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男”远超“剩女”,为何剩女更受关注?

2016-02-25作者:''编辑:管志慧

中国式被“剩女”:污蔑年近三十的单身知识女性


陈苏毕业于一所重点大学,在北京一家市场营销公司担任经理。有稳定收入,一年可以分几次给住在广州的父母汇钱。大学刚毕业那几年,陈苏对自己取得的成就相当满意,可随着翻过26岁这道坎,结婚的压力开始让她纠结不已。 她对自己的男朋友感到很窝火,说他“自私而木讷”。每个星期见面超过一次都让她觉得很勉强,因为她根本不愿意同他说话。他们经常争吵。可他还是提出了结婚的想法,而她也差不多算是答应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她的一个好朋友给她支过招,她不用等着另选他人,因为“根本就没有天生的好男人”。“我都快成‘剩女’了,”陈苏说,“哪还有分手的勇气,再说,我觉得自己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



陈苏也许没有意识到,可从她身上可以看出,中国的大众传媒自2007年以来宣传的“剩女”意识已经深入人心。这样的想法被陈苏牢记在心中:最先由新华社网站在2008年贴出的一篇专栏文章《晚婚女不能一味“晚”下去》,同年被全国妇联的网站转发,随后至2013年间被各大媒体的网站广为转发。文章规劝广大女性降低要求,别再一味追求如意郎君,否则只能一辈子单身:


为期待真爱的出现蹉跎青春。寻求真爱被推到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女性)过分追求完美。许多人的问题在于太清醒,不能容忍对方缺点,尤其是随着“三高”(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女性越来越多,她们在事业追求和择偶标准上期待比较高,等到(想)结婚的时候才发现,学历和年龄相仿的男人大部分都已结婚……找不到合适的倾诉对象的白领一族,“孤独”是他们司空见惯的表情。随着年龄的增长,孤独感指数在大龄未婚白领女性中更高。



媒体有关“剩女”的新闻报道、调查报告、专栏文章、卡通漫画和电视节目都带着明确的目的,就是要阻止城市知识女性一再推迟结婚年龄。信息出现的形式千差万别,但主题大都一致,而且针对城市里受过教育的单身女性:别再打拼事业;眼光放低,别再好高骛远;别再对结婚对象挑三拣四。正如新华社的专栏文章《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所告诫的那样: 造成很多女孩子成为“剩女”的根本原因在于自己的择偶要求太高……只要女孩子自己不是太挑剔,找对象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我为时两年半的研究结果表明,媒体大力鼓吹“剩女”问题对许多三十岁上下的城市女性具有非同寻常的影响力。加在“剩女”身上的恶名使得二十五六岁至二十八九岁的女性压力倍增,导致她们纷纷与并不适合自己的男人匆忙结婚。它打击的是女性的自信心,导致诸多女性在结婚的时候罔顾自身经济利益。



2007年,全国妇联首次将“剩女”界定为27岁以上的单身女性,但事实上,随着各大媒体对“剩女”宣传的持续发酵,“剩女”一词被扩大至刚满25岁的女性。2010年,全国妇联的一个下属单位婚姻家庭研究会,与婚介行业委员会和百合网联手,在全国31个省份针对三万余人展开调查。其针对中国人婚恋态度的官方调查报告广为流传,其中一条副标题名为“看看你‘剩’到了哪一级”。该报告将第一级界定为25岁至27岁的单身女性,称之为“剩斗士”;属于“剩斗士”的女性们“还有勇气继续为寻找伴侣而奋斗”。第二级是28岁至30岁的女性,被称作“必剩客”,这类女性机会有限,因为她们忙于事业而没时间找男朋友。第三级是31岁至35岁的女性,叫作“斗战剩佛”,属于“高级剩女,在残酷的职场斗争中存活下来,(但)依然单身”。最后一级是“齐天大剩”,指那些35岁及以上的女性,这一类女性“有豪宅、私车,还有公司”,可还是成了“剩女”。


该项目其他貌似客观的调查结果被各大媒体广为转发,如新华社曾发表过一篇题为《中国“剩女”在光棍节这天团结起来》的报道。该报道说,“90%以上的受访男性表示,女性应该在27岁前结婚,否则就没人要了”。


“剩男”远超“剩女”:“剩女”宣传是促进社会稳定措施?


尽管媒体已经大力鼓吹“剩女”问题,让大家觉得她们就会一辈子单身,但实际上中国面临的问题是适婚年龄的女性不足。性别比例失衡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危机,即数千万男性将成为“剩男”,无法找到结婚对象。



通常而言,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应该维持在105比100左右。然而,据新华社报道,诸多因素——比如独生子女政策、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运用科技判断胎儿性别,以及随之而来的选择性流产——导致全国的性别比例失衡日渐严重,2008年男女出生比例已达到121比100左右的顶峰水平,到2012年略降至117.7比100,但截至本书写作时,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现象仍然高居全世界参与研究国家的前列。(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其他国家也因为性别选择而导致男女出生比例失衡,如印度是110比100、巴基斯坦是109比100、阿塞拜疆是116比100、亚美尼亚是114比100、阿尔巴尼亚是111比100、越南是111比100。)


数百万男性找不到结婚对象不仅是将来要面对的问题,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表明,适婚年龄人群已经开始面临这一首要难题。2012年6月,《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指出了这一巨大的潜在人口风险:


男女比例失衡影响我国人口发展。作为直接的生育者,女性“赤字”必然导致出生率水平下降,进一步减少人口总量和适龄劳动人口规模,并加速人口老龄化进程……长远看,“盈余”男性没有配偶和子嗣,给未来自身养老及其父母养老带来问题……当婚而不能婚的男性数量的不断积累,大大增加了社会不稳定和不安定的风险。报告显示,部分被调查村落的大龄未婚男性,在过去三年中参与了破坏社会治安的活动,发生比例从高到低依次为聚众赌博、聚众闹事、合伙偷窃和聚众斗殴。



聚焦于数百万“剩男”的报道和研究大量涌现。这类人被称为“光棍”,大多生活贫困、读书不多,且家居农村。马语琴(Mara Hvistendahl)在《非自然选择》一书中对全球性别比失衡现象进行了描述,中国的一些偏远村庄几乎清一色男性,男女比例高达3比2。不过,媒体并没有责怪这些男性的单身状态。婚恋网站世纪佳缘网在2013年针对29岁至39岁的男性集中进行了一次有关“剩男”的调查。该调查一方面发现,“剩男”普遍比“剩女”的教育程度更低、生活状态更贫困,另一方面,与单身知识女性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知识男性普遍不急于成婚:“尽管狼多肉少……但大多数30岁以上单身男性仍然觉得自己处于黄金时期,丝毫体会不到(结婚的)压力。”


有一句俗语“男人三十一朵花,女人三十黄泥巴”,把单身男性和单身女性的双重标准表现得淋漓尽致。尽管存在性别比失衡现象,但中国的男性依然占据着优势地位。不安分的单身男性被视作对社会稳定的一种威胁。而单身女性也威胁到伦理结构,因为她们作为自由的个体,既没能担当起延续子嗣的责任,也没能驯服一个不安分的男人,这总显得有些不合自然规律。在政府看来,已婚夫妇更不易惹是生非。翻开任何一本出版物你都会知道,婚姻和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而“和谐家庭是和谐社会的基础”。“和谐社会”一词引申出对理想的社会主义社会的阐释,其中首推社会稳定和社会秩序。



中国媒体掀起的“剩女”宣传运动,是为维护社会稳定而做出全方位努力的措施之一。 已有的新闻报道在将“剩女”划分为不同等级的同时,配以大量的漫画和图片,这些图像的内容千差万别,但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受教育程度高、事业有成、高高居于众人之上(影射中国男性数量过剩)的女性盲目追求事业目标,而将男人拒之门外。有些配图还出现了父母的形象,这些老人带着失望的神情看着自己嫁不出去的女儿。


“大叔控”神话冒头:轮番“剩女”宣传消解女性已有成就



媒体对“剩女”的描述,将城市女性取得的巨大成就视为笑柄。受过教育的女性被一次次描绘成过于聪明和咄咄逼人,因而找不着丈夫的漫画形象。有一幅广为人知的漫画,画着一位女性,生日蛋糕上插着数字“27”的蜡烛,蜡烛正在燃烧融化。那位女性——戴着的宽边眼镜显示她受过良好的教育——面部扭曲地站在“27”这个数字后边,她的身上结着蜘蛛网,四周是凌乱飞舞的钢笔和笔记本。窗外的屋顶上积着厚厚的白雪,烟囱里冒出的烟雾形成一个“囧”字,同样形似一张苦瓜脸。她头顶上方的文字是:“我甚至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剩女’。”


近年间,国际媒体陆续发布喜人报道,全世界都把中国看作职场性别平等的楷模。《中国百万女富翁榜单》、《中国的妇女:一切皆有可能》、《中国:女性高管的希望之地》……然而,这一系列乐观报道与中国城市女性在支持的真实遭遇相去甚远,事实上,他们正在迅速失去所占有的一席之地。


中国的男女收入差距在过去二十年被大幅拉开,1990年城市女性平均年薪是男性的77.5%,但根据人口学家伊莎贝尔对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所公布的数据分析,这一差距到2010年变为,城市女性人均收入仅为男性的67.3%。(农村女性年收入仅为男性的56%,差距更为悬殊。)


越来越多城市女性脱离职场,根据中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20岁到59岁女性有73.6%属于劳动力,中国女性就业率这一数据与美国、澳大利亚相当——2010年,这两个国家25岁到54岁的女性有75.2%被划归劳动力之列……不过,中国女性劳动力的比例之所以较高,是因为该数据把农村的劳动女性一并计算在内。与发达国家不同,中国近一半的人口仍然是农业人口。如果统计城市女性,结果则大为不同。人口普查数据表明,20年前20岁到59岁城镇女性就业比例为77.4%,在2010年降至新低60.8%。也就是说,在过去20年间,世界各地的就业性别差异正逐步缩小,中国却在急剧拉大。


随着服务行业在中国经济中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就业中的性别歧视现象也日显突出,《市场与身体:中国女性、服务业与不平等现象的形成》一书中写到:服务行业雇主在广告中明确表示,女性要年轻、美貌,并有“女人味”的。针对女性的就业歧视绝不仅仅局限于普通工人阶层,我在北京采访过一位广告艺术总监,她大学毕业,事业顺风顺水,直到33岁生小孩之前,她当时以为自己可以把工作放下几年,技能照顾孩子也不会对职业发展不利, 她错了,现年37岁的她怎么也找不到工作,“我现在很担心自己的未来,因为我这个年纪的女人实在很难找到工作。”


雪上加霜的是,媒体掀起的“剩女”宣传运动,促使一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辞去工作,因为他们害怕自己很快就会“老”到找不到丈夫……在媒体持续多年的“厌女”报道之后,一些中国女性开始通过社交媒体反击本质上是性别歧视的“剩女”一词。


有些女性说,她们正在颠覆“剩女”这个词语,把它视为骄傲而非耻辱,因为英语中表示“古怪”的queer一词不也正名为“酷儿”了嘛。



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在2012年至2013年一项关于爱情和婚姻的调查中,创造了“大叔控”这一项新的神话。该调查结果表明“18岁至25岁的女性中,70%喜欢比自己大10岁左右的男性”。该调查报告在2013年年初公布后不久,我的微博账号就收到几十条信息,抱怨媒体歪曲捏造中国女性痴迷年长男性……这次关于“大叔控”的媒体宣传,与政府发布的一组数据时间不谋而合,这组新发布的数据表明,1970年至1980年间出生人口——现在多33岁至43岁之间——的单身男女比例差距最大。《人民日报》说,就该年龄人口而言,单身男性与单身女性的比例为206:100。因此,小女配大男可能恰恰是解决之道。


中国媒体应对社会变化的方法,是不断翻新花样羞辱单身女性,并把新的女性群体归入“剩女”之列。新华网2013年发表一篇题为《八种女人易成“剩女”——男人一见就想跑》的文章,该文自2007年以来已经由新华社发布过多个版本,先后对害怕爱情、不喜欢性生活,以及过分专注于事业的种种女性加以指责。不过这一次的文章,为反映中国居高不下的离婚率,把离婚的单身妈妈也归入了“剩女”行列。


媒体掀起的“剩女”宣传运动所造成的破坏已经明白昭彰。它加剧了受过教育的年轻女性要抓紧时间结婚生子的压力。女性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要避免被“剩下”,这造成了极具破坏性的经济后果;2013年的房地产估值已逾30万亿美元,而在据认为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这一财富积累过程中,女性被排除在外。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剩女时代
作者[美]洪理达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大案聚焦——中国2013年最受关注刑事案件评点

时延安 刘计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移动互联网——2011年最值得关注的100个应用程序

郑兰、程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8

女人的成熟比成功更重要

李玲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电力受端系统的动态特性及安全性评价

汤涌、贺仁睦、鞠平、李兴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9

儿童时间管理训练手册:30天让孩子的学习更高效:升级版

钟思嘉, 王宏, 李飞, 雨露,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3

儿童时间管理效能手册——30天让孩子的学习更主动

王宏、钟思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儿童时间管理案例手册——30天让孩子的学习更专注

雨露、钟思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5

Modbus软件开发实战指南

杨更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8

让你的PPT更精美——美化PPT必备100招

赛贝尔资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6

让淘宝店铺更吸引人——精通Photoshop网页美工设计

张俊峰、朱巍、唐满、武敏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