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一生:凯恩斯和哈耶克到底谁错了

2016-03-08作者:郝一生 著编辑:郭超

1931年,年轻气盛的甚至连英语还讲不明白的哈耶克刚到伦敦。不久,就在伦敦开了4次讲座,发表观点,矛头直指比他大16岁的可以算是他老师辈的大师级经济学家凯恩斯,勇气和实力令人不敢小视。


争论至今仍没有结论。那么,凯恩斯和哈耶克到底谁错了呢?


人类的经济活动是在两个市场中进行的,一个是商品经济市场,就像是一个菜市场;另一个是金融投机市场,就像一个赌场。这两个市场的性质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是两码事。不仅市场特征不同,其中的法则和规律也大相径庭。


关于金融投机赌性的危害,凯恩斯早在80年前就警告:“当企业变为投机大浪旋涡上的泡沫时……当股市以赌场的方式来运作时,资本主义的目的必定是无法达到的。”


遗憾的是,包括经济学界内部,对金融市场的性质是否属于赌场,尚无结论。于是,经济学就一直把菜市场和赌场搅在一起说事。实在不能解释的地方,就搬出一大堆数学公式,把自己拖进八卦阵,最后弄得自己看了结论都觉得似是而非。


市场有效论和自由经济学派是目前经济学界最牢固的城堡。从亚当-斯密到大卫-李嘉图,从哈耶克到路德维希-冯-米塞斯,从米尔顿-弗里德曼到保罗-萨缪尔森,从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尤金-法玛到彼得-汉森,从芝加哥学派的有效市场假说到奥地利经济学派的边际效用价值论,其他任何经济学派,都没有如此众多的大师和成果云集。


市场原教旨主义主张:第一,市场可以自动恢复平衡,均衡会保证资源的最优配置,因此不需政府以任何方式进行干预;第二,所有市场参与者的集体性的对私人利益的追求会产生经济稳定,追求私利本身无可非议,因此不存在道德问题。


1947年,哈耶克在瑞士沃州区的韦维市的有青山绿水环抱的佩勒兰山研究所召集了一次聚会。到会的有反对欧洲福利国家的学者,也有反对美国罗斯福新政的精英:莫里斯-阿莱、米尔顿-弗里德曼、瓦尔特-李普曼、萨尔瓦多尔-德马达里亚加、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米海尔-波拉尼、卡尔-波普尔、威廉-埃-拉帕尔德、威廉-罗普凯和利奥内尔-罗宾斯。


每过一段时间,泡沫总会在人们口袋里的闲钱蠢蠢欲动之后疯狂一次,一旦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爆发,各国政要也就一时顾不得令人憧憬的自由经济理念,先拿政府干预和金融管制来渡过难关再说。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一夜降临,各国政府纷纷出台干预举措,《时代》周刊标题醒目:“凯恩斯复出。”这验证了危机研究的著名学者加尔布雷斯的那句名言:“只需要再来一场衰退,凯恩斯主义就会复活。”


作为埋葬凯恩斯主义的第一人的芝加哥大学的卢卡斯也不得不承认:“我猜,枪林弹雨之下,人人都是凯恩斯主义者。”于是,从80年前就开始了的这场晦涩而又现实的争论,再度燃起。


1980年以后,凯恩斯主义在经济学界的地盘日趋缩小。淡水派(美国主张自由经济的学派多在内陆而被称为淡水派,赞成政府干预的学派多在沿海而被称为咸水派)重整旗鼓、士气大振。40岁以下的学者,被别人称为凯恩斯主义者,甚至会觉得受到了冒犯,于是咸水派越来越少。“二战”后,市场经济各国奉行凯恩斯主义,政府干预了几十年,不仅经济危机没能杜绝,反而国家负债越来越大,经济增长越来越慢。这不禁让经济学家们十分沮丧,而且颜面全无。


不论发达国家,还是像中国这样的后起发展中国家,今后经济增长的道路是否通畅,决定于经济政策和国家干预的成败,其背后离不开坚实的经济学理论托底。因此,为了明天国民经济的重整旗鼓,今天的首要任务就是必须再造经济学。


如果可以把古典经济理论,称为1.0版经济学的话,凯恩斯的宏观经济理论堪称经济学的2.0版。那么,将商品经济与金融投机一分为二的经济学理论,也许将成为能将当今的市场经济拖出泥潭的3.0版现代经济学。它,就是二元经济学。


哈耶克与凯恩斯的这场世纪之争,不是还没有赢家,而是永远不会有赢家。它背后隐含着经济学最深层的基础理论和法则,直接影响到几乎所有国家的经济政策,也就必然波及经济发展的全部过程。亿万庶民百姓的衣食性命牵系于此,不可不明察、不可不慎查。


凯恩斯说,一种理论之所以流行不在于它正确与否,而是不相信它的人死了……那么,如果两种相互对立的理论同时存在,并同时流行,那就至少说明这两种理论都有可取之处,同时又各有缺陷。庆幸的是,经济学关于市场是否有效以及市场经济是否需要政府干预的百年之争,终于可以休矣。


我们只有用一般经济规律指导商品生产,同时用金融投机和经济危机理论去对抗经济波动,经济学才会步入正轨,人类的经济活动也才可能“自为”。


自由市场理论的东山再起固然是好事,人类最终总会回到让经济泡沫不再掀起经济危机来兴风作浪的那一天。那时的经济运行,还主要靠不断进步的原教旨主义的理论来指导。但至少在今天,在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在泡沫的鼓动下还在继续嚣张的今天,我们还离不开国家干预。


准确地说,在还可能爆发经济危机的今天,我们还不得不继续借助政府的力量,扼制泡沫、对抗危机。放弃或削弱监管,就如同摘掉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不是不可以,是万万不可以。



内容来源:和讯网

作者郝一生 
出版东方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一“是”到底论

王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电影到底是什么——实验电影《翻山》研究

杨慧、陈弘毅、雷建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谁赶走了优秀员工

郑一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8

父父子子:喊你只需要两个字,懂你却用了一生

钱理群 编 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梁实秋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为了孩子赢得一生:给父母的100条金言

胡美山,李绵军主编
辽宁教育出版社[2010] ¥11

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全球经济学经典巨著)

凯恩斯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7] ¥8

哈克历险记

(美)马克·吐温(Twain,M.)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6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马克·吐温 著 王勋 纪飞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说东道西:他山之石,可以为错,可以攻玉

周作人,鲁迅,林语堂 等 著,钱理群 编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