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审判的罪孽

2016-04-05作者:晚安编辑:书问

鞋拔子是一家出版少儿读物的编辑,家就住这片儿,经常来沙曼丽沙剪头发,和老板关系很熟。一次他到店里洗头,和余青聊天,知道两人都来自河南,就这样认识了。余青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在北京,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有个有学问的老乡挺照顾自己,心里自然感激。

 

鞋拔子在出版社工作,事情不会多到哪里去,知识肯定是有一些的,他知道雨水是天地调节阴阳的方式,知道海啸是海底地块翘起来压着海水造成的,也知道地震是地球的旧伤口在发作、雾霾是地球发热生病打摆子,等等这些只有科学家才知道的道理确实让余青好崇拜。他的家庭也稳定,没什么操心的事儿,既然有心插花,自然有的是时间在这方面做文章。再说他的经验比余青丰富,用点儿耐心,撩、拨、捧、引、一步步就把余青引上道了。


 

鞋拔子开始没提有家室的事儿,他不提,余青也不会提,两人开始还隔着一层,提这事儿显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似的。等到捅破这一层,鞋拔子时不时有意无意漏点口风,给余青一点暗示,让她慢慢地接受,也是让她有心理准备的意思。

 

余青虽然小,但是不傻,她没经历过这个,不知道他俩和一般的是不同的,以为就是这样,也紧张,也好奇,也害怕,但是死心塌地。她听他的话在外面租了间房,方便他随时过来。鞋拔子得了宝,有恃无恐,不怕没有,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他主宰,她顺从,鞋拔子在余青这里穷尽其能,施尽手段,把他涨鼓鼓的暮年之雄往死里整,一副有今天没明天、要把二三十年的隐怨一次用完的样子。余青有快乐,但多半都是逆来顺受,由其摆弄,她以为两人在一起就是这样。鞋拔子是文化人,又是过来人,他拿捏得准,知道怎么做最合适,他向余青灌输一些听上去潇潇洒洒实际上流氓无耻的观点,比如曾经拥有、只争朝夕之类的。他这是话没说死但把路先堵死,余青年少,善良孱弱,涉世不深,一点天真的幻想被他的轻风一阵一阵,吹走无影踪。

 

因为生性善良还有传统的品性,余青还是认为怎么弄都是他的了。只有余青怀孕那次,鞋拔子话里没半点可惜,让余青做了手术。余青再怎么年轻,因为为母的天性,她也要想一想。再说,三涂六趣也是历练,余青水里火里走一遭,开始想一些事情,不比之前愚痴。一念既生,鞋拔子的朝朝暮暮的说辞就不再管用。余青也把两人的事和好朋友说一说,她心里困惑,当然想看看别人的都是什么样子的,从书上、从电视上,还有从身边的朋友以及老家的朋友那儿,她意识到,别人的,都不这个样子。

 


鞋拔子因为这个很不高兴,他从来没有打算和余青有个结果,当然希望这事儿不知不觉,越少有人知道越好。余青拿朋友们的意见来问他,令他又惊又恼,因为这些迹象表明,他以后掌控局面不会像以前一样轻松了。而令他真正害怕的是,余青开始思考。一旦有想法,要求就会多。而这些要求鞋拔子根本就没有想过,他就想捞点裤裆里的好处,在他看来,最好她就只供献身体和热度,能招之既来、完事就去,没有想法也没有要求。而现在余青的有些话让他意识到,好事快到头了。

 

余青慢慢的知道了好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她可能也不一定有准确的概念,但她知道一定不是他俩这样。余青以前没有经历过其它人,尽管不快乐,但她想也就这样了。鞋拔子有家有口,兴致来了就急急切切来一回,然后只顾抽身走人,其它时间不管不问,余青跟他这么久,连他的工作单位都不清楚,更别说家庭住址了。对于余青来说,她只知道他是一个男人,只知道他分为穿衣服和不穿衣服两种,和她是老乡,能说一些让她听起来羡慕的事情,带她去买几件不超一百五十块的名牌衣服。她还了解他什么?对了,她知道鞋拔子喜欢以什么样的姿势进入她的身体,还有他喜欢哼哼喔喔也喜欢她哼哼喔喔,他喜欢把着她的细腰,喜欢虚张声势。她了解他其实弱得很,外头动作夸张,实际上才刚过门口儿。她知道鞋拔子上了年纪,只能节奏放慢,不能走快。她讨厌鞋拔子完事后还喜欢拿着他的东西夸夸其谈。余青虽然一直都是闭眼,但还是难以忍受他的老年口臭,还有脖子间的汗油、搭在鼻子上汗湿的头发,以及发狠时咬牙咧嘴目露凶光的样子。余青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就这么一个既朽又酸的破房子,她还得和人共用。老房子久不开窗而长成的阴恶的枝枝蔓蔓,钻入余青的身体,从里面开始,粘贴,伸展,环绕,将她缠得严严实实,然后勒紧,让她吐尽自己年青芬芳的气息,呼入腐烂、泛白、没有健康的空气。这样的事,让她给遇上了,用余青对朋友说过的话,她是前生欠了鞋拔子的。既然用了一个欠字,那么所有孽,皆可恕。朋友劝她不过,只好宽慰她有情皆孽。余青守着苦情,把鞋拔子娱欢惬意的老脸上闪过的光亮当成幻影,想着这点儿不切实际的幻想,再一声苦笑把它摇开。余青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忍耐,忍耐成了习惯。

 


在妈妈那里,余青像一只怯生生的小鼠,她的身子下面有一个黑洞,深不见底,没有光亮,她只能扒在沿口露头探看,外面如蜜般的阳光和爱情让她自卑。她悬着空,上来不得,下去还是昏暗。她不能呼救,不能让妈为她担心。每次给妈妈打完电话,余青都会暗暗给自己鼓劲,告诉自己要有点儿出息,还在心里定下一个时间期限,到时一定和他分开。尽管这时间表一再往后推,但余青也和以前不一样,她敢说了,也敢不高兴了,她的小姐妹也鼓励她得为自己作打算。

 

鞋拔子感觉到余青的变化,来得更勤了,并且越来越狠,真正是当有今日没明日用。余青跟最好的朋友柔光说过鞋拔子的变化。柔光懂事一些,怀疑鞋拔子是不是用了药,她分析说也有另一种可能,就好比家旁边的包子铺过两天要搬走了,正在搞免费答谢活动,那街坊们还不趁机往死里吃?对于余青的想法,鞋拔子以前是嘴上不说心里不想,后来也含糊其词应承几句,像是在驴的头上画根萝卜,想让余青顺着这话跟着他走。而实际上,他也就是想能多拖一天就是一天。过了这一村,再找下一店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

 

鞋拔子第一次说看情况有希望的时候,余青还真兴奋了一阵,因为鞋拔子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余青尽管越来越明白,越来越看透,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但她是个好姑娘,对鞋拔子有了感情,现在听鞋拔子换了口风,当然想做努力抓住一点希望。她其实不懂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自从和鞋拔子这样以来,就以为男女之间,那事儿最重要,因为鞋拔子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那事儿,每次来首先做的肯定是这个,对她也亲近,前前后后能热乎好一阵。余青想怎么样能对他更好点,就在男女之事上加了把劲儿,以为鞋拔子会喜欢。

 

不想鞋拔子自己下流,却讨厌别人开放。他认为女人还是传统的好,他可以对余青用手段,余青稍微主动点,他就会与淫和荡之类的品性联系起来。甚至连余青叫得大声,鞋拔子也会捉摸一番,分析她是不是天生喜欢这个。


他更喜欢余青老老实实,还是一个不经事的小姑娘,微微有点反应,也只是飞飞红。即使强烈,表现出来的样子还是尽力克制。首先是他喜欢看到余青这样,像是受不了、忍不住,这种反应让他高兴,毕竟老有所为还是让人自豪的。而真正的原因则是担忧和担心,上了年纪的男人最怕这个,如果余青天性喜欢这事儿,那越往后走,余青最喜欢的恰恰就是他最缺的。余青主动热烈,鞋拔子反倒犯嘀咕,兴致没有之前高,他怀疑余青变化太大,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新思想的开化。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鞋拔子把一朵未开的骨朵花煨到灿烂多汁,现在觉得不过这样,趣兴大减,最想做的就是走人了事,身过花径而叶不留痕。余青不知道这些,只感觉鞋拔子越来越不起劲,还以为他在为俩人的今后犯难伤神,或者像柔光所说的:一个男人几颗钉?可能是给累着了。余青劝他不要紧,自己不着急。鞋拔子看余青当了真,不再接这茬,来得也疏了。

 

余青和柔光说了这个情况,柔光分析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想逃,二是他想来。他可能有一些事情在处理,也可能开始疏远。柔光建议余青多给他打电话,时不时催一催。余青担心要是把他催烦了怎么办?柔光说他如果想和你在一起,多少电话都不会觉得烦。余青打了电话,情况和她想的不一样,鞋拔子没有烦,他根本就没接。余青开始以为他是工作或者其它什么的不方便,再打,还是不接,之后也没有回过来。余青再柔顺,也被弄得一肚子火。她给鞋拔子发了短信,说有要紧事。鞋拔子果然就回了电话,小心翼翼问余青怎么了。

 

余青怀孕那次,给鞋拔子发的短信也是这几个字,鞋拔子过来后,慌得神都丢了,余青没心没肺,还开玩笑说要把孩子生下来,把鞋拔子吓个半死。

 

鞋拔子打来电话,余青有意不说,只让他快点过来。鞋拔子颠扑颠扑跑过来。这是他唯一一次没有进门就解余青的裤子,只紧巴巴的让余青快点说,还勉强笑一笑,告诉余青听说她有事他都担心死了。余青开始还想熬一熬,让他干着急,但在他面前还是硬不起来,看看他的样子,听他央求几句,耐不住就编了个话,告诉鞋拔子在美容院遇到了一点事。鞋拔子放心下来,不好马上就走,坐在沙发上半有半无地听余青说了老板让她做假账的事。余青还指望他能帮着出个主意,没想一会他起身过来,又把她往沙发上按,余青终于受不了,把他推开。鞋拔子嬉皮笑脸,又贴过来,说这事不急,容他慢慢想。


 

余青心里有事,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鞋拔子边动还边让余青兴奋一点儿,给点儿反应。余青等他完了事,再问他怎么办。鞋拔子既空又远的应付了几句,然后说单位有事,开门走了。

 

余青本来也没打算告诉鞋拔子假账的事,刚才因为形势需要才迫不得以。她生怕给他添麻烦,并且好像自己的工作上出了这些烂事,自己都觉得龌鹾,更加会让他瞧不起。何况她心里也知道,这事告诉他又有什么用?平时他对自己什么样,自己心里不是不清楚。鞋拔子自打和余青好上,再没去过沙曼丽沙,并且交代余青不要跟同事说他俩的事,他的理由是两人的甜蜜没有必要让别人知道。现在余青遇上这事,他当然是躲都躲不及,哪里会掺和进去。

 

柔光听到余青说了这些,恨得咬牙咬牙切齿,她让余青把鞋拔子的电话告诉她。余青当然不给,只说不会再这样了。如她所料,鞋拔子上次单位的事忙到断子绝孙都没忙完。余青虽说没指望他能帮什么忙,可是相好一场,帮忙给个主意总是应该吧?那天鞋拔子走,余青就想死了心,算了,现在鞋拔子真是这么做,她还是有点不甘心。她给鞋拔子发了条短信:不要再联系了。

 

这是余青头一次和别人这么说话,无论是谁,给她伤害,或有误会,她都没有这样过。乔女士说她从不与人为恶,不容易生气。徐嘉玲想想也是,她看余青和柔光的对话,说的是一个触目惊心的事,讲的是一个神鬼不容的人,但她话语却温柔小心,异常安静,徐嘉玲甚至猜想余青的手打键盘都不会多用一点力。余青也说了责怪鞋拔子的话,可仅仅是责怪,像毛绒绒的小鸡不明白喂食的碗为什么是空空的。徐嘉玲见过余青的照片,其实不用看照片,就看她说的话,也能想象到她的样子,不会差很多,就只要往怯弱、往柔和的方向想一想,那就是她。

 

《晚安》中的人物余青原型的故事,书中选用较少。在后期影视作品中,这一部分被会部放大。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晚安
作者刘伟鹏
出版华夏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被误解的高考:高三应该这样学

娄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2

智能改变世界:你的财富和竞争力将如何被影响

王建国、吴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5

王国维未刊来往书信集

马奔腾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2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爸爸被盗版

杨鹏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5

夢想成真_給未來的約誓

利倚恩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09] ¥23

彼岸未见

小树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9

夢想成真_我要創造未來

利倚恩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2] ¥23

夢想成真_愛可否延續到未來

利倚恩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1]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