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法官也可以抽签选!

2016-01-31作者:杨光斌, 等著编辑:谢爽

法治与民主的关系源远流长。对古代雅典人来说,法治与民主几乎是同义语,法治本身就是民主政治的构成形式。在雅典民主的鼎盛时期,最重要的民主机构有三个:公民大会、500人议事会和人民法庭(也称陪审法庭)。



其中,人民法庭的相关组成人员(包括法官)是通过抽签产生的,城邦30岁以上的所有成年男性公民不论处于什么阶层,都有入选资格。雅典城邦没有专门制定法律的公职人员,也没有专门从事法律工作的职业阶层,城邦所有的法律活动都是公民政治参与活动的组成部分。萨托利把这种法治称为“立法者统治”,在这种统治下,法律由多数人的好恶来决定,缺乏稳定性,多数人的权力没有任何限制,平民的非理性很容易导致托克维尔所说的多数人的暴政(或J.S.密尔所说的“阶级立法”)。苏格拉底之死就是雅典民主多数暴政的典型事件。



雅典民主是一种多数决民主,与之对应的是立宪民主,也就是现代法治民主。现代法治通过立宪时刻确立全社会共同遵守的规则,限制多数人的狂热和非理性,保障少数人的权利和自由,大大降低了民主发生多数暴政的可能性。



美国的民主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托克维尔说:“我们越是深思发生于美国的一切,就越是确信法学界是美国的能够平衡民主的最强大力童,甚至可以说是能够平衡民主的唯一力量……当美国人民任其激情发作,陶醉于理想而忘形时,会感到法学家对他们有一种无形的约束,使他们冷静和安定下来。法学家秘而不宣地用他们的贵族习性去对抗民主的本能,用他们的谨慎观点去对抗民主的好大喜功,用他们对规范的爱好去对抗民主对制度的轻视,用他们处事沉着的习惯去对抗民主的急躁。”



现代民主是多数决民主和法治民主的组合物。按照罗尔斯的说法,现代政治可以分为宪法政治和日常政治,宪法政治通过司法审査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而日常政治遵循的是多数决原则。当日常政治侵犯少数人的权利和自由的时候,宪法政治便开始发挥其保障作用。



因此,“关键是要在两种民主观念(宪法民主和多数决民主)之间做出选择”。一方面,“民主的宪法应确保某些基本的权利和自由不受日常政治(与宪法政治相对)之立法多数决的影响”;另一方面,“即使那些支持司法复审制度的人也必须假定,在日常政治中,立法的多数决原则必须得到遵守。”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杨光斌
出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定价7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法官行为与涉诉信访研究

宋心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太牛了!Android手机可以这样玩

韩玉宁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

菠萝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1

無糖也甜美

張海洋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3] ¥39

精神也需要理财

陈德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这样做,你也可以成为职场红人

耿兴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4

SAT作文:你也可以拿满分

钟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6

绝了!Excel可以这样用——Excel函数范例实战精粹(速查版)

严学友、李海平、凌代红、李爱文、刘念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