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真实秦朝:武器落后 禁止夸政府

2016-03-09作者:张不叁 编著编辑:郭超

有料有趣有逼格的秦朝社会生活史通俗读物,带你穿越大秦帝国,回到芈月生活的时代,体验衣食住行,畅游士农工商。书中内容均来自史料典籍、出土简牍、学术著作和考古成果,既不重弹所谓“暴秦”的老调,也不随意美化拔高,扎实的材料+学界的观点+合乎逻辑的推论=本书中那个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知道的秦朝。


秦代黑户难生存 连坐制不恐怖实为“警民联动制”


穿越到秦朝之后,你遇到的第一件事会是什么?答案是被抓。 这不是耸人听闻,在秦朝,“穿越者”完全就是“偷渡客”的同义词。你是不可能像大侠那样,在秦朝满大街乱逛的,任何一个黔首(秦朝民众的称谓)看到你在乡野中无所事事地闲逛,都会警觉地来盘问你;假如你没有秦朝的证件——“验”、“传”、“符”等,他们一定会把你扭送到官府,换几个赏钱花花。


即使你运气足够好,没有第一时间被抓,也没有住处可以落脚,因为秦朝所有的“逆旅”(旅馆)都不会收留一个交不出“验”、来路不明的可疑人等,这一规定是当年秦国变法时商鞅推出的,他还以自己亲身经历证明了这项制度的牢不可破:有一次他本人夜晚投宿客栈,因出来得太匆忙而忘了带“验”,旅馆老板因此拒绝他住宿,从此留下了“作法自毙”的成语。有鉴于此,你只能避人耳目,长期露宿荒郊野岭,过着秦朝版白毛女的生活。


所以还是老实点,乖乖去到官府自投罗网,让他们给你上上户口吧,在秦朝,黑户寸步难行。


秦国普通人的标准形象是:上身穿麻布织成、有着窄衣袖和短下摆的裋(shù)褐,下身里面穿着内裤——“裈(kūn)衣”,双腿各套上裤腿——“绔”,也叫“胫衣”;脚穿草鞋,头发用发簪绾上,再包上一块用来擦汗的黑布,这就是“黔首”一词的由来——“黔”是黑的意思,“首”是头的意思。


领到了“验者”,作为新移民的你被编入了“什伍”,五家为一“伍”,十家为一“什”,你和自己的邻居甚至家人,都有义务互相监视、互相救助;假如“什伍”中任何一人犯罪或者受到侵害,你却置之不理,都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就是传说中那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不忍睹的……连坐制。


不过,这项制度并不像惯常理解的那样,是2000年前的“棱镜门”,它其实是一种警民联动机制,邻居们互相监视的内容也仅限于犯罪和可疑现象,不涉及日常生活,这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将各种犯罪与暴恐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


从这条规定可以看出连坐制积极的一面:假设有人在大街上杀人,你又刚好在百步以内、亲眼目睹凶案发生,如果袖手旁观而不援助,事后就要被“罚二甲”。可见在秦朝,见义勇为甚至不是美德,而是你应尽的义务。


更重要的是,连坐制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无差别处罚,秦朝法律格外强调知情与否:譬如熟人偷钱之后来你家做客,你并不清楚他的犯罪行为,对方被抓后,也就不需要连坐;假设有强盗冲入你家,你高声呼救,但此时你的邻居们都不在家,事后他们也不承担责任,需要承担连坐责任的是你们的“伍老”、“里典”(相当于村长)。


非但这些基层管理人员,官职越高越容易被连坐。商鞅变法时期的两位太子傅——公子虔、公孙贾就是最知名的受罚者。当时太子驷犯了法,但他年龄太小又是储君,不便对其直接处罚,于是这两位承担监护责任的老师不幸躺枪,一个被割了鼻子,另一个被脸上刺了字,“刑不上大夫”的传统,在这一事件中被打破。



秦朝花样作死大赛:法律规定歌颂政府有罪


虽然如此,这也绝不意味着一般民众就有多轻松。秦朝一直处于战争状态,实行的也是战时法治,关于日常生活的规定细致到难以想象,稍有出格,等待你的就是各种处罚。身为穿越者的你如果不事先对此有详细了解,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不许随意享乐。爱好享受的穿越者快回21世纪吧,商鞅认为骄奢淫逸会让民众失去斗志,因此秦朝禁止一般民众随便听音乐、喝酒吃肉、穿华丽衣着等,就连穿丝织的鞋上街都不可以。


乱倒垃圾要被脸上刺字。传言秦朝有“弃灰于道者黥”的规定,为了市容的整洁,如果你在街道上乱倒灰烬,脸上就要被刺字。不过据考证,这项规定早在殷商时期就有了。偷了一钱就要劳动改造。“不拿一针一线”真不是说着玩的,秦朝对个人财产的保护强调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哪怕你偷摘了价值不过一钱的桑叶,都要被判处服徭役三十天。


举报不实要“反坐”。正如现代社会不能随便拨打报警电话一样,你举报别人杀人,事实上对方没有,那么官府就按杀人罪应受的处罚来对付你,这是为了防止诬告成风、冤枉好人。


不受理匿名信。你看你的邻居不顺眼,想靠着告密整倒他,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官府任何人收到匿名信,都不许拆开看,而是要第一时间把它一烧了之;如果你投匿名信时刚好被抓,不管内容是否属实,都要受罚,这也是为了防止诬告。


打架要被判刑。你和别人打架,拔光了他的胡须和眉毛(天知道你怎么这么恶趣味),或者拔剑砍断对方发髻,都要被罚去当劳改犯“城旦”;或者你苏亚雷斯附体,咬断了对方的鼻子或耳朵,就要被罚耏刑——刮掉胡子;如果杀死对方就更严重了,这叫“斗杀人”,肯定是要偿命的。不许指桑骂槐。一般人印象里,秦朝不能批评“体制”,但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官府对言论的限制主要集中在“以古非今”之上,也就是禁止以吹捧古代的形式来影射朝政。


这一规定是由“焚书”事件引起的,当时一批被秦始皇请到咸阳当智囊团的儒家学者鼓吹分封制,而且有迹象表明他们与六国复辟贵族有联系,于是秦始皇下达了这一禁令。不过也有学者认为,这只是一种威慑性政策,并没有实际执行,至少史书中还没有发现因此而被处决的案例。


不许歌功颂德。真的,秦朝政府不仅不许批评,连表扬都不许。商鞅变法时,很多民众一开始怨声载道,体会到变法好处后又开始赞扬新法,结果商鞅把他们全都流放了;秦惠王、秦昭王时期,都有民众杀牛为君王祝寿,也反过来受到处罚。有学者认为,秦朝政府这样做,是因为担心民众的歌功颂德会促使官吏们热衷做秀,不踏实做事。



官吏工作压力大 断案稍不公就会被流放


在秦朝定居下来之后,你开始思春了。经过一番寻觅,好消息是你总算娶到了老婆,坏消息是:“她长得那个漂亮啊:大高个,大脸盘子,浓眉大眼,粘上胡子跟张飞似的”(郭德纲语)。


婚后生活并不幸福。你的悍妻天天骂你,这天你一时冲动打了她,撕伤了她的耳朵,她粗声哭喊着“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夺门而出,每一步都使你的房子震颤不已,紧接着你就被“求盗”(当时的警察)抓走,官府毫不犹豫判了你耏刑(刮胡子),这使你大感冤枉。


你不知道的是,秦朝十分注重保护妇女权益,严厉打击家庭暴力,这一点甚至连如今的中国都没能做到;同时,就算你想和自己的悍妻离婚,也必须前往官府登记,而不能自行分居,否则你们夫妻双方都要被“罚二甲”。


不过相对夫妻,对于父子、主仆等其他家庭关系来说,法律明显偏向地位高的一方。秦朝专门把民间诉讼分为“公室告”和“非公室告”,家庭纠纷属“非公室告”,假如你被自己的秦朝父亲痛打致残乃至致死,官府也不予受理;甚至如果你生下来时有生理缺陷,出于优生的考虑,父母都有权杀死孩子而不会因此获罪。最坑爹的是法律还规定,父亲偷儿子的东西不算盗窃——也不知是不是真有这种逗比的爸爸。


在秦朝为官绝不轻松,朝廷奉行“明主治吏不治民”的法家学说,管理官吏甚至比管理民众还要严格。


好在官府还注重区分刑事犯罪的年龄。假如你是未成年人,连偷牛这样的重罪也不会受处理。特殊的是,这时是按身高来判定年龄的:男子身高够六尺六寸、女子身高六尺二寸就算成年。


秦朝规定,你选拔推荐的官员如果日后工作出了问题,不仅他本人要被处理,你也要被连坐。秦昭王时期,丞相范雎保举自己的两位恩人郑安平、王稽为官,结果两人一个降赵,一个与敌国私通,事情败露后,范雎按律要被灭三族,最后还是秦昭王亲自赦免才逃过一劫。此外,如果你身为官员被撤了职,也就意味着仕途就此完结,这叫“废”,不可能像某些国家的某些官员那样,撤职后蛰伏一段时间,又能换个地方悄悄上任。


拖延症和懒癌也是在秦朝为官的大忌,商鞅执政时就要求“无宿治”——任何今天能处理的政务都不能拖到明天,这不仅使官府有了极高的行政效率,还使徇私者根本没有腐败的空间。


除去以上这些,官吏们日常还要受到内史或监御史的监督,每年正月还要接受考核“课”,评上“最”等级的为优,你可以得到提拔;评上“殿”的为劣,要接受处罚。


最后,与许多人以为的那样不同,“虎狼之国”也绝非道德的荒原,秦朝官吏的公务员守则——《为吏之道》,就堪称当时的“八荣八耻”:一曰忠信敬上(热爱祖国、尊敬上级),二曰清廉毋谤(为官清廉、不得以权谋私),三曰举事审当(举止得当),四曰喜为善行(助人为乐),五曰恭敬多让(和谐相处、谦让有礼)……


正是这样的管理体制,使秦朝有着历史上罕见的高效而廉洁的官僚体系,这也被曾来秦国进行学术交流的荀子夸奖为:“都邑官府,其百吏肃然,莫不恭俭、敦敬忠信而不楛……”



秦朝人如何过春节?先祭祀 后喝酒吃肉


2000年前的秦朝人,是怎样过春节的?答案估计会让你失望:他们不过春节


如今你熟悉的大部分春节习俗,基本都是唐朝才开始兴起的:饺子?那是唐朝才有的食物,当时叫“汤中牢丸”;鞭炮?“爆竹声中一岁除”明明是唐诗,火药更是宋朝才发明的;门神?别忘了尉迟敬德和秦叔宝这两位的年代;就算是最早出现的压岁钱,也是汉朝才出现的,它叫“厌胜钱”,主要是为了辟邪,也不是过年才给。


但当时仍然有一个类似春节的节日——“蜡祭”,这是一种年终祭祀活动。无论举行的时间,还是人们对它的重视程度、庆典的隆重程度,都与春节十分相近。


蜡”在这里读“zhà”,《礼记-郊特牲》把它解释为“求索”:“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那时人们信奉天地鬼神,认为它们带来了那些对生产生活有益的事物,祭祀这些事物就是向神灵表达谢意。所以在每年周历的十二月,人们会把所有这些事物都一口气“找”全了,一股脑来祭祀。


祭神结束了,真正的高潮却刚刚来到。鬼神们“享用”完毕,那些祭品也不能浪费,都会落入参加蜡祭的民众们的肚肠,这项备受欢迎的活动被称为分胙。当时生活水平不高,一般人吃肉的机会不多,秦朝《厩苑律》禁止杀牛吃肉,就算耕牛是自然死亡,也得先报告官府,再把牛尸按皮肉筋角等分解卖钱;《田律》也禁止百姓无故饮酒。这种情况下,各种祭祀也就成了满足口腹之欲的最好机会。


正因为“可以解馋”这一最直接原因,蜡祭现场的欢闹可想而知。人们敲起土鼓,吹起《豳风》,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七月》,这首诗的最后一段描写农户们庆祝新年,气氛就与蜡祭十分相似:外面天寒地冻、大雪纷飞,屋里却是温暖如春,大家尽情享用着醇厚的美酒和鲜嫩的羔羊肉,酒至半酣,纷纷起身簇拥在厅堂上,举起手中的“兕觥”(犀形的酒具),齐声高喊“万寿无疆”……


同时,人们还要把那些平日舍不得吃的酒肉等珍贵食物奉献给“尸”——别怕,不是真正的尸体,只是代表鬼神接受祭祀的演员。他们有可能把自己打扮成鬼神模样,穿上稀奇古怪的衣服,戴上各种面具,摆出种种POSE,和古希腊悲剧的演员如出一辙。



秦朝人个头矮 “七尺男儿”仅一米六多


Q:我只想问语言文字身份问题如何解决?


A张不叁:当时各地的语言都不一样的,不过上层社会通用“雅言”,具体发音就不清楚了……


Q:关于砖石城池应该是有的,但是应该没有普及。毕竟在多山少土的地段拉土版筑的工程量太大?


A张不叁: 诸子百家我纵横 :我曾经看过报道,密云县白道峪有一段残存的燕长城是石筑的,垒砌方法是内外两侧用比较规整的大块自然石,里面填充乱石块或沙砾等。


Q:现在汉子基本都是短发,到了秦竟会被当成越人?


张不叁:没胡子也会被认为受过耐刑的


Q:秦朝人吃什么主食,用什么餐具吃饭吃肉?


A张不叁:北方主食是小米,有稷、粟、谷、禾等多种称呼;南方有大米;麦也有,但不是面粉,是整粒蒸成的麦饭。其他还有黍(糜子)、菽(shū)(大豆)、?(dá)(小豆)、秫(shú)(高粱)等。


上层社会吃肉,需要用鼎把整块的肉煮熟,再用“匕”插在肉上取出来,放在砧板“俎”上,用小刀切开,蘸调料吃,这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由来,不过它发生在吃饭时,不是后厨里。


Q:秦朝人普遍身高体型如何?高大威猛还是娇小玲珑?


A张不叁:恐怕不会很高,秦简中的成人标准有六尺、六尺五寸、六尺六寸等好几种,一秦尺合23.1厘米,换算过来,六尺六寸只合1.52米;所谓“七尺男儿”也不过1.617米。兵马俑虽然大多将近两米,但很可能只是艺术夸张。


Q:秦朝军队战斗力爆表,在武器上有什么优势吗,比如电影《英雄》里说的强悍弓弩?


A张不叁:其实从考古发现来看,秦军的装备反而是偏落后的。兵马俑坑里的兵器基本全是青铜的,铁兵器很少。秦军弓弩虽然也算强,但绝没有《英雄》里演的那么夸张。 另外,古代战争影响战斗力的因素有人数、纪律、调度、士气等很多方面,兵器因素虽然重要,但不是决定性的。


Q讲讲秦朝的衣服吧。女子是否美美的汉子是否帅帅的?平民和贵族差别大吗?如何成为贵族?


A张不叁:秦朝衣着式样总体和先秦时期差别不大。要说特色衣着,可以参见兵马俑的形象,此外当时百姓应该头缠黑布,用来遮挡尘土或擦汗,这就是“黔首”的由来。但不同阶层的衣着差别很大,普通民众就算有钱也不能穿华丽衣着,比如秦律明确禁止某类人穿着丝织的锦履出门。至于当时人的长相,男性可以参考兵马俑,女性形象很少,现在还难以推断。想当贵族,从军去吧,秦朝比西周先进的地方在于,就算是平民,也可以通过军功获得爵位,一点点积累经验值;反过来,商鞅变法时规定,就算是王室子弟,如果没有功劳,也不能封爵。


Q:请问惠文后真名应该不是芈姝,也不是芈八子的亲姐姐对吧?


A张不叁:肯定不是。史书中的惠文后来自魏国,生下了秦武王荡,他后来举鼎受伤而死,公子稷、芈八子从燕国回来继位,第二年惠文后支持另一位公子壮发动叛乱但失败,两人都被杀。电视剧把惠文后一分为二,分给了马苏演的魏夫人、刘涛演的芈姝。


内容来源:搜狐网

作者张不叁
出版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人人夸我心灵美

彭志英编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11

漫画中国历史·【第十二卷】秦朝(一)

孙家裕编
连环画出版社[2011] ¥10

漫画中国历史·【第十三卷】秦朝(二)

孙家裕编
连环画出版社[2011] ¥10

县级政府实施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入门与实践

童玫, 刘军,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5

服务型政府与政府网站建设

张向宏、张少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6

单兵武器鉴赏指南(珍藏版)

《深度军事》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4

二战尖端武器鉴赏指南(珍藏版)

《深度军事》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