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家丘吉尔:好了,我们总算赢了

2016-04-08作者:宋弘午, 关华, 编著编辑:谢爽

1941年12月8日晨,也即当地时间12月7日晨,日本人把炸弹投向了珍珠港内美军舰队中,极力躲避战争的美国终于被日本拖入了战争。



由于日本驻美使馆翻译的迟误,直到日本人的炸弹落到珍珠港内美军军舰上时,日本政府拍发给日本驻美使节的类似向美宣战的“备忘录”,才由日本驻美使节递交给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赫尔。


在接到这份意味着宣战的“备忘录”前,赫尔已收到美国珍珠港基地指挥官发来的战争已爆发的电报抄本,这就是那份代表日本正式向美国开战的电报,电文很简洁,但却预示着美国“孤立主义”的结束:“珍珠港遭到空袭,这并不是演习。”



赫尔看完“备忘录”后,一种被骗的屈辱涌上心头,他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对日本使节说:“在我担任公职的整个50年中,从未见过这样一种文件,满纸无耻谰言,颠倒黑白”,“我从未想到,在这个星球上竟然会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讲出这种话来。”据说,日本使节听了他的话畏畏缩缩,避不作答地离开了。


赫尔的愤怒情绪并非其独有,在听到美国珍珠港遭到偷袭的消息后,几乎所有的美国人的情绪先是被愤怒、屈辱所笼罩,后来这种情绪迅速转变为一种急于复仇的强烈呼声。美国人很不理解,在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美国一直小心翼翼地、卑微地、甚至有些无耻地不惜想通过出卖中国利益,以与日本达成交易,避免战争的爆发。日本无视美国的一再退让,回答美国的是猛烈的“老拳”,美国人当然不干了。“干掉日本人”,一时在美国成为最时髦的口号。据说,在珍珠港事件发生几小时内,美国白宫的电话交换台忙得不可开交,美国国会议员、美国国会各种委员会主要成员、高级政府官员、军事领导人纷纷打来电话,向美国总统表示,保证支持美国对日本的战争。



如果不是德国希特勒错误判断形势向美国宣战,在当时的民意情况下,美国总统罗斯福能否说服美国人接纳“先欧后亚”战略尚未可知,这可从美国在德国向其宣战后才对德、意宣战可以看得出来,否则,亚洲—太平洋战场,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一定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会形成中、美共同对日作战的亚洲—太平洋战场和苏联、英国共同对德国、意大利作战的欧洲—地中海战场。那样的话,中国远征军能否入缅作战也就另当别论了,但历史不能假设,历史仍然按照其必然的逻辑向前走了。


日本东京时间12月8日,美国驻日使节、英国驻日使节先后接到日本政府给日本驻美使节的那份“备忘录”同样内容的文件。不久,美、英驻日使节正式接到日本宣战的通知。日本开始实施以美、英为主要对手的南方作战,向东南亚、太平洋地区美、英、荷领地发起进攻。


12月8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不顾伤腿的疼痛,坚持套上钢架站到众议院发言席上,向国会发出了同意对日宣战的呼吁,并由美国电台网把这个呼吁送进千家万户之中,他悲愤地说道:“昨天,1941年12月7日,一个永远必须记住的这个耻辱日子,美利坚合众国受到了日本帝国海空军突然的蓄意的攻击。”接着,他指出一个事实是,在袭击发起前,美、日两国政府正进行外交谈判,“在此期间,日本政府有意用虚伪的声明和表示继续保持和平的愿望欺骗美国。”



在回顾日本发动袭击一天后的情况后,罗斯福宣布:美国人已认识到,美国已面临生死存亡的状态。但他随即满怀信心地表示:“我们整个国家将永远记住这次对我们突袭的性质。不论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战胜这次有预谋的入侵,美国人民将一定要以自己的正义力量赢得绝对的胜利。”“我们要确保我们的安全,还要确保不会再次受到这种背信弃义行为的危害”,“凭着我们人民的无限决心,我们必将赢得最后的胜利。”


最后,罗斯福以铿锵有力的声音向国会提出要求说:“我要求国会宣布:自日本在1941年12月7日星期日,向我国无故发动卑鄙的袭击起,美国和日本已经处于战争状态。”


罗斯福话音刚落,聆听演讲的所有议员发出一阵支持的呼喊声,听到罗斯福演讲的所有美国人的斗志被激发起来,向“日本开战”迅速传遍美国大地。不到一个小时,对日宣战在美国参议院获得“全体一致”通过,除一个名叫珍妮特的和平主义众议员反对外,在众议院也获取绝对的支持。



当日下午4时多,在国会两院领袖、美国军政高官的簇拥下,罗斯福佩戴着哀悼珍珠港事件死难者的黑袖章,在对日宣战书上签了字。美国主要媒体记者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并将对日宣战的消息传播到全球每个角落。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日宣战时,美国并没有对德、意两国宣战。罗斯福很清楚,在太平洋上的珍珠港挨了日本人的打,却要到另一边的欧洲去打德国、意大利,这对许许多多凭直观感受世界的美国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事情。特别是在珍珠港遭受如此大的损失,美国人极为激愤的时刻,对日宣战极易得到人们的赞同,但同时对德、意宣战,美国人的态度就值得考虑了。



罗斯福更清楚的是,德、意、日结盟的目标就是“遏制”美国参战,现在美国对日宣战,那么,德、意对美宣战是迟早的事,如果不宣战,反而测出了这个三国同盟的底线。此前,德国打苏联,日本不参加;现在,日本打英、美,德、意又不参加。相反,日本一偷袭南进,美、英就迅速站到了一起,显示出团结反对侵略的意志,无论是对德、意领导人希特勒、墨索里尼,还是这三国的民众,即使一个刺激,也都是无法交待,无法向对方说明白的。据此,罗斯福坚信,德、意必将对美宣战,到那时,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宣战后,美国虽然在太平洋上筹划着对日反击,但美国庞大军事机器运转的指向,却是欧洲,在12月11日德、意对美国宣战后,这一指向变为了现实,美国“先欧后亚”战略得以实施,该战略对远在亚洲—太平洋的缅甸作战带来了长期而深刻的影响。


比美国对日本宣战更积极的是英国人,此时在欧洲方面自顾不暇的英国人之所以这么干,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原因是日本向英属亚洲殖民地发起进攻了,即使不宣战也已处于战争状态之中,一定要宣战。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英国希望通过对日宣战,促使德、意对美宣战,以能够实施此前美、英双方达成的“先欧后亚”战略默契。因此,在美国珍珠港遭袭后,在对日宣战问题上,英国人比美国人显得更积极,英国首相丘吉尔对此有生动的回忆,并把这一期间的历史定位为“伟大的同盟”。



当听到美国珍珠港遇袭的消息时,丘吉尔的直接反应是:“好了,我们总算赢了”。或许这就是区分政治家伟大与否的关键,当遭受惨败时,却预见到了最终结果。接着,丘吉尔直接询问美国总统罗斯福,是否在美国有所行动后,英国再对日宣战。


罗斯福清楚丘吉尔是在探寻美国在对日宣战上的态度,对美国人秉性有着深刻把握的罗斯福当即告诉丘吉尔说,“我想最好照顾到这里的心理状态,等我发表演说之后英国再宣战。” 至此,丘吉尔心里有底了,珍珠港袭击事件,已经迫使美国决心投入一场全球战争。丘吉尔随即指示英国外交部准备对日宣战事宜,并向抵抗日本的中国发出支持电:“英帝国和美国已经受到日本的攻击。我们一向是朋友,而现在,我们面对着一个共同的敌人。”



珍珠港遇袭的次日,并不是英国国会的开会日,为赶在美国对日宣战后能够及时对日宣战,英国首相办公室通知议会各党领袖,要在当日召开两院联席会议。


在两院联席会议上,丘吉尔在要求对日宣战的发言中说:“敌人已经大胆地进攻”,这“肯定地将是艰苦的”,“并且可能是长期的,但是当我们环视这个世界的阴暗景象时,我们却没有理由去怀疑我们事业的正义性,或者怀疑我们的实力和意志力是否将足以支持这个事业。”“在过去,我们有过一道闪烁的光;在目前,我们有了一道发着火焰的光;在将来就会有一道照耀全部陆地与海洋的光。”


丘吉尔演说后,英国两院一致投票赞成对日宣战,这个时间比美国总统罗斯福对日宣战还早两小时。



随即,丘吉尔提出要立即访问美国,当美国方面对访问有保留时,丘吉尔断然予以反对,明确表示:“如果我们还要等一个月,再去采取共同行动应付太平洋上不利的新形势,那将是一场灾难。”在德、意对美国宣战后,美国总统罗斯福不得不同意了丘吉尔的访问要求。在给英国国王的要求访美的报告中,丘吉尔推断说:“我预料德意两国按照条约上的义务,都将对美国宣战。”因为此时德、意并未对美宣战,他很有信心地又说:“我将延缓向总统提出访问的建议,直到这种局势更趋于明朗为止。”


在英国对日宣战后,丘吉尔亲自起草了一封文雅的对日宣战文书,送达日本驻英大使,他写道:“先生,联合王国国王陛下政府于12月7日晚获悉日本武装部队未于事前以宣战方式或以宣战为条件的最后通牒方式发出警告,即企图在马来亚海岸登陆,并轰炸新加坡与香港。鉴于这类无端侵略的粗暴行动公然违反国际法,特别是违反了日本与联合王国均系订约国的有关开始敌对行动的第三次海牙条约第一款的规定,联合王国国王陛下政府派驻东京大使已经奉到训令以联合王国国王陛下政府名义通知日本帝国政府,两国之间存在着战争状态。”对这篇文绉绉的文书,有人表示不解,丘吉尔以戏谑而怀有必胜信心的口吻说:“当你不得不去杀一个人的时候,客气一点,毕竟不会花费什么。”



在偷袭珍珠港的时候,日本正式对美、英宣战。12月8日,日本军队在东南亚和太平洋上同时发起进攻,并很快就决出了胜负,西太平洋的制空、制海权基本上落入日军之手,东南亚各地陆上作战进展顺利。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宋弘午, 关华
出版云南大学出版社
定价40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丘吉尔自传:我的早年生活

温斯顿.丘吉尔[英]
华文出版社[2015] ¥28

我们误判了中国

谷棣,谢戎彬 主编
华文出版社[2015] ¥24

好故事好家风

中共沈阳市和平区委员会, 组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6

台湾好物——寻台北生活设计好店

喜琳,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0

铁肩集:“好记者讲好故事”活动优秀演讲稿和新闻作品选编

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 辽宁省新闻战线“三项学习教育”活动小组办公室, 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8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幼兒好行為叢書‧我要做個好公民

辛亞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2] ¥16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黑金典藏版)

(美)卡伦霍妮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我们内心的冲突(黑金典藏版)

(美)卡伦霍妮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