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的人都是小怪兽

2016-02-24作者:''编辑:安然

书上说每个人都应该在三十岁前完成五十件事,其中的大部分都已经遗忘在记忆的长河中,只记得其中有一条是一定要养一只宠物,要一个人住一段时间,这个一段时间至少是一年。

 

养宠物大约是教人学会爱心,至于一个人住我想是要学会成长。

 

我们常常无法做到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这个时候就需要借助外力,这个外力有时是一次归期未定的孤独旅程,有时是一个人在另一座城市,独自面对一切纷纷扰扰。


 

奥修说,任何成长的方式都会有危险,都不好受,而且没有人能够保证结局会怎么样,这个过程中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是一定会有危险,未知怎么可能没有危险呢,过程中还有可能误人歧途,会有牺牲,甚至漫漫长途,永无终点,但这是成长的唯一方式。

 

进入未知,进入那个没有地图没有人引路的未知,是成长的唯一方式。如此说来,一个人住和一个人旅行,其实殊途同归,都是成长的方式。



有关这点西方社会更为关注,但东方不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以孝为大,父母在,不远行,连不过出去晃一圈就会回来的独自旅行都是干难万难,更何况长年累月一个人住,至于成长,我们的长辈们大多没有这样的意识,也不觉得有多么重要。

 

成长是天性,就像雏鸟要离巢,小狮被轰出族群,去开拓疆土,那是每个生命个体的天然需求。假若被扼杀,在应该脱离母体的年纪被束缚,其实很残忍。


 

今天又有朋友跑到我的小屋来诉苦,她想一个人生活,但如同这么多年以来的所有抗争一样,她唯一能做的反抗就是在父母的怒火达到顶点时,一甩门跑来我这边郁闷地絮絮叨叨几个小时,但天一黒,电话一响,还是会乖乖回去。

 

朋友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但还没有结婚,父母觉得她理所应当该留在家中,从来没有觉得女儿需要一个自由的空间,学会都市米贵,学会成长。他们觉得将她照顾得很好,无须她担心水电煤气生活的一切支出,还有好女孩不是都应该未嫁前待在娘家吗?一个女人一个人住算是怎么回事?我哈哈笑,“一个人住就不是好女孩了?你还活在上个世纪哦。”


 

但朋友不是我,她还不明白一切刺耳的话不过是因为你和他们的“三观”对人生的想法有根本的不同,也没有学会将任何不顺耳的话当风一般吹过的本事。她继续絮絮叨叨,抬眼间,神色沮丧无奈,我可以想象这样下去,不出几年她就会未老先衰,衰老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还有她早早被剥夺了坚强的心。我总是觉得,好奇和探索精神相当于青春,否则人生毫无生气。但朋友的父母去年得了重病,至此需要子女时刻关注,此时此刻就算让她走,她也已经走不掉,她能够高飞的时机已经过去。


 

其实父母和子女一样,也需要学会成长,他们需要学会的是放手后,依旧饱满地生活。

 

错过就是错过。

 

有些事情再难翻盘。

 

生命需要一股狠劲,成长过程中的一切障碍,需要自己挪开,不够狠的人会在日复一日的沮丧中错失让自己展翅高翔的机会,有的时候唯有不管不顾,才能给自己也给对方一个机会,而只要你变得豁达坚强,那些爱你的人终有一天会理解,其实到那一天,他们理解不理解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是他们坚实的后盾,It's enough !


 

这几年有那么多的朋友跑来我的小窝唉声叹气,就算是没有窗帘没有床垫连锅碗瓢盆都没有的家,他们也流连忘返,只因即便再窘迫,是自己的地盘,可以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躺倒在哪里都没问题。多少次我在半夜被急促的门铃声唤醒,睡眼惺忪地接待哭成猪头、失魂落魄的朋友。

 

他们在小窝躲起来,在这里一点点地缝好破碎的胸膛,在这里我们痛哭骂娘或听许巍听到肝肠寸断,然后擦掉眼泪,出去买西瓜,没有人知道你是谁,没有人指责你的生活不正常,你就是活着而已,外面的世界与你无关。

 

谁不是一路走来,爬坡,淋雨跌跤,可是唯有凶猛地活下去,オ能让对未来的恐惧一点点消散,让新的命运逐渐现出眉目、而在重整山河前我们需要一个地方养精蓄锐。


 

很庆幸红尘万丈中我有这么一个角落可以躲避。我可以一个人住也是因了一系列的巧合,期间也经历了连串的一筹莫展,才逐渐成长为现在的模样,一个除了不会换轮胎,其他什么都会的女人。我学会换灯泡,修马桶,还会做炒粉干,虽然味道不太好,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旦出现任何问题,我如今的第一个反应再不是尖叫,而是自己问自己。好了,顾曲,现在你怎么办?

 

现在你该怎么办,是要用智商情商体力脑力还是你的笑脸?这也许就是我后来在乌干达落单后能够那么快速地切换到一个人仗剑走天涯模式的原因,我早已经在独居中训练出心中的小怪兽。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小怪兽,龇牙咧嘴,但坚韧淡定。


 

也有姑娘非常不喜欢一个人住,即使她去过阿富汗,即使她的旅程动辄一两年,她就是不喜欢,她说:“焖一锅饭要吃一周,天天吃剩饭。”

 

她说:“白天到夜晚一点声音都没有,寂静得叫人发疯,只能开了电视机,哪怕是新闻联播,至少那是声音。”

 

她说:“被窝一直是冷的,想哭只能抱小熊。。”

 

小熊是我送她的抱枕。

 

还有,天花板又掉了下来。


 

江边的房子大多潮湿,房子年久失修,东边塌掉一块西边发霉弓起是很正常的事。每次父母知道我又在修马桶,就一脸忧愁,觉得我该早点结婚。可这个世界上不是有一种生物叫物管吗?就算没有物管,还有一种可爱的后备生物叫做街边的包工头,现在连某宝都可以召唤钟点工水泥工和木匠工,完全没必要为了有个男人修马桶就去结婚好不好。至于剩菜剩饭的问题,我只要一想到剩菜剩饭不需要刷锅就满心欢喜,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欢喜,但有些事情和欢喜不欢喜无关,而是必须要接受,因为那是生命成长、坚强、茂盛的唯一方式。

 

如果坚强和成长必须要用孤独做代价,那就做吧,有什么关系吗?

 

世界与我无关,我一个人住。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顾曲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小飞侠日记3 奥特曼打败小怪兽

钟小白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6

打败作业怪兽

钟小白,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6

儿童趣味手模画——奇趣怪兽

纸飞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

一年级的小豆豆2.我们都是木头人(修订版)

狐狸姐姐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软陶,就是这么简单——一本超详细的制作攻略书

猥琐鱼、姬小姬、佳期、北都北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62

优等生都爱玩的填字游戏

于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辫子与小脚:清都风物志

韩炜炜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25

小屁孩日记. 我是胡小涂,不是小糊涂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一“是”到底论

王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天天都是星期天

蒋岭,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