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成功的女人,最失败的母亲——武则天

2016-03-08作者:煮酒君 著编辑:谢爽

历史不用涂金嵌银,就自然凝重厚实;历史不用精雕细琢,就自然栩栩如生。历史因为历史人物而饱满鲜活,历史人物因为历史而弥久流光。能让我们有如此喟叹之感的便是位于陕西梁山上的乾陵陵前的无字碑和陵墓中的武则天。偌大一座陵寝让武则天一人独享,对于陵寝来说,未免闲置过剩造成土地资源浪费;对于武则天女皇而言,未免太孤独了以致倍感凄凉寂寞。生不能同朝共辇,死也要同穴共寝,否则会给历史留下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恨。那么这个死后能解武则天寂寞相思之苦的与其一起合葬的人是谁呢?他就是唐太宗的儿子李治,那么他们生前剪不断理还乱,死后也纠缠不清的故事是怎么发生的呢?这个令人惊讶失笑与荡气回肠的故事要从武则天的第一个男人,即她的第二个男人的父亲唐太宗说起。



唐太宗宣召武则天入宫时,她当时才十四岁,进宫后也不过是五品才人。在宫中的流光岁月,若说长简直度日如年;若说短也算稍纵即逝。这不,她这个才人一做就是十二年,似乎很难熬却也过去了,但她的地位始终没有得到提高,可能是她并未得到唐太宗的宠爱吧。武则天入宫之前向寡居的母亲杨氏告别时说:“侍奉的圣明天子,岂知非福?为何还要哭哭啼啼、作儿女之态呢?”这番话也只是说说。可谁能料到她失宠在前,唐太宗去世在后,接着迎接她的新的命运是感业寺。进入感业寺后人走茶凉,每日青灯孤影,想来唐太宗去世的时候她正值青春年华,而在这样的时候却被逼进感业寺里。她能不憋屈吗?她希望有个依靠,她从小就是聪慧过人的女子,憋屈在这样的寺庙里一辈子,倒有一种忠诚贤良之人报国无门的心情。虽然本质不同,但是心情却是一样的。



她从踏出感业寺后,所获的殊荣就赛过王皇后和萧淑妃。按照古往的那些记载,为了能够得到权势,能够实现垂帘听政,铲除异己。王皇后和萧淑妃先后成为她登上帝王的踏脚石。对,没错,一个人要爬得更高对武则天而言那就是杀戮。试想当初,她入宫时,也是以才人的身份进的,当时的皇帝是唐太宗。按照常理,她就是太宗的女人了。可是我们这位可爱的女人却偏偏不安分,自己好歹也很年轻,很难与这样的老爷爷级别的男子产生感情。她慢慢地将眼睛瞄向其他地方,开始物色其他人选,这个人不需要年龄太接近,只要不是爷爷辈就好。这个人最好要有权势,并且她的下半生要有保障,彼此之间还能有点感情基础和碰撞。这个人就是唐高宗,他的年龄只比她大四五岁的样子,这在武则天的眼里当然是个机遇,然而他却是唐太宗的儿子。在中国伦理文化的大背景下,儿子跟父亲的女人在一起就是一种乱伦的表现,这总要被人说三道四的,名声也会日渐不堪。她能超越伦理文化走到这一步,也算是蛮有勇气的。如果说她真的喜欢李治的话,那么这份追求爱情的勇气也真是巨大的,只可惜在伦理纲常上他们是为时代所不容的,就算拿到今天也是不被允许的。她为此身在感业寺里忍气吞声,高宗遇见她旧情复燃,也是一年后的事情了。



那么,李治是什么时候跟她有瓜葛的呢?犹记得当初她驯服狮子骢的果敢潇洒与志气,但在唐太宗病重期间,武则天和太子李治才建立了感情。她要赌一把,她的未来可不能就这样被湮没,那跟判她死刑没什么两样。这样的话,根本不用把她弄进感业寺里,还不如白绫赐死。可她现在活着,接受了现实后,她就必须要好好活下去。遥想当初进宫,武则天成为才人,不管是自愿还是不自愿的,我想嫁给一个老头子,总不是一个少女所想的,纵然为了家族,她更多的也只是忍气吞声。好不容易在宫里遇到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子,她怎么甘愿让自己的花样年华随着皇帝的去世而结束?她不甘心,明明自己的人生还有那么长,却要在此终结掉自己的青春。如果那样的话,那么一开始她大概死也不要进宫,下嫁给一个世家子弟,或许是更好的选择。凭她的性子、能力和手段,即使对方再霸道,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她不会吃亏。她不打算将一生都耗尽在这些油灯面前,若是这样,自己的价值又在哪里呢?年华老去,容颜易逝。如果甘于沉沦在这样的环境下,现世的悲苦她将难以承受。她还那么年轻,明明还很美,明明那张脸还有勾人魂魄的资本,她不想待在这里。不过她是女人,而且是唐代的女人,唐朝就算富强,却也还是封建,一个女人,不管性子有多么好强,手段有多么霸道,她从一开始,就必须要有一个男人来依靠,来上位。不然的话,哪里会有明天。



很多人也许会问:历史上的武媚娘真的对唐高宗李治动过情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模糊,毕竟人的感情和思想是最无法摸索的。李治执政期间,头痛疾病比较严重,身体状态每况愈下。为了不让他身体因操劳国事而变得更加糟糕,武则天不得已接手自己丈夫生病期间遗留下来的许多朝纲大事,手里的权力也因此越来越大。不过,尽管如此,除一次劝皇帝不要御驾亲征外,她从未真正干预过政事。虽然武则天在当时很冷漠残暴,但是对高宗的感情倒是有的。就像在平日百姓家里,丈夫若生病,妻子也会帮忙打理事业。这也算是她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一面。至于这份感情厚不厚实那就无可考究了,除非是穿越到盛唐刺探一下状况。



只可惜我们既没有月光宝盒也没有穿越的本领,那盛唐时期的男人和女人的点点滴滴根本就无从详细得知,何况还是一个男皇帝和一个女皇帝那些年的那些事。无论是历史给她机遇还是天上掉馅饼,无论是历史的顺理成章和特意眷顾还是她出类拔萃或用心图谋,我们只能听从历史的安排,遵从事件的变化发展。不过可想而知,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女人的地位本来就低,如果还想觊觎皇位肯定会遭到大臣们的反对。褚遂良把自己的头磕破了,但照样没用。要知道,有些女人如果从一开始就想要做一件事情的话,其他人再怎么阻挠也没用,尤其是对于看起来是柔弱女儿身其实却不甘居于人下的武则天而言。她到底还是做到了,且是踩着儿女的血泪登上后位,最终又登上自己的帝位。



众所周知,在古代的唐朝,长安和洛阳是比较繁华的。女皇八十二岁去世,在她的这辈子中,却有三十年待在洛阳,可见她对洛阳这个城市钟情的程度了。都说女流之辈不如男,可是从她做了女皇之后,洛阳居然形成空前的繁盛。据《唐书》记载,武则天于公元684年九月改嗣圣元年为光宅元年,并且“改东都为神都,宫名太初”。单从“神都”两个字就能听出她对洛阳的重视,洛阳这个地方是女皇很钟爱的城市,后来更是留下很多让人惊叹的遗迹建筑。如果说女流之辈只是女流之辈的话,她却让整个大唐国力强盛,让吐蕃、契丹闻之色变。同时,唐朝的文化也是空前的繁盛,唐朝的诗词歌赋也在此时得到飞速的发展,“初唐四杰”在这个时候出现,各种音乐艺术、诗词文化得到空前发展,在民间形成一种勃然向上的生机。



纵观唐朝的前前后后,虽然有想要效法武则天的,但都失败了,因没有她那种气魄和谋略。众多的儿女中,也就太平公主跟她最像。武则天的一生是现代很多女人都很想要的一生,同时她也是很多男人都很敬畏的女人。这样的人放到今天也必定会做出不俗的成绩,信息时代高速发展的今天或许已经比唐朝盛世更加开放,越来越多的女子明白了靠自己就是女王的道理,然而历史所给予我们的那个武则天也同样永远地活在了我们的史册里。她或许残暴,或许不完美,或许被说得很淫乱,但也很深情,总之一千人的嘴有一千个人的说法,历史并不是完全正确的。昨天的事情,又有几人能说清呢?但倘若你喜欢这样一个人的话,不管什么样的评价你还是会喜欢。大唐歌飞,霓裳舞起,总有一段惊艳靓丽的传说在你面前慢慢呈现。不管她是柔弱抑或坚强,不管她是在人们眼睛里是摄人心魄,还是让人上瘾,她总是不朽。但愿,那些流传的无字碑歌的传奇能够越来越精彩。



其实大部分去感叹这段历史的人只看到女皇的残暴和冷血,但是往往很少有人能同情她的痛苦和孤独。权力的争斗,无时无刻不充满着血影刀光,父子反目,手足相残的事情在政治斗争中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在封建时代,作为一个统治者,杀伐果断是帝王之威,是整肃朝纲的必要手段。从女人的角度来看,武则天一生事事成功,处处精彩。年轻时,她成功地完成人生逆转,战胜命运,战胜六宫佳丽,从落难女尼摇身一变成为帝国的皇后。中年时,她堪称是一代名后,内能主理六宫,外能框定朝纲,她的才能、德行和气度绝对不输史上任何一位杰出的皇后。晚年时,她开天辟地成就帝王伟业,为政大气刚毅,治人亲和果断。



作为一个帝王她览尽世间胜景,不愧于社稷苍生。然而作为一个女人,她这一辈子唯一不成功的就是当母亲。这是她一辈子的痛苦,或许就是这种痛苦和愧疚促使她最后还帝位于李显,也或许正是这种痛苦让她一辈子都不喜欢长安,在每一年花落的寒秋,她也只能对着苍天长叹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煮酒君
出版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充闾文集:成功的失败者

王充闾,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3

清华北大MBA成功申请一本通——帮你成功开启清华北大MBA之门

甄 诚、赵 羽、赵 新、王金门、李发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女人的成熟比成功更重要

李玲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无颜的女人

朴一, 著
辽宁民族出版社[2016] ¥11

驼背上的阿拉伯女人

华文出版社[2015] ¥22

很灵很灵的老偏方:112个女人健康美丽小编方

张新成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3] ¥9

恋爱中的女人(中文导读英文版)

(英) 劳伦斯 (Lawrence,D.H.)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24

白衣女人(中文导读英文版)

(英) 柯林斯 (Collins,W.W.)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8

项目经理的教战守则——成功PM的18项修炼

熊培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