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要用灵魂找寻的回忆之地

2016-03-29作者:【德】阿莱达·阿斯曼编辑:安然

在古代以色列没有能够保证上帝长久显现的圣地。在那里圣地就是曾经与上帝相遇过的历史纪念地。这些地点固定了对这些历史事件的记忆,成为回忆之地,在这里上帝与他的臣民的历史得到了空间上的具体化和印证。比如在雅各与天使搏斗之后,他就把与上帝相遇之地更名为“毗努伊勒”(面对上帝);通过一个符号——命名——这个地方就被写人了群体的记忆之中。


 

耶路撒冷城是一个典型的记忆之地,由于两个原因尤其具有启发性。一方面它展示了一个记忆之地同时具有神圣的、让人敬畏的地点和历史纪念地的特征,另一方面它也展示了一个记忆之地是如何成为相互竞争的回忆群体的斗争之地的。

 

耶路撒冷啊,我若有一朝

忘记了你,情愿我的舌头

枯萎地贴于上膛,

情愿我的右手凋残


 

海涅就是这样模仿第137首雅歌的。但是耶路撒冷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必然的记忆之地,是大卫才使它成为这样一个地方。大卫把这个地方从耶布斯人手中夺过来,并在锡安山上建立了大卫城,在重新把耶路撒冷建为都城的过程中,他让人把一直保存在私人家里的约柜通过一个盛大的、庄严的游行带到了耶路他的儿子所罗门而后在对面的摩黎雅山上建造了圣殿,这里被视为在最后的时刻中断的亚伯拉罕献祭以撒这一历史事件的发生地。



建造神殿作为上帝的居所使以色列获得了一个个连续长久的圣地,这个圣地不仅仅只是一个纪念地了:“我必住在以色列人中间,并不丢弃我民以色列”,主在《列王记上》6∶13这样保证。随着崇拜被集中到耶路撒冷的神殿,这个国家的其他圣地都失去了意义。在圣殿被摧毁之后,《托拉》占据了核心圣物的位置。这个与地点脱离联系的神圣文本被提升到一个移动的神殿或者“便携的祖国”(海因里希·海涅)的地位,使得后来流亡的犹太信众团体得以保存。直到犹太复国主义再次象征性地占领这个地方,耶路撒冷在犹太教中一直就是一个彼岸之地、末世之地、死亡之地、审判之地,是等待弥赛亚的降临之地。


 

基督教对这个地方的纪念历史的发展却是与此毫无关联的。教会的首脑们并不怎么看重尘世间的耶路撒冷的意义在四重的文字意义上的寓意系统中他们把历史性的场所归入文字意义的最低一级。这种空间上具体的意义应该在阅读《圣经》的时候得到超越,去追求更高的、精神的意义。



基督教对于耶路撒冷作为圣地的兴趣在4世纪,在君士坦丁一世的母亲圣海伦娜在那里捐建了一个圣墓教堂之后才显露出来。这种地形学的兴趣开始只限于拜占庭,到了9世纪和12世纪之间耶稣的传说的历史发生地才对西方教会变得重要起来。在伊斯兰教象征性地占领了耶路撒冷并对其提出了完全拥有的要求之后,这个地方成了教会和世俗势力共同组织的十字军东征的目标。十字军东征是一场争夺这一记忆之地的宗教战争。直到13世纪腓特烈二世象征性地把这一地点分割成伊斯兰教的和基督教的崇拜之地之后,十字军东征的动因才被消除了。

 

从那以后、以色列的基督教“圣地”(terra sancta)以及它的“传奇地形”才与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信众的神圣风景和平共存。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记忆空间
作者[德]阿莱达·阿斯曼 著;潘璐 译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70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藏在木头里的灵魂

范冬阳, 译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7] ¥12

从北京到华盛顿:我的中美历史回忆

王冀著
华文出版社[2012] ¥22

黄沙与蓝天——常沙娜人生回忆

常沙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53

变不毛之地为沃土——内蒙古及其他省区沙产业、草产业发展纪实

内蒙古沙产业、草产业协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0

矛盾回忆录(上)

茅盾,韦韬著
华文出版社[2013] ¥26

茅盾回忆录(中)

茅盾,韦韬著
华文出版社[2013] ¥26

矛盾回忆录(下)

茅盾,韦韬著
华文出版社[2013] ¥26

福尔摩斯回忆录(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王勋、纪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6

福尔摩斯回忆录(中文导读英文版)

(英) 柯南道尔 (Conan Doyle,A.) , 原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2

天天向上:年轻人要熟知的2000个文化常识

水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3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