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不得的房子问题

2016-03-25作者:张涛 著编辑:谢爽

2015年是中国农历的乙未羊年,老人们常说“羊马年好种田”,但就在春节期间,一则《博士回乡手记》却在微信和微博中引起了热议,正应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而正是这场讨论,让笔者不自觉地联想到了这些年中国故事中的一件天大的事——中国房事。



对于这件天大的事,此前笔者一直没有头绪,原因主要有三:一是有关房子的事情,这些年俨然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全民大讨论,无论你是站在哪—方,均将面对人数众多的对立面,让你总能感觉到是“秀才遇见了兵”;二是有关房子究竟是消费品还是投资品,至今没有定论,例如政府提出“居者有其屋”,但实际生活中百姓更多是怀揣着“居者拥其屋”的梦想,以至于中国的房事过多地集中在房价高低之上,进而使得百姓对于那些靠房地产赚得盆满钵满的人大多充满了不满的情绪,而不论这些人究竟走的是正路还是歪路;三是无论你怎么摆证据,这些年房价始终在“房价上涨——预期房价上涨——房价涨得更快——投机需求增加——房价上涨”中循环,分不清起点和终点。正是这三个原因,让笔者也一直在怪圈中打转。而春节围绕“回乡手记”的网络讨论,一下子点醒了笔者:何不就从房子讲起呢?



由此,笔者特地搜索了一下“房子”的定义:房子,是指供人类居住、从事杜会活动或供其他用途的建筑物。它是人类最基本的生活资料。


在这个定义中,笔者最关注的就是“最基本”三个字。说到这儿,还有一个小插曲,记得孩子刚刚接触历史课时,对于基本历史知识兴趣索然,总是嘟囔背这些干巴巴的东西有什么用,没有办法,笔者只能硬着头皮充当启蒙之职。一日我假装请教她一个问题:能否用两个字归纳人类在从猿到人的进化过程?她摇了摇头,且反问我,是哪两个字?我说是“上下”,“上”指猿站起来,成了直立的猿人,从此双手得到了解放;“下”是指猿从树上下来了,能够满地跑了,而且找到了比树上住着更安全的洞穴。孩子听后,只说了句“好玩”,没有再说什么。笔者心中窃喜,显然自己的“装”已经收到了效果,后来孩子慢慢地喜欢上了历史课,并且还时不时要编个故事考考笔者。



上面这则小插曲虽然纯属笔者和孩子之间的笑谈,因为猿变人绝不止这点事儿。但当笔者看到对房子的定义中用了“最基本”三个字时,还是深有感触,为什么就是这个最基本的东西,竟然成了这些年中国最闹心的事情?无论是庙堂,还是江湖,仿佛谁不在“房亊”上说出个子丑寅卯,谁就0UT(落伍之意)了。



然而最令人纠结的事情,还在于这些年来,这个“最基本”的东西竟然变成了最昂贵的东西。在20世纪90年代住房制度改革前,我们的房子在农村基本住的是祖上留下的祖屋和自家宅基地上的自建房,城市里的居民用是依靠单位分配,所以当时基本上是“居者有其屋”,大家也都相安无事。



到如今,房事俨然成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这里简单举一个例子,笔者在前几章中都有讲过,这些年我们的经济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概而言之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新五化”一一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伴随这些变化,相应也出现了一支数量庞大的被称为“农民工”的劳动力队伍。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査报告》,在总量2.7亿的农民工队伍中,外出务工农民就有1.7亿人之多,但其中只有1%的人在务工地买了房子,37%是自租房,剩下就是住工棚、宿舍等。即便如此,从平均水平看,农民工仍然需要用16%的务工收人来解决居住问题,占到其生活消费支出的47%。从这些权威部门公布的数据不难看出,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国家,房事都是一件大事。这里笔者并不是要说我们的“新五化”之路不对,笔者在前文“中国价事”中,对我们这些年“吃穿住行”情况的变化曾作过价格变动背后的原因分析。


 

客观地说,中国房事从无到有,再从小到大,也是我们这些年经济生活发展的另一面镜子——房价涨了,人们的生活压力就增加了,因为房子是最基本的,君不见已成为冷笑话的“房奴”一说;房价降了,经济下行压力就增加,因为房子已经成为我们最主要的产业,在经济中比重超过20%。而2015年春节期间广被热议的《博士回乡手记》中记录的画面,不正是这面镜子中照出的一个影像吗?



无论是外出务工的农民工,还是求学入城的学生,其迁徙的路径基本都是由农村、小城镇走向大都市,都是在做着同一件事情:摆脱土地去往城市。因为城里有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和可观的收人,更因为城里的发展机会多,能够享受到更多的公共服务。但当我们需要拿出相当大的一部分收人来解决安居之所时, 又有多少无奈, 甚至是无力呢? 如今的感觉用四个字形容, 就是“上下不得”:“上”,房价再上涨,我们将无力攀爬;“下”,房价再下跌,经济将止不住跌势。



笔者之所以东拉西扯这么多,只是想和大家共同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房子本来是最基本的东西,竟然变得如此“上下不得”?我们经济发展的目的是改善和提高全社会的经济福利,为此我们进行了生产要素重新组合的改革之路,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劳动力和土地要素关系的重新布局。如今劳动力是活了,土地也用起来了,即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得以高速推进,但衔接人和地最基本关系之一的房子,却变成了问题,而且是个大问题。如果说在要素组合调整之初,我们被告之需要承担一定成本,需要阶段性的忍受一下。而如今当我们再次面临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谓之曰经济转型时,这一次我们又应该如何处理“房事”呢?还是一如既往地采取人地分离的要素调整模式吗?官方已经以各种规划、制度等方式在做着尝试,但笔者至今还没有看到由“上下不得”变为“上下自如”的清晰答案。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张涛
出版浙江大学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上下百亿年:太阳的故事

卢昌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6

“投头”是道-股票投资上下游记

汤光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阳光女生杜小默.长腿的房子:注音版

风念南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2] ¥6

我的房子会思考:自己动手玩转智能家居

吴广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6

三间树叶房子

吴带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绘造老房子

毛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6

100个不得不玩的手机游戏

王颖、杨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