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与狂犬病

2016-01-21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著编辑:翁小鲁

流行文化实在是难以琢磨的东西,最近这几年,全世界的审美潮流似乎突然翻了个儿,几千年来一直充当反派的巫婆、魔法师、 狼人、吸血鬼,突然全被洗得白白的,成了正面形象。我那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整天抱着本《哈利•波特》看得津津有味;小师妹谈起《暮光之城》里的帅哥们一脸花痴;科里的护士妹妹则念念不忘算着日子追《吸血鬼日记》。面对我这样懵懵懂懂听不懂他们说啥的中青年土鳖,他们则只有鄙夷的两个字评价:麻瓜。

吸血鬼的传说在欧洲广为流传,传说中的吸血鬼是由人的尸体变成的丑陋、没有智力的吸血生物,与现在影视作品中的僵尸类似,而与现那些英俊潇洒,且有特异功能的高大上形象,实在相去甚远。

吸血鬼里面最著名的,当属大名鼎鼎的德古拉伯爵。德古拉这个形象最初来源于爱尔兰作家布拉姆•斯托克于1897年出版的以 吸血鬼为题材的哥特式恐怖小说。在小说中,德古拉伯爵本是虔诚的基督徒,为了对抗异教徒的侵略,他告别爱人伊丽莎白,带着对上帝的虔诚信仰走上战场英勇作战并获得胜利。不想狡诈的敌人故意散布谣言,说他在前线战死。伊丽莎白相信了谣言,悲痛万分,伤心自尽。凯旋的德古拉伯爵,见到心上人遗体后悲痛欲绝,并迁怒于上帝,认为上帝对自己不公。被悲痛和愤怒摧毁理智的德古拉伯爵背弃了上帝,变成了吸血鬼。后来有部很有名的电影《惊情四百年》就是以这个故事为背景改编的。

如果说《惊情四百年》中吸血鬼的形象还有些丑陋可憎的话,2014年上映的《德古拉元年》里面,伯爵的形象简直和圣人差不多了。影片中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儿和人民不被土耳其奴役屠杀,主动将自己变成吸血鬼以获得超自然的力量,并在战胜强大的敌人后选择自我毁灭,令人感动不已。

有人考证,历史上德古拉伯爵确有其人,是瓦拉几亚大公弗拉德三世,弗拉德三世在1456年至1462年间统治现在的罗马尼亚地区。他骁勇善战,在位期间一直和入侵领土的奥斯曼土耳其军队作战,并最终于31岁时战死沙场。在罗马尼亚人眼中,他是一位民族英雄。但这个英雄有点过于残暴,他喜欢“刺刑”,将犯人钉在削尖的木棍上,令其受尽折磨而死。他的这一爱好在《德古拉元年》 里面也有体现。

这种残暴的做法实在很得罪人,所以他后来被丑化成一个住在棺材里面,晚上出来吸人血的吸血鬼,而消灭吸血鬼的办法之一就是以木棒刺穿心脏。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能是对他恨之人骨,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那些人意淫出来的。

德古拉伯爵的城堡现在还在,在罗马尼亚中西部,位于离布拉索夫30公里远处,因为德古拉的故事,这里已经成为一个旅游胜地。

仔细看看传说故事中吸血鬼的特点就会发现,他们和现实中的狂犬病患者竟是如此的相似。

吸血鬼是怎么来的呢?传说故事和各种文学影视作品均遵循的说法是:被吸血鬼或吸血蝙蝠咬过的人会变成吸血鬼。

那狂犬病是怎么来的呢?

狂犬病的病原体是狂犬病毒。理论上,含有狂犬病毒的任何体液都可能成为传染源,这些体液接触到黏膜或者皮肤破损的伤口, 就能进入人体内并造成感染。狂犬病毒主要活跃在唾液腺、舌部味蕾及嗅神经上皮等处,因此狂犬病的最主要传播途径就是“咬”。虽然迄今为止全世界尚无人与人之间因为“咬”而被传染狂犬病的病例,狂犬病患者发病时也极少有咬人等攻击性行为。但是, 狂犬病患者的唾液中含有大量的狂犬病毒,如果咬了人是完全可以 传播狂犬病毒的。在现代医疗条件下,狂犬病患者会得到很好的隔离措施,不会有咬人的机会,即使咬了人也会通过注射疫苗等方式 阻断传播。但在古代预防手段落后的情况下,人咬人传播狂犬病是 完全可能发生的。

关于狼人咬伤,窃以为,所谓的狼人很可能就是被传说妖魔化的狂犬。得了狂犬病的犬类往往有极强的攻击性,而且流涎增多,尾巴夹于两腿之间。其表现恐怖而怪异,很容易被无知者演绎成 “狼人”这种恐怖的东西。

蝙蝠咬伤同样是狂犬病的传播方式,尤其在北美地区。现如今由于这些地方在犬类中大规模推广狂犬疫苗注射,因此犬类已经不是狂犬病的主要传播途径,而让位于蝙蝠。

除此之外,猫、臭鼬、鼠等其他啮齿类动物,也都能够传播狂犬病毒。

传说中吸血鬼的主要特征是怕光,只能晚上出来活动,白天不敢出现。此外吸血鬼还害怕圣水、银器、十字架。

我们再看看人感染狂犬病毒后的表现。

人感染狂犬病毒后,一般会有长短不一的潜伏期,潜伏期多在 1 ~ 3月,但也有小于1周或者长于1年的,新闻曾报道有潜伏期 超过10年的病例。狂犬病毒进人人体后,首先在咬伤部位的肌肉 组织中复制,然后通过周围的神经末梢侵人神经组织,按照从地方 到中央的路线,沿神经组织逐渐向中枢侵袭,速度大概是3mm/小时,待全面人侵脊髓、脑干及小脑后,再按照中央到地方的路线, 由中枢神经向外周大举人侵,破坏支配各个脏器的神经功能,最后导致患者死亡。

狂犬病患者的典型临床症状就是怕光、怕风、怕水。不是一般的怕,而是一种极度的恐惧。

传说中吸血鬼怕光,只敢晚上出来活动,这完全符合狂犬病患

者怕光的表现。传说中吸血鬼害怕银器,可能是银器较为光亮,所以他们怕的其实是银器的闪光。

传说中吸血鬼怕加持过的圣水,而狂犬病患者尤其怕水,狂犬病还有个名字叫恐水症,患者往往极度口渴却不敢喝水,强行喂水也无法下咽。当然,现实中的狂犬病患者什么水都怕,不只是害怕圣水,甚至听到水声都能引起严重的咽肌痉挛。说吸血鬼害怕圣水还畏惧十字架,这应该是属于给教会脸上贴金了。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在宗教占统治地位的年代,当有人狂犬 病发作时家人往往会求助牧师,牧师会拿着十字架和圣水来做法。 而狂犬病患者发病后死得很快,这就给人一种圣水和十字架消灭了 吸血鬼的错觉。

狂犬病病毒在世界范围分布广泛,而亚洲和非洲的农村地区是 重灾区,每年有55000人因感染狂犬病而死,其中大多数小于15岁。 我国年均2400人左右死于狂犬病,仅次于印度排世界第二,其中主要原因是狗咬伤。

与霍乱天花鼠疫等烈性传染病不同,狂犬病的传播途径相对单一,难以出现大规模爆发性流行,千百年来对人类健康的威胁相对有限。狂犬病最可怕之处,在于它至今保持着一项所有其他传染病均不可能超越的记录:一旦发作,死亡率几乎百分百。加上“几乎” 二字纯属为了严谨,目前全球虽有狂犬病发病后存活的个案,但这 极少量个案不仅治疗方法难以在其他患者身上重复疗效,其诊断也存在争议。

帮助人类战胜狂犬病的,不是上帝,不是十字架和圣水,而是上帝派往人间的天使,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有“微生物学之父”称号的路易斯•巴斯德。

路易斯.巴斯德在近代科学史上是神一般的存在,他的贡献涉及到几个学科,但他的声誉则集中在保卫、支持病菌论及发展疫苗 接种以防疾病方面。这其中任何一个贡献,都足以令他名垂青史。

1885年,一个绝望的母亲,带着她9岁孩子来到了巴斯德的研究所,孩子名字叫梅斯特,被疯狗咬伤,一旦发病,必死无疑。

此时,巴斯德已经研究了狂犬病5年的时间。

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人类尚无法看到狂犬病毒。巴斯德经过艰苦的努力,最终确定病原体存在于患狂犬病动物的脑和脊髓中, 而且是一种比病菌更微小,能够通过超滤器的微生物。

巴斯德在此前的研究中发现,微生物经过传代后毒性可能会降低。1882年,巴斯德在牛脑中分离到一株狂犬病毒,他把这株病毒 在兔脑内连续传代90代。在传到50代时,病毒的潜伏期由原来的 15天缩短为固定的7天,而且毒力有所减弱,成为固定毒。1885年, 巴斯德尝试用固定毒感染家兔,在发病7天后取出脊髓并干燥,制成了减毒活疫苗。

根据干燥时间的不同,疫苗的毒力也不相同。巴斯德尝试先给 犬类注射毒力最弱的病毒,然后依次注射毒力越来越强的病毒,让被感染的动物获得对狂犬病毒的免疫力。

动物身上的实验成功了,但是用在人身上的效果如何,他并不清楚。

面对这个可怜的孩子和母亲期盼的眼神,巴斯德最终决定冒险 一试。他给孩子注射了狂犬疫苗,希望赶在狂犬病毒发作前让他获 得免疫力。

巴斯德成功了,这个幸运的孩子,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从狂 犬病魔爪下逃生的幸运儿,后来他成了巴斯德研究所的看门人。

1895年9月28日,72岁的巴斯德因尿毒症去世,葬在巴斯德 研究所的一个教堂里。1940年纳粹德国占领巴黎,在巴斯德陵前守 卫了数十年的梅斯特自杀身亡,时年64岁。

1889年,巴斯德宣布狂犬疫苗研制成功。肆虐千百年的狂犬病, 终于遇到了自己的克星。

一百多年过去了,狂犬疫苗的制备工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 变化,巴斯德的减毒疫苗早已经被更安全的灭活疫苗替代。但从巴 斯德年代到现在,人类应对狂犬病的手段始终未变:无法治疗,但 可以预防,而预防的最核心的措施是狂犬疫苗注射。

一旦出现狂犬病毒暴露或者可疑暴露,应该在妥善处理伤口的 同时,按照标准流程注射狂犬疫苗,对于部分患者,还需要注射狂 犬病毒抗体。任何人在被动物咬伤后都应及时就医,按照医生的建 议进行必要的处理。

这些年,有这么一种说法流传很广:中国对被动物咬伤患者进 行的狂犬疫苗注射过多过滥,99.8%的注射是不必要的。这种说法 其实并不准确而且误导性很强。也许,在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可能 确实是不需要注射疫苗的,但这不等于在中国同样不需要注射,这 是由在不同国家、不同的病毒流行程度所决定的。

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当狂犬病疫苗接种覆盖率超过70%方能有 效控制狂犬病。美国通过大规模的犬类疫苗接种,已经有效控制了 狂犬病,在北美地区,狂犬病的主要传播渠道已经是蝙蝠而不是犬 类。而在我国,犬类疫苗注射率远远低于70%,这使得我国犬类携 带狂犬病毒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美国。既然被中国狗咬伤后感染狂犬 病毒的概率远远髙于美国,所以我们不得不采取更积极的预防措施。

被健康犬咬伤要不要接种狂犬疫苗?如果确定犬是健康的,没有感染狂犬病毒,当然不需要。但问题是,对于这个“健康”的 判断却是很困难的事情。一些外观健康犬的脑组织亦能检测或分 离到狂犬病毒。而且我们不要忘记:狂犬病一旦感染死亡率几乎是 100%的,而狂犬疫苗注射非常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被外表看起来健康的犬类咬后,依然应该进行疫苗注射。

被注射过狂犬疫苗的犬咬伤后要不要接种狂犬疫苗?在欧洲很多国家和美国是不需要的,我国部分专家也支持这种说法。但问题 是,接种狂犬疫苗并不能100%保证被接种动物避免狂犬病毒感染。 换言之,小部分接种过狂犬疫苗的犬产生不了对狂犬病毒的永久抵抗力,仍然可以感染和传播狂犬病毒。欧美通过对犬只大规模狂犬 疫苗接种已经切断了病毒在犬类中的传播,而中国远远做不到这点。作为狂犬病流行地区,很遗憾,在中国被接种过狂犬疫苗的狗 咬伤后,还是注射疫苗比较安全。

咬人的动物观察10日未发病是否可以停止注射狂犬疫苗?世 界卫生组织建议对猫、狗造成的狂犬病毒暴露采取“10日观察法' 即在10天内对致伤的动物进行观察,如果10天内动物没有出现狂 犬病症状,则伤者可停止后续的暴露后处置。这种方法是科学可靠的,但仅限于家养宠物猫和狗,尚没有可靠证据证明可以适用于其 他动物。而且10日观察法在我国并不实用,由哪个部门派人负责 观察都是大问题,还不如直接按照标准流程注射疫苗省事。

被啮齿类动物如老鼠咬伤后是否有必要接种狂犬疫苗? 2012 年,WHO国际狂犬病专家磋商会发布的报告认为:除极特殊情况 之外,被老鼠咬伤均不需要接种狂犬病疫苗。不过,国内专家对此 众说纷纭。我国大部分地区属于狂犬病的髙发区,并且曾经有过被 老鼠咬伤导致狂犬病的案例,被老鼠咬伤后感染狂犬病毒的概率确 实很低,但并非绝对安也在这种情况下,最好就是告诉伤者感染 风险极低,但并非是零,然后由其自行决定是否接受预防注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创新与创业管理(第9辑)——创新与发展:理论、战略、管理与方法论

吴贵生、高建主编;李纪珍副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7

科学与艺术·交叉与融合——2010科学与艺术国际研讨会论文集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8

缅怀与纪念:孙中田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

《孙中田先生纪念文集》编辑小组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7

Java与Android移动应用开发:技术、方法与实践

曹化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50

县级政府实施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入门与实践

童玫, 刘军,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