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头破血流,要么把南墙撞倒

2016-04-11作者:刘争争, 著编辑:安然

在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当中、拥有“勇猛”的人几乎万里挑一。

 

假如真有面南墙挡住了去路,我们之中绝大多数人会改变自己的路线、想尽办法绕开,而陶潜会义无反顾地撞上去。

 

他心里很清楚:要么我撞得头破血流,要么我把南墙撞倒。


 

可是,陶潜来天津的第二天,手机就被偷了。

 

他穿越滨江道去看西开教堂。教堂里,陶潜望着圣母和耶稣的神像,一摸兜里,就发现手机没了。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

 

没办法,如果失联,陶潜很清楚,家里不出三天准会报警,于是他花了500办买了一台崭新的老旧手机除了短信、电话、日期时间和贪吃蛇外,再无其他多余功能。

 

陶潜也不需要什么多余功能。


 

有些事你们一定觉得难以置信,我的朋友陶潜从来不往手机通讯录里存号码,他本来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更何况他交际圈窄小,即便存,怕是也不过20来个号码,他的大脑记住这些太绰绰有余了。所以丢手机这事本身并没让他有多慌张,倒是他发现算上这两天的吃住和这500元后,自己身上仅剩1000多块钱时,他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来自生活的压力。

 

快捷酒店太贵,陶潜走断了腿,搬去了他当时所能找到的一个最烂最便宜的小旅馆。可每天还是无事可做,眼瞅着身上的钱喂了房费、饭费,也无能为力。毕竟就算是圣贤,也得吃喝拉撒。


 

后来,他跟我轻描淡写地讲在津门度过的日子,即便他说得再轻再淡,我也能想象得出来,一个刚离家出走的浪子,面对眼前完全陌生环境时的那种不适感和面对未知未来的巨大茫然。

 

日子就这么晃过了两天,陶潜像个老人一样终日抽烟、发呆、遭到大街上晒太阳,到第三天时,陶潜发现不远处的一条小街上,有人在路边摆象棋残局,周围总是会围满看客,规则很简单,100块一次,你要是能赢,他给你300块。

 

中年男子穿件开衫、瘦骨嶙峋,尖嘴猴腮,最显著的特点是留了副八字胡,我们暂且用“八字胡”称呼他。

 

不断有人交钱挑战“八字胡”,但几乎无一例外地三五步便败下阵来。


 

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残局这种江湖把戏,即便是国手来破,也顶多杀个和棋。能吃这碗饭的人,都深谙自己所布之局的全部玄机。市井百姓想挣那300块钱,难于上青天。

 

偏偏陶潜就是个毫无社会经验的人,而且他现在急需要钱。陶潜站在旁边聚精会神地看了俩小时,然后欣然交了100块钱,你知道的,不出五步,陶潜就输了。陶潜怎么可能认输?他又交了100块,但是又输了。


到他连续输到500块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上已经只剩三四百块了。于是陶潜不下了,改站到一旁观棋。他一直看到了晚上,一直到“八字胡”收了摊,他也溜达回小旅店。

 

陶潜告诉我,那天晚上,他躺在小旅店漆黑潮湿的房间里,除了那盘棋局,什么都没想,包括未来也没想。


 

次日下午,陶潜又来到那条街上,“八字胡”的棋局果然又在开张。

 

陶潜默默观棋,从下午到晚上,像根电线杆一样立在旁边一动不动。“八字胡”保持全胜,满载而归。陶潜又回小旅馆琢磨了一晚上的棋——我要说的是,陶潜完全沉浸在棋局里,似乎忘了自己都已经快要续不起那间破旅馆的房费了。

 

真的,连这种事儿都要较劲到底的人,除了陶潜,我不认识第二个。

 

可这世上的诸多奇迹,往往还就是这种蛇精病鼓捣出来的。


 

大概是陶港到天津的第五六天吧,下午,他照例又去街面上观棋。“八字胡”依旧有条不紊地赢着钱,并不时瞟陶潜一眼,他不明白面前这位一动不动少年为何一连数日这般执拗。

 

到了晚上,“八字胡”已经准备要收摊了,陶潜默默递过去100块钱,说我想再试一次——除了零钱外,那已是当时陶器身上最后的一张百元钞。简直就是孤注一掷。

 

“八字胡”与周围仅剩的三四个年轻小伙迅速交流了一下眼神,虽然徊短暂,但还是被陶潜捕捉到了。然后“八字胡”点了点头,说:“好,坐吧。”

 

这一盘棋,下了很久,下得“八字胡”满头大汗,而围在旁边的三四个年轻小伙,全都虎视眈眈地死盯着陶潜。陶潜聚精会神,呼吸平稳,每次走棋都显得举重若轻,显然心中早就绘好了蓝图。

 

最终,二人和了棋。


 

陶潜释然地长出口气,对“八字胡”说:“我想了这么久,能想到的最好结局就是和棋。现在把那100块还我。”

 

几个年轻小伙立时目露凶光,摩拳擦掌。聪明的陶潜当然知道他们都是“八字胡”的同伙,连续两天的观棋,他发现他们分别担任着托儿和放风的任务,是一支以“八字胡”为首脑组建的team,分工明确,面面俱到。

 

这个时代还真是干什么都讲究团队啊,可一向与时代逆行的陶潜,从来都习惯单打独斗。他一点也不害怕,擒贼先擒王,他定定地直视着“八字胡”的眼睛,心里便有了底。


 

果然,几个年轻小伙正要对陶潜施以拳脚暴力的时候,“八字胡”喝住了他们。“八字胡”真的是个颇有江湖气儿的老大,他喝住手下,对他们说:“给他钱,再多给他拿两百块!”

一个平头小伙不服:“大哥?!”

 

“八字胡”提高音量命令:“拿钱!”

 

平头无奈,掏出300块扔到陶潜身上。

 

陶潜说:“我没有赢你,既然是和棋,我只拿走我的100块。”

 

“八字胡”笑了:“小兄弟,我虽做这买卖,但骨子里也是爱棋之人。走江湖,就得守江湖的规矩。和棋就是破了残局,这规矩你不懂?”

 

陶潜点了点头,也不客气,揣起300块钱起身就走。


 

还没走出几步,“八字胡”就在后面喊他:“喂!小兄弟,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天色灰暗,陶潜停住脚步,背对着“八字胡”和他的爪牙们。

 

风吹过来,陶潜忽然少有的激动,血往上涌,于是,他说了句既下流又狂拽炫酷的话

 

“我是来干这个世界的!”


 

你说陶潜是疯子吗?他是,不是疯子怎么会跟一个路边摆残局的死磕到底?你说陶潜是天才吗?他也是,不是天才怎么会短短几天就破了横行江湖多年的老把戏?

 

陶潜那突如其来的激动,绝不仅仅是因为他终于赢了棋。事实上,津门的这场残局只是一种象征,他比我们任何人,都压抑得更久、更深。他的勇猛,终于得到了一次来自现实世界的,切实的承认。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争争
出版现代出版社
定价37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从男孩到男人:如何把男孩培养成男人

东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把话说到孩子心里(全新升级版)

唐曾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把话说到孩子心里

唐曾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4

大断面平顶直墙车站密贴下穿既有车站关键技术

苏斌、苏艺、陶连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7

家居设计参考4000例 客厅装饰墙

戴巍,吕丹娜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9

来吧,把钱存起来

纸飞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官墙里

阎海军 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7] ¥8

墙垣边的人类:从建筑艺术看人类文明

尉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绿山墙的安妮

露西·莫德·蒙哥马利
连环画出版社[2015] ¥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