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

2016-01-22作者:张黎群 张 定 严如平 唐 非 李公天编辑:谢爽

2015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缅怀他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作出的卓越贡献,追思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和崇高风范,激励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为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胡耀邦与干部队伍年轻化


干部队伍老化,是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之后中国共产党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大党,在20世纪80年代初,拥有许多开国元勋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及富有革命经历的各级领导干部。然而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进入了老年阶段,体力上、精力上都难以胜任繁重工作和继续领导现代化建设的艰巨重任。大量选拔年富力强的年轻干部,做好新老干部的合作和交替工作,一时显得十分紧迫。为此,邓小平提出了设立顾问委员会的设想,并提出“这样,就可以让一大批原来在中央和国务院工作的老同志,充分利用他们的经验,发挥他们的指导、监督和顾问的作用。同时,也便于使中央和国务院的日常工作班子更加精干,逐步实现年轻化”。胡耀邦在一次讲话中指出,做好新老干部的合作和交替,关系到提高工作效率、搞好现代化建设、全党安定团结、党的事业后继有人、国家长治久安。如果新老结合不好、交替不好,我们党不是不可能再有动乱的。即使政治路线正确,如果组织路线不正确,同样会有问题。反过来说,如果处理得好,我们的天下,社会主义制度,可以预见到未来的20年、30年,肯定会兴旺发达。



1978年胡耀邦在中央组织部工作时,把选拔中青年干部充实到各级领导班子中来,提到社会主义事业后继有人的战略高度来抓。他曾分三批召开选拔优秀中青年干部工作汇报会加以推动。他在1978年8月19日的7省市选拔优秀中青年干部工作汇报会上说,现在我们干部队伍青黄不接,选拔优秀的中青年干部是一个战略问题,必须走群众路线才能搞好。他强调从现在起,就应当放手让德才兼备的中青年干部在一定的领导岗位上经受锻炼,增长才干,请老干部对他们进行传帮带,使他们成为各级领导班子强大的后备力量,以便可以从中挑选领导干部。这样,党和人民的事业才能后继有人,兴旺发达。他特别要求组织部门的干部,思想和工作必须跟上形势,努力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把这项具有战略意义的工作做好。同时要求把过去行之有效的领导干部后备名单制度逐步恢复建立起来。胡耀邦的这一举措,受到叶剑英等人的赞赏。叶剑英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举行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着重提出全党要重视培养和选拔接班人,要求“老干部、老同志要用心发现、积极培养、无私支持年轻一些的同志来挑担子”。



邓小平在这个问题上讲了很多重要意见。他要求老同志做好这项工作,说这是老同志最主要的、第一位的任务,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长远利益的路线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我们见不了马克思。1982年1月11日、1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讨论机构精简问题,邓小平进一步强调解决干部新老交替的重要性,指出:“这次革命不搞,让老人、病人挡住比较年轻、有干劲、有能力的人的路,不只是四个现代化没有希望,甚至于要涉及到亡党亡国的问题,可能要亡党亡国。”他还说:“选人要选好,要选贤任能。”“出要解决好,更重要的是解决进。”邓小平的讲话,成为其后中央和国务院机构改革的指导思想。 



陈云也高度重视中青年干部的选拔和培养。他在1980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我们老干部必须担负起挑选德才兼备的青年干部的责任。”陈云还提出要成千上万地提拔中青年干部。他说:培养年轻人很有必要。建国时我45岁,可以三班倒、四班倒,白天开会,晚上同周总理谈,午夜去找毛主席。现在不行了,如果还要那样干,就是向“八宝山”开快车。 



1980年8月举行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专题讨论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问题,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大量选拔年轻干部;并且提出了逐步实现各级领导人员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



对于这个干部四化,胡耀邦在实际工作中,加以阐述为“德才兼备,年富力强”8个字。他说:德,主要看“文革”中的表现,特别是三中全会以来的表现。如果现在是45岁,“文革”时才30岁,要着重考虑同中央在政治上是否保持一致,对中央的路线政策是一条心还是两条心。才,主要看知识化、专业化。即使是做统战工作、宣传工作,也都是专业,都要有专业知识。年富力强是不仅要年轻,还要身体好、精力充沛。至于领导经验,只有在领导工作的实践中才能积累、取得。你没有让人上台,他哪来的领导经验。还有种说法是这个人太骄傲。对于这个骄傲,要有分析。可能他比较有胆识。四面讨好的人不叫有德,不叫有才,叫滑头。他推动各地要把德才兼备、年富力强的干部选拔到第一线,担任实职性的领导工作。要尽可能多提50岁以下、40岁左右的干部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他们能够肩负起本世纪的任务,跨到21世纪。这是个巨大的优势,正是我们党的希望所在。



年轻干部要胜任党和人民的重托,当然不能只凭年龄轻些。胡耀邦反复告诫青年干部:努力学习,努力调查研究,努力工作,努力开创新局面;要时时刻刻想到我们的党、国家、人民赋予自己的历史重任。不要在重任面前无所作为,更不要辜负了党和人民的期望。他特别要求青年干部要有革命的勇气,要有开创新局面的革命毅力和革命风格。同时,他指出,年轻的同志,不管担任了多高的领导职务,都要尊重革命前辈。



对于大量选拔年轻干部到领导岗位上来,许多人顾虑会把不合格的人也提拔上来,以致却步不前。古人云,“拔十失五,犹得其半”。 胡耀邦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说,我们坚持德才兼备,首先要考察他的历史和实际表现,特别是他对中央的路线政策是否保持一致。然而十全十美的人是没有的,任何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不足,就要看他的主要方面,基本方面,不足方面则加以帮助,在实践上加以考察。还要看到,人是要变的,有的人经不起考验,难免会坏掉一些,我们也要有精神准备。他在1986年5月的一次讲话中说,这几年,中央、省、地(市)、县,一共提拔了230万人,都是一些三十几岁、四十几岁或五十刚出头的同志。中央的看法,新提起来的这二百多万年轻干部,绝大多数提拔得是正确的,没有这批年富力强的同志上来,我们的事情不好办。是不是都好?确实发现有不好的,有个别人很不适当,有些同志上台以后没有自知之明。但这个数量不能夸大,如果是1%的话,大概就是2万多吧。不行就下来嘛,能上能下嘛。充分走群众路线,把事实核实清楚,经过大家讨论,不行就下来,重新安排适合的工作。至于违法乱纪的,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二百多万年轻干部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同时有二三百万老干部退下来,较好地实现新老交替,其意义是不可低估的,它不仅给领导工作和四化建设带来蓬勃朝气,也保障了党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还为今后干部队伍的建设、新老干部的交替积累了宝贵经验。


在大量选拔年轻干部的同时,妥善安排好老干部是至关重要的。胡耀邦为安排好老干部,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总结了一些地方的经验,向中央提出了许多建议,为中央所采纳,随即制定了一系列政策规定。



如何估量老干部,是做好妥善安排工作的前提。通常所说的老干部,即是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干部, 至1981年底统计,全国尚有大革命时期的700多人,10年内战时期的1.7万多人,抗战时期的42万人,解放战争时期的191万人。他们为人民革命事业和新中国的建立,绝大多数都作出过自己的贡献,应当得到人民特别是年轻干部的尊重。现在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要离开领导工作岗位,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政策。



1978年11月中旬,中央组织部召开了部分省市和部委主管干部工作的负责人参加的老干部工作座谈会。正在京西宾馆出席中央工作会议的胡耀邦,特地抽出时间听取会议情况汇报,并于18日在座谈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除了向大家讲了一些中央工作会议的情况和主要精神外,着重讲了老干部工作的重要性。他说,首先要明确“老干部”这个概念。随着时间的推移,凡是解放以前正式参加革命工作的同志,都应算是老干部。我们在全党和全国人民中应当提倡尊重老干部的历史功绩。有些老干部历史上可能有过这样那样的错误,只要是认识和改正了,一般应当从宽对待。胡耀邦说,老干部的工作,要区别不同情况去对待:身体健康状况良好,年纪不太大,还能够胜任现在工作,本人又要求的,可以继续工作;年纪大了,现在担任领导职务感到吃力的,可以安排在二线,担任名誉职务;健康状况不好,难以继续工作的,就要离职休息。老同志最重要的任务是为党发现和培养中青年干部,搞好传帮带。在政策上,我们应当研究制定一些适当从优的规定,使他们身体健康,安度晚年。



为了对老干部做出妥善安排,顺利实现干部新老交替,陈云主持起草了《关于老干部离休退休问题座谈会纪要》。《纪要》指出:“干部必须实行离休退休制度,这是根本办法。”《纪要》还对老干部离休退休后的待遇提出若干原则性的意见。十一届六中全会印发了《纪要》。



1982年2月20日,中共中央正式颁布了《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对老干部离休、退休的年龄作出了明确规定。1982年1月12日,胡耀邦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国务院和中直机构改革问题时,对老干部的具体安排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研究。胡耀邦在发言中说,我们的党是个大党、老党,几十万老干部,绝大多数同志对革命有贡献,不充分尊重他们,很不得人心,不利安定。但老化是自然规律,是谁也逃脱不掉的,又必须想办法解决。他提出了三条解决办法:一、作为大国、大党,中央要保留八十人左右在全国有影响有威望的党内、党外老同志压阵脚,但各省、各部不存在这个问题;二、要设一些名誉职务,如顾问委员会,以便安排;三、身体不好的下决心退休离休一批,但政治待遇、生活待遇必须从优。许多政治局委员同意这三点意见。有的说,老化问题不解决不行了。我们这些人搞了一辈子革命,最后要革好这次命,废除终身制,并且要制造一种到年龄就退休的风气。耿飚等几位政治局委员还报名要求带头退休。会议并讨论了对退休、离休老干部生活待遇必须从优的方案。会后,中共中央于2月20日发出了《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此后,国务院及中央组织部等有关部门根据这一文件作出了一系列政策规定,以确保退休离休下来的老干部在政治上和生活上都得到从优的待遇。



在中央的号召下,大批老干部主动离休、退休或退居二线。据中直机关和中央国家机关统计,到1982年底,有81%的老干部办理了离休手续;各地的老干部也先后离休、退休。


对于那些对党有过较大贡献,有较丰富的领导工作经验,在党内外有较高声望的老同志要安排好,这是胡耀邦在中央和各地的讲话中一再强调的。他说,年岁大了,一般不要再安排到第一线,担任实职性的领导工作了,可以退到第二线,或者当顾问,除中央和省一级设立顾问委员会外,各个部门也可以设置顾问,使一些老干部有个过渡,一步步地退下来。同时,他对老干部说:我们的老同志要很好地支持那些新上台的干部,放手让他们工作。听到人家反映一些问题的时候,一般先不急忙表态,而是去调查调查,核实核实,采取一种负责的态度、慎重的态度。



对于更多的老干部来说,退出第一线,离休下来了,就不要过多地去干预年轻人的工作。胡耀邦曾说,干扰过多,将来自己去见马克思时,大家印象并不好。还有积极性的话,可以做的事情很多,群众工作、社会工作有的是,调查研究,家庭访问,做青少年教育、转化工作,做党外朋友的工作,做华侨、起义军官、民主人士的工作……无穷无尽。他对老同志说:要善于自己安排好自己,例如写回忆录,把自己经历的斗争写出来;再是练习书法、绘画;三是学点养身之术,如太极拳、下棋等等。对有些工作和问题还要发表点意见也是好的,不过不要采取泛泛地讲一大篇的办法,而是有什么问题讲什么问题,一件事一个单位或一个人,把问题搞得很具体很实在,确确实实,有根有据,不会被人钻空子。针对有些老同志对新的领导班子指手画脚干扰甚多的情况,他还说过:老同志有三大任务,第一是长寿,第二是长寿,第三还是长寿。不要老是讲“发挥余热”了,有人发挥得别人都受不了啦!老红军和抗战时期的老同志是“第一梯队”,要长寿清静;五十多岁的是“第二梯队”,要扶持后俊;年轻的“第三梯队”要拼搏上阵。大家亲密团结,我们的党和国家、社会永久昌盛。



新老交替在全党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是十二大选举。十二大选举产生的中央委员会,共有中央委员210名、候补委员138名,其中新选的一百二十多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大都是60岁以下的。这无疑是为全党和全国人民所注目的,中央领导层年轻化大大向前推进。但是60岁以上的仍占三分之二,是个明显的问题。胡耀邦说:习惯势力要一步一步改,不是一天就能革除的,不那么容易。只是确定过两三年再开一次代表会议,中央委员中的老同志再退一批,增补一批年轻同志。将来到十三大,再退一批、选一批,就逐渐实现年轻化了。



1984年9月举行的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讨论了增选中央委员会成员以及对中央顾问委员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成员作相当幅度调整的问题,认为应当召开党的全国代表会议来庄重从事。1985年5月,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设立一个由胡耀邦、习仲勋等7人组成的工作小组,指导有关部门进行三个委员会增选新成员的候选人名单酝酿、考核和征求意见的工作。



许多老干部赞成和支持中央决定,表示应当退下来,让位给年轻的干部。工作小组乃起草了关于进一步实现中央领导机构成员新老交替的决议稿,关于同意一部分老同志不再担任中央三个委员会成员的请求报告和给叶剑英、黄克诚的致敬信,连同新增选人员的候选人名单,报送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多次讨论。9月11日起,四中全会举行了四天预备会议,充分讨论了三个委员会新增选人员的候选人名单,包括要增选的中央委员会委员56人(其中一部分是原来的候补委员)、候补委员34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56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33人。16日四中全会通过了候选人名单。



1985年9月18日,有992人参加的党的全国代表会议在北京举行,胡耀邦主持了会议。这次会议除了讨论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七个五年计划的建议(草案)》,以备提交明春六届人大四次会议审议批准外,重要的议程就是增选三个委员会的成员,实现新老交替。胡耀邦在题为《团结奋斗,再展宏图》的开幕词中,阐述了领导班子年轻化对于更好地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要求、保持党的马克思主义方针政策的连续性的重大意义和必要性;赞扬了近两三年来好多老同志请求退出三个委员会的行动,是“在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建立中央领导干部退休制度,推进中央领导成员年轻化这件有历史意义的大事当中,起了模范作用,对党作出了新的贡献”。他还解释几位老革命家留在党的最高领导层中,有些已经年高的老同志继续留在中央领导机构“也是党的事业的需要”。 邓小平在会上作了讲话,指出:“这次三个委员会成员的进退,工作做得很好,特别是中央委员会的年轻化,前进了一大步。一批老同志以实际行动,带头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推进干部制度的改革,这件事在党的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 



出席会议的代表对三个委员会委员增选人员的候选人名单进行了充分的认真的讨论,最后于9月23日庄重地进行了投票选举;全国代表会议还赞扬一批老同志不再担任中央三个委员会成员,在新老交替实现年轻化方面为全党树立了榜样。


注:


1  邓小平:《精简机构是一场革命》(1982年1月13日),《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97、400、401页。


2  《陈云年谱》(下),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243页。


3  [晋]陈寿:《三国志•蜀书•庞统传》。


4  这是1982年国务院的规定。此前的规定则是: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工作的干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工作的副县长及相当职务或行政十八级以上的干部,新中国成立以前参加革命工作的行署副专员及相当职务或行政十四级以上的干部为老干部。


5  胡耀邦:《团结奋斗,再展宏图》(1985年9月18日),《胡耀邦文选》,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624—625页。


6  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85年9月23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5页。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张维教授百年诞辰纪念文集

薛明德 任文敏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40

清华人·汽车人——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成立30周年暨车辆工程人才培养78周年纪念文集

清华大学汽车系系庆文集编写组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缅怀与纪念:孙中田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

《孙中田先生纪念文集》编辑小组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7

清华经济系八十五周年

白重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1

清华大学创建“绿色大学”示范工程十周年实践文集

张凤昌、梁立军、余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21

100%彻底掌握After Effects CS5

王红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2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