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的赣南岁月:一段痴恋牵绊终生

2016-03-17作者:胡辛著编辑:郭超

章亚若与蒋经国短暂的爱恋分明又是刻骨铭心的生死恋。年老病重的蒋经国昏迷中对亚若的呼唤,昭示着爱有多深,遗恨就有多深!他曾称赣南是他地地道道的故乡,那方热土,不只是有过他的事业,更烙记下他的爱情。

蒋经国病重思旧情 章亚若悲怆何曾忘

1987年秋。台北市郊北安路大直官邸,笼罩着静谧又焦灼、神圣又浮躁的气氛。一双双眼睛一颗颗心,关注着昏睡于病榻的七十七岁老人,生命若纤弱飘忽的游丝,维系着这位在台湾拥有不容挑战的绝对权力、威严的主宰者的地位,可是生命岂只是走向深秋?


“……亚若……亚若……亚若!”飘泊孤岛三十八年,无根的生涯中他第一次呼唤这个女子的名字!时间空间流逝的风景,变迁的生命在这短暂的几秒钟凝固成一个永恒的“爱”字!


过来人年轻人,知情人糊涂人,同情人憎恶人,全为这刻骨铭心、一往情深、痛苦悲怆却九死不悔的呼唤镇住了!


四十五年的缄口忘却,何时又曾忘却?四十五年的生离死别,何处可话凄凉?


她的生命在二十九岁上画了句号。他老了,时间和病魔耗尽了他的生命力,徒留下一具貌似坚硬的外壳。他的碧眼发妻,他的蒋氏儿孙,让他满足,让他欣慰,当他和儿孙们簇拥着老头子拍下四世同堂的彩照时,他的眉梢心头却分明留下了缺憾和歉疚……


他已经公开承认了健康状况的急剧恶化,并明确声称:没有希望、没有打算和计划把总统地位让给他的兄弟蒋纬国或他的三个儿子。


他已经公开宣布解除戒严、开放组党,并允许民众赴大陆探亲。在他的有生之年,终于拆开了保守、仇恨垒筑的禁锢,顺应了民心,顺应了民主、开放的潮流,万千感慨中他的坎坷艰难复杂矛盾的人生之路,便有几分催人泪下!


那么,他的情爱史也将由他自己公布于众?他与她的非婚孪生子,也将由他钦准归祖入宗?


1988年元月13日下午3时50分,蒋经国心跳停止、瞳孔散大,而告崩逝。


从1987年秋的呼唤到此刻生命的终止,蒋经国再未涉及“亚若”这一名字,一对非婚孪生子也未归宗蒋姓,尽管这期间有过可以清醒地圆通地交待其事的机缘,他却仍然付诸沉默。


或许他终于坦然悟之:为所谓的门庭荣耀所离弃,亦是抛却门庭的桎梏,他一生创导平民化思想,笃信“吃得菜根,能做百事”,生于民间长于民间,历尽人间沧桑的一对儿子,正是他的平民意识付诸实现吧?

避轰炸凌晨3点办就职典礼 求职信揭开一段奇缘

1939年6月20日凌晨三时,阴森破败的百年老屋“景凤山”却洋溢着辉煌的喜气。


这一天,蒋经国在此补行江西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的宣誓就职典礼,隆重又热烈地揭开了这位三十岁男子事业奋飞的序幕。


这天凌晨,蒋经国照旧单独出操,照旧汗淋淋赤膊短裤加赤脚回到专署住处,他的几位台柱子却已个个衣冠楚楚等着他了。


典礼隆重又简洁地举行着。蒋经国面对孙中山像,庄严地举起了右手:“我宣誓……下定了来赣南工作的决心,就坚定了不怕一切苦难的意志……”


专署、县政府、保安司令部、抗敌后援会、各界代表一百余人济济一堂,随后各界人士相继发言恭贺专员就职,气氛倒也隆重热烈。


不想突地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无奈,就职典礼只好草草收场。原本将典礼提前到凌晨三时,就是为了排除干扰,不想还是触了霉头。


天亮时阳光却金灿灿得耀眼,正屋后面那棵百年老树像是缀满了金叶。蒋经国两手捏着几张信笺,怔怔地凝视着。这是一个陌生女子向他求职的信。


他的心,为这个陌生女子的信所震撼、所感动。他,对她滋生出几分敬佩、同情,甚至还有好奇。他,记住了这个陌生女子的名字:章亚若。


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蒋经国明白,他很难从心底里抹去这个女子的影子了。


“一个人不可能没有过去!我曾是别人的妻子!我至今也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面对蒋经国的表白,章亚若被迫喊出了她的过去!蒋经国动弹不得,化为一座石雕。他毕竟是一个中国男人,传统道德,世俗偏见与不可理喻的爱撕掳于心间。但他终究不能舍弃她!


章亚若回到家中,日前和刚刚带着两个儿子赶来团聚的婆母在等她。“懋李,你不要为难,我跟你娘商量过了,我还是带着大衍细衍另住别处——大衍细衍长大了,怪惹眼的,不往来怕也不是办法,要不,”婆母这才哽咽了,“就让他们喊你……三姨?”


她木然跪倒在两位老人之间。听两个儿子改口叫她“三姨”,她嚎啕大哭!婆母和儿子们就不知怎么办才好,就只有哭成一团,哭得天昏地暗。


新官上任三把火 蒋经国禁烟禁赌动真刀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蒋经国要点的三把火,就是:禁烟、禁赌、禁娼。他深知这三把火不好点。今日已请城中各界名流绅士来专署开个恳谈会,是点火前紧锣密鼓的舆论准备,是礼贤亲士的具体表现,也是很有分量的旁敲侧击———因为这些人中不乏与烟、赌、娼有瓜葛者。


烟、赌、娼在古城蔓延成害,要禁,谈何容易?待到众名流恳谈时,有的赞叹不已,有的支吾其辞,有的疑虑困惑,刘甲第依旧耷拉着眼皮,不紧不慢地说了几句:“禁烟禁赌禁娼嘛,烟为三害之首,这第一把火嘛,理当禁烟嘛。”


这是不露声色的“将军”。蒋介石对苏区进行围剿时,为筹措军费,执行的是“寓禁于征”的政策;熊式辉的省政府在抚州就设立了“特种商品公卖处”,贩卖鸦片,已是公开的秘密,分明受到政府的公开保护呗。你蒋经国莫非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不想蒋经国立即应道:“刘会长说得对!鸦片是中华民族的大敌,诸位想来都知道鸦片战争,都知道一百年前帝国主义用鸦片毒害麻痹我民族的罪行,都知道在虎门禁烟的硬梆梆的清官林则徐吧!林则徐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可惜,林则徐太少了!今天我希望建设新赣南的禁烟运动中,涌现许许多多的林则徐,以林则徐的大无畏的精神,彻底查禁鸦片,凡烟土全烧毁!凡烟犯则枪毙!”


三禁布告贴出,中山路的“仁记宝成行”的李经理自以为背景硬———广东军长出资开办的土膏行,明目张胆又进了十九箱烟土!蒋经国岂只敢摸老虎屁股,分明是个虎口拔牙的角色!即令龚参谋带领一行武装速到行里查封了烟土,旋即将十九箱速搬上卡车运到公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十九箱罪孽当众焚毁,学林则徐当年英武正气,长古城三禁运动之威风。四周观众欢呼雀跃、议论纷纷。


又一晚,蒋经国进到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一边是前仆后继、流血牺牲,一边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一边是艰苦卓绝、拯救民族于危亡中,一边是腐败堕落、醉生梦死!禁烟禁赌禁娼已发出布告四个月,为的什么?割痈疽、治腐败、正风气。可禁来禁去只是小打小闹,却有几处顽固堡垒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明目张胆优哉游哉地大赌特赌!莫非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请问他们是哪家王子?又是哪山老虎,把你们震得束手无策?我早说过:不能菩萨心肠,要有霹雳手段!”


几封密告信今天下午同时到达这处———利民商场晚九时宴席散后即开十几台大赌!蒋经国就把桌子一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今夜,是刀山,是火海,我也闯定了!”


将近子夜。一声出发,不多时公园东路与至圣路的交叉口处已密布岗哨,将利民商场团团围住。


三楼窗口虽掩着窗幔,但仍透出摇曳灯光;时不时还传出嚣张声浪,把个蒋经国恨得牙痒痒的。可商场固若金汤,铁门紧闭,三禁开始后,坐庄抽头的商场经理还加强了对商场的保卫,楼下楼上皆有岗哨,各楼口还有武装警戒,何况赌客中还有持枪的军官,万一接火对打,那是下下策呵。蒋经国将只大斗笠低低压着脑壳,告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不远处有盏孤灯荧荧,他走了过去,是个小吃担子,风雨破篷下,一老头正在下“金线吊葫芦”———这可是南昌的风味小吃,挂面煮馄饨呢。


“老人家,生意好哇。”他挨近老人,亲切地打招呼。“老人家,你莫怕,我帮你一起送上楼去。我,不会亏待你的。”


守卫的从门洞眼中看清是送小吃的老倌,便长长一个哈欠将门打开,谁知蒋经国一个饿虎扑食,将其擒拿,那边,手脚敏捷的蔡百里一行早鱼贯而入,眨眼神不知鬼不觉将一、二、三楼麻痹大意的警卫都缴了械。


三楼赌场赌兴正酣,烟雾腾腾、狂笑怪叫不绝于耳。蒋经国怒火从心头烧到唇边,却化成冷冷的嘲讽:“各位老板———财气好哇。”


喧嚣浊浪霎那间化为一片寂静,有眼尖的认出了是蒋专员,吓得话都说不清:“蒋……是蒋……专员……”


杀一儆百。刘甲第的赌窟也就收敛了许多,蒋经国智捣赌窟一时在赣州城内传为佳话。


妻子撞破婚外情绝望爆发 蒋经国狂怒咆哮舍妻儿

蒋经国心烦意乱。外患内忧,骤然爆发于一夜,紧逼着他作出抉择。或许他应该帮着妻子降降温,妻子是善良的无辜者,有错的是他……


悲痛欲绝的芬娜却绝望地喊了起来:“我真傻!你那时是多么爱我!啊,你把过去的一切都忘了!全忘了!你忘了乌拉山,忘了白桦林……”


二十五岁的蒋经国在这异国他乡已将人生的甜酸苦辣全尝遍!起初是他遗忘了爱情,后来是爱情遗忘了他。当孙逸仙大学的校友与奔放的俄罗斯姑娘在白桦林中亲吻时,少年持重的他正发奋地啃读厚厚的马列理论书本;当他也渴求爱情时,却正在政治斗争的漩涡中艰难挣扎。


爱情来得晚了点,但毕竟来了。航校课堂上,这双碧蓝的眼睛脉脉含情注视着讲课的他;工人大会中,这双碧蓝的眼睛无限深情地凝视作报告的他;下夜班途中,他听见一个女子呼救,赤手空拳个子不算大的他硬是击倒子欲施暴行的壮汉!被救的又是这位蓝眼睛,那眼中已燃烧起爱的火焰……


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他热烈地拥抱她、亲吻她。在他在她,都是颤栗魂灵的第一次———真正的初恋。


心满意足中潜藏着淡淡的遗憾:一切似乎太快太干脆。但他们很快就结婚了,很快有了第一个宝贝———儿子爱伦。然而很快他得到突如其来的回国通知!


他不能割舍芬娜和孩子。回国前他曾惴惴不安地问驻苏大使:“我已结婚,娶的是苏联姑娘,我父亲不会介意吧?”得到肯定的许诺,他才放下心。


然而,章江之滨另一个“她”走进他的生命后,在比较鉴别中,那过去潜藏的遗憾越来越清晰了……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他蓦地记起了列宁的名言。他慢慢地回转身,看着哭得瘫软的妻子,他的心软了,他有负于妻!


她却没有读懂他的目光,她突然用俄语绝望地喊叫起来:“结束!结束这一切!我要回国!明天就回!带着爱伦爱理———回国!”


她在进攻他!威胁他!这在他是决不能容忍的,他得发泄他满心的愤恨!小圆桌上放着一尊石膏像:长翅膀的瞎眼男孩丘比特拿着弓箭茫然地对着他。他冲了过去,用力掀翻圆桌,石膏像摔得粉碎,巨大清脆的撞击声震撼静悄悄的花园塘,还有一声狂怒的咆哮:“滚——”


这在花园塘的蒋宅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晨曦中,蒋方良带着爱伦爱理离了花园塘。蒋经国没有挽留也没有送别。都觉得忍无可忍,超过了极限。


不过,蒋方良没有回苏联,而是去了贡水东北面的虎岗。蒋经国将长岗更名为虎岗,并在那里筹建新中国儿童新村。蒋方良亦是负责人之一,她的离家并未在赣州城搅起轩然大波,都以为她一心为了工作。


送他们去虎岗的车子倒是蒋经国派的,妻子和儿女毕竟还在他的心中占据着。


内容来源:搜狐网

作者胡辛著
出版江西教育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续写岁月的传奇——清华学子感悟《平凡的世界》

史宗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曼德拉传:光辉岁月

韩明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8

叶君健全集 第二卷 中篇小说卷(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叶君健全集 第四卷 长篇小说卷(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叶君健全集 第十二卷 安徒生童话(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叶君健全集 第十六卷 散文卷(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一年级爱科学-洋葱头的神奇外衣

王维浩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神奇的数王国.一年级数学真好玩

柔萱,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