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危机——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2016-04-11作者:田文林, 著编辑:郭超

叙利亚危机已成为当前中东最具爆发性的地区热点。相比于其他政局动荡的阿拉伯国家,叙利亚危机外部干预色彩最为明显。这种外来干涉的最终目的,就是想方设法推翻巴沙尔政权。叙利亚的遭遇在中东乃至整个第三世界颇有典型性,对其进行深度剖析,有助于认清当前新干涉主义本质与危害。


一、叙利亚危机:外力主导的国内危机

近年来,政权更替日趋成为西方大国谋求霸权利益的主要法宝。塞尔维亚(2000年)、格鲁吉亚(2003年)、乌克兰(2004年)、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都是这方面的成功案例。2011年中东剧变则为西方大国提供了更大的试验场。这场剧变刚开始,西方媒体便抢先将其冠名为“阿拉伯之春”,朝民主化方向引导。突尼斯、埃及等国政权更替背后,暗藏着西方干预的阴影。而在叙利亚危机中,外部干涉的痕迹比其他阿拉伯国家都要明显。 参见Mostafa Boroujerdi,Wests Policy Is to Sow Discord among Muslims,Iranian Diplomacy网站,May 15,2013。这场危机表面是叙政府军与反对派,或者说是不同教派间的搏杀,实则自始至终受到外部势力的操纵和干扰。据“维基解密”称,自2006年启动“中东伙伴倡议”以来,美国就开始秘密资助叙利亚反对派,2006~2010年,美国斥资600万美元培训叙利亚的记者和社会活动分子等计划(包括在伦敦的“穆兄会”分支机构“正义与发展运动”)。许多美国智库还设有“叙利亚小组”或“叙利亚工作组”,用以同叙利亚反对派联系。 参见Aisling Byrne,A Mistaken Case for Syrian Regime Change,Asia Times Online,January 5,2012。“叙利亚全国委员会”(CNS)多名领导人与美国“民主输出”机构有瓜葛。


2011年1月底埃及抗议升温、叙利亚国内抗议蠢蠢欲动之际,美国马上将大使罗伯特·福特派往大马士革,以加强对叙利亚民众抗议的“指导”。此外,西方还向叙利亚发动媒体战。2011年叙危机爆发前,“脸谱”网站和有关叙利亚博客上就出现呼吁示威的帖子,这些帖子都是在美国撰写、由美国人发布的。叙危机爆发后,西方媒体有意识地将巴沙尔政权界定为“独裁政权”,将反抗者定义为“民主运动”,而且只发布攻击叙利亚现政权的新闻(相当部分并不属实),对反对派恶行视而不见。


此后,随着叙利亚危机升温,美国等外部势力的干涉力度也随之加大。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1年8月11日明确要求巴沙尔下台 参见Jason Ukman and Lizsly, Obama:Syrian President Assad must Step down,The Washington Post,2011,August 11。,同时加大对叙反对派武装的扶持力度。据报道,中情局和美军特种部队在驻约旦和土耳其的军事基地秘密培训叙利亚反对派,并向叙反对派提供了价值123亿美元“非致命性物资”。 参见Liam Durfee, Implications of Chemical Weapon Use on U S Aid Decision,May 1,2013,http://wwwunderstandingwarorg/syriaupdateimplicationschemicalweaponsuseusaiddecision(上网时间:2013年9月30日)。中情局还帮助将3500吨军事物资从沙特和卡塔尔运往叙利亚。 参见Peter Dale Scott, “Hawks,doves and pipeline politics in Syria”, Asia Times Online,June 19,2013。2013年5月,美国指使欧盟解除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武器禁运。6月22日,美国等11国外长参加“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强调要向叙反对派提供紧急军事援助。


正是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推波助澜,才使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直至与政府军分庭抗礼。然而,即便如此,反对派武装始终未能推翻巴沙尔政权。相反,2013年5月以来,叙利亚政府军节节胜利,战场形势日渐有利。眼见通过间接方式策动叙政权更替的“A计划”泡汤,美国索性从幕后转向台前,以8月21日化学武器袭击事件为借口,几欲实行对叙采取军事干预的“B计划”。目前,尽管“化武换和平”使战争阴云暂时散去,但美国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标并无变化,未来仍会继续对其进行打压。


近十年来,西方大国在中东的政权更替大体经历了三个版本:2003年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是“10版”;2011年在突尼斯、埃及等国实现“民主转型”是“20版”;对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干预则属“30版”,即主要采取非暴力干涉,干涉失败后,转而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西方的新干涉主义正在进入新阶段。


二、更迭叙利亚政权是美国既定中东战略的延伸

美国中东政策有多重战略目标,其中,确保以色列安全、防止地区大国崛起是两大互为因果的战略目标:中东其他国家越弱,以色列就越安全;反之,其他国家越强,以色列就越不安全。策动叙利亚政权更替,正是美国既定战略的延续和体现。具体可以从以下两方面解读。


首先是重构中东的地缘政治版图。从地缘政治角度看,确保以色列安全最根本的办法,就是设法颠覆和重构阿拉伯世界的地缘版图,使阿拉伯国家日趋分裂、内耗,从而无暇、无力对付以色列。曾任以色列外长的奥代德·伊农早在1982年2月就提出,要将整个中东分裂为尽可能最小的领土单位,并提到根据族群将叙利亚分裂为几个国家:东部将变成一个什叶派的阿拉维国家;阿勒颇地区变成一个逊尼派国家;大马士革将出现另一个与其北部邻国对立的逊尼派国家;德鲁兹派也要建立自己的国家。1996年美国智库曾提出一份被称为“清晰的断裂:确保国土安全的新战略”的战略报告,首次公开提出颠覆萨达姆政权,并对巴勒斯坦、叙利亚采取咄咄逼人的军事威慑。“9·11”事件前,小布什政府就将该问题提到优先地位。 参见FWilliam Engdahl, “Egypts RevolutionCreative Destruction for A ‘Greater Middle East’?”, Global Research, February 7,2011。“9·11”事件发生后,小布什进一步接受了夏兰斯基、刘易斯、亨廷顿等人的理论,主张利用阿拉伯世界的族群、部落、教派的断层带,重塑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并将该战略称为“创造性混乱”战略。2006年6月,国家战争学院的军官拉尔夫·彼得斯在《武装部队杂志》(Armed Forces Journal)上发表文章,描绘了一份重构后的“新中东”地图(见图1),认为为实现西方全球战略所构建的世界新秩序,中东出现冲突是必要的。 参见Mahdi Darius Nazeniroaya, “Plan For Redrawing the Middle East:The Project for a ‘New Middle East’”,Global Research, November 18,2006。有学者分析认为,这张地图体现了美国对中东战略的长期目标。小布什政府在中东推行的“建设性不稳定”(constructive instability)政策,实际就是这种战略思路的翻版。该战略试图通过推动政权更替,乃至地缘版图重组,来保护美国的安全和利益。武力推翻伊拉克和阿富汗政权,对阿拉法特采取“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以及在埃及和沙特阿拉伯推动政治改革,均是这一政策的组成部分。 参见Robert Satloff, “Assessing the Bush Administrations Policy of Constructive Instability(Part II):Regional Dynamics”, The 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网站, March 16, 2005。


作者田文林
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定价4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打开思路闸门——思路学初创

王仁法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4

金融危机的前世今生:周末咖啡馆的金融话题

李铁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1

近代上海金融危机的经济学分析(1870-1937)

潘庆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5

小侦探贝奇(2):小狗巴布的危机事件

徐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

系统视角下的危机管理

王金桃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连锁超市促销伤害危机对消费者品牌忠诚的影响研究

花海燕编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16

美国经济的困境:中国如何避免美国式危机

丁晖、饶文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6

金融大败局——华尔街的监管与危机(1907-2008)

朱伟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成语故事-美好品质篇(第三盒)第1本

杨春峰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2011] ¥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