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内容分享与出版转型:2015海外科技期刊出版动态研究

2016-03-06作者:徐丽芳 刘遹菡编辑:

科技期刊出版领域历来是各种先进技术先试先行,各种科学理念和科学思潮风云际会之所。 2015年度也不例外,科技期刊出版商为适应社会环境以及用户需求的变化而不断调整业务重点乃至组织结构,以寻求新的发展机会。本文将概述海外科技期刊及其出版商的发展状况与动态,并重点回顾相关热点事件。 

1  科技期刊出版商并购动态

许多跨国科技期刊出版企业一直以来都通过并购以提升公司实力和市场占有率,或者通过并购来实现转型或进入新的出版业务领域。爱思唯尔和斯普林格在 2015年的并购也体现了上述公司意图。 

1.1 爱思唯尔收购Newsflo和InferMed 

2015年 2月,励德 .爱思唯尔(Reed Elsevier)更名为“更加简短和现代的”励讯集团(RELX Group),以反映公司近年来从出版公司向“技术、内容和分析驱动型公司”转型的发展战略。 [1]在此前后,其子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 STM(Scientific, Technological and Medical,科技与医学)期刊出版商爱思唯尔的并购动作清晰地显示了母公司的这一战略意图。 

2015年 1月,爱思唯尔宣布收购了总部位于伦敦的学术信息平台 Newsflo。它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两名物理学博士生于 2012年创立,是一个帮助科研人员和学术机构追踪其学术成果出版情况,并通过分析媒体报道和社交网站相关内容来衡量其学术影响力的公司。 [2]爱思唯尔认为,当前全球科研机构和大学在获取科研资助及招募学生方面面临的竞争不断加剧,因此上述机构及其研究人员必须向社会证明其研究成果的学术影响力。而 Newsflo的优势正在于为研究者个人和研究机构提供跨媒介的学术影响力评价服务。 [3]目前,它可为个人用户提供媒体提醒(Media Alerts),也可以为订阅用户定制显示一篇论文、一位作者、一种期刊、一个机构或者一个学科的影响力。

进一步地说,此次收购加强了爱思唯尔于 2013年收购的著名在线学术社交平台 Mendeley的功能。在该平台上,世界各地的科研人员能够将搜索到的学术文献添加到个人图书馆进行编辑、管理;关注本领域的学术权威,当关注对象发表论文之后,这些文章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用户的订阅信息流中;此外,用户还能按研究领域组成各种兴趣小组,共享相关研究信息。收购完成以后,爱思唯尔计划除了继续提供独立的 Newsflo订阅服务外,还将把它的数据整合到 Mendeley平台的会员档案中。显然, Newsflo和 Mendeley的整合有助于爱思唯尔在传统的科技期刊出版业务之外向全球科研用户提供学术交往、学术信息分析、学术影响评估等新型服务。

2015年 7月 1日,爱思唯尔宣布收购总部同样建与实证研究”(71373196)阶段性研究成果。位于英国伦敦的临床决策支持(Clinical Decision Supporting,CDS)科技公司 InferMed。该公司的 InferMed Arezzo技术可谓在医学科技领域独占鳌头。它不仅可以让临床医生为每位患者选择最适合的治疗措施和方案;也可以将患者信息和动态与循证临床实验指南匹配起来,以便为其评估疾患状况并提供最优的治疗方案。 [4]而除了向患者提供“自诊”建议,该系统还同时提供分诊护士电话服务。 InferMed CDS系统在全球许多国家级和区域性健康系统中得到了运用。爱思唯尔这一并购无疑将增强其在医学信息和出版领域的地位。 

1.2 斯普林格与麦克米伦业务合并 

2015年5月初,欧盟和美国司法部共同宣布斯普林格科学与商业媒体公司(Springer Science+Business Media)和麦克米伦科学与教育集团的大部分业务(Macmillan Science and Education)完成了合并动作。 [5]新公司名为斯普林格自然公司(Springer Nature)。麦克米伦的东家霍尔兹布林克出版集团(Holtzbrinck Publishing Group)持有新公司 53%股份, BC风投合伙公司(BC Partners)旗下的基金(斯普林格由其所拥有)持有 47%股份。合并目的是为了创立世界领先的科学与教育出版机构,以便更好地服务于作者、学术社区、学术机构以及合作性研究部门;同时,也可以扩大双方在教育和学习领域的市场。此次合并对双方来说都是战略性的,有望保障二者的业务得到持续性增长。

而从拥有科技期刊的品种数来看,国际 STM出版领域有四巨头的说法,分别是斯普林格 (2 987种 ),爱思唯尔 (3 057种 ),威利 (Wiley,2 339种 )和泰勒 .弗朗西斯(Taylor Francis,2 105种 )。[6]此次合并,新公司在斯普林格原有杂志的基础上新增了自然出版集团的 160种杂志,从而一跃成为科技期刊出版数量的老大;同时,新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学术图书出版商。 [7] 

2  通过社交媒体开启内容分享模式

学术研究和社交媒体融合的科研社交网站在 2008年左右开始兴起。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现在的学术交流平台更注重“开放性”和“学术社交”功能;并且越来越能满足不同用户群体的工作与交流需求。例如,与前述 Mendeley平台一样,学术与科研工作者除了在热门学术交流平台 Academia的个人页面发布个人信息、上传简历、搜索感兴趣的研究者与论文外,还可以即时发布自己的科研成果,并通过跟踪自己论文的浏览数量以及浏览者信息,监测自身科研成果的影响。与此同时,用户也可以随时阅读由系统根据个人研究兴趣自动推送的最新研究成果;或者关注同行们并加入由研究兴趣相同者构成的研究小组,了解研究领域的最新学术动态,或与全球的同行们互动。 [8]

随着数据量的不断增长以及技术壁垒的慢慢消退,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希望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和获取他人的研究数据,也有越来越多的科研资金提供机构开始支持数据公开,并要求科研人员将公共数据存放在适当的开放获取仓储中。 2015年 7月,威利(Wiley)集团与 FigShare开始了合作伙伴关系,为接下来的数据公开和共享打下了基础。 FigShare是一种全新的在线数字仓储,研究人员以可引述、可搜寻、可共享的方式免费发布、存取各种科研产出,如图表、数据集、音视频、论文、帖子、代码和文件集等。 [9]发布的所有文件都适用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 License,CCL),其中大部分文件只要标明作者即可(CC BY)使用,数据集则适用作者不保留任何权利的授权协议条款(CC0)。 [10]不仅如此,它还可以让用户方便地通过平台的社交功能分享数据,在云端管理研究成果并实现定向分享,以便其研究数据和成果可以被更多用户公开引用或获取。威利与 FigShare合作后,可以让用户在其 ScholarOne投稿系统中实现前述所有数据的上传和获取,从而提升其数据共享服务。在此过程中,如果论文已经具备发表资格,文件将免费、自动地被转移、存储到 FigShare数据仓储中,而仓储中的数据也将被直接连接到威利在线图书馆中发表的文章。 

3  TDM为科技期刊注入新活力?

数据与文本挖掘(Text and Data Mining,TDM))技术主要用于从结构或非结构化文本或其他类型信息中获取用户感兴趣或者对用户有用的内容。 TDM涵盖多种技术,包括信息抽取、信息检索、自然语言处理和信息挖掘技术等。 [11]近几年该技术的兴起给科技期刊出版商带来了无限的发展空间,但同时也带来了争议与挑战。

当前在科学、经济、人文、语言学以及其他领域,学术研究人员日益盛行使用 TDM技术来获取此前无法获取的数据乃至洞察力,从而有助于实现更进一步的研究目标,产出质量更高的研究成果。 2014年,爱思唯尔宣布开放其 ScienceDirect平台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API),以为全球科研人员提供方便、快捷获取其旗下期刊研究成果和数据的渠道。但在 2015年 11月,荷兰帝尔堡大学的统计学家 Chris Hartgerink于博客中讲述了在使用“文本挖掘”功能时遭受的待遇。这位学者使用文本挖掘工具在 ScienceDirect网站上下载了 30G文献资料以后,立即收到了来自爱思唯尔的警告,要求他停止下载和相关研究活动。

事实上,发生在 Hartgerink身上的事件并不是偶然和例外。很多出版商都通过类似 CAPTCHA(Completely Automated Public Turing Test to Tell Computers and Humans Apart,全自动区分计算机和人类的图灵测试)的技术,或者法律和合同的限制来阻止研究人员大规模下载研究资料和数据。如上述 Hartgerink所在的大学即由于其图书馆与爱思唯尔签订的合同而必须遵照执行后者的决议,禁止其不得到爱思唯尔允许不可开展类似研究。但是,这些科技期刊出版巨头严格的内容使用条款让很多学者对其行为进行了抵制。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出版商让人们获取知识的代价过高:学者将他们的研究论文无偿供给出版商出版,还有很多人义务为期刊做评审工作;但他们想要看自己的研究成果时,却要花大价钱买回来。这对为世界贡献研究成果的学者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12]因此,他们主张为了科技进步在数字时代“有权利阅读就有权利挖掘”。2014年 12月 9—10日,包括研究人员、出版商和法律界人士在内的全球 25位专家齐集海牙起草了《海牙宣言》(Hague Declaration),希望促进有关各方就数字时代如何让人们最优地获取事实、数据和思想以推动知识发现达成共识。

从长远来看, TDM技术终究会促进人类的科研活动,因此也很可能有益于科技期刊的出版。但是关于 TDM用于科技期刊出版的后果、影响以及利益分割等问题,仍处在争议初期,亟需集合各利益相关方的智慧提出适当的解决方案。 

4  伪同行评审及其应对

科技期刊论文的同行评审欺诈不是 2015年才爆发出来的新问题。 2012年曝出的韩国药用植物研究员文亨仁的同行评审欺诈事件就曾将伪同行评审这个话题推到台前。产生这一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期刊都允许论文作者推荐几名同行评审人,这就让有些作者利用了漏洞,自己给自己的论文进行评议。 [13]而 2015年接连曝出的伪同行评审新闻让众多科技出版商不得不更加重视加强学术论文评议过程的监督。 

4.1 年度伪同行评审现象 

2015年 3月底,斯普林格旗下的生物医学中心集团(BioMed Central Group)一次性撤回了 43篇伪评议论文,全部作者都是中国人。主要问题是第三方有组织地提供虚假的同行评审服务,甚至直接伪造全文。 [14]8月,斯普林格再次宣布撤回旗下 10本杂志中的 64篇伪同行评审论文,其中 61篇来自中国。 10月,爱思唯尔撤销旗下 5本杂志中的 9篇论文,论文全部来自中国高校或研究机构。撤稿理由仍然是论文的同行评审过程被人为操纵了。但事实上,中国并不是唯一被查到出现伪同行评审现象的国家,甚至也不是该现象最严重的国家。据一个关于论文欺诈或疑似欺诈的数量统计,美国、德国、日本和中国分别占据前 4名的位置。 [15]显然, 17世纪中后期肇端于欧洲科学出版领域的同行评审制度,尽管迄今仍是 STM出版不可或缺甚至最富成效的质量控制手段,但当下正面临失去公众信任的严峻挑战。 

4.2 AAAS采用同行评审鉴定服务技术

科学界和 STM出版领域都在积极采取措施,试图重塑同行评审的公信力。 2015年 6月底,《科学》杂志出版商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AAAS)收购了“同行评审鉴定”(Peer Review Evaluation, PRE)这一基于网络的服务,它能让原创研究评审更为透明而且可以被验证,从而提高科学研究成果的可信度。

这项技术由《骨与关节外科杂志》公司(Journal of Bone and Joint Surgery, Inc.,JBJS)于 2014年开发,与“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及其最佳实践”标准的精神相一致 [16]。标准由开放获取出版商协会(OASPA)、开放获取期刊名录(DOAJ)、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以及世界医学编辑学会(WAME)倡导制定的,旨在敦促参与期刊明确标识其文章是否经过同行评审,并且公开其评审过程。 [17]收购完成后, PRE将继续推进与高线出版社(Highwire Press)开放获取出版平台以及艾瑞伊思系统公司(Aries Systems)稿件编辑管理系统的整合,并尝试与其他学术出版平台和投稿系统的合作。相关整合将使论文处理过程更加透明——用户可以查看投稿和接受发表的日期,同行评审人数量及其在评审中的作用,或者甚至阅读评议意见本身。今后, AAAS计划进一步完善 PRE技术,以便其能验证作者是否将论文的支撑数据存放到了合适的开放获取仓储中。“下一代 PRE技术将保证作者真正地对其他研究人员完全地开放所有研究成果,以便后者可以重复验证其研究或者进一步发表评论, ”PRE的产品总监 Eric Hall表示。 [18]

就像《科学》杂志总编 Marcia McNutt指出的那样:仅仅告诉公众科学成果经过同行评审,已无法克服其对科学工作的不信任,必须运用 PRE这样的开拓性技术来展示同行评审的全过程,以便重塑社会对科研工作及其产出的信心。此外, AAAS还开展了出版后评审(Post Publication Peer Review,PPPR)和同行评审认可(Peer Review by Endorsement, PRE)等实验,以使同行评审重新成为科学同行间的文明对话,并促进高质量的公共科学交流。 [19] 

5  结语

大数据和“互联网+”时代的来临为科技期刊出版注入了新的活力,但同时也让科技期刊及其出版商们不得不开发新的技术和业务以适应新环境和研究者的新需求。尽管 2015年出现了因伪同行评审而导致的大规模撤稿事件,而且禁用 TDM技术对许多学者的研究产生了不利影响并致使其抵制部分科技期刊出版商,但科技期刊及其出版商仍然在不断地开发和改进技术,调整业务思路,或利用收购和合并等方式让自己的平台及提供的服务更加完善。因此,未来科学研究和科学交流工作一定会随着科技期刊出版的发展而变得更加便捷、友好和高效。

参考文献 

[1] Robert Cookson. Reed Elsevier to rename itself RELX Group[N]. Financial Times, 2015-02-26. 

[2] Liat Clark. Elsevier acquires London startup Newsfl[EB/OL].(2015-01-12)[2016-01-11]. http://www.wired.co.uk/news/archive/2015-01/12/ elsevier-acquires-newsflo. 

[3] Victor Henning. Newsflo joins Elsevier to track media coverage for researchers[EB/OL].(2015-01-12)[2016-01-11]. https://www.elsevier.com/ connect/newsflo-joins-elsevier-to-track-media-coverage-for-researchers. 

[4] Elsevier Acquires InferMed, Provider of Clinical Decision Support Technology[EB/OL].(2015-07-01)[2016-01-11].http://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elsevier-acquires-infermed-provider-of-clinical-decision-support-technology-511137731.html. 

[5] Holtzbrinck Publishing Group and BC Partners announce agreement to merge majority of Macmillan Science and Education with Springer Science+Business Media [EB/OL].(2015-01-15)[2016-01-11]. http://www.springer.com/gp/ about-springer/media/press-releases/corporate/ holtzbrinck-publishing-group-and-bc-partners-announce -agreement -to -merge -majority -of -macmillan-science-and-education-with-springer-science-business-media/43672. 

[6] Richard Van Noorden. Nature owner merges with publishing giant [EB/OL].(2015-01-15)[2016-01-11].http://www.nature.com/news/nature-owner-merges-with-publishing-giant-1.16731. 

[7] Springer Nature[EB/OL]. [2016-01-11] .http:// www.springernature.com/cn/. 

[8] 新型国际人才交流平台——学术与科研社交网络的兴起 [EB/OL].(2014-10-29)[2016-01-11]. http:// www.1000thinktank.com/cykj/1475.jhtml. 

[9] Paula Hane. Sharing Research Data—New figshare 

For Institutions[EB/OL].(2013-09-16)[2016-01-11]. http://www.against-the-grain.com/2013/09/sharing-research-data-new-figshare-for-institutions-2/. 

[10] 焦建利 . FigShare:一种分享开放科研数据的新方式 [EB/OL].(2014-02-18)[2016-01-11].http:// www.jiaojianli.com/6119.html. 

[11] 梅馨,邢桂芬 .文本挖掘技术综述 [J].江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3(5):72-76. 

[12] 一个“文本挖掘 ”受阻案例引发的争议 [EB/ OL].(2015-11-23)[2016-01-11]. http://www. kexuehome.com/articles/201511232146.html. 

[13] Cat Ferguson, Adam Marcus, Ivan Oransky. 同行评议欺诈:自己给自己“审稿 ”的作者 . [EB/OL].(2014-12-22)[2016-01-11] . http://www.guokr. com/article/439702/. 

[14] 邱敦莲 .学术期刊论文的“伪审稿现象”与学术不端 [EB/OL].(2015-04-02)[2016-01-11].http://www.cssn. cn/index/sy_sqrd/201504/t20150402_1573568.shtml. 

[15] 邱晨辉 .爱思唯尔全球总裁谈撤稿事件 [EB/OL].(2015-10-28)[2016-01-11]. http://news. sciencenet.cn/htmlnews/2015/10/329525.shtm. 

[16] Claire Redhead. Principles of Transparency and Best Practice in Scholarly Publishing [EB/OL](2015-06-22)[2016-01-11]. http://oaspa.org/ principles-of-transparency-and-best-practice-in-scholarly-publishing-2. 

[17]《Science》杂志收购同行评审鉴定服务-促进科学的透明度和公信力 [EB/OL].(2015-07-13)[2016-01-11]. http://science.bio1000.com/scientific-policy/201507/584.html. 

[18] Ginger Pinholster . AAAS, Publisher of Science, Acquires Peer Review Evaluation (PRE) Service to Help Promote Transparency and Public Trust in Science[EB/ OL].(2015-07-13)[2016-01-11]. http://www.aaas. org/news/aaas-publisher-science-acquires-peer-review-evaluation-pre-service-help-promote-transparency. 

[19] Peer Review by Endorsement[EB/OL]. [2016-01-11]. http://about.scienceopen.com/category/review-rating.


内容来源:《科技与出版》杂志社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科技期刊编辑与出版问答(修订版)

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4

内容银行:数字内容产业的核心

黄升民 周艳 王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科技期刊的同行评议与稿件管理:良好实践指南

(英) Irene Hames 著, 张向谊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7

价值共创视角下的客户知识分享行为:前置和后置因素研究

关新华、谢礼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5

海外留学移民1000问

杨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9

二十世纪海外藏家·王季迁藏中国历代名画

田宏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263

海外中国油画家吴兆铭油画作品精选

吴兆铭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179

海外中国油画家吴兆铭油画作品3

吴兆铭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4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