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跟今天的娱乐圈有许多相像之处

2016-02-03作者:高晓松编辑:管志慧

其实想想,青楼跟我们今天的娱乐圈有千丝万缕的相像之处。第一个像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青楼女子的来源,老鸨,老鸨就是老板了,老板把这些姑娘“领”到青楼里来,这些姑娘有很多来源,有罪犯罚没的女子,有买来的,有自己沦落风尘的等。反正就是千方百计地弄来这些女子。(妓女有以下几种:1.断账妓(被人卖到妓院的,终身制,赚钱归公司);2.押账妓(被卖但签了三至五年合约,赚钱归公司);3.捆账妓(自己卖自己,赚钱与公司三七分,小费归自己);4.自家妓(自己卖自己,食宿自理。四六分)。3和4的区别是:3有业务量,4没有。)弄来这些女子以后,像我们这儿的经纪人就会说:你不行,没才华,歌舞也不行,没法培养。你都不好意思进青楼,最后你卖肉了,人生就会比较悲惨。



有时也会通过选秀择优而取,选出来的姑娘不但长得漂亮,而且情商智商都高。青楼女,色是最后一位的。首先得有范儿,得有品,然后得有技艺,琴棋书画至少精通两样才可以,最后才是有容貌。(确如高师所言,晚清第一名妓赛金花的长相就很一般。“赛金花风度甚好,眼睛灵活,长得并非有出众之姿,仅五官端正而已。”)


有容貌以后,就去培养你,就像今天的经纪人会说:给你请一个老师,培训你舞蹈、写诗、弹琴、下棋。然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培训。我不知道今天的经纪人对女艺人做不做这个培训,就是培训你有情,培训你有爱情、风情。你得知道男人需要什么,男人怎么才会神魂颠倒。经过一番培训包装,才有了青楼里面的这些名女。



青楼和妓院,仅排场就不一样,妓院是一个挨一个,一间屋里一群女的,大家排排坐,在阳台上冲着街上喊:“嗨,你好,后面的观众,你们好吗?”然后就招上了。青楼名女,不仅是一个大院子里就一个,而且是大小姐,当公主一样捧着,什么都会,一切的生活质量都是最高的,而且她绝不出去揽客,不会出去说:“嗨,你好,到这来坐坐吧,喝一杯,喝完了这杯再说吧!”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绝对不能干这个。(老北京妓院分四等:一铺炕开展业务叫“窑子”;稍装修叫“下处”;装修不错、妓女能唱会跳的叫“茶室”;装修豪华、妓女会文艺表演,还能搞文艺创作的叫“清吟小班”,这是最贵的。)


并不是说你来到青楼,想进去就能进去。“小二,你把那个姑娘叫下来。”那是妓院。青楼进都很难进。首先比什么?比才华。那个时候重文轻商,光拿钱不行(当然你没钱是万万不行的),首先你得有才华。



当时古代中国认字的人,大概只有2%,并且几乎都是男的,所以就2%的人是士大夫阶层,98%的人不认字。认字的、有文化的男人,当然除了性以外,还有更高级的要求,就是今天人们讲的,我们有话题,我们有共同语言,我们有共同的精神追求等。青楼里面的这些大名女,就是当时最有文化的女人。(不要轻信古代妓女的文采。那是文人瞎吹捧出来的,没那么牛。请看赛金花写给韩复榘的诗:含情不忍诉琵琶,几度低头掠鬓鸦。多谢山东韩主席,肯持重币赏残花。)青楼女有才华到什么程度?唐代号称“四大女诗人”的有俩是青楼女,其一是鱼玄机,非常著名,因为冯唐的《不二》现在火了,所以鱼玄机现在也很火;另一个是薛涛。现在到成都去,还有薛涛祠、薛涛井。(“女校书”指的是高级妓女,这名字是因薛涛而来。唐代大女诗人薛涛最初就是营妓。她和元稹、白居易、令狐楚、张祜、刘禹锡、裴度、牛僧孺、严绶都有过诗歌唱和记录,估计也上过床。“薛涛笺”颜色只红色一种,原料是芙蓉皮,加芙蓉花末和汁增加纸的光泽度。因为原材料是芙蓉,所以用这种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写字的姿势必须S形。)



所以在美国我跟人说,我们青楼文化,能到给青楼女立祠。比如薛涛祠,薛涛是著名的青楼女,而且是烈女。我等你两年,你不回来,我投井,就属于那种。鱼玄机也是,她是大才女,要是化装成男的去参加科举,完全能考上。鱼玄机流传下来很多诗,有一句大家可能都知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其实就是青楼女的心声。


在宋朝,有一个叫严蕊的青楼女,非常忠贞,有人陷害她的情人,把她也抓进去了。凶手就是“理学”(其实就是戕害音乐最多的程朱理学)大师朱熹。朱熹要害人,就跟咱们现在调查贪官一样,把他身边的二奶抓起来,然后问问他有什么贪污的行径。严蕊就被下了大狱,严刑拷打就是不招,就是挚爱这个情人。(这个朱熹最不是东西。宋宁宗庆元二年十二月,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罪状中有这段话,“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每之官则与之偕行”“家妇不夫而孕”。意思是朱熹找两个尼姑当姘头,还满街嘚瑟;儿媳在丈夫死后居然怀了孕,朱熹诱奸儿媳!这么诡异的剧情实在编不出来,应该不是污蔑。这位大哥的核心理论—“存天理,灭别人欲”。)



关了很久,官府换了人,是岳飞的一个儿子岳霖,发现这可能是一个冤案,说这样吧,你写首诗自辩,你能让我觉得你是冤枉的,我就放你走。严蕊写了一首叫《卜算子》,是我特别喜欢的:“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东君,太阳,主时令,这里隐喻官府判官。这句诗的意思是,我有罪没罪,还不是“东君”(大人)你说了算。“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写得非常好,所以当庭释放。


青楼女的命运其实自己不能掌握,自己能掌握的就是——如果一旦爱你,我就拼了,因为我的人生是这么短暂,要燃烧青春。所以一旦爱你,我就玩命。


其实跟今天有点像,今天你说做了小三,开始其实也有爱情,但是你也真爱了,哭哭啼啼,也企图扶正,被伤了几回心,最后就真成只图钱了。现代虽然没有青楼了,但是很多好的女子,也还是被大家追逐,也还是会出现很多悲伤的故事,成为二奶,被人包养,出现绯闻,然后经纪人怎么害你、怎么逼你。当然韩国更多,经纪人逼你去陪等。但这时经纪人说,是我培养了你,是我请舞蹈老师教你舞蹈,是我把你弄出了名。其实这跟古代的青楼没什么区别。


在清末的时候,科举废除了,火车一通镖局也废除了,同时青楼基本上也废除了。因为社会没有过去那种士大夫阶层了,也就没有人让青楼提供高级的文化需求了。到民国时期,就变成了交际花制度,比如陈白露,《日出》里面的陈白露。陆小曼的身份有争议,说是女文人或者是交际花都可以了。交际花还是保留了一点青楼传统。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好的交际花,还是一个院子里就她一个人,然后大家慕名跑到你家来,大名士都在这儿互相认识。徐志摩、刘海粟,大家都是在陆小曼家认识的,然后大家开沙龙,开派对(民国文人太乱了,不分时间不分顺序,只八卦关系:张道藩的情人是蒋碧薇,蒋碧薇的老公是徐悲鸿,徐悲鸿的情人是孙多慈,孙多慈的老公是许绍棣,许绍棣的情儿是王映霞,王映霞的老公是郁达夫。),这个传统到后来就没了。因为我们变成了新社会,不再需要这种腐朽的文化了。



我讲完青楼,大家应该明白,首先,它不是妓院;第二,它里面的人不是妓女,而是当时中国最有才华、最有文化、最漂亮的女人,而且她们传承了很多好的文化。如果没有青楼,恐怕中国那点音乐都传不下来,估计柳永、关汉卿这些人的伟大作品都传不下来——传承了文化,绽放了爱情,滋润了每一代的大名士。那些大名士如果没有青楼的爱与自由的滋润,可能还没有那么多奔放的诗篇,没有那么多奔放的思想,没有那么多铁骨铮铮。古代大名士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在外面要铁骨铮铮,有气节,跟皇帝死谏;外族来就是留取丹心照汗青;到了青楼里,就是喝酒、吟诗等,各种风流倜傥的一面都出来了。大家觉得这是大名士应该做的,就是在这儿自由奔放,在那儿坚守自己的气节跟底线。



唉,其实这是一个不错的文化传统。我觉得我们汉文化曾经最有意思——如果没有科举,很多东西就传承不下来,因为没人去念那个书;如果没有镖局,很多美好的武术以及江湖故事就传不下来;没有青楼,很多诗词歌赋、管弦乐等美好的东西就都难说了。所以,讲这期纪念一下我们汉民族曾经美好的文化——青楼文化。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今天,你创业了吗?

张小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为未来的富有做准备:合理计划今天的明天

Timothy Noonan Matt smith 陈志东、刘鹏、王雪峰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小屁孩日记. 今天是不说话日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今天吃点啥:电视版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10

舌尖上的教育:跟孩子说理的艺术

胡江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9

家设计——空间深处有生活

业之峰装饰, 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 ¥8

《心灵成长系列》之《叮叮当先生有了新工作》

陈梦敏编文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 ¥10

《心灵成长系列》之《因为有了熊饼干》

陈梦敏编文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 ¥10

津美漫画跟齐白石爷爷学画花1

天津人美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18

短线战法:跟操盘高手学炒股

高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