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头等战犯的终局

2016-04-06作者:李永铭, 主编编辑:郭超

以蒋介石为首的举国闻名的头等战争罪犯,有的随国民党败退台湾,有的流亡海外,还有的留在大陆,分别走过了迥然不同的后半段人生之路。


蒋介石苦守台湾高龄辞世 张学良吊唁留16字挽联

1945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依靠自己的经济军事优势以及美国的援助,企图抢夺抗战胜利的果实,挑起新的内战。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蒋介石的主力被消灭殆尽。正因其发动反人民的内战,蒋介石成为中共明令通缉的首名战犯。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宣告了蒋家王朝在大陆的覆灭。12月10日黎明,蒋介石乘坐“美龄”号悄无声息地离开成都,飞往台湾。自1927年算起,蒋介石统治中国长达二十二年。但就在他飞离成都的那一刻,蒋介石统治大陆的时代彻底结束。成都一别,蒋氏父子再也没能踏上大陆一步。


1950年元旦这天,中国共产党庄重宣布:“绝对不能容忍国民党反动派把台湾作为最后挣扎的根据地。中国人民解放军斗争的任务,就是解放全中国,直到解放台湾、海南岛和属于中国的最后一寸土地为止。”蒋介石闻此心惊肉跳,长叹不已!


元旦前夕,杜鲁门总统在白宫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就美国对台湾的态度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国务卿艾奇逊认为,美国的西太平洋防线,有没有台湾,无足轻重。杜鲁门总统作出最后的决定,支持了艾奇逊的见解。蒋介石对美国公开抛弃台湾的做法十分生气和恐慌,并竭力封锁这一消息。即使这样,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国民党军政要员携带家眷和财产竞相逃往海外。


最使蒋介石伤感的是曾威震全国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这个统治中国二十多年的官僚买办集团,到了台湾只剩下蒋氏一家了。宋子文没有在大陆坚持到最后,中共把他列为重要的战犯,他便感到前途不妙,1949年1月24日辞去了在广州的职务,带着他的妻子到巴黎“治病”。号称中国头号大财阀的孔祥熙,更是“目光长远”,早从1948年起就和宋蔼龄在纽约的自家别墅中过起了流亡生活,继续在美国经营他的银行业,几乎和台湾无任何的“瓜葛”。


陈果夫、陈立夫兄弟,虽然和蒋介石一起逃到台湾,但这时的陈果夫因肺病严重已退出政界。其弟陈立夫虽精力旺盛,但为防止其再度操纵党权,影响到蒋经国的接班,蒋介石送他5万美元的路费,让他到美国的新泽西州养鸡去了。


1950年3月1日,蒋介石正式宣布,他在台湾恢复“总统”职务。1975年4月5日11时50分,蒋介石寿终正寝,终年88岁,台湾按传统计岁法宣布为89岁。


4月9日这天下午,经过蒋经国的允许,张学良携赵四小姐前来吊唁。张学良站在水晶棺旁,久久凝视着双眼紧闭的蒋介石。他抬起头来,看看自己写给蒋介石的挽联:


关怀之殷,情同骨肉


政见之争,宛若仇雠


为了这副挽联,张学良足足想了3天。这16个字又岂能道白他与蒋介石之间的恩恩怨怨。



李宗仁断绝与蒋介石联系 躲避暗杀终于叶落归根

李宗仁被中共定为第二号“战犯”,不仅因为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副总统,而且有过反共的历史,又支持蒋介石打内战。


1949年1月1日,蒋介石发表元旦《文告》,声称“引退”,其实并没有下野的准备。直到1月21日,蒋介石才在各方面的压力下宣布下野,由李宗仁代行总统职务。


李对这个“代”字极为不满,声称“名不正,便不就职”。白崇禧也说:“要做就做真皇帝,切不要做假皇帝!”但法律权威的结论是:“蒋先生辞职未经国民代表大会批准,李副总统继任总统也必须由国民代表大会追认,在法律手续未尽之前,李先生只是代行总统职权。”李宗仁无可奈何,于1月22日就任代总统。


11月间,白崇禧所指挥的华中部队彻底溃败,李宗仁在政治上赖以生存的条件也就随之而消失。11月20日上午,他以胃病复发为由,从南宁乘专机飞往香港,当天就住进太和医院。此后,他又严辞蒋介石派出的几伙说客的劝告,于12月5日携其夫人郭德洁、长子李幼邻、次子李志圣及下属和秘书等十余人由香港飞往美国,医治胃溃疡。在李宗仁出国后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大陆已经基本解放,回大陆已不可能,而去台湾无异于自投罗网,“恐欲求张汉卿第二也不可得了”。无奈他只有在美国暂居下来。


蒋介石在台复位,他讨厌李在美国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于是指示“监察院”提出“弹劾副总统李宗仁违法失职案”,然后经“国民大会”投票表决,罢免了李宗仁的“副总统”职务。从此,李宗仁成了流落异乡的一介平民,与蒋介石的最后一丝联系也断绝了。


1955年4月23日,周恩来在万隆会议上发表了声明,表示“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和缓远东紧张局势问题,特别是和缓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问题”,引起了世界舆论的强烈反响。


李宗仁在报上看到周恩来的声明,深感兴奋。同年8月,李宗仁在美国发表了《对台湾问题的具体建议》一文,引起强烈反响。台湾骂他“为共匪张目”,香港有人说他“年岁高而糊涂了”。而周恩来看到这个消息后马上敏锐地意识到:这是自1949年以来,李宗仁在政治立场上的首次重大转变。1956年4月28日,居住在香港的一直是李宗仁的智囊人物的程思远回到首都北京,受到周恩来的亲自接见。并表示,欢迎李宗仁在他认为方便的时候回来看看。


1965年3月间,毛泽东根据国内外形势,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周恩来于是开始筹备迎接李宗仁先生回国的工作。嗅觉灵敏的美蒋特务探知了李宗仁的意图。他们派人拿着白崇禧发给李宗仁的劝其“保全晚节”的电报,到苏黎世阻止李宗仁回国。倘若劝阻不成,不惜采用暗杀的故伎。李宗仁原打算等次子李志圣赶到后一起回国,忽然接到紧急通知,要他们务必于7月13日下午2时前离开苏黎世飞往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这样,台湾来人就没有遇到李宗仁。蒋介石又密令其驻卡拉奇的特务机构暗杀李宗仁一行。这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特命全权大使,也收到了从北京发出的急电。国务院的领导同志指令:要万无一失地保证李宗仁一行的生命安全。大使馆与巴基斯坦官方联系,得到巴总统的支持。3日凌晨,李宗仁所乘坐的道格拉斯式客机在卡拉奇国际机场刚一降落,一辆巴基斯坦保安部的警车,立即把他们接到了中国大使馆。蒋介石的暗杀阴谋破产了。


当历史定格在1965年7月20日上午11点时,在首都北京机场,看到隆重而热烈的欢迎场面,李宗仁百感交集,禁不住热泪盈眶。周恩来、彭真、贺龙、陈毅、罗瑞卿、郭沫若、叶剑英、傅作义、李四光等党和国家、政协、军队的领导人在机场迎接,李宗仁的昔日老友和部下卢汉、邵力子、黄绍竑、刘斐、屈武、刘仲容以及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杜聿明、宋希濂、范汉杰、廖耀湘等,还有末代皇帝溥仪,也都到机场欢迎他的归来。中国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与中华民国的最后一位代总统在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大家庭里相互握手,这是多么富有历史意义的一幕啊!


1969年1月30日午夜的钟声刚刚响过,时针指向凌晨零时50分,李宗仁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这位在中国近现代史上颇有影响的政治人物终于走完了自己七十八年的生命旅程。



43名战犯中唯一女性 最长寿的第一夫人

作为蒋介石的妻子、助手、翻译和智囊,宋美龄不仅帮助丈夫扩大了国际视野,还为他拓宽了国际知名度,也为她自己赢得了在政坛和国民党内的地位以及爱国的美誉。由此她被美国《时代周刊》选上了全球十大最受欢迎的女性,并连续当选了二十多年。在中华民国外交史上,抗战中宋美龄的影响不仅超过了她的哥哥、外交部长宋子文,而且超越了她同时代的很多人。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为帮助蒋介石打内战,宋美龄积极拉拢美国人。在蒋政权行将崩溃的1948年11月,宋美龄飞到美国,请求杜鲁门政府援助——这些请求被杜鲁门拒绝。宋美龄此时的不智之举使她名列于43位“战犯”之中。


1949年12月10日,蒋飞抵台北。1950年1月13日,宋美龄在外交失败后无可奈何地由美国飞抵台北,由此开始了蒋介石夫妇在台湾的生活。


1950年3月1日,蒋介石不顾在美国养病的“代总统”李宗仁的反对,正式宣布他在台湾恢复“总统”职务。宋美龄在台湾,仍然运用她的美丽、聪明、手腕,在政治、外交、军事、社会运动、教育事业等领域,继续发挥第一夫人的作用。尽管宋美龄不在政坛上担任要职,但是她还要在朝政中参与人事的决策。她紧随其夫蒋介石,在台湾政治的台前幕后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台湾的发展和建设中确实占有特殊的地位。


1969年,她当选为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这个头衔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她在台湾政治舞台上的地位和价值。1969年7月,夫妇俩在遭遇车祸后,蒋介石的身体每况愈下,生病之后,宋美龄摒弃一切的嗜好和交际,全心全意地为蒋介石的身体殚精竭虑,陪着夫君一起住院就医,直至1975年4月蒋介石病逝。


蒋介石刚一去世,孔祥熙的长子孔令侃就匆匆从美国赶回台湾,打算与“夫人派”官员一起拥立宋美龄继任国民党总裁,但遭到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张宝树的强烈反对。4月28日,即蒋介石死后23天,国民党全体中央委员举行临时会议,修改党章,规定国民党最高领导人的称谓改为“主席”,党总裁的名义永远为蒋介石保留,他人不得再用。会议推举蒋经国担任国民党主席兼中常委会主席。宋美龄的地位顿时变得尴尬起来。虽然宋美龄在对美“外交”上仍然说了算,但其政治权力已逐渐削弱。


蒋介石去世后,宋孤独地住居在士林官邸半年之后,1975年9月,她决意到第二故乡美国疗养隐居,以散失去丈夫之悲痛和权力斗争的不快。这一去为时长达十一年之久。


1988年1月23日,多年来病魔缠身的蒋经国因心脏衰竭病逝,宋美龄主持了蒋经国遗嘱签字仪式。蒋经国去世后,蒋家成员何去何从备受瞩目。蒋经国去世后,蒋家王朝在台湾正式结束,标志着蒋氏父子两代政治强人统治的结束。政坛表面平静,但台湾的政情逐渐趋向复杂与动荡。在这场权力斗争中,宋美龄扮演了一个微妙的角色。


1991年9月21日,94岁的宋美龄再度离开台湾去美国“长期休养”,这是她在蒋介石去世后第三次赴美的长途行程。宋美龄曾经被视为“蒋家最后一位精神象征”,她的这次赴美行为,也就意味着蒋氏家族在台湾政坛的影响力画下了句号。


宋美龄在美国已不过问政治,没有官场应酬,按她的助理的话来说,过的是“一般人的家庭生活”。1997年3月20日,宋美龄在期待和祈祷中迎来了她的百岁华诞。3月23日,家人为她举行百岁寿宴时,她仍显得神采奕奕,雍容华贵,世纪的风霜,没有掩盖她的美丽,风姿不减当年。


2001年10月,当宋获悉和她有着多年交情的张学良将军在夏威夷病逝的噩耗后,难以抑制内心的悲痛,一连数日湿泪不干,她喃喃地说自己对不起张学良。为了表达对老友的悼念之意,宋美龄让外甥女孔令仪和夫婿黄雄盛会见记者,对外传达她对张的哀悼之意,同时,吩咐身边的人准备了一只大花圈,用飞机运往夏威夷,供奉在张的灵柩前。


2003年3月20日,宋美龄在美国纽约曼哈顿的寓所度过了她106岁的生日。七个月后,10月23日23时17分,美国东部时间2003年10月23日晚11点,宋美龄在美国纽约寓所于睡梦中平静去世。



申请秘密加入共产党的国民党“五虎将” 战犯身份帮忙躲过保密局暗杀

卫立煌是国民党“五虎将”之一,抗日战争中曾任第一、二战区司令和中国远征军司令等职。朱德总司令曾称颂他为“在忻口战役中立下大功的民族英雄”,被日军华北最高司令香月清司视为“支那虎将”。卫立煌在蒋介石军事集团中是“嫡系中的杂牌”,几次被蒋介石罢官又起用。


解放战争最激烈的1948年,蒋介石在全面内战中连遭惨败。尽管那时蒋介石对卫立煌已经是疑惑丛生,很不放心,但还是把他作为一张救命的王牌打出去,将国民党50万最精锐的美式装备的军队交予他,让他担任“东北剿总司令”。


辽沈战役后,蒋介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卫立煌,卫被软禁在南京的家中。由于卫在内战中的所作所为,新华社1948年12月25日发表《陕北权威人士论战犯名单问题》,卫立煌的名字赫然其中。


国民党的战局一败涂地,许多国民党党政要人已经要么自愿、要么被逼,准备行囊,跟随老蒋溃退到台湾去。卫立煌压根就不想去台湾,一旦到了台湾,他是插翅难飞了。但他也知道,毛人凤正在指挥保密局的特务对不准备去台湾的著名人士和将领进行劫持或暗杀。他琢磨这一回自己的名字肯定上了毛人凤的暗杀黑名单。说来侥幸,中国共产党所颁布的43名战犯中卫立煌的名字列在第28位,这在无形中反而帮了卫立煌的大忙。当他获知自己名列中共宣布的战犯名单时,长叹道:“我有救了?”因为他知道,在特务看来,他卫立煌不敢不走,否则共产党来了也饶不了他。


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任代“总统”的第二天,便下令将在卫家监视的宪兵全部撤出。但特务仍盯在那里。1949年1月29日(农历正月初一),卫立煌乘特务不注意,坐上自己的车,佯装出门兜风,一直开到上海。在一个王姓朋友家,他剃掉平时喜欢蓄着的小胡须,用7天的时间办手续、买船票,只带两名随从南下香港。


“民革”的同志了解到卫立煌和蒋介石的关系已经决裂,过去在抗日战争时期和八路军合作得不错,便告诉卫立煌:如果他本人愿意,“民革”可以介绍他到北京参加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商量国家大事,建设新中国。卫立煌谢绝了这一邀请,说:“我现在去北京还不是时候,我是一个背着失守东北黑锅的国民党将领,现在去北京必然会引起人们的注意,蒋介石更可以把自己指挥失误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反而给蒋介石以口实。”说到这,他很郑重地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将来一定要回到新中国的,等等再说吧。”


十多年前访问延安时,卫立煌就称颂那里“边区各地的人民组织,实为全国模范,应该把边区好的例子更加发扬起来。”(延安《新中华报》1938年4月20日)那时他已隐约感到,共产党朝气蓬勃,有可能成为主宰中国的政治力量,甚至提出了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请求。林伯渠根据卫立煌的实际情况,答复他说:“做一个真正实行孙中山革命主张的国民党员,这样对于中国革命的贡献比参加共产党更大一些。”


果然,卫立煌在抗日战争中指挥所部积极作战,并顶住压力,向列入其战区序列的八路军拨发了大批武器弹药,同八路军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在解放战争中的东北战场上,卫立煌没有积极执行蒋介石作垂死挣扎的反攻命令,从而加速了解放军辽沈战役的胜利进程。基于这些考虑,被困香港的卫立煌向新政权领导人拍发祝贺电是顺理成章的。不久,卫立煌就得到消息: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和政务院总理周恩来表示,欢迎卫先生随时回来!


卫立煌一生中最风光、最具轰动效应的事,一是抗战后期他指挥中国远征军收复失地迭见战功,受到盟军的高度赞赏,照片上了美国《时代》周刊封面;另一恐怕就是1955年他再次令世界瞩目的“归来”。


4月6日上午9时,卫立煌夫妇抵达北京,周恩来、朱德等亲往车站迎接。当天,周恩来、邓颖超设晚宴欢迎卫立煌夫妇。4月25日,毛泽东主席会见并宴请了卫立煌。新中国给予卫立煌极大的信任和荣誉,他先后被推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委,又接替龙云担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1959年冬天,风雪交加,卫立煌所患的老病不见减轻,又偶感风寒,患了感冒,由感冒又转了肺炎,病势日见危重。1960年1月15日,北京又降了大雪,卫立煌禁不住严寒,病情恶化,很快神志不清,处于昏迷状态。


16日,朱德不顾年事已高,寒气逼人,冒着大雪来到病房。这时,卫立煌已不能讲话了,神志也不完全清醒。朱德望着这位共产党的真诚朋友,自己相交几十年的知己,内心充满难舍难分的感情。朱德紧紧握着卫立煌的手说:“俊如,忻口战役那么难的日子你都挺过来了,这次你也一定能战胜疾病的。”卫立煌点点头,热泪盈眶。朱德坐在病房紧握着卫立煌的手,久久不忍离去。如此深情,如此厚意,使卫立煌的家属感动得热泪长流。


各科医生都来了,他们对卫立煌进行了紧急抢救,用尽种种药物与医疗手段,都不能奏效。抢救到第二天,即1960年1月17日零时40分,卫立煌溘然长逝,终年64岁。


内容来源:搜狐网

作者李永铭
出版湖北人民出版社
定价6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日本战犯改造

张巾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11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基于供应链视角的食品质量安全管控体系的研究

姜方桃、张瑜、何燕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2

泡利的错误:科学殿堂的花和草

卢昌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3

运动的旋律与变化的世界

吴子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