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劫面包店——未被实现的愿望的诅咒

2016-02-01作者:武志红, 著编辑:安然

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在他的短篇小说《再劫面包店》中写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一天夜里,刚结婚不久的小两口突然醒来,两人都饿得不得了,把家里所剩无几的食物扫荡一空之后,那种饥饿感仍然无比凶猛。

 

这不是一种正常的饿,妻子说:“我从来没有这么饿过。”

 

这时,“我”不由自主地回了一句话“我曾经去抢劫过面包店。”

 

“抢劫面包店是怎么一回事?”妻子揪住这句话问了下去。


 

原来,年轻时,'我。曾和一个最好的哥们去抢劫过面包店,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面包。

 

抢劫很顺利,面包店老板没有反抗的意思。不过,作为交换,他想请两位年轻人陪他一起听一下瓦格纳的音乐。两个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毕竟,这样一来,就不是“抢劫”面包,而是“交换”了。

 

于是,在陪着老板听了瓦格纳的音乐后,两个年轻人“如愿以偿”地拿着面包走了。


 


然而,“我”和伙伴非常震惊,连续几天讨论,是抢劫好,还是交换面包更好。两人理性上认为,交换非常好——毕竟不犯法。但是从直觉上,“我”感受到一些重要但不清楚的心理活动发生了,“我”隐隐觉得还是不应该和店老板交换,相反该用枪威胁他,直接将面包抢走就是。

 

这不仅是“我”的感觉,也是伙伴的感觉。后来,两人莫名其妙地再也不联系了。

 

对妻子讲述这件事时,“我”说:“可是我们一直觉得这其中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错误,而且这个错误莫名其妙地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了一道非常黑暗的阴影,毫无疑问我们是被诅咒了!”

 

“不仅你被诅咒了,我觉得自己也被诅咒了。”妻子说。


 

她认为,这就是这次莫名其妙而又凶猛无比的饥饿感的源头。要化解这种饥饿感,要化解这个诅咒,就必须去完成这个没有完成的愿望——真真正正地再去抢劫一家面包店。

 

最终,新婚的两口子开着车,拿着妻子早就准备好的面具和枪,扎扎实实去抢了一次面包店——一家麦当劳。

 

我是在2000年第一次读的这个短篇小说,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村上春树到底在说什么啊?真是一篇怪诞的小说。

 

但是,前不久,在和几个心理医生朋友闲聊时,忽然间仿佛彻底明白了村上春树这个短篇小说的寓意未被实现的愿望,具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脑子里蹦出这样一句话后,感觉上,记忆中藏着的许多恍恍惚惚的事情都在刹那间得到了无比清晰的解释。


譬如,美国男子盖茨比是一个亿万富翁,他再次遇到前女友戴西。戴西因渴望纸醉金迷的生活,早已嫁给一个纨绔子弟汤姆。汤姆的家境已没落,但戴西仍浑身上下散发着对物质生活的渴求。不过,盖茨比对她仍痴迷不减,继续狂热地追求戴西,并用巨资资助她的家庭。然而,戴西也仍和以前一样不在乎盖茨比,不仅和丈夫一起利用低甚至还参与策划了一起车祸,害了盖茨比的性命。

 

这是没有结果的初恋留下的诅咒。对盖茨比而言,没有在戴西身上实现的愿望,犹如一个魔咒,他似乎只有实现了这个愿望,这个魔咒才能解除。这是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在他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所描绘的一个悲剧。


 

现实生活中,也有许多例子显示,不曾完结的初恋是最常见的魔咒之一,令许多人为之付出巨大的精力。

 

2006年6月,一家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件事。一名80岁的老人马德峰在长达47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寻找初恋女友,最终通过这家报社得以圆梦,知道了初恋女友的下落。

 

这种未能实现的愿望,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对此,可以用完形心理学给予解释。完形心理学是源自德国的个心理学流派,其核心概念就是完形,大概意思是,我们会追求一个完整的心理图形。一个有始有终的初恋,不管结果是走向婚姻的殿堂还是分手,只要有明确的结果,就是一个完整的心理图形。然而,假若初恋无果而终,就是一个没有完成的心理图形。那么,我们会做很多努力,渴望完成它。


 

《再劫面包店》中,本来“我”的意志是抢劫面包,如果成功了,就是“我”的意志的胜利。然而,面包店的老板用瓦格纳的音乐做个交换,就将“我”的意志给抹去了,变成了他的意志。意志的较量可能是人际关系中最普遍的现象。并且,关系越亲密,这种较量可能越常见。于是,最亲密的关系不仅最可能是温暖的港湾,也最可能是相互的地狱。

 

我们渴望成为自己,这是最大的生命动力。同时,我们又渴望关然而,关系,尤其是亲密关系,二方面给了我们极大的幸福和快乐,另二方面也是关系双方意志的较量,从而会给我们留下许多未被实现的愿望。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只能听凭这些魔咒诅咒吗?曾如,小时候没有玩耍过,大了就必须得放肆一回?以前没有得到一个女人,以后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得到他(她)?第一次抢劫面包店没有成功,被老板“戏耍”了,就必须再劫面包店?


 

当然不是,其实还有二个简单直接的化解办法——接受失去、学会悲伤。所谓接受失去,就是直面事实,承认有一些东西的确已经失去了,这是不可逆转的事实。当这样做时,我们势必会悲伤。所接受的失去越大,所承受的悲伤就越重。

 

学会悲伤,也许是最重要的人生智慧之一。只有学会悲伤、懂得放弃,我们才会从无数大大小小的魔咒中解脱出来。

 

悲伤,是精神分析学派的心理医生做心理治疗时的一个核心工作,敏锐的心理医生随则会发现,来访者的许多问题,都是因为没有接受失去并学会悲伤。


 

譬如,假若我在读大学时接受了心理治疗,那么,我就会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说出这样的话:
“是的,童年时做小大人,没怎么玩为这是一件很不快乐的事,是令我非常非常难过的事情。以前,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现在,我承认它是个事实,是个不可逆转的事务承认在这一点上,我的童年的确并不快乐。”

 

理性地说这句话是没有意义的,但假若我说这句话时,带着强烈的悲伤,甚至泪如雨下,那么,随着这个悲伤的表达,我也就做了一个结束工作,即结束了我心中的那个魔咒——“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玩耍!我一定要把失去的给弥补过来!”

 

如果盖茨比接受了已经失去戴西的事实,并为此深深悲伤,他就可以不必再次沉溺于对戴西的迷恋了。

 

如果你曾有相对悲惨的往事,那么,请承认它并为它悲伤。这几乎是告别悲惨往事的唯一途径。

 

相反,假若你心有不甘,拒绝承认自己的不幸,拒绝承认失败或失去,拒绝悲伤,甚至还强装笑脸,那么,不管你看似多么成功和快乐,你其实仍是在继续遭受它的诅咒。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武志红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格兰特·萨顿的愿望(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爱尔杰(Alger, H. )原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0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愿望星

杨鹏 著;郑凯军 绘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0] ¥5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被误解的高考:高三应该这样学

娄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2

智能改变世界:你的财富和竞争力将如何被影响

王建国、吴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5

我国核能发展的再研究

中国工程院“我国核能发展的再研究”项目组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76

王国维未刊来往书信集

马奔腾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2

最小孩系列 坏狐狸阿布:打劫来一只小熊

廖小琴
万卷出版公司[2015] ¥6

理解熊彼特——创新与经济发展的再思考

陈劲、贾根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8

民族化再探索——1949至1966年中国油画的重要实践

李昌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