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戏剧性的心碎

2016-01-20作者:[美] 罗伯特·奥古斯都·马斯特斯编辑:谢爽

快乐、恐惧、愤怒,悲伤和嫉妒,这些情绪升起时,你是什么感觉?一个觉醒的人不是一个没有情绪的人,而是一个拥有健康的情绪,能够让情绪自有流动的人。


嫉妒可能是让人极不愉快的访问者,让我们的生命阴郁地燃烧,变得完全混乱,但它值得我们坐下来很好地了解它。



在所有我们发现的痛苦情绪中,嫉妒可能是最伤人的。尽管嫉妒可能是微妙的,是一种微微刺心之感——比如当我们嗅出遭到背叛的气息时,但通常情况下,嫉妒非常明显,有时会严重到吞没我们的程度。嫉妒非常容易切断我们与核心的联结,特别是出现的事物——主要是背叛——毫无预期之时。我们可能觉得自己仿佛背部、心脏被刺伤了。如果在那时我们能开口说话,可能会说“我们遭到了侵犯”。当然,这可能以极端戏剧化的方式进行,好像我们在扮演一个有传奇色彩的受害者,但它也可能只是缺乏戏剧意味的心碎,是纯粹的痛苦。



嫉妒是对被拒绝或被代替——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的极端痛苦反应,也是强制性的戏剧化反应。嫉妒不是悄无声息的,最严重的嫉妒让我们在强烈的痛苦激流中颠簸、心碎,将我们钉在道德耻辱柱上。嫉妒可能有破坏性的强度,好像胸膛被尖锐的落锤破碎机猛烈敲打。如果嫉妒激起的力量足够强大,刚开始我们可能会带着痛苦、质疑和震惊,散裂成碎片,失去方向。在中间阶段,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考虑做一些自己从未想过的事情,在麻木和心碎间来回折腾。一旦嫉妒控制我们,我们就会表现失常,变得具有破坏性,做出难以置信的冒失决策,在巨大的情节剧中失去自己。



嫉妒可以引发这样的情景:疯狂消费、盘子乱飞、损毁心爱之物、怀着恶意尖刻地控诉、采取身体暴力、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坏。嫉妒理直气壮地站在临时表演台上,是纠结的愤怒和夸张的受伤害的气量狭窄的混合物。让嫉妒变得如此有毒并不是一件难事,因而如此多的人将嫉妒视为负面情绪就不足为奇了。



当我们能很好地处理嫉妒时会是怎样的?我们待在那个脆弱中,并不将嫉妒的念头和意图当真,并不将他人非人化,不管我们对他们有多么气愤难当。当我们用健康的方式对嫉妒进行工作时,就不会做破坏性的事,而是抱持它,把自己当成一个被某种痛苦淹没、相信自己被不公正地对待的小孩。我们可能暴怒,可能哭泣,可能感到被蹂躏,但我们并不会太长时间失去与存在核心的联结。简而言之,我们并未让嫉妒占有我们。



鉴于嫉妒制造的极端痛苦——任何深受其苦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大部分的人都努力不为嫉妒的产生创造条件。尽管如此,嫉妒仍然努力从黑暗的、偶尔是有毒的力量中——不是阳光照耀的环境中——生长出来。然而,嫉妒并不是生来就是不健康的、负面的和不合时宜的情感。如果我们发现伴侣对我们不忠,嫉妒是自然的。我们会感觉到受伤害、愤怒、怨恨、悲痛,可能还有震惊,当我们想到伴侣和他或她的新爱人在一起时,这些还会被强化。我们可能会要想采取不同的行动,一些可能会让事情变坏(比如打人),一些可能会让情形有所改善(比如建立和保持清晰的界限)。



不过,大部分的嫉妒会伤害我们,会动摇我们的根基。如果与之变得亲密,它们可以深化我们的生命。最轻微的被拒绝、被替代、被他人挤占了中心地位,可能无来由也可能有,都可能触发嫉妒,特别是当我们本来就在关系中感到不安全之时,此时似乎我们的生存遭到了威胁。



一旦我们对我们敬重之人与别人的交往产生怀疑,特别是如果我们感到有被取代的危险时,我们就踏上了嫉妒之路。当然,有时嫉妒让我们直觉性知道了一些本该了解的事情,有时,我们的嫉妒源出于未解决的创伤,比如在幼时我们的地位被更小的兄弟姐妹取代,此时对嫉妒的专注就会阻止这个创伤的呈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学习对嫉妒保持一点距离,以便将之放入更清晰的焦点中,确保我们不再上演我们自己的情结、未疗愈的恐惧。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