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情发生在朝鲜

2016-03-07作者:杜白羽编辑:郑成婧

韩剧中的恋爱虐心刻骨,缠绵悱恻,甚至影响了不少人的爱情观。那么与韩国一网之隔的朝鲜,青年男女在高度集权与相对封闭的国家中,他们的爱情观和婚姻观是如何的呢?请看新华社驻朝记者在平壤的见闻。

傍晚的4·25文化广场,夕阳西下,喷水池前,朝鲜男青年在等女朋友的出现,不忙着打电话,不忙着打电话,不频繁地看手机,更没有微博可刷屏消磨时间,就那么简单地虔诚地等待着。当女朋友悄然出现在身后,两人四目相视,手拉手坐下,开始纯情的革命式恋爱:脸,不是望向对方,而是望向被灯光照射熠熠发光的领袖画像。憧憬的眼神,美好的向往,仿佛领袖见证了他们的相遇、相知……

秀丽的牡丹峰山坡草地上光着膀子躺在草地上的男子身旁,妆容俏丽的女子,静默融融地,就那么安静地躺着或坐着,只要你在身边就好的满足,让人一见即萌生岁月如此静好,任指缝流年,我心不变的淡定。


朝鲜女人撑起的是朝鲜半边天,在家贤淑孝顺,吃苦耐劳;在外温柔婉约,含蓄芬芳,朝鲜姑娘是超适宜娶回家做老婆的。曾有位中国男性朋友对我哭诉他的遭遇,他问朝鲜男人:“在家谁做早饭?”朝鲜男人万分诧异地表示对这个问题“不能理解”:“肯定是老婆做啊,还能谁做?”这位朋友低头无语,他羡慕朝鲜男人绝不干家务。

即使如此,我还是遇到了年轻一代朝鲜男孩子的“甜言蜜语”。出去采访时,总能遇见他。个子很高,喜欢穿一件休闲版的银色西装,在人群中十分抢眼,他每次都很礼貌地同我打招呼。一次在万寿台议事堂等候采访时,我们聊起来,闲着也是闲着,我邀请他一起合张影,他“腾”地从沙发上起身,礼貌地让我坐下:“女士优先,请坐请坐。”我被他拉到沙发上,而他自己则移坐到一旁的长椅上。我说他:“干吗这么客气?”他回敬一句道:“在朝鲜女性第一。”我反问:“朝鲜也有女士优先这一说吗?。”“当然了无论何时何地,女士优先,女性第一。”

那张照片,我们笑得都很开心,只是如何把照片给他成了难题。总不能天天放在包里背着吧,十天半个月遇不到一次。好久之后一次采访偶遇,我哪有先知会随身携带,他追在我身后讨要照片,还作生气状地开玩笑说我是“小骗子”。


一次欣赏音乐会,邻座的朝鲜小伙子和我聊起来。他三十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当年读书的时候太用功了,有喜欢的女孩子却没有表白。现在等着让人介绍吧。”他表现得一点不着急。他说问题在于现在连相亲的时间都没有,周一到周六,从早晨7点工作到晚上10点,周日有时还要加班。

“青年肩上的任务太重了。”他指指靠近我这一侧的肩膀,耸耸肩。

 

是我想多了?看了太多韩剧、美剧,対男女肢体动作的理解产生了固定模式?如果不是他那句话的内容,还以为是他让我靠在他的肩头呢。“我们身兼重担,不能掉以轻心啊。“他目视前方,活生生一个朝鲜80后好青年的形象。

每逢大型集会,身着笔挺挺深蓝西装,系着红色领带,胸前佩戴着领袖像章的青年才俊们,一排排朝你走来,脑海中只会反反复复地出现毛爷爷的那句词:“恰同学少年”。他们将风华正茂,将热血豪情,投入到祖国建设需要的战斗场上,交付给无悔的军营,满腔“誓死拥卫”领袖,随时为国奉献一切的凛然正气。


据金亨稷师范大学的中国汉办老师说,朝鲜的大学生不允许谈恋爱,如果被发现是要被处罚的。但也有朝鲜朋友说,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大学里谈恋爱,只是“不提倡、不鼓励”。听中国留学生说,她们同寝室的姐姐会时常神神秘秘地接电话跑到角落里一聊就好长时间。终于有一次,她的男友浮出水面了,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里,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吃烤肉。

大学校园里很少见到并肩行走的男生女生,倒是有不少并肩同行的男男,或女女,男生非常纯洁地“勾肩搭背”,不去避讳哥儿俩好的铁哥们儿关系。“同志爱”是朝鲜人经常说的一个词就是同志之间的友情,如今却被一些人以词害意浮想联翩。

我曾经在一篇杂志约稿中,对朝鲜男女青年的恋爱、交友状态做了描述。尽管编辑已经对“同志爱”加了引号,即同志之间的友情,但仍有不少网友留言跟帖说,“朝鲜好开放啊”,“就是冲着‘同志爱’这个标题来的”。原来,有些网站的编辑为了赚取点击量不惜大搞标题党:“男男勾肩搭背,常说‘同志爱’”,以这样的标题来博取关注。


可见,外界对朝鲜的好奇往往带着猎奇和习惯性曲解,而我想要做的,只是将朝鲜的事实客观记录下来,或许多年以后,这些几乎当下的“绝无仅有”也会成为遥远的曾经。


朝鲜姑娘缘何“不屑”外嫁


在朝鲜常驻久了,有不少机会遇到朝鲜熟人彼此开玩笑、聊家常,还会不时被问到婚否的话题,朝鲜人如今尺度渐大,不是扬言“给你介绍个朝鲜男朋友吧!”就是慷慨盛邀“嫁过来吧”。一向以“不与外国人通婚”闻名的朝鲜朋友,倒也不把我当外人。

 

我笑笑,摇头说:“支持国产。”他们立即流露出赞赏的目光,潜台词是:这才地道!朝鲜人思想意识中浓重的尊崇纯洁民族性情结,令他们觉得与外国人通婚是“玷污”民族血统的不当之举。

朝鲜女子不乐意“外嫁”,不是愿不愿意嫁近邻中国人的问题,而是任何外国人都不是她们的菜。这当然与开放程度有关也根深蒂固于朝鲜全面强化“主体性”及“民族性”的体制中。问朝鲜人是否政府有明文规定说不许与外国人通婚。他们的回答是:“不是不允许,只是需要领导人特批。”

 

比起2012年我刚来的时候,尽管如今平壤街头牵手拉腕的情侣已越来越多,却极少有给女朋友拎包的朝鲜男人。走在街上,时不时会见到年轻妈妈不仅背着孩子还往往手提重物,年轻力壮的爸爸却甩手阔步在前走。朝鲜女子的吃苦耐劳可见一斑。

当然,朝鲜男人也与国际接轨常爱说“Lady first”,在家务活之外表现出冲在前、有担当的纯爷们做派。在先军朝鲜,“以一当百”战斗精神的熏陶下,朝鲜可谓盛产硬汉。

朝鲜社会的大男子主义,这一朝鲜族的民族本色保留完好。作为全世界唯一的单一民族国家,朝鲜认为韩国人大量使用外来语破坏了民族语言的纯洁性,同理,对通婚外嫁,朝鲜姑娘的反应不是羡慕,而是叹惋失望——“诶,听说南朝鲜(韩国)姑娘嫁给外国人的不少诶”。此般固守,对正在拥抱全球化转型的韩国社会已是明日黄花。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杜白羽
出版华夏出版社
定价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艺术的内在发生

叶卫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0

爱情美学

赵惠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内向性格者爱情指南

[美]香农·科拉柯夫斯基 著,常润芳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历代才子爱情往事

杨古月、钟洁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图说爱情婚育神

殷伟、程建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干草垛里的爱情(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英]劳伦斯 著 王勋、纪飞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0

中国古代爱情诗选讲

夏传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民族文化经典故事丛书 朝鲜族

辽宁民族出版社[2014] ¥6

朝鲜族民间文学 第17辑

权春哲主编
辽宁民族出版社[2010] ¥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