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士长讲述最“真实”的毛泽东

2016-04-22作者:权延赤, 著编辑:谢爽

你见过毛泽东面对死亡压迫时的表现吗?


见过。他很沉得住气。


走在七个旅追兵的枪口前,这可以算面对死亡的压迫吧?走得不慌不忙,大摇大摆,算不算沉得住气?所以你这个问题我早回答了。



如果你以为山上山下距离远,还不足以造成足够的恐怖气氛,那么我可以给你再举一个例子。


东渡黄河来到晋察冀根据地,毛泽东住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城南庄。5月,他主持召开了书记会议,开了10天。会议结束后,他很兴奋,没有休息,给挺进大别山创建根据地的邓小平拟了份长长的电报稿,还起草了召开全国政协会议的通知。


写完通知,天已蒙蒙亮。毛泽东到院子里散一圈步,扭扭腰,扩扩胸,返回屋将笔砚和通知稿收起来,说:“银桥,我休息吧。”


我忙取出两片阿米妥钠,斟水请他服下。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睡觉时习惯脱得赤条条。他躺下必要看一会儿书报,半小时后,他将报纸朝枕边一放,眼睛合上了。我明白,无须再服第二次安眠药了,便蹑手蹑脚退出屋。



江青已经起床,她生活是很有规律的。她住在隔壁一个小房间。聂荣臻也起来了,散一圈步回来,同江青握握手,聊着什么。他们每次见面都要握握手,彼此很客气,但是话不是很多,聊几句,聂荣臻就回屋去了。聂荣臻把房间让给毛泽东住,自己搬到了后排一所房子。


就在这时,城南庄北边的山顶上,防空警报突然响起来。我心里咯噔一下,紧张得立刻屏住了呼吸。城南庄和延安不一样,在延安时,敌机一进陕甘宁边区,电话就打到延安,延安可以及时拉警报防空。城南庄可是距北平很近,而且只能在山头上发现敌机的时候才能拉警报,时间已经很紧张。毛泽东的住房距防空洞一百多米,动作稍一迟缓将是很危险的。


我急得失了主张,在毛泽东的屋门前团团转。可能你觉得可笑:这还不简单?有备无患,叫起毛泽东到防空洞不就行了?


事情要那么简单,我再笨也笨不到团团转。这里有个特殊性:毛泽东睡觉难。他发脾气,十次有九次是因为睡觉吵醒了他,万一敌机不是来轰炸,他一定大发雷霆。毛泽东发脾气是真正的“雷霆之怒”,吼声像打雷,而且以“老子”自居:“老子揍你!”“老子不要你!”“你给老子站着去!”发这么一次火,是很伤他的身体的,他会几天精神不振。


警卫排长阎长林踮着脚跑过来,急风急火又是小心翼翼,压着嗓子问:“怎么办?怎么办?叫醒不叫醒老头儿?”



跟随毛泽东时间久的人,有时称他“老头儿”。


“他吃了安眠药刚睡着啊……”我一个劲搓手。


“我的娘,万一敌机来轰炸怎么办?”


“万一不轰炸呢?叫爹也晚了!”


正拿不定主意,三架敌机已经临空,就在我们头上盘旋。我们个个呆若木鸡,不躲不避。现在只能祈祷马克思在天之灵保佑了。不轰炸,千好万好;扔下炸弹来,干脆我们先死吧,不要活着让千人唾万人骂,当个千古罪人……


敌机转了两圈,哼哼着朝北平方向飞走了。我们好像背了个大磨盘忽然甩落地,全身一阵轻松,几乎要跳起来,心里一个劲叫喊马克思在天有灵。


轻松转瞬即逝,我们又被新的焦虑所困扰:这三架敌机显然是侦察机,侦察之后……糟了!我们想到轰炸机随后就会飞临。军区大院不同于老百姓杂乱的自然户院,建的是一排一排整齐的平房,目标显著,一炸一个准!


仍然是敌机来与不来的矛盾,明智的做法是矛盾“上交”。我们是归江青领导,让她决定怎么办。聂荣臻派他的范秘书来一道商量,商量的结果是暂不惊扰毛泽东,我们先做好一切防空准备,把人员组织好守在毛泽东门口,担架放在身旁,一旦敌机来轰炸,就抬上毛泽东往防空洞跑。



正是吃早饭的时候,有人来叫我们轮流着去吃饭。我们没一个人去,这种时刻怎么能离开毛泽东啊?


8点多钟,北山上的防空警报器又拉响了。再不能犹豫了,阎长林喊了声:“照彭老总说的办!”我已破门而入。


撤离延安时,彭德怀曾对阎长林讲:“关键时刻,在危险的情况下,不管主席同意不同意,你们把他架起来就跑。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讲道理,主席也会原谅的。”


我冲到毛泽东床前:“主席,有情况……”


“哪个?”毛泽东惊醒,蒙眬地瞪住我,似要发脾气。阎长林已经不容分说扶他起身:“主席,敌机要来轰炸了,刚才已经来过三架侦察机,现在防空警报又响了,肯定来的是轰炸机,请主席赶快到防空洞里去防空。”


毛泽东终于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事情。可是,他竟然不分时间场合,顽强地保持着他的生活习惯。我手忙脚乱替他穿衣裤,他却伸出手:“拿烟来。给我点一支烟吸。”我的天哪!我叫起来:“主席,来不及了!”


毛泽东不悦地皱起眉头:“已经丢炸弹了?”



阎长林急得跺脚:“哎呀,主席,轰炸机一到就丢炸弹,丢下来跑都来不及。你听……”


“听什么?点烟!”毛泽东有点火。


“快快快!”江青冲进来,在门口喊,“飞机下来了,飞机下来了!”话没喊完,她身子一闪便跳出门,远处继续传来她一声声急迫的喊叫:“走走走!”


情况万分紧急!我粗鲁地将手一下插入毛泽东腋窝下,阎长林顺手往毛泽东身上披了一件棉衣,石国瑞和孙振国便搀扶住毛泽东另一只胳膊。“快快快!”我喊着,四个人连架带搀,拖起毛泽东便朝门外跑。


刚出门,头上一阵尖啸,我们本能地一缩脖,朝后倒步。还没弄清怎么回事,脚下的黄土地猛烈一颤,耳畔响起磕破臭鸡蛋一般的钝响。于是,我们一如被施了定身符,全都僵住了。


“啊!”远处传来江青绝望的尖叫。我猛醒过来,定睛看时,刷地冒出一身冷汗。天哪,三颗炸弹摆成一束,就落在毛泽东的房前,伸手可及!我想喊,想跑,却凝固了一般做不出任何反应。接着,叫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它怎么了?”毛泽东盯着那三颗炸弹,像哲学家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满腹狐疑地想弯下身去。他对那炸弹尾部呼呼飞旋的陀螺发生了兴趣,伸出一根指头,似乎要拨弄那个陀螺……


“炸弹!那是炸弹!”江青尖叫着,顿着脚。头上又响起飞机俯冲的尖啸,她立刻像充气过量的皮球一般跳起来,向防空洞跑去。同一时间,我们四名警卫人员也像被火钩子捅了一下似的,叫起来:“快跑,快跑!”架起毛泽东,脚不沾地地朝防空洞猛冲。



“快呀!快呀!飞机要丢炸弹了!飞机要丢炸弹了!”聂荣臻在防空洞前拼命挥手喊。


我用出全身力气架着毛泽东跑。毛泽东的那件棉袄差点颠落,我们不敢停步,也不容毛泽东停步。我一只手架起毛泽东胳膊,另一只手扶住他背上的棉衣,继续猛跑。毛泽东显然极不适应这种“形象”,连连命令:“放开,放开我,我不要跑!”


这时,我们刚跑出军区大院后门,身后轰轰隆隆几声巨响,敌机丢下的炸弹在院子里爆炸。我本能地回头望一眼,只见黑烟滚滚直冲天空。


“你们蠢嘛!”毛泽东借机甩脱我的搀架,喘息着说,“它轰炸的目标是房子,我们出了院子就安全了,还急什么?”


眼见敌机又冲下来,我们不听他说,架起他跑得更快了。刚跑到洞口,身后又一声巨响。距离很近。我们架着毛泽东进洞,被他挣脱了。洞口相对来说安全许多,我们不再“强迫”他,改为劝说:“主席,到防空洞去吧!”


毛泽东喘息稍定,说:“我还没吸烟呢!”


阎长林已经给毛泽东穿好棉袄。我替他点燃一支烟。聂荣臻司令员又劝:“主席,快进防空洞吧。”


毛泽东说:“等一等,在这里保险,我还要看飞机扔炸弹呢……”话音才落,敌机又俯冲下来。院子里火光一闪,余烟未散黑烟又起,翻腾着四散弥漫。毛泽东点点头:“我看清了。”转身不慌不忙钻入防空洞。



敌机飞走后,我们跑回大院,首先去看毛泽东的住处。没爆炸的炸弹,尾部陀螺似的东西还在风中转。后来投下的炸弹爆炸后,弹片飞到毛泽东屋里不少,硝尘遍地,两个暖瓶全打碎了,水流了一地。看来敌机投下的是杀伤弹。若不是我们把毛泽东硬架走,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以后我听说,敌人兵工厂里一些有觉悟的工人,常悄悄把沙子当火药装入炸弹中,所以出现臭弹。要说毛泽东“命大”,首先是因为他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利益。难道不是这样吗?


敌人显然是有目的来轰炸的。聂荣臻下令:“要抓紧破案,肯定有坏蛋,把这坏蛋抓出来,公审枪毙!”


此案在解放保定后,查阅敌档,才得以破解。是军区后勤部所属大丰烟厂的副经理、特务分子孟宪德将司令部小伙房司务长刘从文拉进了特务机关。中央首长到达城南庄后,他们曾准备往饭菜里下毒,由于保安措施严密,凡进毛泽东口的东西必须先经我们卫士之手,他们怕暴露,未敢下手。他们经过一番密谋,把毛泽东等中央首长到达城南庄的情报送到保定特务机关,又向蒋介石的保密局作了详细汇报。保定特务机关也向北平的特务机关作了报告。于是,才发生了国民党军派飞机来轰炸的事件。孟宪德和刘从文两名特务分子后来被公审枪毙了。


罗瑞卿为了保护毛泽东安全,曾反对毛泽东游长江。毛泽东发脾气说:“无非你们就是怕我淹死在那里嘛!什么叫安全?坐在家里飞机还可能扔炸弹呢!”这话若细细去想,还确实符合实际。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权延赤
出版四川人民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我的跨界人生(第二卷)——讲述51位跨界人士的故事

跨界俱乐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2

我的跨界人生(第一卷)——讲述51位跨界人士的故事

跨界俱乐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2

勤俭廉洁的毛泽东家风

孙宝义, 刘春增, 邹桂兰, 编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5

毛泽东《沁园春﹒雪》的传奇故事

杜忠明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11

毛泽东的青少年时代

郑海峰编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7

毛泽东和他的秘书田家英

董边,镡德山,曾自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 ¥12

毛泽东品《庄子》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