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中的男女:请不要一本正经的扯淡

2016-03-22作者:刘伟鹏编辑:书问

(兰珺和潘鸣去了柳方一个画家那儿。画家不在,房子空着。兰珺从那儿出来,整个人很疲惫,只想快点儿回去休息。她在小区里面走的时候,害怕却又有点儿希望遇到杨萍或者徐嘉玲。)



兰珺现在在外面并不避讳和画家潘鸣一起出双入对,潘鸣倒底有手段,把兰珺弄得服服帖帖、心甘情愿。兰珺原来在周之实那里遭的委屈,现在在潘鸣这里也一点儿都没有少。周之实她不再去管了,可是潘鸣的索要并不比那位少。


潘鸣有幅有好架势,事实上一样穷得发酸。他不光穷,他还要穷讲究,这比她家里那位更不得了。他吃早餐要去庆丰,袜子要每天换,衬衫裤管熨得笔直,两人约着运动,他配置的装备都要是名牌。他的钱从哪里来,都只能是找兰珺开口要。

 

他说起来是个画家,但没有卖出去过几幅画,他只有把他的作品当礼品往外送,才会有人收下。他到这把年纪了还愿意相信一夜成名或者一鸣惊人,总企望拿这个去打动别人,让人为他掏钱。不知道底细的,一方面真以为他多么有名,以为他的东西多么有价值;一方面也以为他以后一定会多么有名、他的画多么值钱。他因此也获得了一些出头露面的机会,这些机会又被他运用起来去别的地方当行头配置。

 

可出头露面终归也只是露个面而已,并不会带来什么实际收益,那么他的吃饭穿衣的日常花销从哪里来,也就都是靠他一张嘴的作用功能。也有可能他自己早就不相信什么功成名就之类的说法了,但他还必须维系这套说辞,因为一旦连这个也破裂,那他可能真就寸步难行了。

 


他还有一样本事,就是会在女人身上花工夫,他除了对绘画有探索之外,对房中之事的探求也始终饱有兴趣,他年轻时买过的类似奇技淫巧之类的书,到现在翻到纸页破烂也没有丢掉。现在网络发达,他获得知识的渠道更加方便,他现在见识更多,获得了更多的手段,用起来层出不穷、花样百出。他现在把这些用在兰珺身上,兰珺几十年温驯乖巧,在周之实那里也没见识过,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神魂颠倒,自以为是一滩水,今后就只往他那里流了。

 

潘鸣得到这个效果,当然有恃无恐了,把兰珺的储蓄花去十之八九。他把自己打扮得漂亮,把身体保养得精精神神,还说是为了兰珺好,说他好她才好。不过自两人好上以后,潘鸣再没有和她去过MIX,他的理由是怕她在那里被别人勾走,但其实他是对台上那头黑色种马有嫉妒恨,因为和那个相比,他那年老褶皱的躯体无论怎么用力保养的都实在丑陋不堪。

 


兰珺很快支撑不住,她用火柴盒往家里搬、辛辛苦苦攒的一点儿钱,被潘鸣用铁锹往外掀,三下两下就掀得没剩下几个。她要是没了钱,不敢担保潘鸣还对她这样热情,因为潘鸣这几天没买到心仪的衣服,明显在向她耍脾气。兰珺心里恐慌着急,又不舍丢掉放弃,只有想办法四处周转借记。她的一圈亲戚都被她借了一遍,再找过去都不好意思开口了。然后她才想到了杨萍和徐嘉玲。她本身最不愿意去找她俩的,因为她知道她俩对她好,但是她俩又对她太好,肯定会向她问出缘由,那她该怎么办。

 

今天她给杨萍打了个电话,说要过来一趟,杨萍还特别高兴,因为好久没听到她的消息了,杨萍和徐嘉玲都给兰珺打过电话,也去找过她,但每次都不如意,没能和她见面好好地聊一聊。现在兰珺打过来电话,杨萍马上就通知了徐嘉玲,说中午到她家一起吃饭。

 

兰珺一过来,徐嘉玲就看来不对,她整个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身上全不是原来的味儿。她说话比以前硬,话比以前更少,眼神也比以前阴郁。她打扮也不讲究,脸色更加憔悴。她不去主动做饭,杨萍和徐嘉玲在厨房忙活,她就在客厅拿着遥控器给电视换台,从头换到尾,再从头换到尾,也不停在哪个节目上规规矩矩看一会儿。徐嘉玲出来找她说话,她才起身跟着一起去厨房看看,却并不关心一会儿她们要吃什么。

 

吃饭的时候徐嘉玲终于发脾气了,问她倒底怎么回事,说打电话,打电话你不接,今天过来又是这幅死样子。兰珺索性把筷子放下了。她过去倒了杯水,捧着杯子,又盯着杯子里的水看。还是没有什么话。

    

杨萍也劝她,说有什么事情,能不能告诉我们,说出来,大家帮忙想想办法。兰珺抬头看了杨萍一眼,说能不能借我两万块钱。

 

杨萍也把筷子放下了。她说钱我们借给你没有问题,但是你总得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吧?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让人放心。

 

兰珺说你放心,我肯定会还给你的。

徐嘉玲把筷子一拍,说你别说这样的气话,你知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兰珺笑一笑,笑得既阴又怪,又把头低下来,盯着自己面前的地上看。

杨萍说算了算了,先吃饭。她给兰珺盛了一碗汤,让她先好好吃饭,吃完饭再说。

徐嘉玲是不吃了。她椅子移到兰珺身边,伸过手去握着兰珺的手,说你倒底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儿要说给我们听的,你这样,让我们怎么放心,怎么吃得下去。

 


兰珺看了看了徐嘉玲,徐嘉玲这样平静,比她发脾气时的压力更大,兰珺是了解徐嘉玲的,知道她这会儿才是真正动了气要准备发作了。兰珺心里在挣扎,在考虑要不要把事情说给她俩听,本来她来之前是想好了绝不会对她俩说出半个字,她是想把钱拿上就走,饭也不要在这里吃。可是她来到这里,心里又有了变化,她一进这个屋子,就感觉到踏实和温暖,这和她这段时间过的日子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体验的,这段时间她像一只小鼠,处处担惊受怕,还要饱受敲榨,里面的辛苦是可想而知的,而面前这两个人,就是让她有安全感,让她觉得能放松下来,所以她一进屋,看到杨萍忙忙叨叨,看到徐嘉玲那股劲儿,就真是不想走,真想在这里和她们好好呆一起。可是她一想到那边,就觉得心里沉,沉得胸脯里快透不过气。并且这里越是温暖,她的郁疾就越强烈,这种反差弄得她枯郁不安,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儿阴阳怪气了。

 

她终于还是说了那件事儿,但是她没说是她自己,她说是一朋友遇到的麻烦。杨萍和徐嘉玲当然心里清楚,她们只说那个朋友现在打算怎么办。

 

兰珺怎么知道怎么办?她巴巴地看着杨萍,她这会儿这个样子,才又是原来的那个兰珺。杨萍又心疼,又生气,因为从兰珺刚才讲的情况来看,她现在遇到的这个人比她的先生周之实更混蛋,她生气的是兰珺怎么尽遇到这样的货色,她甚至怀疑兰珺是不是骨子里天生就喜欢这样。她没有明说。但徐嘉玲不管什么,徐嘉玲说了,她说得很直接。

 

徐嘉玲说你这朋友可真是奇怪,怎么这样的类型叫她给碰上了。

徐嘉玲觉出来兰珺脸色不对,她马上改了口,说我不是埋怨她,我是说这类毒药不是每个人都机会吃到的。

这句话意思更明显。杨萍打断了徐嘉玲的话,说现在问题是怎么办吧。她向你借钱?你把钱借给她,借给她给那老头儿花?这样不是办法呀。


兰珺没有说话。过一会儿她才说,先让她把这段过去再说吧,过了这一段,她会想清楚的。

 

兰珺并没有想清楚,她也没有处理好,她从杨萍那里拿的两万块钱,被潘鸣不到三两月就花得干干净净了。潘鸣倒不会嫌弃兰珺没有钱,他是有钱也可以、没有钱也行,有钱更好,会更热烈一点儿,没有钱也可以这样过,但他脸上身上表现出的失望都快挂不住要掉下来了。兰珺怯怯地劝过他几次,说能不能不要这么大手大脚充门面。

    

潘鸣听到这话,倒是有耐心慢慢给兰珺做解释,告诉她他这样经营的策略和方针。潘鸣的话讲得既大又玄,兰珺根本没有实力与之辩驳,她又不会学徐嘉玲的风格那样,往他脸呸一口,直接说你就别做梦了,你就别拿这个骗人骗自己了。她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没有勇气这么说,因为她知道这关乎一个男人的梦想与尊严,而这两样东西是轻易不能挑出来摔破的,他们的脸就靠这玩意撑着,你要是把他的脸给拍了,两人可就真玩完儿了。

 


周之实这边生活反而过得静悄悄的了,当然了,他没了钱,哪个女人也不愿陪他瞎折腾。他现在在家里老老实实买菜做饭,做一些家里的小事情。他现在反过来在注意兰珺,观察她每天有没有什么新变化。但是兰珺已经很熟练了,她已经过了那段手忙脚乱的时期,家里外边处理得妥妥的,不会让周之实发现什么。她对周之实比前些时热情了一些,也主动关怀他两句,有时还一起洗菜做做饭,她面上的工夫做得比以前熟了,用前几天她看的一个电视剧里的一句台词的话说,就是她变聪明了。

 

以上均摘自这是《晚安》(华夏出版社,刘伟鹏著)中的人物兰珺原型的故事。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晚安
作者刘伟鹏
出版华夏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不能这样说,不要这么做---给父母的108个忠告

杨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環保趣童話‧我們不要麻煩鬼

馬翠蘿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2] ¥23

天黑请闭眼——生活中的博弈游戏

刘绍明、杨大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智慧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温暖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快乐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幸福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