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70年:日本的困顿与歧途

2016-03-30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编辑部 著编辑:安然

70年过去了,日本还是没有实现精神上的自我超越,仍在历史问题的困顿中徘徊不前。长期以来,日本国内在历史认知问题上没有达成全社会普遍的共识,一直存在巨大分歧。

 

一方面,有官方的正式表态,如1972年的田中道歉、1982年的“宫泽谈话”、对侵略战争作出深刻反省的1993年的“河野谈话”、1995年的“村山谈话”、1995年日本众议院的《以历史为教训重申和平决心的决议》、2001年小泉在卢沟桥的道歉和2005年的“小泉谈话”等;也有包括大学教授、律师在内的进步知识精英在追究战争责任、战争性质等问题上的正义呼声以及他们所领导的社会运动。


 

而另一方面,日本政坛否认侵略战争历史的思想根深蒂固,部分政要在对历史问题的认罪反省上一直口是心非、出尔反尔,右倾政治家和右倾文人为加害性质进行的便捷不绝于耳。尽管右翼、右倾言行并不代表日本国民整体的意志,但是在日本国内,否认侵略事实和侵略性质的言行既不会引起政治上的信任危机,也很少受到道德谴责,更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我们看到,战前曾经象征着军国主义的文化符号——国旗“日之丸”、国歌“君之代”军旗“旭日”得以延续,其隐藏的心灵一事继续得到传承;雕有皇家“菊花纹章”的靖国神社扔就表征着国家与宗教未切断的关系;甲级战犯被作为“忠魂”和“英灵”供奉于靖国神社,日本政治家以去道德化和去正义化的“国民情感”“遗族感情”为“正当性”,堂而皇之进行参拜并愈演愈烈;很多书籍和一些教科书中对中国的侵略战争、侵略行为以“事件”“进入”等毫无贬义的词汇加以表述,“无条件投降”和“战败”被描述为“战争结束”。战后,由于政治家们的反复无常,使得日本政府对东亚受害国的形式上的“多次”道歉变得越来越单薄与苍白,越来越失去信誉。


 

相比之下,战后的德国不仅接受了战败,更接受了道德的高度和后现代文明的真理。德国不仅废弃了当年纳粹的旗帜和歌曲,更在法律上保证了对纳粹的清算和追讨,几十年来从未松懈。德国历任总理在历年利用历次机会不间断地对那场战争做出反省与道歉,追求的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显示出一个政治强国的勇气与智慧。日本则只是认命般的接受一个结果,并没有显示出德国那样的志向和自觉。


 

相对于德国社会的整体持续的、自我批判性的讨论,日本战后的“历史清算”在一个谁都不负责任的短暂过程中草草收场结束,日本的政党政治从未成为深刻反省的推动力量,左翼知识精英曾经领导的“由日本人民亲手进行”对侵略战争的审判——对侵略行为进行复杂而艰难的精神忏悔——在日本一直未能真正实现。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编辑部
出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定价8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耳、手、足反射区按摩治病:70余种疾病治疗实录

冯兴华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11

文化的重写:日本古典中的白居易形象

隽雪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8

日本的属性

宁文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8

日本百年企业的长赢基因

周锡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說日本菜的語言

陶思敏 、陳桂蓉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2] ¥32

日本《诗经》传播研究

张永平,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