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细品味建筑之美

2016-01-19作者:大卫·戈德布拉特 李·B·布朗编辑:谢爽

走向建筑


建筑与各种“风格”没有关系。


路易十四、十五、十六式或者哥特式,对建筑来说,不过是插在妇女头上的一根羽毛;它有时漂亮,但并不总是这样,如此而已。



建筑有更为严肃的目的。它能体现崇高,以它的客观实在性触动最粗野的本能,以它的抽象性激发最高级的才能。建筑所拥有的抽象性是如此独特,以至于假如它扎根在尘世中,就能把尘世精神化,因为裸露的现实无非是可能的思想的物质化。赤裸的现实只有被理性将“秩序”赋予其上的时候,才能成为观念的媒介。建筑从其物理环境中所激起的感情,是不可避免、不可还原的,同时也被这个时代所忘却了。


体块和表面是建筑借以呈现自己的要素。体块和表面由平面决定。平面是生成元。对于那些没有想象力的人来说,这是如此的糟糕。



建筑是一些搭配起来的体块在光线下辉煌、正确和聪明的表演。我们的眼睛是用来观看光线下的各种形式的;光和阴影显示这些形式:立方、圆锥、球、圆柱和方锥是光线最善于显示的伟大的基本形式,它们的形象对我们来说是明确的、肯定的,毫不含糊。因此,它们是美的形式,是最美的形式。不论是小孩、野蛮人还是形而上学者,所有人都赞同这一点。这正是造型艺术的条件。


埃及、希腊或罗马的建筑就是一种棱柱体、立方体、圆柱体、三面角锥体或球体的建筑,比如金字塔、卢克索庙、帕特农神庙、大角斗场、哈德良别墅。



哥特式建筑基本上不是以球形、圆锥形和圆柱形为基础的。只有主教堂的中厅采用简单的形式,但还是二次的复杂几何形(十字交叉拱)。因此主教堂并不很美,我们在它身上寻找造型以外的主观要求作为补偿。一座主教堂作为对一个困难问题的巧妙解答而使我们感兴趣,但这一问题的先决条件提供得不好,因为它们不是从伟大的基本形式中产生的。主教堂不是一件造型作品:它是一出戏剧,反抗重力的斗争,对寓有情感的自然的感知。


金字塔、巴比伦塔、撒马尔罕的城门、帕特农神庙、大角斗场、万神庙、加尔水道桥、圣索菲亚大教堂、伊斯坦布尔的清真寺、比萨斜塔、布鲁内列斯基和米开朗基罗设计的穹顶、皇家桥、荣军院,这些都是建筑。


奥赛站台、巴黎大皇宫不属于建筑。



当今的建筑师,沉溺在他们不出效果的平面构图、卷草、壁柱和铅皮屋顶里,没有关于基本体块的概念。巴黎美术学院从来不教这些东西。


如今的工程师们不追求建筑的构思,只简简单单地顺从数学计算的结果(从统治着宇宙的原则中导出)和活的有机物的观念,今天的工程师使用了基本元素,并且把它们按规则互相协调起来,在我们的心里激起了建筑的情感,从而使人类的作品与宇宙秩序共鸣。


这就是美国的谷仓和工厂,新时代光辉的处女作。美国的工程师们以他们的计算压倒了垂死的建筑艺术……



建筑是一些搭配起来的体块在光线下辉煌、正确和聪明的表演。建筑师的任务是使包裹在体块之外的表面生动起来,防止它们成为寄生虫,遮没了体块,并为它们的利益而把体块吃掉:这是我们现在作品的悲惨情况。


把体块的形式在光线下的壮观留给体块,但另一方面,要使表面适应于功能的需要,这促使我们在加于表面之上的分划中寻找形式的显示线和母线。换句话说,一个建筑,就是一栋住宅、一座庙宇或一个工厂。庙宇或工厂的表面,在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开着门窗洞的墙;这些洞常常破坏形式,必须把它们变成形式的显示者。如果建筑的主要形式是球、圆锥和圆柱,那么,这些形式的母线和显示线就以纯粹的几何学为基础。但几何学使今天的建筑师惊慌失措。今天,建筑师不敢造皮蒂宫和里沃利大街:他们造拉斯巴依林荫道。



让我们把现在的观察立足于现实需要之上:我们需要一些规划得很合用的城市,它们的体块要美观(城市总平面)。我们需要一些街道,它们整洁,适合居民的需要,这些建筑实践了大规模生产及工业组织的精神,构思宏大,建筑群安稳;这些使人精神焕发并带来令人愉悦的概念所能给予的魅力。


对一个基本形式的单纯的表面加以塑造,会立即引起体块自身内部的冲突:你将在这里遭遇意图上的冲突,如拉斯巴依林荫道。


对复杂的、组构和谐的体块的表面加以塑造,就是去调整但仍然在体块中加以保留。这是一种比较少见的情况,如孟莎设计的荣军院。



我们这个时代及当代的美学问题是:一切都正在导致简单体块的复归:街道、工厂、大型商店,所有这些明天都会在一种前所未有的综合的形式下、一个整体的面貌下呈现出来。根据功能需要开了门窗洞的表面,应该从这些简单形式中取得母线和显示线。这些显示线实际上是棋盘式或者格栅式的,美国的工厂就是这样。但是,这种几何形式引起了恐慌。


如今的工程师们不追求建筑的构思,只是简单地顺从一个强制性要求的需要,他们的趋势是朝向体块的母线及显示线;他们指明了道路,创造出了清楚的、简洁的造型作品,给我们的眼睛以几何体的平静,给我们的心灵以几何体的愉悦。


这就是那些工厂,新时代的第一批令人满意的成果。



现在的工程师发现他们的原则跟布拉孟特和拉斐尔许久以前使用过的原则一致……


建筑跟各种“风格”毫无关系。建筑以它的抽象性激发最高级的才能。建筑所拥有的抽象性是如此独特,以至于假如它扎根在尘世中,就能把尘世精神化,因为裸露的现实无非是可能的思想的物质化。赤裸的现实只有被理性将“秩序”赋予其上的时候,才能成为观念的媒介。


体块和表面是建筑借以表现自己的要素。体块和表面由平面决定。平面是生成元。对于那些没有想象力的人来说,这是如此糟糕!



平面是生成元。


观察者的眼睛在对一处由街道和房屋组成的地点的观望中发现了自身。他受到矗立在周围的体块的冲击。如果这些体块是规整的,没有被不适当的歪曲搞坏,如果把它们组合起来的次第顺序表现出一个清楚的韵律,而不是乱七八糟的一堆,如果体块和空间的关系合乎正确的比例,那么,眼睛会把一些互相协调的感觉传递给大脑,心灵就会从中得到一些高级的满足:这就是建筑艺术。


在大厅里,眼睛观察墙和拱顶的多变的表面;穹顶决定了空间;拱顶展示它们的表面;壁柱和墙按照可以理解的原因互相配合。整个结构从基础升起,并按照画在地上的平面图中的规律发展:美丽的形式,形式的变化,几何原则的统一性。因此极有深度地投射出和谐之感:这就是建筑艺术。



平面是基础。没有平面,就没有宏伟的构思和表现力,就没有韵律、没有体块、没有协调一致。没有平面,就会有人们不能忍受的那种感觉:畸形、贫乏、混乱和任意的感觉。


平面需要最活跃的想象力。它也需要最严格的规矩。拍定平面就是定下一切,这是决定性的一举。平面不像圣母玛利亚的脸那样画来好看;这是一个朴素的抽象,它只不过是看起来很枯燥的代数演算。数学家的工作同样也是人类精神的最高级活动之一。



有序布局是一种可以觉察的韵律,它以同样的方式作用于每一个人。


平面本身包含着一个前决定性的基本韵律:建筑物依据平面的规定向广度和高度发展,可以在最简单及最复杂之间变化而仍不离同一个法则。一个优秀平面的统一法则是:一个可以无限变化的简单法则。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南非]大卫·戈德布拉特, [南非]李·B·布朗
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定价11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品味丹麦

何立秋,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8

辛苦種成花錦繡--品味唐滌生之<帝女花>

阮兆輝、 張敏慧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9] ¥75

软件之美

申艳光、申思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5

百年奥迪 匠心之美

安庆路5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39

旅行之阅 阅读之美

顾晓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第一次发现名画之美 毕加索

白白兔童书馆 主编 蒋敏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

第一次发现名画之美 梵高

白白兔童书馆 主编 蒋敏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

第一次发现名画之美 高更

白白兔童书馆 主编 蒋敏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

第一次发现名画之美 夏加尔

白白兔童书馆 主编 蒋敏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

第一次发现名画之美 莫奈

白白兔童书馆 主编 蒋敏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