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与禹河故道

2016-03-29作者:杨明编辑:谢爽

人类的文明史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久远。

 

自远古黄河河道雏形初定至禹治水后形成禹河故道,地质运动已经持续了两百万年。在禹之前人类文明并无文字记载,黄河虽然在整个华北平原漫流游荡,其活动范围也被周围山脉所严格限定:黄河流出山陕峡谷以后,北有燕山,西有太行山,南有大别山,东有泰山和山东半岛的丘陵高地。从总体格局来看,经天地造化而成的黄河,迁延于燕山南麓与大别山北侧之间的巨大冲积扇间,而鲁西南地区的丘陵高地,作为冲积扇的中轴,则成为华北平原上淮河、海河两大流域的分水岭。


 

近现代的地质勘查证明,禹河故道是确切存在的。即便我们今天用所谓科学的态度来质疑古代史学研究中的“经义治河”,也完全不必视之为迂腐,因为历史已经把这条河道归功于代表了中国人集体智慧的禹身上。

 

《山海经》是目前流传下来最古的一部书。

 

书中以昆仑为坐标记述了黄河经禹治理后的流路,“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人渤海,又出海外,即西而北,人禹所导积石山”,这也就是形成于公元前21世纪、经人类社会管理而又自然流动的黄河河道了。


 

因《山海经》语焉不详,战国时期成书的《尚书•禹贡》(据传《禹贡》为禹所著)又对这一段描述做了进一步猜测,认为其“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磔柱,又东至于孟津,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降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人于海”。用今天的地名来描述就是:自积石山导河,曲折流至山、陕交界的龙门,南到华山的北面,再向东经过洛河转弯处,达到浚县附近的大伾山,向北流人大陆泽,又向北分若干条支流,然后注人渤海。

 

禹河故道,便是黄河在古代中国版图上的第一次定位。


 

而黄河在古代中国版图上的地位也是特殊的。

 

史书把古代中国的四条大河“江、河、淮、济”称为“四渎”,即四条自有源头并独流人海的大河。

 

到东汉时,班固在《汉书》中对此做了进一步解释,认为黄河是所有大河的起源,“中国川源以百数,莫著于四渎,而河为宗”。


 

上图是禹治水后中国的“四渎”水系及当时的行政区划“九州”。为了看清楚一些细节,我们对禹时期的黄、淮水系进行局部放大(见下页图)。

 

在下图中,除了“江、河、淮、济”之外,其余则多是此“四渎”的支流或二级支流。对于此图,我们不妨稍微留意一下,因为在之后近五千年的黄河变迁史中,多多少少都能够看到这些河流的影子。


 

细心的读者或许会问,“四渎”不是四条独流人海的大河吗,那为什么黄河(禹河故道)与济水有交叉呢?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想象力。

 

古人认为,济水与黄河看似相交,实则是两条完全不相干的河流。济水源头是太行山南麓的王屋山(今河南济源),济水东流遇到黄河时,便以地下河的形式潜流而过,直至南岸荥泽(今河南荥阳)才浮出水面,可据此来解释“济清河浊”,这也给古老的济水蒙上了一层抹不掉的神秘色彩。实际上,我们今天的黄河下游河道在很大程度上与古济水是重合的。


 

对于禹治水后形成的禹河故道,有几个地方我们要特别说明一下。

 

甲  河源考

 

“水有源,故其流不穷”,那么,黄河的源头在哪里?

 

《山海经》和《尚书•禹贡》对禹河故道的描述里都有“积石”之说,春秋时期晋文公重耳也曾有诗云:“潜昆仑之峻极兮,出积石之嵯峨。”这给人的印象就是:找到了积石山,也就离河源不远了。

 


但实际上,长久以来,人们对黄河河源争议不断,正是因为不知道积石山到底在哪里。各地为争河源,无不竭尽全力。为证明积石山在其境内,1913年中华民国政府甚至将河州(今甘肃临夏县)改名为导河县,其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唐贞观年间,文成公主进藏,松赞干布“迎亲于河源”,据考证就是在青海玛多县的星宿海。这里海拔4300米,水草繁茂、降雨丰沛,整个湖区面积300多平方公里,星罗密布着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湖泊,在太阳照耀下繁星点点,灿若银河。一直很好奇是哪位先贤有如此曼妙的想象力,或许他也曾真诚地以为这里便是星星的寓所,才有了如此诗情画意的名字——星宿海。


 

在古代历史上,清朝可能是距离河源真相最近的时期,当时“屡遣使臣,往穷河源,测量地度,绘入舆图”。康熙五十六年(1717),朝廷派出的使臣中有一个喇嘛,叫作楚儿沁藏布,发现星宿海之上还有三条河流,惊喜之余,他溯源直上,终于发现了上游的“古尔班索罗谟”,即我们今天所说黄河河源的三条支流——约古宗列曲、卡日曲和扎曲。

 

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次河源查勘还有一个额外的收获,就是楚儿沁藏布等人成为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发现者。两年之后,清政府铜版《皇舆全揽图》第一次在地图上标注了珠穆朗玛峰的位置和名称,这也是世界地理测绘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1952年,中国确定约古宗列曲(当地藏民称之为玛曲)为黄河正源,这也正是楚儿沁藏布等人发现星宿海之上三条河流中最古老的一支。

 

乙  大伾山


禹河故道穿过山陕峡谷后,一路向东行进,在大伾山(今河南浚县)又开始转道北流。

 

我们说黄河河道的变迁史,一般就是说黄河出了山陕峡谷后的流路变化;因为在此之前直至河源,黄河河道数千年来基本上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从历史上来看,这个具有转折点意义的位置,不但直接决定了黄河下游河道的走向,甚至还对整条流路的维持产生重要影响。


 

大伾山是太行山的余脉,仿佛是潜龙在海,远远地露出一段龙脊。古老的黄河好像对太行山脉依依不舍,曲曲折折地走来,把大伾山拥揽人怀,才顺着绵延的群山,相伴北去。

 

因为禹河故道的缘故,大伾山成为我国最早有文字记载的名山之一。在历史上,汉光武帝刘秀、魏武帝曹操、唐太宗李世民等帝王多次登临此山,历代文人墨客也在此留下了数不清的摩崖石刻。


 

今天,当你登顶大伾山,放眼山下,便是空旷的河道,再也没有数千年前浩浩荡荡的黄河奔流。遥想当年,禹或许也曾站在这里,壮怀激烈,远眺黄河;如今物是人非,只留下千古功业,任由后人评说。

 

丙  大陆泽

 

《尚书•禹贡》记载,禹河故道在经过浚县大伾山后,“北过降水,至于大陆”,说的就是北向流人了大陆泽(今河北巨鹿境内)。


 

大陆泽位于太行山河流冲积扇与黄河故道的交接洼地,众水所汇,波澜壮阔,有“浩渺大陆泽”之誉。那时,大陆泽是北方华北平原上的最大水体,与之对应的则是南方江汉平原的云梦泽,由此也可见其水域之广。据考证,大陆泽面积最大时曾达1500平方公里,其面积涵盖了今河北省邢台市的隆尧、巨鹿、任县、平乡、南和与宁晋六县。

 

古时这里沼泽纵横,草木丛生,麋鹿成群,据说帝舜曾经管理过这一片“山林水泽”,并在这里猎获巨鹿,这也是秦朝之后“巨鹿泽”称谓的由来。


 

对禹而言,别的姑且不论,仅仅论其劈山划地、将黄河引导至大陆泽,就是一个神来之举。在大陆泽以南,黄河与太行山基本是平行的;而过了大陆泽之后,黄河开始向东北方向漫流。按照今天的说法,大陆泽实际就是一个库容巨大的天然调节水库,即便按照平均水深两米计算,也相当于一千个小浪底水库的容量。

 

由此可见,禹河故道能够稳定且维持数百年不迁移,要归功于为其拦蓄了大量泥沙的大陆泽。当然,后来由于黄河泥沙大量灌入,湖底不断抬升,湖面不断向东侧低洼处转移,黄河的迁徙改道亦不可避免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杨明
出版漓江出版社
定价3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山海百灵:《山海经》里的神人鸟兽鱼

王新禧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24

万卷楼国学经典-山海经

(汉) 刘向, (汉) 刘歆, 编
万卷出版公司[2016] ¥9

鲧禹治水

武建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

战斗的青春1血战古洋河

雪克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6

月亮河

非攻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八道河

苗华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3

呼兰河传

萧红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2] ¥6

魔幻偵探所#14--河_伸出的怪手

關景峰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2] ¥23

诗仙游踪——吴越江淮篇 关中河东河南篇

李秋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5

Java基础与案例开发详解

徐明华,邱加永, 纪希禹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