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这件事:现在靠实力,过去靠武力!

2016-02-26作者:孟德宏, 著编辑:管志慧


想来每个人都参加过不少场婚礼,或中或西,或简或奢,而有的婚俗一定是“保留节目”。比如“抢亲”和“堵门”,只知那是老祖宗留下的习俗,是欢笑与红包齐飞的热闹环节,却从没问过什么会有。



其实“抢亲”并不是华人祖先独创的,希腊神话中的冥王哈迪斯与众神之神宙斯也都是“抢亲”的一把好手。甚至在汉字与英语的字形词义中也有“抢亲”之俗的痕迹。



什么是“妻”?《现代汉语词典》对妻子的解释是“男女结婚以后,女子就是男子的妻子”,这是从法律角度对“妻”的定义。


什么是“bride”?《牛津现代英汉双解词典》(增补版1985年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解释是“a woman on her wedding day and for some time before and after it”(新娘)。



从这两个解释我们可以发现,不论成为“妻”还是“bride”,都必须是通过“结婚”或者“wedding”这样法定的程序。综合以上认识,如果我们给“妻”和“bride”下一个比较完整的定义,大概应该是这样的:“妻”和“bride”是男子合乎法律程序的女性配偶。

 

 “妻”与“bride”的故事


事实果真如此吗?让我们透过“妻”和“bride”的字形,结合社会学和民俗学的知识对这两个词进行一些分析,来看看“妻”和“bride”的庐山真面目吧。我们知道,婚姻制度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有着一段漫长的发展过程。人类最初实行的是在同部落之间的群婚制,但是聪敏的先民们发现,群婚制最严重的后果之一是因乱伦导致的后代愚弱,也就是今天医学界所说的“近亲繁殖,后代痴傻”的情况。



我们要知道,俗语所谓的“姑表亲代代亲”表明中国的近亲婚配有着久远的历史传统,这种做法甚至在民国时代还是如此,比如巴金《家》中的情况。所以先民们停止了在同一部落之间的婚配。既然不能在同一部落的女人中进行婚育,而每时每刻又都有适龄青壮年急着“娶媳妇儿”,这可怎么办呢?



别着急,先民们还是有办法的。什么办法?那就是一个字——抢。


话说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一个适龄的小伙子带着自己的一大帮哥们儿,也许还有自己的父辈,骑着高头大马便悄悄上路了。当时,因为生产力低下,各个部落的男人们一大早就出去狩猎了,女人们也没闲着,一大早就开始从事农业生产了,主要是从事果蔬采摘。经过一夜的跋涉,这支抢亲的队伍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相邻部落的地界上。



借着依稀可见的晨光,小伙子远远就看到一棵桑树下正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忙着采集桑叶的姑娘哪里知道危险正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她婀娜多姿的身段早已打动了小伙子的心——嘿,就是她了——小伙子拿定主意,说时迟,那时快,他迅速地“追”(我们会在后面介绍“追”和“赶”)过去,伸出自己强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了女孩子长长的头发——注意,“妻”就在这一刻诞生了。



“妻”字下边是一女字,中间的竖画就是这个女子的头发,这两个符号连接起来看就是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的形象;与那个竖画相交接的符号——现在看起来像个横着的“山”字,就是甲骨文“手”的象形,所以,整个“妻”的字面义就是一只大手抓住了一个女人的头发。



话说这个男子的一只手抓住了女人的头发,另一只手则迅速地抱住她的腰,一用力就把她抱上了自己的马匹。这时,惊恐不已的女孩挣扎着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为了防止姑娘挣扎,小伙子赶紧用早已准备好的绳子捆绑住了“妻”的双手,为了让自己的“妻”无法记住回家的路,小伙子用一个大麻袋片儿快速罩住了姑娘的头。



聪明的读者一定猜到了,这个用来捆绑“妻”双手的绳子,在中国就演变成了结婚时婆婆送给儿媳妇的手镯,这个大麻袋片儿就演变成了婚礼上新娘头上的红盖头;这个用来捆绑“妻”双手的绳子,在西方,就演变成了结婚时新郎送给新娘的ring1(戒指),大麻袋片儿就演变成了婚礼上新娘头上的veil(婚纱)。小伙子带着女孩,骑着大马向自己的家飞奔而去。因为他是riding a horse to bring the girl,他的动作是bring和ride,所以这个女孩自然也就是bride了!



在经久流传的童话故事里,甚至在现实生活中,每一个女孩子心中都有一个美丽的梦,那就是憧憬着有一天能出现“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白马王子把自己带走,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从心理学的角度讲,这其实是有深存于女性基因中的人类集体无意识作基础的。



言归正传,女孩子被抢,她的惊叫声让自己的父辈和兄弟们闻讯而来,他们一边大声呼叫着放人,一边奋力追赶着这群抢婚的外部落年轻人,于是,那些跟着小伙子来抢亲的众多帮手大显身手,他们忙不迭地砍下许多树枝树杈,丢在自己行进的路后,并放火燃烧起来,只见火光四射,一瞬间“噼里啪啦”的熊熊大火就把“妻”的救援队伍远远地隔绝开来后来。这些燃烧的木柴在中国就演变成了婚礼上燃放的爆竹和烟花,在西方就演变成了婚礼上的彩带和彩炮。



再后来就很简单了。


新郎回到了家,把女孩子抱下马,拉着那个捆绑着女孩子的大绳子,就是我们在戏曲和影视作品中常看到的新郎和新娘牵手用的系着大红花的红绸子向“洞房”——因为生产力低下,抢婚制盛行的那些个年头里,先民们还是以洞居为主——走去,从此开始了崭新的婚姻生活。



汉英字词中记录的抢婚制


在汉字里面,除了“妻”字,“奴”、“追”两个字也生动地记录了古代中国社会抢亲的历史。“奴”字从女从又,又就是“右手”,所以其字义表示用手抓住了一个女人,在古代战争中抓来的人当然不仅仅是女人,所以,这个字在古文字形体中,也有不从“女”而从“人”的。这些被抓的人,大多被作为奴隶使用,所以,其实这个字的本义就是“奴隶”的意思。



但当这个字特指抓取女人的时候,其实,它也有着强抢女子以行婚配的意义。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古代社会,奴隶是没有人身自由的,一些身为奴隶的女子(奴婢),往往也是奴隶主的性工具,“奴”的这个特点,在后世(宋代)的语言中发展成了女子对男性的自称词“奴”、“奴家”;同样道理,“追”字也是一个会意字。据杨树达先生对“追”、“逐”二字的考证,“追必用于人,逐必用于兽”;何金松先生进一步考证认为,甲骨文的“追”字就是抢婚时男子追赶女子的反映。



英文中的“bride”一词,据有关学者2考证,其来源可能与蒙古语bariuabuqsanerllebiilee有关,这个词的意思其实就是“抱来的妇人”,即barir-abuqsanq.rlle或barinabuqsan,这个蒙古语后来固化为beri;而beri其实与barin“拿、取、抓”是同源的。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大致归纳出从barin到bride的衍生途径,即:barin→bari→baride→bride。



以抢婚为体裁,古今中外的艺术家创作出了大量的艺术作品。比如西方的油画名作《萨宾的女人》,中国的戏曲《王老虎抢亲》等,不一而足。可见,虽然中西文化背景不同,但是,在我们的词汇中却记录着人类共同的社会生活图景。从这个意义上说,“妻”和“bride”都是记录着人类抢婚制历史的词汇活化石啊!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孟德宏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廉实力:大数据时代廉实力指数研究

黄宝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实力道场色彩静物

姬建民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 ¥16

实力道场素描人像

姬建民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 ¥10

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研究

张涛、武力、李毅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1

过去的乡居生活

朱志强、唐桓臻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5

历史忒不靠谱

胡宁著
华文出版社[2012] ¥17

读书是件好玩的事套装(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2

柴爷爷讲故事系列:哪吒的故事

柴文强、伯怡萱、林艺
书问(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7] ¥5

柴爷爷讲故事系列:环保战斗队的故事

柴文强、伯怡萱、林艺
书问(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7] ¥8

素履绘事—郭建国绘画作品集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6] ¥1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