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古人仰望天空,奇迹出现了

2016-01-26作者:卓新平, 著编辑:安然

人类对于日月的崇拜自古就有,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其他国家。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乃是赫利俄斯,托纳提乌是阿兹特克神话中的烈日之神,日本神道教所尊奉的最高尊神为“天照大神”或称“天照大御神”,也就是日本的太阳神。而关于月神的崇拜在各种神话中也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希腊神话中,菲碧象征新月、塞勒涅象征满月,阿尔忒弥斯象征残月,月亮的三个状态竟由三位神来分别掌管。

 

  

在远古中国人的眼中,天体崇拜是十分普遍的现象。中国的“宗”字本身就蕴含着崇拜在天上的“日月星三光”之原义。在中国古代文献中,已经有了“天之三辰,民所瞻仰也”(《国语·鲁语》),“以实柴祀日月星辰”(《周礼·春官宗伯》)等记载。

 

 

 

中国远古日神崇拜的踪迹可见于大汶口文化莒县陵阳河出土陶尊上的日月山形状符号,内蒙古阴山岩画中的拜日图,以及仰韶文化晚期河南郑州大何村遗址出土的绘有日月星辰和太阳纹图案的彩陶片。《山海经》等文献中则有“羲和生十日”“羿射九日”“夸父追日”等神话传说,充满想象和浪漫。据《山海经》所言,“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日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大荒南经》)。“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海外东经》)“汤谷中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大荒东经》)

 

 

 

日神崇拜后被纳人中国古代的祭天之礼,有着“祭日于坛”的规定,而“天”也因日而为“阳”的重要标志。中国古代统治者曾以日神的后裔来自居,夏商帝王由此而以“天干”来命名。远古日神崇拜在中国文化中国下了深深的印痕,在现代社会“万物生长靠太阳”“东方红、太阳升”的歌谣中,我们仍可听见其远古的回声。

 

 

月神崇拜同样充满神秘和神奇意义。《山海经》记载有"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大荒西经》)之说,这种羲和生十日及常羲生十二月的神话与古代殷人用十干计旬和用十二个月计年的方法相吻合,其神秘关联使人猜测中国古代已经有了宗教与科学之复杂关系的朦胧印象。此外,《淮南子·精神训》谓“日中有跋乌,而月中有蟾蜍”而“嫦娥奔月”“白兔

捣药”“吴刚伐桂”等关于月亮的神话传说在中国民间更是脍炙人口。

 

 

 

月因其皎洁、清冷而成为“阴”的重要标志。此后,日月崇拜与天地崇拜钼结合,形成阴阳观念:日、天为阳,月、地为阴。“ 《礼记·郊特牲》说:‘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大报天而主日也,兆于南郊,就阳位也’,《祭义》说:‘郊之祭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祭日于坛,祭月于坎,以别幽明’,‘日出于东,月生于西,阴阳长短终始相巡’。从此天地日月之祭互相配合,成为中国的正宗信仰。”

 

 

星辰崇拜在中国古代因以观察星象来推测人事吉凶而曾形成星相学和占星术,具有明显的人格特色。星星在中国古代信仰中成为人的灵魂及生命的象征,“天上一颗星,地下一个人”,有人出生则有新星闪现,有人死亡则有星辰陨落,如《三国演义》在描述诸葛亮临终前之状时就用了“将星欲坠,阳寿将终”之说。此外,这些星神在中国古代宗教及民间信仰传统中还有着非常形象化的写照,如对二十八星宿的详尽勾勒,而魁星、寿星、文曲星、玄武、斗姆等也被刻画出非常生动的形象。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卓新平
出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四季花与节令物:中国古人头上的一年风景

贾玺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5

机器人的天空——基于Arduino的机器人制作

毛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1

夢想成真_天空教室

關麗珊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2] ¥23

MBA/MPA/MPAcc联考奇迹百分百 2011数学大纲新增内容复习指南

范培华、尤承业、王培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MBA/MPA/MPAcc联考奇迹百分百 逻辑辅导教程2011

周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8

MBA/MPA/MPAcc联考奇迹百分百 数学辅导教程2011

范培华、尤承业、王培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