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光环笼罩下的5重危机

2016-04-08作者:李伟, 周立, 主编编辑:安然

Uber的创立如同一个童话般的故事:2009年,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和加勒特·坎普在欧洲参加一个科技会议。一个雨雪交加的夜晚。两人在巴黎街头等出租车,可是半天过去他们一直没有等到。当即,卡兰尼克脑海中就冒出一个念头:“假如我可以在手机上按一个健,然后立刻出现一辆车就好了。”

 

在巴黎街头,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成为两个年轻人再次创业的灵感。回到旧金山,他们迅速地做了两件事一是发挥他们的技术所长,开发了一个简单的叫车APP;二是辞掉自己的司机,买了5辆奔驰,定了5个司机,开始在卜几个朋友之间尝试汽车共享。一段时间后发现,这种方式比使用自己的司机还方便。


 

于是,两人决定扩大范围,在朋友之外推出服务。2010年6月,Uber产品正式上线。他们在旧金山与汽车租赁公司签订合约,以iPhone作为计费跳表器,让高级出租轿车能在空闲时提供出租车服务。不到4个月,他们就知道这个计划成功了,因为公司收到了旧金山交通管理局的禁令。面对政府的监管,卡兰尼克反而异常开心:“他们要封杀我们,这个项目成了!”

 

不久,Uber将自己的业务拓展到了美国其他州,并一路开疆拓土,将业务延伸到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

 

Uber发展越来越强势,这个全球范围内风头正劲的用车服务光会有危机吗?让我们梳理一下环笼罩下的Uber埋伏着几重危机。


 

刷单问题:

 

恶意刷单是萦绕在uber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由于Uber的补贴十分诱人导致有些人为了骗取补贴进行恶意刷单。有媒体报道,Uber的刷单情况十分严重,仅淘宝一个渠道,就买卖了20万左右的Uber乘客账户,更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刷单在国内已经形成了地下产业,有明确的分工组织,预计虚假订单总量已达到百万量级。


 

政府监管:

 

Uber自成立以来,政策风险就如影随形。由于没有传统的出租车牌照,不具备营运资格,Uber在全球很多地区都被判定为非法运营,并受到不同程度的政府监管。这些地区如西班牙的马德里、韩国、印度的新德里和美国的费城等。

 

在中国市场也是如此。尽管为规避风险,Uber采用了一些特别的掩饰手段,如Uber Black通过与租赁公司、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三方合同的方式合作,人民优步在国内冠以“拼车”的业务模式(政策不允许私家车当专车运营,但鼓励非营利性拼车),但在一些城市还是受到了监管部门的査处。2015年5月,Uber在广州和成都两大城市曾先后被查。政策风险仍是当前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出租车行业的抵制:

 

出租车司机对Uber的抗议活动,从巴黎到纽约,一路“高歌”到了中国。2015年5月,天津多地聚集大批出租车抗议专车抢生意。

 

这些抵制活动之所以频繁上演,根本原因还在于以Uber为代表的专车,动了传统出租车司机的“奶酪”。而这种经济利益的损害体现在两点一是传统出租车行业的牌照价格,在专车的冲击下,急剧缩水。二是Uber以低于出租车的价格杀人,直接瓜分原有出租车的市场份额。在创新过程中,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同样是Uber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难题。

 

盈利之忧:

 

Uber全球化扩张的速度,难掩投资者对其盈利的担忧。目前它实行的盈利模式清晰且单一,主要来自订单额20%的抽成。但这一收入来源尚无法覆盖成本。

 

而相比全球其他地区(美国当前是盈利的),Uber在中同的盈利更让人捏把冷汗。根据Uber给部分投资人的资料得出2016年、2017年,预计每年亏损9亿美元,直到2018年オ能实现赢利。


 

此外,在中国市场上,除了遥远的盈利问题,人们普遍关心的是假如取消补贴,Uber的低价还能否持续运转。当前Uber能吸引司机加入,很重要的一点便是高频的补贴奖励。但不少司机反映,如果没有补贴,剔除liber的拍成后,其收支几乎相抵,并没有足够的利润空间。


 

有专业人士也质疑低价在中国的合理性,认为低价之所以在美国成立,是因为美国的出租车价格是中国的5倍,而美国汽车价格比中国低、汽油价格比中国低,只有人力贵,通过整合私家车,Uber可以轻松做到比出租车便宜。但中国不同,出租车定价本来就不高,之所以出租车在交完份子钱后能赢利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司机付出了超额劳动,另一方面是它的巡游模式其实效率很高。而当前私家车司机单位时间收益的预期可能更高,在Uber效率尚未超过巡游模式的前提下,如果取消补贴,势必会有大量司机流失。


 

激烈竞争:

 

尽管进人中国才短短几年时间,Uber在国内市场的发展让人惊叹。两组数字可以说明这一点一是中国城市的日搭乘数非常惊人,以进人一个城市9个月时间为限,Uber在成都和杭州的日搭乘数分别为纽约的479倍和422倍;二是以全球服务趟数排序,前10大城市里,中国占了4个,其中广州、杭州、成都更居于全球前三位。

 

这些数据,无疑让卡兰尼克极度重视中国市场,预计到2016年年底扩至100个城市,每天有100万司机被用户预约。


 

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面对激烈的竞争,Uber需要迎战以滴滴为首的强大对手。这家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企业,发展过程中,不断迭代,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优势:1.有较为完整的产品线,且产品更加本土化,如语音功能2.技术逐步完善补强,如针对抢单出现的问题,推出了基于大数据的滴米系统;3.市场优势,不同于Uber自上而下的启动策略,滴滴走人民群众路线,覆盖了更广泛的人群,且从打车软件切人,其他产品之间相互导流,也让其在市场份额上占有绝对优势;4.充足的弹药,滴滴账上有35亿美元来保障国内市场的战斗。


 

Uber显然意识到了这一威胁。虽然相比其他跨国公司,Uber在中国的本土化备受称赞,但卡兰尼克认为还远远不够。他为中国业务设立单独总部,并进行融资。除了融资额,卡兰尼克更看重在中国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他希望战略投资者不仅能帮助Uber中国成为一家真正的中国公司,而且能帮助其与监管层或政府展开沟通,助力其市场推广,争取更多的司机和用户。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李伟, 周立
出版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定价4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系统视角下的危机管理

王金桃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金融危机的前世今生:周末咖啡馆的金融话题

李铁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1

精通C# 5.0与.NET 4.5高级编程——LINQ、WCF、WPF和WF

张敬普、丁士锋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70

After Effects CS 5.5动漫、影视特效后期合成秘技

王红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32

MySQL 5.5从零开始学

刘增杰、张少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24

近代上海金融危机的经济学分析(1870-1937)

潘庆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5

小侦探贝奇(2):小狗巴布的危机事件

徐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

连锁超市促销伤害危机对消费者品牌忠诚的影响研究

花海燕编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16

美国经济的困境:中国如何避免美国式危机

丁晖、饶文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6

金融大败局——华尔街的监管与危机(1907-2008)

朱伟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