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之死与历史上那些大名鼎鼎的毒药

2016-03-02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著编辑:郑成婧

1908年11月4日,年仅37岁的光绪皇帝去世。在他死后第二天,执掌中国最高权力1/4世纪的慈禧太后死去。又过了4年,清帝退位,清朝灭亡。

 

读中国的近代史,经常唏嘘不已。晚清时期的中国,用李鸿章的话说,处在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国内忧外患,积贫积弱,列强刀俎,中华为鱼肉,但是中国并非完全没有机会振作自强。中国也有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等一大批胸有韬略腹有才华的能臣,也有洋务运动这样大规模的现代技术引进,也建立过北洋舰队这样强大的水师,也曾内平叛乱外胜强敌,甚至有中兴气象。

 

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挡这个帝国的没落和灭亡,因为当时统治大清帝国的两个人,慈禧和光绪,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慈禧太后早年还好,随着年岁的增长,其治国能力是越来越让人摇头。她在玩弄权术方面精明到极致,而在谋国方面,简直蠢到让人瞠目结舌。为了一己之私,她挪用海军军费,严重削弱北洋海军战力,导致中国甲午战败;为了一己之私,她向十一国宣战,导致了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割地赔款,再割地再赔款,中国元气丧尽,陷入了被瓜分的危机。

 

而光绪皇帝也没强到哪去。他唯一的一次施展治国才华,就是搞了一个戊戌变法。戊戌变法,无论教科书如何评价,其实都是场注定失败的闹剧。一个长在深宫大院的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皇帝,在一个极其容易冲动的年龄,在同样没有任何实际政务经验只知道吹牛和空谈的梁启超和康有为的指引下,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般试图驾驶这个庞大的帝国转变航向。而经验丰富熟悉政务老成持重的袁世凯、张之洞等人,却被弃置一旁,

 


维新派以蛮干开始,以蛮干终结。一味蛮干的结果是诸事不顾,诸事不顺的结果是更加蛮干,最后竟然想出围园杀后这么一招。自己办不到,就去找袁世凯帮忙,人家袁世凯欠你们啊,当初你们瞎折腾的时候也没把袁世凯当成自己人,现在要干抄家灭族的勾当了,跑去拉人家入伙?别说围园杀后这事有多么不靠谱,就算搞成了,跟着这群二货能有什么前途。

 


其实,即使慈禧发动辛酉政变夺回大权以后,光绪和慈禧之间也还是有和解可能的,毕竟慈禧已经63岁,她死了皇位还是爱新觉罗家来坐,无论废帝还是弑君都后患无穷。但和解有一个前提,就是光绪和康有为他们密谋围园杀后不能有关系。在这关健的时候,逃亡国外的康有为很及时地把屎盆子全扣到了光绪头上,声称自己是奉光绪密诏行事。这基本上就断了帝后和解的可能,也决定了光绪最后的命运。

 

光绪死于慈禧去世前一天,这个死亡时间其实就足以说明问题。如果不是匪夷所思的巧合,就只能是人为的安排。慈禧囚禁光绪十年,二人之间已经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慈禧死在光绪前头,咸鱼翻身的光绪铁定会秋后算账。在这种情形下,慈禧为了自己身后家族平安,恐怕也只有选择弑君了。

 

光绪死后,其死因众说纷纭。2008年,在光绪皇帝死亡100年后,通过对光绪帝的骨骼、内层衣物及头发的分析研究,最后得出明确结论光绪皇帝死于砒霜中毒。

 

死因搞清楚了,但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不过瘾:有没有搞错?竟然是砒霜?那个潘金莲和西门庆谋杀武大郎用的东西?杀堂堂一国皇帝竟然用这么低级的东西?以前杀皇帝不都是用鸩毒什么的吗?再不济也该用鹤顶红、孔雀胆、断肠草、牵机药这些高端大气上档

次的东西啊。

 

其实,作为杀人毒药,砒霜,即三氧化二砷,可谓是使用悠久广泛的“居家旅行、杀人灭口必备良药”。

 


砒霜


纯的砒霜,是白色的粉末,与面粉、淀粉、精盐和碱面非常相似,易于伪装。砒霜无色无味,投毒不易被发现。砒霜的毒性很强,进入人体后能破坏某些细胞呼吸酶,使组织细胞不能获得氧气而死亡,在没有特效解药的古代,砒霜中毒极难生还。砒霜毒性极强,致死剂量仅需0.1~0.2g。砒霜能强烈刺激胃肠黏膜,使黏膜溃烂、出血,亦可破坏血管,破坏肝脏,使患者死前遭受极大痛苦。

 

易于伪装,不易发现,毒性强,只需极小剂量,死亡率高,而且死前极其痛苦,能满足投毒者的报复欲望,再加上价格低廉容易获得,这样的毒药当然就会成为投毒的首选。事实上,砒霜很可能是历史上使用最广泛的毒药,广为流传的银针试毒法,其实就是针对砒霜的。

 

其实,三氧化二砷本身是不会和银发生反应的,但是,古代的砒霜成分往往不够纯,由于生产技术落后,导致砒霜基本都伴有少量的硫和硫化物。其所含的硫与银接触,就可起化学反应,使银针的表面生成一层黑色的“硫化银”。所以,银针试毒法,试出来的不是砒霜,而是砒霜里的杂质。而银针试毒法在中国流传如此广泛,以至于几乎妇孺皆知,由此可知砒霜在人类投毒历史上被使用的广泛程度了。


现在,三氧化二砷中毒已经有了特效的解毒药物二巯基丙醇等,中毒者的死亡率已经大大降低。我们高中有一篇课文叫《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里面空运的特效解毒药,就是二巯基丙醇,而这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的毒,正是砒霜。

 

所以,不要小瞧砒霜,人家在古代可不是低级毒药,而是大大的高级毒药哦。

 


鸩毒


说完了砒霜,我们再说说大名鼎鼎的鸩(zhèn)毒。鸩是一种传说中的猛禽,比鹰大,鸣声大而凄厉。羽毛紫黑色,长长的脖子,赤色的喙,因食各种毒物,所以羽毛有剧毒,用它的羽毛在酒中浸一下,酒就成了鸩酒,毒性很大,几乎不可解救。

 

你别说,羽毛有毒的鸟这世上还真有,叫黑头林鵑鷂(yào)。这种鸟的皮肤和羽毛含有蟾毒素族神经毒性生物碱,毒素可能来自它们食用的甲虫和植物。但这种鸟并不在中国,而是生活在澳大利亚北部。中国历史上。“鸩毒”记载颇多,很大程度上。“鸩毒”并非指某种特定的毒药,而成了毒药的泛称。在《水浒传》里面,潘金莲杀武大郎明明用的是砒霜,书中依然成为“鸩杀”。顺便说一句,武大郎死前的表现并不符合砒霜中毒。



鹤顶红


 除了鸩毒,另一个名气很大的毒药就是鹤顶红了。我还记得小时候家乡的一句顺口溜,叫“白鹤顶上血,黄蜂尾上针,最毒不过淫妇心”,可见很多人将鹤顶红认为就是白鹤顶上的血。但实际上,白鹤顶上的血是没有任何毒性的。所谓的鹤顶红,普遍认为是毒药红信石的别名。

 

红信石也叫红砒,是三氧化二砷的一种天然矿物,加工以后就是著名的砒霜。红信石呈不规则块状,质脆,易砸碎。由于杂质的关系,呈粉红色,具黄色与红色彩晕,略透明或不透明,具玻璃样,丝绢样光泽。鹤顶红,应该是古人根据颜色给它取的比较隐晦文雅的名字。

 

红信石本质上还是砒霜,但由于带了颜色,用来投毒就不容易了。所以无论是历史记载还是小说家言,鹤顶红都是用来自杀的比较多。

 


断肠草


再说断肠草,断肠草历史上最辉煌的记录是毒死了大名鼎鼎的神农。被民间称为断肠草的植物,至少有几十种之多,但最根正苗红的应该是钩吻,在《本草纲目》的草部(三)里面,李时珍称钩吻又名断肠草,这应该算是权威说法了。


钩吻又名葫蔓藤,马钱科钩吻属,多年生常绿藤本植物。钩吻含多种有毒的钩吻碱,钩吻碱有极其强烈的神经毒性,中毒后引发晕眩,咽、腹剧痛,口吐白沫,瞳孔散大,下颚脱落,肌肉无力,心脏及呼吸衰竭而亡。

 

孔雀胆

至于孔雀胆,真正孔雀的胆是没有毒性的,目前比较靠谱的观点是传说中的"孔雀胆。其实是一种昆虫——南方大斑蝥的干燥虫体。因为和孔雀的产区重叠,加之去除头部足翅后的斑蝥,外观极似孔雀的胆囊。斑蝥的毒素主要是斑蝥素,斑蝥素对黏膜、肝、肾及神经系统都会造成损害。


 


马钱子

最后,还有一种大名鼎鼎的毒药,就是毒死了南唐后主的牵机毒药。据历史记载,服用了牵机药,中毒者死前“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也”。根据记载的中毒表现,基本可以断定,所谓的“牵机药”,其实就是马钱子。

马钱子是一种剧毒,民间称“马钱子,马前吃过马后死”,可见其毒性之烈。马钱子的毒素主要是马钱子碱,一种极毒的白色晶体。马钱子碱中毒是十分痛苦的,其表现与破伤风类似。中毒者会窒息,无力及身体抽搐,先脖子发硬,然后肩膀及腿痉挛,直到中毒者蜷缩成弓形(状如牵机)。

 


不过,虽然毒性极强,马钱子却不适合投毒,因为它实在太苦了。马钱子碱稀释70万倍,苦味依然不减。所以牵机毒药只适合明杀赐死,而不适合暗杀投毒。实际上,在针对砷中毒的特效药物二巯基丙醇发明前,在暗杀方面,上述这些毒药都不如砒霜好使。如果没有现代医学的进步,砒霜依然是真正的“杀人灭口必备良药”,

 


新毒药


进入新的时代,毒药也越来越与时俱进,曾经最适合暗杀的砒霜早已经退下王座,新的毒药层出不穷。2006年,俄罗斯叛变特工利特维年科被毒杀,投毒者使用的毒物名为钋-210,一种放射性元素。投给利特维年科的钋-210足以毒死一百人,据说市场价值高达2970万欧元,合三亿人民币。


用价值三亿人民币的毒药去毒杀一个人,更像是一种赤裸裸的示威。钋-210绝非一般人所能得到,投毒者几乎等于公开表明了身份。钋-210中毒死状极惨,死前受尽折磨,这是一种冷酷而明确的警告,而高昂的价格,也是在昭示不惜代价惩罚叛变者的铁血。

 


人类自相残杀的技术,又进入一个新的高度。而医学,只能在后面苦苦追赶。

 

其实,最毒的,还是人心啊。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死刑犯——破解死刑的密码

熊红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5

心灵上的那些事儿

李文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让历史有“实践”——历史人类学思想之旅

张小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你不知道的美国那些事儿

一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飛躍青春_那些相依的歲月(最終回)

利倚恩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2] ¥23

澳洲留学的那些事儿

秦岭,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高三那些坎儿——50位名校高分考生的私房日记

猿题库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农业内部审计那些事儿

甘德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