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许多年

2016-01-29作者:编辑:管志慧


我是被冻醒的,这该死的停了暖气后的北方的天气,温差竟然如此之大,虽然已经到了四月份,温度仍然僚冬天寒冷的时候一样。每天早上醒来我都像是一具在冰柜里冷冻了很久的尸体,浑身冰凉,尽管身上压着厚厚的两床大棉被,窗户依然挡不住奋力往里面挤的冷风。这让我不禁联想到郡些挤破头也要挤进重点高中或重点大学的学生们,用尽一切手段,有缝就钻,无孔不入。



我翻了个身向左侧躺着,冰凉的右手指橡蛇一样从光滑的脖颈下面伸到背后,将厚厚的大棉被狠狠地一,掖得死死的,不留一丝空隙。我再用被子蒙上头,温热的呼吸在狭小密闭的黑暗空间中无限膨胀,薄荷清香的牙膏味溢满了每一寸空气。我大口喘着气,觉得憋得不行,可是这呼吸却能使自己的身

体变得温暖起来。



我迷迷糊糊地想要重新钻回那个梦中,我是有这种奇特功能的,只要我重新睡着,之前做的郡个梦就会继续完成,那个美好的带着些潮湿的梦。梦里的杨小夕光着上身,露出那迷人的健壮的肌肉,他坐在床的一端,拥抱着一个女生,女生背对着我,但我认为那人就是我自己,我在旁观自己的梦境。因为只有我才能够拥抱杨小夕,他是属于我的,我也是他的唯一。这是他的原话,一字不差。


我打了一个哈欠,正努力让自己睡着,却忽然想起来一件大事,我一个激灵赶紧坐了起来。



手机呢?我的手机呢?我在黑暗中摸索着,将衣服一件一件扔到背后,终于找到了。慌乱之中,我按亮了屏幕,彩色的数字显示为7:13.


“啊啊啊——”我激昂嘹亮的尖叫声比任何一个闹铃都管用,往常睡得和猪一样任我拳打脚踢都叫不醒的林静淑像诈尸似的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怎么了?有敌人偷袭?我怎么听见防空警报的声音了?”她警觉地问,环顾四周。


“你做梦打鬼子了吧!”我一边讽刺她,一边将胳膊伸进衬衣里,将扣子个一个系好了之后才悲哀地发现,不是我系错位了,而是里面没穿内衣......我只得无奈地又将扣子一个一个地解开,将藏在被子里好不容易才被我逮到的内衣戴上手因为冰凉几乎失去了知觉,僵硬得怎么也扣不上后面的环。


“啊!真是的!”我气急败坏地叫,“怎么就是扣不上啊!”


林静淑在确定没有鬼子偷袭也不是防空警报声音之后,安稳地重新躺回被窝,她看了我一眼,嘲笑道“袁艺,你说你丫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我扭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继续战斗。在我用冰凉的手指哆哆嗦嗦地试了好几次无果之后,我放弃了,但是放弃并不等于我就不穿了,而是猛地想起来《秘密花园》中女主和男主在互换了灵魂之后,男主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个女生专属品,所以学的一招,将内衣的环在胸前扣好,然后转一圈转到后背,再把胳膊伸进肩带里,大功告成!


我赶紧穿好衣服,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啊啊啊——”我被这飞速增加的数字吓得尖叫了一声,这次有种河东狮吼的震颤感。


林静淑又一次诈尸了。但是这次她的表现很淡定,她坐直身子,悠悠然地说“你丫要是再尖叫,我就把你拖到梦里用大铡刀斩了。”很显然,她这次梦到的是刘胡兰。


我丝毫不怀疑她有这种把我斩了的能力,每当我在宿舍看恐怖片看到精彩环节往往会止不住惊悚地尖叫的时候,她都会大喊一声“姐妹们,上!”于是我的手被梁洁按着,脚被陆彤按着,林静淑则负责拿出一卷宽胶带,剪下来一截,毫不留情地贴到我的嘴上。那卷胶带除了贴过我的嘴之外,我都没见她在别的地方用过,敢情她是专门为我奉献的啊!



林静淑刚来宿舍的时候,还是一副人模人样的感觉,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安静地站在她妈妈的旁边,见到我们有礼貌地说“嗨,你们好,我叫林静淑。”那时她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白色的蝴蝶结系在脖子前面。那时我还感叹呢,真是一个文静的淑女啊,怪不得叫林静淑呢。我帮着她收拾好了床铺她还对我客气地说了声谢谢,我心里美得呀。等她妈妈千叮咛万嘱咐了一大堆离开之后,刚出这个宿舍门,林静淑就一把将自己的脖领扯开,一边解蝴蝶结一边抱怨“真是热死我了,我妈也真讨厌非要我穿这身上学......"后来熟悉了之后才发现,她本人与她的名字完全成反比——根本不是文静的淑女,而是个刁蛮的泼妇,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大人会给孩子起做什么狗蛋啊黑子啊虎妞啊之类名字的原因了。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我心里一直在想这话,我的火车是8:10的,现在马上就要7:30了,我计划了好多天的惊喜可不能就这么泡汤啊。



我穿好衣服后下床,蹬上拖鞋才发现穿反了,算了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就这么趿拉着到了洗手间。我快速地刷牙洗脸,左手将白色的洗面乳均匀地往脸上涂,右手拿着牙刷不停地刷着牙。镜子里的我完全是一副狰狞的面容,所以我再怎么着急也没有忘记把洗手间的门锁上,估计进来的人一定会被我这个模样吓个半死的。



我正要低头将这一脸白色泡沫冲洗干净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敲得震天响,不用说了一定是林静淑,除了这丫别人没这么大劲儿。


“袁艺啊!你洗好了没?快点出来啊!”刚开始她的声音还是挺柔和的。


“还早着呢,您慢慢等啊!”我叼着牙刷不紧不慢地回了一甸。



“你丫快点给姐滚出来!姐憋不住了!”她终于原形毕露了。


“马上就好了,你再等会儿!”我也増大了音量。


“快点给姐开门!你又不在马桶里洗脸!”


“噗——”我将漱口水喷了一镜子,“你丫才在马桶里洗脸!”我嘟嚷道。


这种话也就她能想得出来。我赶紧把门打开了,我怕她憋急了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更加恶心的话。


她一个猛扑冲了进来,差点把我撞倒了。我稳稳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赶紧出去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孟祥宁
出版安徽文艺出版社
定价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蓦然回首

纪国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9

路雨年工笔鱼新作

路雨年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28

任伯年花鸟画精品集

任伯年 编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40

任伯年人物画精品集

(清) 任伯年, 绘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46

中国古今书画拍卖精品集成任伯年全集

任伯年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 ¥28

2018年世界发展报告 学习 实现教育的愿景

世界银行著 胡光宇 赵冰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80

北京建筑大学2018年教育教学改革与研究论文集

北京建筑大学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51

中国创新学派——30年回顾与未来展望

陈劲 吴贵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2017年世界发展报告 治理与法律

胡光宇、赵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10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