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原配与小三的撕逼大战(上)

2016-02-01作者:孟祥宁 著编辑:管志慧

自从上次逛街的时候陆彤告诉了我周六高中同学聚会这档子事儿,我连着好几天晚上没睡好觉儿,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到底怕什么呢?我是怕看到罗莎莎此时取代了我的位置和杨小夕在一起亲密的样子吗?好像也不是,我总觉得我是在躲避什么,我这个人一遇到事儿就喜欢逃避,好像看不见就不存在一样,我就像掩耳盗铃的那个傻子,自欺欺人了一天又一天。



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我需要去面对。周六耶天,我正洗漱呢,手机响了,我一看是陆彤的。


我叼着牙刷含混不清地说:“干吗啊我正刷牙呢。”


她尖尖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丫起得还挺早的,我怕丫没起床特意给丫震个铃儿。”


中午我们约在了皇宫大酒店的一个包间,我、陆彤和张顺天早早就到了,坐在包间的沙发上开始闲扯。


我对陆彤吼:“都怪你丫的让我来这么早,人家老板都是最后才到的。”


陆彤撇撇嘴说:“敢情你丫的还怪我头上了,谁说路上可能堵车啊早点出来赶不上高峰期。”


我俩要是说急了,你丫的你丫的就全蹦出来了,张顺天在一旁玩手机玩得不亦乐乎根本不搭理我俩,我一看好家伙的这丫的正神庙逃亡呢。



其实也没有坐多久,同学们都陆续来了。想起曾经在网上看到一转载量极高的帖子,说的是春节同学聚会,一帮人模狗样、猪头狗脸的装X犯们开始粉墨登场,共同上演一出人间喜剧。情节大同小异,混得好的从北京上海或者国外回来的同学,怂恿班长负责组织,几个当年班上的盲流分子积极协助。勤勤恳恳的班长一个个电话,把男女同学忽悠到一起,有的人因为能见到老相好而兴奋,有的人怕见到初恋倍感忐忑,有的混得好的火急火燎,有的混得差的如丧考妣......各怀鬼胎。什么当三年兵的回来给你分析世界形势,在政府看大门的给你分析国家政策,卖狗皮膏药的教你怎么养生,在浴场当小弟的给你讲江湖大哥的传奇经历......总之就是稍微沾点边的,你就可劲儿吹吧,警察抓不到你。


还好我们还没有毕业,聚会还不至于装到这种程度,不过也快了。菜都上齐了,罗莎莎耶骚货才推门进来,手上拿着一苹果最新手机,显摆什么呢显摆。一边晃着那手机一边用很嗲的声音说:“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司机开车就是小心,我说让他快点吧迟到了多不好啊,他还怕我出危险了不好回去交代。”


我听见陆彤在我旁边小声骂了一句。



罗莎莎那丫穿的衣服和没穿一样,前胸低得乳沟都显出来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挤的。背后跟被人扯了一道口子一样,一直露到了腰,还穿一特别短的牛仔裤,稍微往下一弯腰俩屁股蛋都要露出来了。越看越觉得她像一发廊妹了。


罗莎莎也看到了我,径直向我走来还伸出手,故作好姐妹一样问我:“呦呵,这不是袁艺吗?最近过得好不好啊?”


跟我在这儿装,我也不能让你没面子啊。我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微笑着说:“托您的福,好得不能再好了。”然后暗地里一用力,使劲捏住了她那双眼白骨精一样的手。


我看到罗莎莎的脸色立马变了,不过她还真不愧是当演员的料,手都被我捏红了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故作镇定地看着我,脸上那微笑假得和礼仪小姐一样。



我没想到她接下来会说:“你看你这指甲多长时间没有保养了,我认识家美甲店做得特别漂亮,改天带你去,我还是那里的贵宾哦!”


我一听赶紧松开了手,把手缩回来,她瞪了我一眼,做是在对我示威说小样儿跟我玩你还嫩着呢。


陆彤突然在下面抓住我的手,做是在告诉我不要怕有我在呢,然后腾地下予站起身。陆彤个子很高,比罗莎莎高好多,她俩站在一起绝对是罗莎莎吃亏,陆彤半开玩笑地说:“几个月不见你,怎么没有之前好看了啊?你看看这干燥的皮肤,这鱼尾纹,这鼻子怎么也比以前塌啊,还有这下巴,小日子过得不错啊都吃成双下巴了。我认识一家美容院,引用了韩国最新的整容技术,你要不要也整整,整个林志玲的小脸出来,好勾引更多男人啊!”



说得罗莎莎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我估计她的肺都快气爆了吧。


她气冲冲地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挨着杨小夕,我知道都是杨小夕为她留的位置。我看着杨小夕,他一抬头,目光和我的对上了,便立马转移了视线,举起一杯白的说:“既然大家都来齐了,我们先喝一杯吧!”


刚才弥漫的浓浓的硝烟味儿就在大家的起哄声中渐渐消散了。整个饭全是些无聊的谈话,一点儿营养价值都没有。不知道是哪个不长脑子的喝了,大声地问杨小夕:“你怎么不和袁艺坐一起啊?你俩该不会是分手了吧?”


你丫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啊?


“四哥,你喝多了,我们早就分手了。”杨小夕赶紧解释说。


“就是啊,我们早就分了。”我赌气似的将杯子里剩余的半杯白酒一而尽。


罗莎莎趁机说:“现在杨小夕喜欢的人是我。”说着就来了一个交杯酒,一桌人跟着起哄。


不知道杨小夕是羞得啊还是喝醉了啊,脸红得跟猴屁股一样。他看罗莎莎一眼,突然站起来说:“同学们安静一下,我要宣布一件事情——”


所有人立刻不吵吵了,底下静得就跟高中上晚自习一样。



杨小夕拉起罗莎莎的手,郑重地说:“下个月,我们俩就要订婚了。”


话一说出来,口哨声起哄声震得房顶都快被掀翻了。


“邀请大家都来参加我们的订婚仪式啊!”


“祝贺啊!我一定去捧场!”


“没问题的!我们一定会来的!”

......



我一杯接着一杯喝酒,什么菜也吃不进去。陆彤在我耳边小声说:“你可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啊,你要知道你喝的这不是白开水,是白酒啊,你可得悠着点,别把胃喝坏了。”


她给我夹了一块豆腐,她知道我最爱吃豆腐了。我冲她笑笑,吃了下去。我突然觉得我面前的陆彤是郡么的美丽。


我想我有点醉了。因为我看杨小夕的时候,是重影的。我还是无法阻止我的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他帮罗莎莎夹了一块烧茄子,罗莎莎嫌太油腻了,他端来一杯水,将茄子放进去涮了涮,又捞出来。


我清楚地听到罗莎莎柔声细语地说:“喂我嘛。”然后杨小夕就真的喂到了她的嘴里。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把筷子狠狠地往盘子上一摔,瓷器相撞的声音很清脆。我对陆彤说了一句我去趟洗手间,然后拉开椅子出去了。


我刚把包厢的门关上眼泪就涌了出来,像坏了的水龙头,止也止不住。我也顾不上形象了,连脸也没捂就耶么肆无忌惮地流着泪。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好几个人,都满脸诧异地看着我,估计都纳闷呢这里是饭店又不是火葬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丫芥末吃多了吧。



到了洗手间,一个人也没有,我看着镜子里自己哭花了的脸,狼狈的样子,整个一溃败的逃兵。我承认我真的输了,我再也撑不下去了。


我把水龙头按开,哗哗的水声伴着我的哭泣声,奏成了一曲悲伤的音乐。我旁若无人地哭出了声,也许是弯腰时间太长了导致我胃里被挤得一阵恶心,我哇的一下子就吐了。刚才没有吃多少菜,吐的全是酸水儿,一股浓烈刺鼻的白酒味儿扑面而来,我又一恶心,吐得翻江倒海的。


吐着吐着我突然感到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后背。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孟祥宁
出版安徽文艺出版社
定价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一只猫引发的家庭大战

叶子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8

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遥控器大战

周锐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水浒传故事—好汉大战篇:闹江州

施耐庵(明)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2011] ¥8

了不起的小果果:三年级真淘气

钟小白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墙垣边的人类:从建筑艺术看人类文明

尉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墙垣边的人类——从建筑艺术看人类文明

尉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小侦探贝奇(5):看不见的怪人

徐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

三十年美国纵横看

缪熙怡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43

看就业 选专业——报好高考志愿(2018年版)

麦可思(MyCOS)研究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