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捡到美女主播的包(续)……

2016-02-01作者:苏兰朵编辑:谢爽

香奈儿(二)

几天之后,他在站前拉到一个没赶上火车的外地人,要打车去沈阳。若是平常,他肯定不跑。有专门跑长途的出租车,两边都有人拉客,来回都有生意。跑市内的车十有八九会空着车回来,不划算。但是,为了香奈儿,他决定跑一次沈阳。



虽然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听到结果的刹那,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接连跑了三个箱包市场,鉴定的结果都是假的。而且,只有一家出到300元回收,其余都嫌是旧的,根本不要。



王军有点撑不住了,这不是体力上的事。在回程的路上,他感到自己的心像被洗劫过的厨房,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中途他两次停下车,站在路边方便。因为这一路上一直在喝水。他希望水可以将心里复杂的滋味冲淡,甚至冲走。他不擅长承受这么复杂的滋味。他知道这难受不是儿子的新羽毛球拍泡汤了,也不是老娘的远红外线治疗仪要再等几个月才能买。不是这些。这些具体的事情,多年来他一直在应付,或早或晚,总有解决的一天。实在解决不了,家人也都能理解。他早就习惯了。他在凤凰传奇的高声吟唱中,不可遏制地想起了开夜班的那些日子。



许丹在交通台做一档夜间谈心节目,通过热线电话,解答听众工作、学习、情感、人际关系等方面各种琐碎的疑问和烦恼。每天给她打电话的什么人都有,因失恋寻死觅活的大学生,有了外遇又不想离婚,说话遮遮掩掩的中年男人,想把儿子对象搅和黄了的更年期妇女,嘛事也没有,不知说了什么骗过导播,只为了和许丹说句话的色迷迷的老男人,甚至吸毒者、刑满释放犯在电波中,她始终亲切、温和、善解人意,像个邻家大姐,劝人真诚、宽容、向善,常常把打电话的听众劝得失声而泣。王军是她雷打不动的忠实听众。午夜时分,当她充满感性的声音乘着他的车,飘洒在城市大街小巷的时候,王军常常有种情人般的满足。他喜欢和陌生人谈论她,会突然问打车的人,你说,她怎么懂得那么多呢?他们通常不回答,只是笑笑。他就接着说,我老服她了!那语气,竞有点自豪。后来,许丹升任了交通台副总监。王军很为她高兴,只是遗憾,开白班之后,不能天天听她的节目了。他依然关注着她,通过报纸、电视的新闻,知道她被评为省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五十佳节目主持人、奥运火炬手、市申办全国文明城形象大使……今年年初,作为红十字会的形象代言人,她的头像开始出现在公共汽车的车体上。着白衣的她,笑得像个天使。可以说每取得一份荣誉,王军心里的满足感就增加一分,就跟自己的儿子考了好成绩一样。也许……她还不知道这个包是假的?完全有这种可能!想到这里,王军觉得自己的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随即为许丹不平起来,她一定是让人骗了。



犹豫再三,他在微博里给她发了—条私信——香奈儿包是假的,丢了挺好。第二天,收到—条回复:你是谁?凭什么说是假的?王军按捺住激动,马上答道:百分之百是假的,你用不着心疼。没想到许丹很快回复过来一条:包是今年春节我在巴黎买的,收据都有。你说是假的,不是存心损坏我名誉吗?王军吃了一惊。今年春节去了巴黎?他回想着许丹微博里的内容,自己从今年元旦看到现在,怎么不记得有她去巴黎的内容呢?他希望是自己弄错了。



这天晚上,当他再次打开许丹的微博,发现她更新了一条。上面写着:忽然很怀念在巴黎的日子。下面是一张大铁塔的照片。王军在网上见过这个铁塔,叫什么什么菲。很少见的,照片里没有许丹的身影。春节去的?王军记得春节期间许丹在沈阳的婆婆家待过,还展示了她做的一道菜。对了,是果蔬沙拉。她用右手托着盘子拍了一张照片,穿着一件大红的唐装马夹,盘子里的果蔬五颜六色的,特别喜庆。王军记得很清楚。他迅速向前翻着网页,想找到那张照片。但是,那张照片神奇地消失了。他的心一沉。



他不知道自已为什么要那么做。那天夜里,他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必须要做点什么才罢休。他站在厨房喝了两大杯白开水,又走到阳台大口大口地吸了三支烟。最后,重新回到电脑前,把手机里那几张包的照片发到了许丹的微博邮箱里。在邮件的主题一栏,他打上了两个字:假包。想了想,又改成了:香奈儿。然后点击,发送。做完这一切,他觉得轻松多了。



隔了两天,他收到了许丹的回信。而他多么希望,她永远都不回复。


许丹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知道你想干什么。这些照片发到网上,足以毁坏我的形象。那么你就开个价吧,要多少钱?犹如一盆冰水泼到身上,王军一下子懵了。他问自己,真是这样吗?仿佛一个被冤枉的失恋者,被女人甩了不说,还被诬陷是个流氓。我操!王军一拳砸在电脑桌上。一声闷响在暗夜里扩散开来,儿子在单人床上翻了个身,木床发出吱呀的响声。王军马上起身,奔到床边,为儿子掖好被子。



他狠狠地敲下两个字:一万。发了过去。


许丹回复:5000,怎样?我们见个面。


王军的心一软,同意了。



—大早,王军去车主那取回了香奈儿包,顺便请了假。吃过早饭,把儿子送到学校后,他特意到家门口的小浴池洗了个澡。九点中的太阳暖洋洋地照在身上,心情忽然也变得温暖起来。他想起许丹曾经在一次节目里说过,宽容,表面上看是原谅别人,其实是解脱自己。他已经改变了主意,或者也可以说,他原本就没有明确什么主意,才会答应去电台见她。也许,他只是想去见见她,顺便把包还给她。也许。



广电大楼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与市政府遥遥相对。王军开着出租车无数次路过这座被金色玻璃包裹的大厦,却从没进去过。



他在大门口的保安面前放慢了脚步,但是保安保持着挺拔倨傲的站姿,没有理他。盘问他的是面部冰冷的礼宾小姐。经过打电话确认,并且详细到连会面时间在多少分钟之内都登记了之后,王军终于坐上了电梯,他感到后背有点潮湿。



走进交通合办公室,一个着深色套裙、化着浓妆的年轻女子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你好!请问有什么事?王军想起电话里的盔甲女声,想必就是她了。我找……找许丹。女子面无表情,上下大量了他一番,是姓王吗?他连忙点头。她用手往沙发一指,请坐,许总监接了个电话,刚出去。您等一会吧。说完,回到她的座位上。王军很不自在地在宽大的皮沙发上坐下,后背没触到靠背,差点仰倒。他忙调整上身。盔甲女扫了他一眼,目光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手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坐了一会,王军问,能……抽烟吗?我们全大厦都禁烟。她没看他。王军把一只空手从兜里抽了回来。



盔甲女忙活了半天,终于重击了一下回车键,然后偏过头来问他,你是来领奖品的吧?什么?王军听得一头雾水。许总监临走前交代了,有位王先生上午来领一份5000元的大奖。她停顿了一下,放慢语速,还有件东西要给她。哦。王军似乎明白了—点,忙把装着香奈儿的袋子放到茶几上。女子走过去,拿过袋子,往里面看了看,放到自己的椅子旁边,重新坐好。又问,带身份证了吗?过来登个记吧。她把一份表格推到办公桌的边上,示意他过来。王军像木偶一样站起身,走过来,在女子的指挥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身份证号码。女子麻利地收起表格,又变魔术般地呈现出一个信封,递给王军。奖品都在里面了。王军梦幻般地接过信封,不知自己又说了什么,便在盔甲女面具般冷漠的笑容中被送出了办公室。 



他恍惚着走进电梯,什么键子也没按,电梯就急速向下冲去。身体摇晃了一下。


当电梯门打开的刹那,他差点喊出她的名字。不错!是许丹。栗色长发闪着光泽,笑声里藏着习惯性的尾音。她与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人亲热地说笑着,进了电梯。站到王军前面,背对着他,只有两拳之隔。王军感到心砰砰的地跳起来。她的名字在他的嗓子眼里,像一个随时准备抢跑的百米运动员。然而她似乎并未意识到他的存在,将手扶在那人的胳膊上,加重了语气,我告诉你,别等着了,多少人惦记这个位置呢!那人点了点头,收起笑容。许丹向后侧了侧头,用余光扫了一下王军。沉默片刻,王军刚想开口,她却将身子向女人靠了靠,放低声音,硬送。去他家。那女人皱了一下眉,还是买点东西好吧?许丹搡了她一下,怎么不开窍呢?!人家缺啥呀?还是广播里那个充满感性的声音,而语气、语速却是如此不同。王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名字一下子卡在喉咙处。电梯此时到达一楼。许丹站着没动,旁边的女人拽她,下呀。许丹用手拍了一下她胳膊,不去了,刚才小吴给我电话,说那个来找我的精神病已经走了。我那还一堆活呢。王军的身子一震,下意识地迈出电梯。就听身后的女人说,怎么老有精神病来找你呀?当个名人也真够不容易的!许丹笑道,没办法呀!哈哈……电梯门“嘭”地关上,笑声被隔住,坐在轿厢里闪着红灯向上窜去。



王军站在金色玻璃大厦的阴影里,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有什么东西将心口堵住了。他不能相信刚才发生的—切,但手里分明还捏着一个无比真实的信封。


他一把撕开信封。两张薄薄的纸片露出来。—张是家乐福超市200元的购物券。另一张是腾达体育器材商店的实物兑换券,居中印着两行大字:高级拳击沙袋、手套、比赛服、护具-套,价值4800元。下面是鲜红的商店圆形公章,再下面,是一枚小小的方形印章,王军仔细看那印章,用—种很扭曲的字体画着四个字:许丹之印。王军抖了抖信封,空了。



那四个字像谜底一般,亮在王军的面前,他感到,一场绚丽的魔术表演终于在最后的刹那,无可挽回地穿帮了。他愤怒地将两张纸片一撕两半,叠在一起,又撕成两半,一甩手,扔到路边的垃圾箱里,然后狠狠地冲着大厦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他打电话给车主,说事办完了,可以把车送过来了。他要离开这里,马上!


—阵风密集地吹过,几块浓重的乌云正缓缓地压过来。



临开车之前,他踌躇了一会,还是折回到垃圾箱边,小心地翻出那些碎纸片。印着许丹印章的那一角已经被风吹走了,所幸超市的购物券还是完整的。他在车里翻出一帖自己用剩下的治颈椎的膏药,揭开,将购物券重新拼贴好。200块钱,能给儿子买一大堆好吃的。傻子才会跟钱过不去。



下午,王军在上班途中开了个小差,去了趟家乐福。


在食品区转了一圈,购物车马上装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小食品。路过箱包区,他放慢了脚步。一个女人正试背的一个大休闲包吸引了他的目光。那女人的高矮、胖瘦都和老婆差不多。他走过去,也拿起一个。黑色,纯皮,虽然皮质一般,但看着很结实、耐用。他站在那里,抚摩着手里的包,良久。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苏兰朵
出版安徽文艺出版社
定价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3ds Max高级角色建模:美女篇

王康慧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40

百年职教路 十年续华章

华文出版社[2015] ¥35

外国名家精读.印象主义和后印象主义

娜塔莉亚.布罗茨卡娅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101

网络多播和实时通信技术

鲁士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9

淘气包日记5-笑掉大牙的惩罚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淘气包日记1-马戏团的秘密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淘气包日记2-存在一千年的外号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LaTeX2e文类和宏包学习手册

胡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8

淘气包日记4-吃,吃,吃土豆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淘气包日记3-惹了一屁股麻烦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