五共和

李晓兵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二型模糊集合与逻辑

王飞跃、莫红、赵亮、李润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53

逆转缺氧型慢性病

陈志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缺氧型慢性病

陈志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30分钟打造完美工作型PPT

赛贝尔资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6

创意型城市的经济哲学研究

李成彬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